不过脑的甜段子,不到一个小时产物,超短。

CP是庄赵←高亮一下

虽然内文和六一没啥关系了,但还是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


《C6H12O6》



1.


赵启平第一次见到庄恕的情况有点尴尬。

那是庄恕第一次正式在仁和亮相,傅院长带着领导们专门为他办了一个介绍大会,要求各个科室的领导都参加。

主席台上暗潮汹涌,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不可明说的秘密。会议大厅里气氛也很微妙,除了领导发言以外,没什么其他声音。

用“各怀鬼胎”来形容这个状态一点儿也不过分。只可惜,这么刺激的场景,赵启平没赶上趟。

等到他下了手术,一拍脑门儿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大会要参加的时候,庄恕的自我介绍都已经进行到百分之九十五了。

赵启平蹑手蹑脚地打开会议室的后门,想着能猫着腰钻到最后一排混个签到,可谁想会议室后门的合页生了锈,发出了掩盖不住的声音。

伴随着“咯吱——”一声响,猫着腰的赵启平抬起了头,看见会议室里坐着的同僚纷纷转过身来看他。

而主席台上的庄恕也刚好说完了最后一个字,眨了眨眼睛,笑了。

赵启平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次真是丢面子丢大了。


2.


赵启平第一次和庄恕有了直接接触是在那次尴尬的会面过去两个礼拜之后。

正值中午的饭点,他和陈绍聪两个人一前一后端着餐盘找了个空位坐下。食堂今天供应了赵启平最喜欢吃的炸藕夹,凭借着一张帅脸,他成功地让打菜的大妈多给了一勺。

可惜他刚一落座,陈绍聪拢了拢筷子,嘿嘿笑了两声从他盘子里夹了两块最大的过去,咬了一口。

“大哥,你皮痒了吧!”赵启平恨不得扑上去咬陈绍聪一口。“我这一份菜十块,你这一筷子捣下去5块没有了!”

“我就吃口你藕,又没吃你豆腐。”陈绍聪哼哼了两声。“来来来,我把我这猪耳朵给你一筷子,行了吧!我这猪耳朵还十三块呢!”

赵启平打他筷子。“滚滚滚,不爱吃你的耳朵,咸死了。”

“我用肉换你素菜你都不干,赵副主任你自己算算账啊。”陈绍聪正说着,目光却落在了赵启平身后。“诶,庄大神你也在食堂吃饭啊!”

赵启平一愣,转过身来就看见庄恕端着盘子站在自己身后。

“是,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庄恕指了指陈绍聪旁边的空位。

“不介意不介意,大神请坐!”陈绍聪扭了扭身子,把自己的盘子往旁边推了推。

庄恕笑着坐了下来,看了看赵启平,又看了看陈绍聪。“你们聊什么呢,怎么这么高兴?”

陈绍聪笑了两声,指了指自己的盘子。“赵副主任嫌弃我吃了他两块藕,我拿猪耳朵跟他换他都不乐意。荤菜换素菜啊,十三块换十块呢!”

庄恕冲着赵启平笑了。“赵副主任喜欢藕?是南方人?”

赵启平点了点头。

“藕确实挺好吃的。”庄恕说着,从自己的餐盘里夹了一筷子放在赵启平的盘子里。“好巧,我也挺喜欢吃。”

赵启平定睛一看,放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藕夹还能是什么。


3.


赵启平把庄恕彻底当做可以依赖的伙伴这件事,也算得上是个意外。

陈绍聪在急诊,庄恕在胸外,赵启平在骨科,原本就是仁和最最忙碌的三个科室,中午吃饭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人帮着在食堂占个位置,怕是很难凑到一起安静地吃个午饭。

自从庄恕也加入了他和陈绍聪的午饭抢菜队伍,三个人的口味也越来越接近了。可口味接近是一回事,关系亲疏就有点微妙的差距了。

庄恕要比他们另外两个人年长,再加上身份特殊、陈绍聪又天天大神大神地叫他,赵启平总觉得和庄恕凑到一起的时候有种微妙的不适应感。

可这不适应感并没能持续太久。

市里突发大型车祸让整个仁和医院都忙翻了天,赵启平作为骨科的副主任医师自然得要顶在最前线,一脑袋扎进手术室里。

一共四台手术,没有小伤,全都是需要对着显微镜一点点修复骨头和血管的大型手术。赵启平从早上八点半开始站在手术台边,一直到最后一针缝合,他整整耗了将近十四个小时。

精神的高度紧张加上没怎么补充营养,赵启平在下了手术之后进到更衣室里,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坐在凳子上时就有些眩晕了。

他迷迷糊糊看到有人进来,像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像是喊了他的名字。可是他记不清了,只觉得一阵虚脱,靠着衣柜就眯起了眼睛。

等到他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骨科值班室的夜班小床上躺着了。

庄恕站在他旁边,见他醒了,拿了袋葡萄糖递到了他手里。“喝了吧,你这是累狠了。”

赵启平被庄恕扶着坐起了身子,昏昏沉沉地接过葡萄糖。“你把我送过来的?”

“是啊,我一进更衣室,看到你都快昏了,吓了我一跳。”庄恕说着,扯了凳子坐了下来。“还好你这睡了不到半小时就缓过来了,年轻真好,我刚换好衣服。”

赵启平这才发现庄恕已经脱掉了白大褂,换上了休闲西装。

“谢谢啊。”他道了声谢,低头吸了一口葡萄糖。

平常都穿着白大褂看不大出来,赵启平现在这么一瞅,觉得庄恕的颜值还真挺高的。


4.


至于后来赵启平和庄恕的关系是怎么变得更加亲近的……

根据线人陈绍聪的回报——

“那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夜,我们三个下了晚班决定去吃个宵夜。”他对着空气挥了挥手。“我点了三瓶啤酒,赵启平说要还我三杯白的,结果最后三杯白的三瓶啤其中的三分之二都进了庄大神的肚子里。他那天有心事,就连我都看得出来,所以最后我扛着他回家的时候,赵启平还一脸担忧不断问我要不要帮忙。”

“当然要帮忙了,我扛不动这么大个人啊!”陈绍聪比划了一下庄恕的体型。“于是我和赵启平就扛着庄恕回了家,进门的时候还差点儿因为酒气大被陆晨曦揍出来。赵启平帮着我把他放倒在床上,我去洗手间给他拿条毛巾擦汗,再一回卧室的时候就看到庄大神拉着赵启平的手不让他走。”

“庄大神不说话,赵启平也不敢动。他俩一个躺着一个坐着,还手拉着手,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陈绍聪叹了口气。“我把毛巾递给赵启平,帮着他给庄大神擦汗,再后来我的酒劲儿也上头了,也就只好抱着个抱枕在旁边的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陆晨曦过来敲他们的房门,陈绍聪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清楚了之后,整个人都要像装了弹簧一样跳起来了。


5.


于是仁和医院开始流传起了奇奇怪怪的小道消息。

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庄恕喝醉了酒,躺在床上死死拉着赵启平的手就是不肯松开,而赵副主任则是尽心尽责地帮他擦汗、扇风,忙了一晚上没睡,第二天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小道消息传得有声有色,因为太过夸张了,反而没有多少人相信。

可陈绍聪知道,这是真的。


-完-





*葡萄糖的分子式我记不太清了,如果有错误,请懂行的小伙伴指正!比心!

评论(30)
热度(153)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