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木柿子》(一发完)

蔺靖,but全程这俩人没咋出现

不成文的段子,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写着玩儿的

大概是个刀?


---------------


《木柿子》


1.


大梁政通人和,气候温润泥土肥沃,物产本就丰富。而每到秋季,刚摘下来的柿子最为有名,就连临近的邦国都有商人赶着马车跨过边境前来采买。

秋柿好吃,皮薄肉多,软糯可口,一张嘴咬下去,比上好的花蜜都要甜上几分。

大梁人爱吃柿,放在金陵城里,不管是蹦蹦跳跳的小孩儿还是走路蹒跚的耄耋老人,到了这个季节,只要手心里捧着个金灿灿的柿子,脸上都能笑得翻出花来。

可唯有一人不爱这爽口的果子——就是大梁的皇帝,萧景琰。


2.


萧景琰倒也不算真的不喜欢柿子。

说来奇怪,产地送来贡柿,他向来都是很开心地夸赞一番,然后转手赐给朝中重臣们。贡柿个头大,汁水饱满味道极佳,可宫里的人从没见他自己吃过哪怕一个柿子。

入了秋,宫里新进了一批小宫女,闲下来的时候围坐在一起,手里捧着晶莹剔透的柿子,有说有笑。

这边有人说柿子甜,另一边立马有人说可惜皇上不喜欢。

可最后却有个小姑娘摇头,说看到陛下的案几上放了个木头雕的小柿子,时不时还拿在手里把玩。

“那木柿子一看就是陛下极其喜欢的东西,握在手里久了,都有包浆了。”小姑娘啃了口手里的柿子,扇子般的睫毛眨啊眨。“陛下定是喜欢柿子的。”

她的话说得真真的,引得小姐妹们捂了嘴笑。


3.


萧景琰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新入宫的小宫女们对他充满好奇,总是忍不住围在几位老宫女身边听她们讲皇帝过去的事情。

她们知道了他勇敢正义,无所畏惧,这世上除了他便再也没人能一肩扛下这一方天下。

她们也知道了他心系大梁,重情重义,带着将士开疆拓土构建盛世。

萧景琰是个足够优秀的帝王,可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故事呢?

小宫女轻轻扯了扯前辈的袖口,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柿子呢?大梁产柿,陛下为什么总是不肯尝一口呢?”

头发花白的老宫女摇摇头,叹了口气。“陛下爱吃柿子的,可自从那个人走了,他便再也不吃了。”


4.


那个人是什么人?

据说是位神仙般的江湖散人,英姿飒爽聪慧过人。

见到他的人少,可知道他与萧景琰关系亲近的人却很多。

他只在朝中大臣面前露过两次真身。

一次是在萧景琰登基的时候,他摇着纸扇笑眯眯地站在大殿前,说自己是来帮助皇帝共振河山的。

另一次,便是在大梁最后一次抵抗西军来犯时的时候。他领了一队兵,临行之前骑在马背上,顺手甩给萧景琰一个木头雕的柿子。他眨了眨眼睛,告诉他等这一场仗打完,这琅琊山上的柿子也快熟了。

“到时候带你去尝尝,甜的不得了。”那人扬起马鞭,白色长衫和笑声一同消失在西行的风沙里。

再后来,西军被赶走了,大梁胜了,可这个神仙般的人却再也没回来。


5.


“那已经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了。”老宫女眼里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只是从那以后,陛下便随身带着那个木柿子,算是怀念故人吧。”

小宫女们听了她的话,渐渐沉默了。她们想,萧景琰定还是等着那人带他到琅琊山去吃山柿吧。

这辈子怕是不能等到了,那下辈子呢?下下辈子呢?他还有机会跟着那个神仙似的江湖散人游山玩水,纵情放歌吗?

老宫女不知道,小宫女也想不明白。

只是这吃着萧景琰赏赐的贡柿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临到开春,金陵城的天象变了。

萧景琰在他的卧榻上闭了眼。

没有太多病痛,也没有太多心烦。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苍老却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舍。

而在他枕边放着的,正是那半个拳头大小的木头柿子。

雕工一般,木质一般,可唯有这把玩久了形成的包浆能看得出主人对它的喜爱。



6.


再三年,按照老人的说法,无论多么执着的魂也应该了却心事,入了轮回了。

祠堂里的长明灯闪着,香火燃着。

新帝刚刚结束了祭拜,人散了,天也黑了。

只是从那已经成为先皇的萧景琰灵位旁突然传来了啪咔一声细响——那向来被他宝贝着的木柿子被放在灵位的一侧,靠在一起,三年里都不曾分开过。

而这时候木柿子的中心开了裂,起先只是细碎的一声响,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又绽开了几道裂缝。

也许是被精怪附了身,啪咔几声响动后,那木柿子从龛台上跌落下来,沿着裂纹的中心碎成了几瓣。

穿堂风一吹,有几片细碎的木屑左右摇摆了几下。

接着,便再也不动了。


-完-




加班加到吐,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评论(2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