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贪心》(一发完)

*激情短打,有真人梗。大家新年好!

*一切锅都在我,他们是最好的


----


《贪心》


在临沂号从伊维亚返航的途中,顾顺发现李懂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变了。

虽说他知道自己这个小观察员本来就不是什么刺头的个性,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也是因为自己先对了两句他才沉下了脸。可是现在他对自己突然这么百依百顺,怎么着都有些不对劲。李懂比顾顺年纪小,可自从顾顺受伤之后,他反而像是变成长辈一样,时刻照顾着顾主狙的生活起居。

帮着顾顺从食堂打饭这种程度的事就不说了,还有一个人就着台灯的光赶完两人份的文字报告也不算什么。顾顺一开始还想着李懂这是因为在伊维亚培养出了彼此生死交付的战友情,可到后来李懂显然把顾顺这个胳膊和后背受伤的人当成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病人对待,顾顺觉得有点受不了了。

顾顺被李懂摁着休息了几天,除了被舰长叫去开了一场战情分析会和换了一次药以外,他几乎没出过宿舍的大门。憋得时间久了,他想要趁着李懂去给佟莉和石头送药的时候去甲板上透透风。

从伊维亚撤离的侨民都在临沂号上,其中还有不少孩子。小孩子的世界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所以尽管几天之前还身处战火纷飞的伊维亚,到了这时候却也能手拉着手在甲板上奔跑嬉戏。

顾顺靠在一边的围栏上盯着几个正在笑闹的小男孩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嘴角也跟着上扬了起来。

印度洋的海风吹得人身心荡漾,肩膀和后背上的伤口虽然还隐隐作痛,可是被阳光照射着,耳边又是孩子们的笑声,顾顺微微眯起了眼睛,觉得这场仗打得值,自己的伤也受得值。

最先发现甲板上站了顾顺这么个大哥哥的,是一个有着一头自来卷的小男孩儿。估摸着也就五六岁大,跟小伙伴们玩了一会儿捉迷藏,可能是跑倦了,停下脚步一回头就看见顾顺靠在围栏上。

顾顺个子高高大大的,长得也好看,整个人也有一种会让小孩子放下心防的气质。于是小卷毛也不管自己那些躲着还没被找到的小伙伴了,朝着顾顺吧嗒吧嗒地跑了过来。

顾顺个子本来就高,对一个五六岁的小家伙而言更是有些太过高大了。小卷毛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等人真走近了,发现自己要仰着脑袋到脖子发痛才能看到顾顺的脸,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顾顺微微一笑,蹲下身子冲他招了招手:“过来吧。”

小卷毛凑了过去。

顾顺用自己没受伤的左手把他搂进怀里,还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怎么啦?怎么不去和他们玩?”

小卷毛不回答他的问题,只伸了手轻轻摸着顾顺缠着绷带的右手。摸了两三下之后才反问道:“哥哥你受伤了?”

顾顺点头。

小卷毛又问:“疼不疼啊?”

顾顺摇头,笑着说:“不疼。”

小卷毛轻轻拍了拍顾顺的肩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哥哥是男子汉,不怕疼。”

顾顺实在是绷不住,笑得虎牙都露了出来。


等到李懂在甲板上找到顾顺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就是顾顺左手抱着个小卷毛,身边还跟了一群没他大腿高的小家伙,叽叽喳喳笑个不停。

顾顺的余光也瞟到了脸色有点不太好的李懂,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身体上第一反应就是放下了被他抱着的小卷毛。

小卷毛一脸困惑,仰着脑袋看他,手还抓着他的裤子。

顾顺拍拍他的脑袋,安慰道:“哥哥要回去休息啦,明天再来找你们玩。”他转过身冲李懂笑了笑,接着便走了过去。

李懂盯着他的胳膊,皱着眉头说道:“还没好利索呢怎么就抱上小孩儿了?”

顾顺一撇嘴:“又不是用受伤的那只手。”

“那你后背呢?后背上的伤那么大一块,就不能注意点啊?”

顾顺被他说的有些不高兴了,叹了口气说:“懂事儿,别把我当罗星行吗?”

李懂目光一闪,脸色变了变。

顾顺一看他这个反应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舌头秃噜着根本控制不住,话赶话的就这么又给补了一刀:“我能照顾好自己,你别把什么奇奇怪怪的负罪感担到你自己身上。”

李懂张了张嘴,最后一扭头,没再说话。


一前一后,两个人闷不吭声地走进船舱。顾顺感觉李懂有些不高兴了,他不明白李懂到底是因为自己哪一句话不高兴,就像他不明白自己现在为什么对着不高兴的李懂感到十分不安一样。

进了宿舍,李懂从口袋里掏出来个东西塞进顾顺手里,接着便自顾自地坐到了自己床上,抽了本书翻开了。

顾顺低头一看,发现是一包没开封的糖。

“张天德给的?”顾顺一边颠了颠糖,一边也坐到了自己的床上。

李懂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顾顺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你生气了?”

“没有。”李懂翻了一页手里的书,也不知道看没看进去。

“没生气干嘛一脸不高兴啊?”顾顺半躺下去,冲他弹了个舌头。“我不就是出去转了转么。”

李懂抬眼看了他一眼:“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吧。”

看样子李懂是真生气了。顾顺闭了嘴,有些艰难地单手拆开包装袋,揪了一颗水果糖塞进嘴里。糖是甜的,又有点酸。就跟李懂一样。

于是两个人隔着个桌子,一个吃着糖一个看着书,糖吃得吧唧吧唧,书页也翻得哗哗啦啦。

等到顾顺的糖吃完了,李懂才闷闷地开了口:“……我没把你当星哥。”

顾顺一愣。

李懂又说:“……我就想对你好一点,你不要就算了。”

顾顺盯着对床边上李懂捏着书的双手,一直到嘴里最后的一丝甜味都散开了,他才挑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老实坐好,冲着李懂伸出了那只缠着绷带的手:“李懂,我胳膊疼。”

李懂也看着他,像是没明白他突然转换话题是什么意思。

顾顺又晃了晃手臂,催促道:“可能刚刚抱孩子的姿势不对,胳膊疼,后背也有点疼了。懂事儿,帮哥捏捏呗?”

李懂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最后还是微微叹了口气,把手里厚厚的大部头放在枕头上,走过来坐在了顾顺的床沿。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顾顺那只受伤的胳膊,一点一点顺着肌肉的纹理按下去,酥麻舒适的感觉顺着皮肤渗进骨肉,一点一点抚平伤痛。

按摩完小臂,李懂正准备帮顾顺捏一下大臂,顾顺却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一把把人带进了自己怀里。

李懂吓了一跳,生怕自己压到了顾顺的伤口,可他还来不及挣扎,顾顺就两只手臂合围,把他锁了个彻底。

顾顺下巴抵着他的脑袋,圆寸毛茸茸的感觉蹭的有些发痒。李懂小幅度地扭动两下,可实在是挣脱不开,只能僵着身子不敢乱动。

于是他听到顾顺显得有些嘟嘟囔囔的声音从脑顶上传了过来:“懂事儿,你对我好这个事儿可不能算了啊……我要,我全要。”



评论(21)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