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斌浩】《驯兽》(中)

*全须全尾


----


《驯兽》


2.


彭浩不知道程勇到底是怎么跟曹斌说的。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摸爬滚打惯了,这时候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人管着他,他觉得束手束脚,难受得厉害。

彭浩是有过趁着曹斌不在家的时候自己拿上钱和药跑路的打算,可等到手真碰到门把手了,他却突然想起来曹斌说的“晚一点我带你去看程勇。”

那就再等等吧。彭浩想,他不喜欢曹斌这个人,但是在离开之前,他得要去看看勇哥。

搬进曹斌家的第四天是个周三,中午曹斌没有回家吃饭,只匆匆给他打了个电话说碰到案子了,让他自己在家解决。

彭浩没怎么出声,正准备挂电话,那头的曹斌又补了一句:“记得把药也吃上啊,还有我给你买的维生素片,别忘了。”

彭浩握着电话点了下头,也不管曹斌看不到自己的动作。

曹斌啧了一声:“你说句话啊?”

彭浩撇了撇嘴:“知道了。”

“行了,好好吃饭。要是无聊的话书房有电脑,自己上网玩玩。”电话那头的曹斌点燃了一根烟。“晚上等我回来,你跟刘牧师他们联系一下。”

彭浩问他:“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商量个时间去看程勇啊。”曹斌说。“还是说你不想去?”

“我想去,我现在就跟他们联系。”彭浩本来在沙发上缩成一团,听了这话立马直起了身子。

曹斌说:“别别别,先别这么着急,晚上等我回来了再说,我还不知道这手上的案子什么时候能结。”

彭浩又坐回去,哦了一声。

曹斌还想多交代两句,已经有人从远处喊着“曹队”过来找他。曹斌猛抽了一口烟,嘱咐道:“在家乖乖的。”

彭浩脑子一懵,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曹斌就挂了电话。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眨了两下眼睛。

然后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厨房去给自己煮了碗面。


第二天中午,曹斌的车在监狱门口的小广场停了下来。

他刚把车停稳,彭浩就抱着个包从副驾驶上跳下去。

“你拿着个包干什么,丢车上就行了。”曹斌说着也下了车,帮着思慧和刘牧师打开了后排的车门。

彭浩侧了侧身:“我乐意抱着。”

刘牧师和思慧下了车。思慧捋了下头发,冲着彭浩笑:“抱这么紧,包里装着你全部家当啊?”

吕受益也接话:“就是,搞得像你要跑路了一样。”

他的话音一落,曹斌大手一挥,拎了包往自己肩膀上一扛。“行了,进去吧。”他推了一把彭浩,转身锁了车。

彭浩目光闪了闪,被思慧揽着肩膀带着走进大门。

办好了手续,刘牧师和思慧先进了会面室。彭浩回过头看曹斌:“走啊。”

曹斌说:“我不去了。一次只能进三个,你们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吕受益指了指自己:“只能三个啊?那我呢?”

曹斌踹了他一脚:“四个,四个行了吧,赶紧进去。”

彭浩摸了摸鼻头,不知道曹斌是不是在骗自己。他想了一会之后说:“那等会我出来了,你把我的包给我。”

曹斌点了下头,冲他摆手:“快进去吧,我去外面抽根烟。”

程勇的气色看上去还算不错,甚至还稍微胖了一些。

思慧笑话他:“你这头发太短了,看着跟快要秃了一样。”笑着笑着就开始忍不住往下掉眼泪。

程勇也跟着笑中带泪:“我秃了也还是可以靠颜值撑的啊!”

思慧又问他:“吃得好吗?”

程勇说:“挺好,作息也正常了,还养了点肉。”

彭浩就在旁边点头:“看出来了。”

程勇作势要揍他:“嘿,你个小黄毛,拐弯抹角说我胖啊?”说完又仔细盯着彭浩看了好一会儿。

彭浩被他盯得有点坐不住,挪了一下屁股。吕受益按着他的肩膀,跟程勇说:“勇哥你看,小黄毛已经不能叫小黄毛了,黄毛没有了!”

程勇的目光扫过彭浩脑袋上的伤疤,神色有些复杂。

“浩子,你现在怎么样?”程勇往前倾过身子,两只手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看上去有些紧张。“伤口还疼吗?”

“不疼了。”彭浩摇头。“我是完全好了才出的院。”

程勇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你年纪小,我们几个不是什么好榜样,有的时候也帮不上你的忙。但是我托了曹斌照顾你,你要是实在有什么不方便解决的事情,你可以找他。”

“我知道。”彭浩点了下头。

程勇又说:“他其实是个好人,你别恨他。”

“……我知道。”彭浩又点了下头。

吕受益也不知道在傻乐什么,拍着彭浩的后背自顾自地跟程勇汇报:“曹警官是个好人啊,小黄毛住院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在照顾,等到出院了还直接把人接到家里去继续养伤,特别有心了。”

程勇瞪大了眼睛,彭浩也跟着“噌”地站了起来。

“浩子?什么情况?”程勇喊他。

思慧瞪了吕受益一眼,解释道:“浩子的伤很严重,就算现在基本愈合了也不适合继续在群租屋里住。刘牧师一开始说让他搬去教会,可曹警官说他那里更方便,所以我们想了想,也就都同意了。”

刘牧师点头,讲话还是慢悠悠的:“是啊,教会还是吵闹了一点。”

“哦……这样啊……”程勇放软了肩膀。“浩子你坐下,坐下聊。”

吕受益又把彭浩拽着坐了下来。

“曹斌家的环境是还不错,也适合你好好养伤。他既然让你住进去,那就说明他对你上心了,你可以信任他。”程勇开起了玩笑。“只要你最后别爱上他就行了哦!”

彭浩的屁股刚挨上座椅,听到他这么一说,又“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一屋子的人看到他这么个反应都笑了起来。思慧和吕受益还想拉着他坐下来,刘牧师则是边笑边摇头,嘴里念叨着“God bless you.”程勇歪着脑袋继续逗彭浩:“不会吧,真爱上啦?”

不再是一开始会面时带着泪的笑,而是发自真心的、藏也藏不住的笑容。


TBC

评论(1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