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曹斌x黄毛】《他是这样的人》(一发完)

*曹sir跟姐姐出柜的故事

*有肉渣


----


《他是这样的人》


入冬的上海到了晚上也是挺冷的。曹斌刚把彭浩塞进被子里,正准备也跟着闭眼睡觉,甩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突然来了条短信。号码长长的一串,跨国短信,来自他姐,就三个字:“看邮件”。

彭浩缩在被子里,探出脑袋看他。“有事?”

曹斌点了下头,胡乱把毛衣套在脑袋上之后冲彭浩勾了勾下巴。“我去书房收个邮件,你先睡。”

彭浩应了一声,把自己往被子里挤了挤,闭上眼睛。

曹斌书房里放了一台电脑,以前他办案子太忙很少在家,基本闲置,后来彭浩住进来,平常用它练练打字什么的,又给用了起来。曹斌也不知道姐姐找他有什么事,拖了凳子坐下,老老实实地点开邮箱。

姐姐不怎么用QQ这样的即时交流软件,发来的邮件也没有什么信件般正式的格式,标题也没有,只在内容里写了一句话“小澍说你找对象了,怎么没听你说过?是什么样的人?”

曹斌本来手边还放了杯热茶,看到这行字他一个激灵,手撞到杯子发出咣当一声,差点把水泼出来。他想起来前两个礼拜小澍回国看程勇,自己带着彭浩和他俩一起吃了三天饭,虽然三个大人谁都没在孩子面前点明关系,可小澍眼睛清亮,看了个清楚。

曹斌其实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能和另一个人定下来,稳妥地过日子,他更没想过现在睡在自己家里的人会是个20岁出头、野狗似的疯小子。

他转过头朝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想了好一会儿才给姐姐回过去了邮件——“就是个普通人,还在试着处呢。”

他姐回复的挺快,就是语气令人不敢细想。她说:“小澍跟我说是个男人。”

曹斌往凳子后背上靠了一会儿,然后回复邮件说:“现在太晚了,等有时间了我跟你细说。”

他发完这封邮件就关了电脑,摸回卧室。彭浩本来就没睡着,被曹斌搭着胳膊拽到怀里的时候皱了皱眉。

曹斌拍拍他的后背:“睡了,明天我带你去医院复查。”

彭浩再一次闭上眼,没别的反应了。

可曹斌却睁着眼睛,下巴搁在彭浩的脑顶上。不知道等了多久,一直到确认姐姐不会再发短信过来之后,他才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雨是从半夜开始下起来的,到了早上越发下得大,水珠拍打在车窗上的声音听着怪吓人的。

曹斌开着车,带了彭浩往医院走。彭浩坐在副驾驶,裹了条围巾,口罩也戴了个严严实实。

像是昨晚上压着曹斌胳膊睡的时候落了枕,彭浩精神头看上去不太好,接连打了个两个哈欠,可又不乐意靠着椅背睡。

曹斌问他:“有心事啊?”

彭浩摇头,说:“你才有心事。”

曹斌一笑:“我能有什么心事,你跟我抬杠啊?”

彭浩看了他一眼:“你有没有心事你自己知道。”口罩遮着嘴,说出来的话听上去瓮声瓮气。

曹斌不吭声了,一脚油门踩下去,提了车速往医院走。

彭浩复查的项目不算特别多,外边的雨下得很大,曹斌站在医院走廊上,等着彭浩做完最后一项检查。

他半个身子靠在窗户边上,先是看了一眼楼下打着伞还进进出出的人群,然后又回过头来瞟了一眼检查室还关着的门,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早上起床之后他趁着彭浩洗澡的功夫查了一下邮箱,姐姐没回邮件,手机上也没追过来的短信。曹斌一时半会不知道她这样的反应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心里不知不觉就压了块石头。

他正想着,检查室的门打开了,彭浩一边摘着口罩一边走了出来。

“做完了?”曹斌转过身,走了过去。

彭浩点头。

“我去和医生聊一聊,你坐着休息一下。”曹斌说着就要往里走,可彭浩却拽了一下他的胳膊。

“医生刚说了,没什么大问题。”

“没什么大问题我也得跟他聊聊,你等会儿我,马上就出来。”曹斌指了指走廊边上的凳子。“坐着。”

彭浩点了点头,抱着个膝盖坐下去了。

医生倒也没多说什么,彭浩的病情控制得不错,再加上他本人年轻,恢复能力强,所以也没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只是前几年那场车祸伤得彻底,身子骨说到底也还是有点虚。

医生一边把检查报告递给曹斌一边说:“多给你弟补补,太瘦了。”

曹斌点了点头,接了报告往门口走,走了一半又回过头冲医生笑了笑:“他不是我弟。”

医生哦了一声,没接话。

曹斌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推开门走了出去。


进家门的时候已经到了午饭的点,曹斌换了鞋往厨房走,边走边问:“中午吃点饺子吧?我再给你烧个带鱼。”

彭浩说了声好,也跟在后面脱掉外套换好拖鞋。

曹斌刚把锅里接满水,还没来得及扭开燃气灶,彭浩就吧嗒吧嗒跑过来从身后抱住了他。

“卧槽,你干什么呢!”曹斌吓了一跳,转过身想把彭浩从自己后背上摘下去。

可是彭浩却收紧胳膊,不肯动。

曹斌手上动作停了,问他:“浩子?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彭浩摇头,脑袋在他的后背上蹭来蹭去。过了好一会儿才低着声音说:“你跟我睡吧。”

曹斌一愣,不再收着力度,直接转身把彭浩拉开和自己面对面站着。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还煮个屁的饺子,曹斌捏着彭浩的下巴,也不知道自己突然发起脾气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彭浩也不怕他,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语气轻飘飘的。“我说让你睡我啊。”

曹斌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了。“你什么意思?”

彭浩说:“没什么意思,你心里有事不舒服,得要发泄一下才行。”

曹斌等他说完,松开手推了他一把,然后走出了厨房。

彭浩没跟出来,曹斌在客厅打了两圈转之后坐在沙发上喊了他一声。“浩子,你过来。”

彭浩这才走出来,站到他面前。曹斌下意识摸了摸口袋,烟盒戳了一下他的手指头,他便又收回了手。

“坐。”曹斌拍了拍沙发,让彭浩坐下。

彭浩点了下头,坐到了他的身边。

沙发不大,两个人坐在一起膝盖碰着膝盖,彭浩又不开口说话,气氛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尴尬。

曹斌先是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揽着彭浩的肩膀,把人摁进自己怀里靠着,揉了几下彭浩的脑袋之后才开口说道:“昨晚上我姐发邮件过来了,小澍跟她提了你,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想法,心里有点慌。”

彭浩哦了一声,没动。

曹斌又说:“她就只有我一个弟弟。”

彭浩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没头没尾地说:“反正我不是什么好人,也活不了多久。”

曹斌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彭浩没再说别的话,而是从他怀里直起身子,然后翻身坐到了曹斌的大腿上,面对面地盯着他看。“斌哥,跟我睡吧。”

曹斌被他盯得心里发酸,双手按着他的后腰,凑上去咬了一下他的嘴。


一丁点的肉沫点这里


浴室的水声响起来,曹斌也走进厨房,点燃了灶台。

他把饺子倒进去,盯着锅里上下翻滚的东西,突然转身走到客厅,从衣架上挂着的皮衣里掏出了手机。

上海时间中午十二点,美国那边也差不多到了半夜。

曹斌按下了一长串数字,电波信号隔着大洋传送到了他姐姐的耳边。

电话接通,曹斌问:“姐,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

姐姐说:“没有,我正在等你跟我联系。”

像是突然间丢了身上背着的包袱,曹斌笑了:“果然是亲姐弟,我想跟你好好聊聊。”

“你说吧,我听着。”

曹斌拿汤勺搅动了一下锅里的水饺:“我和他定下来了。他很好,是我喜欢的人。”

姐姐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小澍说他是程勇的朋友,他是不是也是个病人?”

“是。”

“那你怎么会……”

“姐。”曹斌打断了她的话,脸上在笑,可也无比认真。“我其实是从来都不相信什么爱情不爱情的东西,毕竟无论是我的工作上还是我的生活中都见了太多负面的例子。可是遇见他之后我认栽了,虽然看上去我和他在一起是我给了他新的生活,可实际上,他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姐,我喜欢他,我想照顾他一辈子,我也乐得照顾他一辈子。”

电话那头的女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像是信号断开了一样,半天没有发出声音。曹斌也不着急,夹着手机,继续照看着锅里的水饺。

最后姐姐开了口:“你现在幸福吗?”

曹斌捏着汤勺的手顿了半秒,随即又恢复了动作。他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看不见自己,自顾自地点了点头,说:“很幸福。”

姐姐像是也笑了:“那就好。”

挂了电话,曹斌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他回过头,看到彭浩站在厨房门口,一边拿浴巾擦着头发,一边盯着他看。

也许是洗澡水太热,彭浩的脸和耳朵看上去都有些发红。

曹斌冲他笑了笑,把手机塞进裤子口袋之后拿着汤勺敲了敲锅的边缘:“马上就好了,你先去坐着休息一下。”

彭浩没听他的话,反而是走过来,弯下腰从碗柜里往外拿碗和筷子。

曹斌看着他的脑顶,勾了勾嘴角。刚刚和姐姐的那一通电话,彭浩多多少少肯定是听到一点了,可曹斌觉得无所谓,反正有些事总是要摊开说清楚的。

彭浩把碗和筷子拿到了手里,也不急着起身,低着头说:“我已经25岁了,不需要你照顾我一辈子……”

曹斌被他逗乐了,拿脚去踹了一下他的屁股。“偷听电话啊?”

彭浩站起来,瞪了他一眼。

曹斌还是在笑:“你25岁了又怎么了?就算你35岁了,45岁、55岁了,我都得护着你!”

彭浩说:“……我活不了那么长。”

曹斌撂下汤勺,两只手左右开弓,用力揉了揉彭浩的脸。直到把人脸都快揉变形了,他才恶狠狠地说:“那也得攒着,不够的日子记下来,下辈子和下下辈子再一起算上。”

彭浩挣扎了两下没躲开,最后还是被人抽走手里有些碍事的碗筷,抱了个结结实实。


饺子很快煮好了,曹斌还顺手给彭浩烧了个带鱼。

隔着餐桌,曹斌看着彭浩吃完饺子吃完鱼,又主动去拿了药和维生素片吃下去,他觉得这顿有些寒酸的午饭,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午饭了。



评论(46)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