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凌熏-晴天【短篇,一发完结】

一个夫夫日常小甜饼。

这两天大家好像都不太开心的样子,来吃个凌李两人腻腻歪歪的甜饼,不要不开心啦。【递


----------


《晴天》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李熏然靠在凌远身上喘起了粗气。他想了想,觉得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有点自尊受挫。

他好歹是个经受过专业训练,且多年奋斗在侦查一线的人民警察,再怎么说也算半个靠体力吃饭的人,居然会在与凌远比赛爬山的过程中险些输掉——不,或者说如果不是最后几个台阶凌远故意放了点水,他几乎是从半山腰起就已经彻底输掉这场比赛了。

“凌院长,你厉害啊。平常在家里干家务的时候看不出来你体力这么好,怎么爬起山来了跟脚底装了弹簧一样啊。”李熏然坐在石阶上,脑袋蹭着凌远的脖子,手也不老实地拧了拧他的胳膊。“大半夜的爬山就算了,你居然还想着比赛谁先爬到山顶。你说吧,是不是自己私底下偷偷练了体能,今天专门炫耀给我看的啊?”

“疼疼疼。”凌远甩着胳膊笑着躲了躲:“我体力不好?我体力能不好吗?每天几台大手术做下来,身子稍微虚一点儿的话早就扛不住了。”

李熏然应了一声,可还是有些不甘心:“但是再怎么说我都是天天抓人天天跑路的警察,照理说也不应该这么弱吧,怎么爬个山道腿上跟灌了铅一样……”

“你那不是弱。”凌远笑着揽住李熏然的肩膀。“是这两天太累了。”

李熏然想了想,点点头。“你说的也是,我才回家没休息两天,你就说着要出来爬山。”他打了个哈欠。“唉……看在我这段时间被你哄得心情挺好,就勉为其难陪你出来折腾一下吧。”

凌远揉了揉李熏然原本就有些卷翘的头发。“我们俩能同时休假,多难得啊。三牛跟我说这山上夜景很好看,空气也新鲜,我想着趁休假来看一看,反正明天也不上班,回家补觉也是可以的。”

李熏然笑了笑,握住了凌远的手。“难得啊,凌院长休假不想呆在家里。”

“想什么呢你。”凌远叹了口气。“生活,还得是有点情趣才好。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最开始的那种悸动和激情都会慢慢消磨,如果不来点什么新鲜的东西,我怕熏然你会觉得我们之间变得索然无味。”

凌远突然间一本正经的表白让李熏然觉得有些好笑。“哦,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啊。”他说着摇了摇头,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腿脚。

“熏然我是很认真的。”凌远跟着他的动作也站了起来。“我是真怕你觉得无聊了。”

李熏然向下走了两个台阶,转过身来看着凌远。已经到了暮色四合的时间,虽然还只是初秋,可山顶的风吹到身上还是让人有些发冷。凌远的双眼映照着月光,看上去有些委屈的样子。

李熏然盯着他看了没多久,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凌远有些无奈,凑了过来握住他的胳膊,把他带进了怀里。

李熏然让他抱着,过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地发声:“凌远,咱们在一起多久了,三年了吧?”

凌远嗯了一声。“快三年半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李熏然抱着凌远的腰,勾起了嘴角。“三年时间都够瑶瑶的小孩儿下地跑路了……”他说着,顿了顿。“你看看多难得啊,都三年过去了我也没觉得你烦。”

“……那是你不敢觉得我烦吧。”凌远拍了拍李熏然的后背。

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抬起头来吻了吻凌远的脸。“你少来,我要真觉得你烦,打都能把你打出家门。你别忘了,我可是个警察。”

凌远点头,搭了他的腔:“对,没错。你要真把我打出来了,那就是家暴。”

“所以凌远,我觉得我们俩都不用担心以后的日子会变得索然无味。”李熏然说着,也学着先前凌远的动作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当初是你拉我出的泥潭,那个时候你也说过,就这么绑在一起一辈子也挺好的。”李熏然笑了笑,接着说。“我觉得你讲得对,就这么绑在一起一辈子确实挺好的。”

凌远是没想到李熏然会这么认真地说出这些话,他松开了手,盯着李熏然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笑着点点头:“行。那你别跑,我也不跑,就这么定了。”

“不跑了,跑不动了。”李熏然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拨拉开了凌远的手往台阶上走了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凉亭里。他把背在身上的背包往条椅上挪了挪,转头冲着凌远眨了眨眼睛。“凌远你实话告诉我,你练了什么绝世武功了,怎么体力就这么好?”

“我练了你,晚上练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一起练的。”凌远一边无所谓地说着黄段子,一边走到李熏然身边坐了下去。

李熏然笑得不行,嘀咕了一句:“臭流氓啊,凌院长。”

“唉,你就这么在意体力不如我啊?”凌远问他。“说说看,身体上还有啥其他反应,我看看你是不是不舒服。”

“倒也没什么,就是刚才爬山爬到一半的时候觉得脚迈不开,像是负重了一样。”李熏然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凌院长,我该不会是病了吧?”

“来,给我看看。”凌远凑过去,双手捧住了李熏然的脑袋。“脸色还好,也没发烧。”

李熏然又笑出了声。“哈哈哈,凌远你别闹,黑灯瞎火的哪儿能看出脸色好不好啊。”

“嗯,我想想。你刚是觉得迈不开步子?”凌远还是一脸严肃。

李熏然嗯了一声,冲着他笑:“还觉得有负重。怎么,真生病了?那你可得负责把我治好啊。”

凌远点了点头,叹着气说:“看你终于舍得开始担心自己的身体,我还挺欣慰的。”他说着松开了手,转而勾过了呗李熏然甩在条椅上的背包。“不过你确实是负重了啊……”

凌远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了扣得严严实实的保温盒。“我出门之前煮了点瘦肉粥,想着晚上爬山饿了当宵夜,顺手就给塞你包里了……”

“凌远你大爷的!”李熏然从憋不住笑的凌远手里抢过了保温盒。“我是说怎么越走越不对劲,搞了半天是你把这么重的东西塞进我包里了。”

“我错了我错了。”凌远哈哈大笑起来,揽着李熏然的肩膀,让他靠在了自己身上。“一会儿吃完了我负责把保温盒背回家。”

李熏然应了一声,打开了保温盒,取了上层的隔层放在了自己腿上。“凌远你居然也有蔫儿坏的时候,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对你进行一下思想改造了。”李熏然一边往隔层里倒着热粥,一边笑得停不下来。

凌远抿嘴笑了笑,点点头说:“互相学习,互相进步。”

山上的温度确实有些低,李熏然还好,临出门前被凌远强制加了件外套,可凌远自己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运动服,觉得有些冷了。

他喝了热粥,又凑到李熏然的身边抱着他。

“今天晚上能看到星星。”凌远抬头看了看天空,收紧了抱着李熏然的手臂。

“嗯。”李熏然收了保温盒,点点头。“还挺多。”

“说明明天是个好天气。”凌远冲他眨了眨眼。“咱们可以在家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

“对,你说的没错。”李熏然转头看了看凌远,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也就是说明天你得一个人把收拾出来准备装箱的夏装洗好晒好了。哦对了,顺便把被子也晒一下。”他扬了扬手里的保温盒,笑着又接了一句。“加油啊,凌院长。”

凌远愣了愣,眼瞅着李熏然哈哈笑了两声把保温盒塞进背包,他拍了一把大腿,拽着李熏然便站起了身子。

“啊?怎么了?”李熏然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凌远接过背包背在了自己身上,又紧紧握住了李熏然的手,拉着他迈开步子便向着山下走。

“明天太忙了,看来那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只能今晚趁早做完了。”凌远说着,握住李熏然的动作变成了十指紧扣。

被他拉着的李熏然先是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睛,随后笑着说:“凌远,你这是袭警你知道吗?”

“知道。”凌远点头。“那就麻烦李警官受点累,关我一辈子吧。”

李熏然盯着被凌远紧紧扣住的手,回答的干脆:“好,没问题!”











甜吗?我觉得挺甜的XD

评论(14)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