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直球》(一发完)

  • 全员存活设定

  • 日常流水账,又名《全舰上下都知道我喜欢你了,你呢?》


----


《直球》



1.


在这个世界上,暗恋一个人有无数种不同的表达方式。可这事落在顾顺身上后,就变成了他控制不住那张欠到天边的嘴,总是忍不住想要怼上那么两句。

喜欢谁就闹腾谁的顾顺,和高舰长家里那个小学三年级的儿子比起来,并没有多大区别。

徐宏是第一个发现顾顺不对劲的人。

原因很简单,顾顺原队的队长和他同期入伍,跟杨锐关系也不错。接到通知说要把自家主狙嫁到蛟龙一队的时候,他还专门打了个电话过来,叮嘱杨锐和徐宏要好好使用这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电话里的原话是这样的:“我们家顾顺……哦不对,现在是你们家的了。你们家顾顺吧,技术上一点儿毛病没有,全蛟龙上下也就只有罗星能跟他打个平手。但就是他的性格有点冷淡,话不多,任务结束之后也不太能和别的队友玩到一起去。你们多担待一点,毕竟人家枪法牛逼,这么点小性子还是有资格随便耍耍的!”

徐宏贴着杨锐的电话听筒听了个真真切切,还想着要用爱感化这个传说中的刺头。

可等到真从伊维亚返航,他回头瞟了一眼现在跟着李懂寸步不离怼天怼地的狙击手,觉得当初从直升机上下来的人,怕不是个假的顾顺。

徐宏晚上结束训练之后在宿舍泡脚,一边泡一边跟旁边捣鼓小菜盆子的杨锐聊天,说到了这件事。“你说之前老刘从哪儿看出来顾顺耍性子啊?这不是挺热情开朗的一个小伙子么?”

杨锐点头,手里的动作也没停,小花铲子哐哐地铲着盆里的泥:“是啊,多热情啊。别的不说,就看看他跟李懂,每天那真是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不清楚的人一眼看过去还以为他俩处对象呢!”

徐宏应了一声,缓了两秒反应过来了。“我去!”他腿一伸,差点把洗脚盆踢翻。

杨锐吓了一跳,回过头看他:“一惊一乍吓死人啊,干什么呢!唉,你瞪我干什么,眼睛大了不起啊!”

徐宏眨眨眼,又老实收回腿,坐回去了。

谈对象了不起吗?

开玩笑,这里可是临沂号,是蛟龙一队!敢在这里谈恋爱,那可还真是非常了不起。


2.


顾顺和李懂住得是同一间宿舍,隔着个铁皮墙,旁边那间里面装着庄羽、石头和陆琛。

红海行动的时候陆琛受了点伤,左手挨的那一枪伤了骨头,每天吊着个三角巾在宿舍里边龇牙咧嘴嚷嚷着疼。

庄羽笑嘻嘻地坐在自己的床上看他,从枕头下边摸了一颗不知道啥时候偷的糖丢了过去:“来来来,吃糖。”

结果被刚进门的石头看到了,大喊一声“偷糖可耻!”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宿舍本来就不大,闹起来了更显得空间不够用。陆琛乐呵呵地在床上盘了腿,一边单手剥着糖纸一边欣赏“动作大片”。

庄羽喊:“石头你松手!”

石头说:“我不!”

陆琛咯咯笑。

可他笑了没两声,突然抬起手让还在顶牛的两个人停下动作。

陆琛皱起眉头:“等等等等,隔壁有动静!”

话音一落,李懂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自己的衣服脱了就完了,你脱我干什么啊!”

接着就是宿舍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陆琛愣了,石头傻了,只有庄羽直起腰,捏紧拳头骂了一句:“顾顺怎么这么禽兽啊!”

陆琛冲石头使了个眼色:“石敢当,你去看看?”

石头说:“你怎么不去?”

陆琛举着胳膊:“哎哟哟,疼疼疼……”

结果庄羽冲出去直接敲隔壁门了。

门一打开,顾顺光着上半身一脸困惑地看着庄羽。

“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庄羽问他。

“我让李懂给我后背上涂红花油呢,穿什么衣服!”顾顺有点恼了。“你要干啥?”

陆琛跟着探过脑袋:“那你干嘛还要脱李懂衣服?”

“你们怎么该听的不听,不该听的一字不落啊?”顾顺的脸泛起让人捉摸不透的红色。“我这不是……李懂给我按了好一会儿背,我也想给他按一按,知恩图报嘛!”

陆琛庄羽石头三个人一起朝他眨了两下眼睛。

“知恩图报”这个词原来是这么用的,学习了。


3.


李懂和队里的人关系都挺不错,可是他年纪小,真正能聊到一起去的也就只有跟他差不多大的庄羽和队里唯一的女神佟莉。

女生的心思向来都是十分细腻的,尤其是在蛟龙小队这种几乎全雄性的队伍里,佟莉的存在就显得更加珍贵了。

不同于庄羽的大大咧咧,佟莉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段时间李懂的不对劲。

哦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在赏了李懂三五个过肩摔之后,她发现观察员小同志在训练途中一直在走神。

佟莉拍了一把他的脑门,拉着他的手把他拽了起来。

“累了?累了咱就歇歇,你这一时半会儿也打不过我,咱们不急在这一时。”佟莉说。

李懂有些不好意思:“说不定多练练就真有用了呢……”

佟莉呵呵笑了一声。

李懂叹了口气,两个人一人拎了瓶水坐到训练场边的垫子上。

李懂拧开瓶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莉姐,我觉得顾顺最近有点针对我。”

佟莉一口水刚下肚,听了这话,一拍大腿:“他还翻了天了?敢欺负你,我得要约他训练场见一见了!”

“不不不,不是欺负。你冷静一点。”李懂拍她肩膀。

“那是怎么回事?”

李懂挠了挠头发,思索了两秒,说:“我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他最近天天怼我,我说什么他都要跟我抬杠。前几天我跟他在甲板上甩完战绳,他肩膀扭到了,我拿了药油给他抹了一道之后他说什么也要给我揉一揉,我不同意他就开始扒拉我衣服……”李懂皱起眉头。“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他要这么报复我啊?”

佟莉手里的水瓶捏得咔吧作响。

“小懂啊,”她说。“我觉得不是你的问题,是顾顺有问题。”

“啊?”李懂瞪圆了眼睛。“也就是说我真的得罪他了?”


4.


找顾顺“好好谈谈”的人是佟莉,谈话地点自然是训练室。

顾顺仗着身高优势狠压了佟莉几个动作,可没等他骄傲自满一下,反手就被佟莉靠着极佳的搏斗技巧反将一军,轻松拿下了。

整个人被压在垫子上,顾顺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丢脸过。

佟莉拿膝盖压着他的腰,问他:“你是不是欺负李懂了?”

顾顺委屈:“我没有啊!”

“你都上手拨拉人家衣服了还说没欺负他!”佟莉膝盖使了点儿力。

顾顺一只手拍地板,疼得嗷嗷叫:“我真没有!我就是想摸摸他而已!”

佟莉震惊了,手上脚上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

顾顺一个扭身赶紧爬了起来,一边说着“你什么都没听到”一边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了训练室。

没等顾顺走回生活区,从指挥室开完会出来的杨锐就直接喊住了他。

领着人往甲板上一站,蛟龙一队的队长摆出了一副想要和他谈谈心的姿态。

第一次见到这么聚焦的目光如炬,顾顺微微低下了脑袋。

“顾顺啊,你调到咱们一队也有段时间了,感觉怎么样?适不适应啊?”杨锐问他。

顾顺点头:“挺适应的。”

“哦,你说适应就对了,徐宏还天天跟我唠叨你跟李懂之间有什么不对劲,我还骂他说怎么可能。”杨锐拍了拍他的胳膊。“你怎么会跟李懂有矛盾,天方夜谭嘛!”

顾顺哭笑不得:“我没跟李懂有矛盾。”

“就是就是,我这就去批评徐宏,你们没有矛盾,哪里来的‘特殊情况’!”杨锐像是松了口气。

顾顺想了想,觉得杨锐说的这个“特殊情况”跟徐宏说的“不对劲”好像不是一回事。

可是他敢反驳队长说的话吗?

……他还真敢。

顾顺说:“我跟李懂没矛盾,也没什么不对劲的特殊情况,我就只是喜欢他而已。”

杨锐先是“哦”了一声,然后他瞪大了眼睛,又“啊?!”了一声。


5.


李懂躺在床上,被子盖好了,枕头也调整到了舒服的角度,可是他睡不着,眼睛一直盯着上铺。

上铺的人像是有了感应,翻了个身,床沿边上露出了一只手。

李懂问他:“顾顺,睡了吗?”

那只手收了回去,换了脑袋探出来。顾顺看着他:“没,怎么了?”

李懂也盯着他的眼睛,说:“你这两天怪怪的,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

顾顺摇头:“你怎么会惹我生气。”

李懂说:“你这么讲的话,那我肯定是哪里做得不好,真惹你生气了。”

顾顺干脆掀开被子,从上铺爬下来,挤到了李懂下铺的被窝里。李懂想赶他,可小腿碰到了顾顺冰凉的脚丫,思考半秒钟后还是选择往里面缩了缩,伸手给顾顺扯过了一大片被子。

顾顺把李懂拉进怀里抱住,把脸埋在了他的脑顶上:“你没惹我生气,是我自己有事情没想通,不怪你。”

“哦,那莉姐还说真对了。”李懂被他摁在怀里,笑起来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她说什么了?”

“她说不是我的问题,是你有问题。”李懂拍了拍顾顺的后背。“你真的很有问题。”

得亏现在李懂看不到顾顺的脸,不然主狙吃了苍蝇似的表情要是被观察员看到了,岂不是非常丢脸。

顾顺应了一声,又收紧了一下手臂:“不过我今天跟队长聊了一会儿,我自己的问题已经想通了!”

“什么问题啊?”李懂想要抬头,可是身体被控制住,没法动。“虽然跟队长聊一聊确实是应该的,但是我跟你不是最亲密的战友吗?战场上咱们配合那么默契,相互间没了谁都不行,我们都是这么好的朋友了,你心里有事情怎么不能跟我也说说啊?”

李懂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痛快,惹得顾顺心里也有些发酸。

哪儿来的什么朋友不朋友、战友不战友的,顾顺觉得自己比李懂还要委屈。


6.


“李懂,你听说过直球吗?”

“啊?”

“啊什么啊。听好啊,我现在给你一个直球,你可得牢牢接住不许丢。要是敢不接,我就真的生气了。”

“……啊?”

“我喜欢你。”

“啊……啊???唔……”




评论(30)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