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他陪我看过晚霞》(一发完)

*狗O私在我,大家随口一吃


----


《他陪我看过晚霞》



临沂号满载着侨民返航的第二天,李懂去看望了依旧躺在医疗室里的陆琛。

陆琛还没有醒过来,断臂的伤口已经被绷带仔细包扎完毕。另一只尚算完整的右手放在被子外面,手背上插着输液的针头,吊瓶里的液体顺着软管进入血液,适度安抚了他的疼痛。

李懂站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扭头走出了医疗室。

走廊上碰见了佟莉,她手里拎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纸袋,正往医疗室走。看到李懂的表情,她想了一下,从纸袋里掏了一把东西塞给他。

“石头还留了这么些糖,你拿一点走吧。”佟莉冲他笑,眼眶却红了。“剩下的我得去跟队长他们分了,不然放得时间久了糖就过期了。”

李懂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是十来颗裹着闪光塑料纸的水果糖。

佟莉说:“石头的歪理邪说,受伤之后吃颗糖,立马就不疼了。”

李懂点点头,收好了糖。“好,我这就给顾顺带回去。”

顾顺的伤主要在背上。李懂和他在瞭望塔被扫射到的时候,顾顺跌在旁边的一块预制板上,不光右臂中枪,脊柱还受到冲击,震到浑身发麻。

枪伤再加上撞击,顾顺没有李懂这么幸运,在登船接受治疗的第二天就能下床随意走动,处理好后背的伤口之后,他就被送回宿舍,要求静养。

李懂捏着手里的糖推开宿舍大门的时候,顾顺正靠在床边用左手捧了本书,一脸不情愿地翻看着。抬头见到进来的是李懂,他把书放在腿上,单手拿着书签想要插进书页里。

他右手还缠着绷带,动作看上去有些笨拙。

“还是我来吧,你别扯到伤口了。”李懂走过去,坐在床边帮他插好了书签。

书名是《有机蔬菜高效种植技术宝典》,李懂实在是没忍住,笑出声音。

“别笑啊,队长的书。”顾顺挪了下身子,找了个舒服点的角度。“他说我要是伤口疼的话就看书转移注意力。”

顾顺说到疼痛,提醒了李懂。

“佟莉给了我几颗糖。”李懂摊开手,水果糖落在被子上。“她说石头讲的,吃糖就不疼了。”

顾顺没说话。

李懂剥开一颗糖递了过去:“吃吧。”

顾顺看着他,张开嘴直接就着他的手把那颗糖咬进嘴里。

糖是普通的硬糖,还因为有点受潮导致口感一般。可顾顺看上去却像是吃到了什么美味一样,眯着眼睛露出十分满足的神情。

李懂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低下了头。他脑子有点乱,还没想好要跟顾顺说什么。可还在他犹豫不觉的时候,眼角受伤的地方就被顾顺轻轻地摸了一把。

“之前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好了吗?”顾顺收回了手,看着他。他的嘴里含着糖,说话有点嘟嘟囔囔的腔调。

李懂一愣:“什么事啊?”

“就是你开始主狙击手训练的事啊。”顾顺说。“我没有开玩笑,你的能力很强,真可以做到的。”

李懂皱了皱眉:“……我还没做好准备。再说了,我没听说哪个队里有两个主狙的。我要是当了主狙,你怎么办?”

顾顺笑着勾了勾舌头,把糖从嘴巴左边勾到了右边。“我也没听说过哪个规定写了一个队里不能有两个主狙啊。”

李懂看着他:“顾顺,你会留下来吧?留在蛟龙一队?我刚刚去看了陆琛,这一次任务我们小队损失太大了,如果你不留下来的话……”

“走不了,也不愿意走了。”顾顺拿膝盖撞了撞李懂坐在床上的屁股,在看到李懂吓了一跳的表情之后,他微微一笑,毫无预兆地转换了话题。“对了,这次回去之后,上头估计会给咱们一段时间休息调整。李懂,你要不要跟哥回家玩一玩?”

“啊?你这人说话怎么跳跃性这么大啊?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李懂原本还想跟他谈谈心,可却被他的话逗愣住了。

顾顺靠着床边摆了摆那只没事的手。“我跟你也没来虚的啊,我可是很诚挚地邀请你来我家玩一玩散散心。”他说着,膝盖又撞了一下李懂的屁股。“李懂,别想太多,有哥在呢。”

“……你在能顶个屁用啊。”李懂虽然骂他,可还是忍不住放松了身体。“不过……主狙训练的事情,我再考虑考虑,行吗?我这真不是放弃,而是在做准备。”

顾顺听了他后半句话,猛地坐起来,伸出手揽住李懂的脖子把他拉向了自己。“那可真是太行了,你得好好考虑清楚,别让自己后悔。”他嘴里嚼了糖,连带着整个人都有股甜甜腻腻的气味。

顾忌着顾顺身上的伤,被突然袭击的李懂虽然浑身一僵,可也不敢乱动。他小心翼翼地攀住顾顺的胳膊,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声地说了句“知道啦”。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应,顾顺反而更不放手了,干脆把身体的重心搭在了李懂的肩膀上。

“伊维亚其实是个特别美的地方,等到战火平息了,真想再来一次。”顾顺脑袋抵着李懂的肩膀,说话带出的震动通过肌肉和骨骼传到了李懂的胸腔里。

毛刷子似的,挠得人心尖发痒。

李懂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便扭头看他:“……我想去沙漠看日落。”

顾顺没有反应,像是没听清楚李懂说了些什么。

过了好一阵,他才直起身子,用左手紧紧环住了李懂的腰,把人摁到了自己胸口。

顾顺的下巴抵着李懂的脑袋,他说:“行啊,哥陪你。”







*文标题来自【《说完》-刘惜君】,这首歌挺好听的,算作这篇不知所云短文的BGM吧。

评论(6)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