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猜不透》(短篇一发完)

*CP是顺懂,双向暗恋梗

*之前红龙点的想看灵魂互换,就写了一个伪·灵魂互换

*崩了的部分都是我的锅,他们特别好


----


《猜不透》



李懂有的时候不太明白自己的新搭档顾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舰长和队长爱才,红海行动结束之后直接把人留下来了这一点,李懂觉得挺好理解。照理说这种大事都得要经过本人的认可才行,顾顺能留在蛟龙一队,说明他自己心里多少还算是乐意的。

可等到他真留队和自己绑定,李懂却又觉得不那么对劲了。顾顺三天两头对着自己叹气不说,也没再提起伊维亚那段肩并肩的日子。

李懂思前想后,觉得可能是自己哪儿做的不到位,让顾顺不满意了。

他想和顾顺好好谈谈,可连着几天不是他被叫走做报告,就是顾顺被拉去教育新一拨儿狙击手,两个人就算都回到寝室,也是累到说不出话的糟糕状态。

就这么拖了好几天,最后两个人能安静说上话的时机反而显得有些微妙了——演习结束后的掩体背面,作为已经取得胜利的一方,顾顺正在整理他的枪。

李懂刚从他怀里钻出来,盯着顾顺的手指看了两秒,然后开了口:“顾顺,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啊?”

顾顺一愣,瞪他:“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胡说,你肯定是对我有意见。”李懂觉得有些委屈,明明在伊维亚的时候两个人配合默契行事高效,是属于命都可以相互交付的关系,怎么回到了和平的环境下反而没法交心了。“平时演习或者训练什么的,我觉得我们配合的也还行没什么技术上的问题,所以我是真不太明白了。我要是有什么不对的,你跟我说说也行啊,没做好的地方我立马改。”

顾顺半天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闷闷地说:“你挺好的,没什么问题。”

李懂被他这么一句话噎着了。

顾顺的态度摆明了就是对他不满,他否认了李懂“有问题”,却没反驳那句“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啊?”

两人一前一后收了队,闷不出声地返回寝室。当天晚上钻牛角尖的李懂就做了件不太妙的事——他梦见了顾顺。

准确的说,是他梦见自己变成了顾顺。


李懂知道现在是在梦里。虽然还是在寝室,可他看见了睡在另一张床上的人正是自己,而举在眼前的双手则比他所熟悉的那一双要大上一圈。

他想了一会儿,觉得并没有打算醒过来的念头。醒着的时候撬不开顾顺的嘴,到这是做梦了能当一回顾顺,总归能弄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了吧?

李懂这么想着,在床上翻了个身。

基地的寝室和临沂号上的寝室差不了多少,两个人的床位也是中间隔了个桌子,平行摆放着。李懂背朝外面,伸手拍了拍脑袋下边的枕头,梦里的睡眠也有点不太安稳了。

他微微叹了口气,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对床的“自己”像是被这阵悉悉索索的动静惊醒了,带着鼻音问他:“怎么了?”

李懂,不对,应该是“顾顺”,挠了挠头上的短毛,压低声音说:“起夜。”

“李懂”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真的站起身了,李懂倒是也觉得该好好看看自己现在这张脸了。他开门走出去,梦里的楼道和现实里的并没有任何区别。他拐进了洗手间,站在了洗手台前边。

镜子里印着的脸,果不其然是顾顺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李懂伸出手,摸了摸镜子。梦的质感很真,手指尖甚至能感受到玻璃的冰凉。

说来也怪,他们认识了这么久,也合作搭档了这么久,李懂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顾顺的脸。

顾顺长得好看,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不然卫生队的小姑娘也不会动不动就往男兵生活区门口转悠。李懂这时候仔细看了看,才是真的意识到顾顺有着一张让人没法拒绝的脸。

顾顺的五官非常周正,还有一个让人羡慕不已的高鼻梁。李懂盯着镜子里的脸,想着如果不是平常他摆出了太多臭屁的表情,自己或许会当着他的面夸他长得帅。

李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着镜子又转了两个圈。

他觉得顾顺真的是取了个好名字,生得长手长脚条顺盘正。要是自己是小姑娘,肯定也跟卫生队的那帮丫头一样,天天跟在这张漂亮的脸后面了……

他对着镜子里顾顺的脸想了很久,突然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了。.


醒来的时候李懂觉得自己出了一身汗,瞪大眼睛躺平了身子,一时半会儿没缓过劲儿来。

顾顺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坐到李懂的床边俯身看他:“怎么了?做噩梦了?”

梦里盯着看了那么久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李懂有点虚实不清,小声地念叨:“我梦到你了。”

顾顺拿了毛巾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梦到我什么了?”

李懂说:“梦到你好帅。”

“……”顾顺手里的毛巾有点拿不稳了。“你……你快点起床吧,到开早饭的时间了。”他站起身,膝盖差点磕到床边的凳子。

李懂被毛巾盖了眼睛,这才终于回过了神。

他听着顾顺端了脸盆,开门、关门、脚步声越走越远,然后他举起手臂压住了自己的眼睛。

看吧,顾顺果然对他有不满。


李懂和顾顺有着非一般的默契,两个人就像是从上辈子就认识一样,合作的时候简直就是融为一体。不管是分组演习还是打比赛,对手只要一看他俩组合,那开局输赢基本都已经定了。

可是再稳定的默契也都是需要靠磨合的。

李懂心里装着事儿,李懂心里又觉得顾顺心里也装着事儿,结果就导致了包括杨锐在内的几位队友领导都发现他俩之间出了问题。

杨锐把跟李懂谈心的任务交给了徐宏,徐宏领了命,想了一想,觉得狙击组的问题得要狙击组同时解决,怎么也得把顾顺一起带上。

所以等李懂进了徐宏的房间,看到顾顺也坐在凳子上的时候,四只眼睛两两相对,都愣住了。

徐宏叫李懂坐下,李懂看了看顾顺,挪着屁股找了个远一点的位置。

副队长眉头一皱,转头冲着顾顺说:“你,靠过去点。”

凳子贴着凳子,人也肩并肩了。李懂垂了脑袋,余光瞟了瞟顾顺,发现他和自己的动作也差不多。

徐宏清了清嗓子:“说说吧,你俩怎么了?”

李懂不吭声,顾顺也不吭声。

徐宏又说:“不讲话就是真出问题了。”

李懂摇头:“没有。”

“没出问题你俩至于话都不说啊?”徐宏有点急了,原本就大的眼睛瞪了两下,更大了。

顾顺也跟着说:“真没问题。”

徐宏憋了口气,捏了拳头又松开。“行,你俩都不说,那就是不愿意跟我说了。”他站起身往门口走。“那你们俩关上门自己说清楚吧,说完了再叫我。”

徐宏啪叽一声把门给扣上了,只留下李懂和顾顺,还有充斥满屋的寂静和尴尬。

顾顺一向话多,对着李懂的时候还会嘴欠。可现在两个低着头坐着,像是被老师关禁闭的中学生一样,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张牙舞爪的样子。

不过在憋了一阵之后,顾顺终于是忍不住了。他先是笑了一声,然后在李懂差异的目光中解释道:“我好早以前看过一个新闻,说是国外有所学校的校长规定如果学生打架,就得手拉手坐在操场上让同学围观。我觉得我们俩就好像是被惩罚的学生啊。”

李懂说:“我们又没打架。”他顿了顿,又说:“我们也没手拉手。”

顾顺笑得更开心了一点,冲着李懂伸出手:“那你要拉一下手吗?”

李懂几乎是没做他想地立刻拉住了他的手。

顾顺收紧了五指,把李懂的手包在了手心里。他的手掌很大,握枪的时间久了,也很有力量。

“李懂,我想跟你道个歉。”顾顺说。

李懂“啊?”了一声。

顾顺还是低着头,拉着手:“我好像是让你误会了,我没有讨厌你,相反,我是很喜欢你。”

李懂坐直了身子,却没抽回自己的手。从他的角度看过去,顾顺的耳朵根染上了一点可疑的红色。

“我想着要是保持一点距离,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喜欢了。”顾顺声音降了下去,变成了一只和平常完全不同的温顺的小绵羊。

李懂想了想,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顾顺,你真的是顾顺吗?”

顾顺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哦,确实是顾顺本人,没错了。

李懂也跟着放松了肩膀,拉住了顾顺的另一只手:“你不讨厌我就行,你也别躲着我或者避开我了。”

顾顺手上的力道微微加重:“李懂,你听明白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李懂想要点头,可顾顺盯着他的眼神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样子,不由得又在脑海里重新回响了一遍顾顺说的话。

这一回响,李懂觉得自己的脸快要跟顾顺耳朵根一个颜色了。


重新返回临沂号的时候,杨锐在船舱走廊上拿胳膊肘戳了戳徐宏:“顾顺李懂现在倒是好了,那之前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徐宏一脸困惑:“我也不知道啊,本来只想学你平时的样子凶一下吓唬吓唬他们,结果我就出门上了个厕所,再回去的时候他俩就已经手拉手和好了。”

杨锐摸了摸下巴:“这还真是奇怪了,怎么弄得跟小情侣吵架似的。”

他说着摇摇头,向着舰长办公室走去准备汇报工作。

徐宏跟着他走了两步,突然顿住了。他看着杨锐的背影,觉得他刚刚说的,保不齐还就是事实真相了。




评论(13)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