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不一样》(一发完)

*短篇,CP是顾顺x李懂

*OOC都是我的锅,他们特别好


----


《不一样》


罗星伤情的实际情况,李懂是在从伊维亚返航的第二天被杨锐告知的。

佟莉在处理石头和庄羽的遗物,剩下的人则在治疗室里继续处理身上的伤口。李懂被杨锐叫到房间的时候,手里还捏着一颗佟莉给他的水果糖,进门前慌慌张张地塞进了口袋里。

杨锐冲着一旁的凳子使了个眼色:“坐。”

李懂坐下不到两秒,杨锐便叹了口气:“关于罗星的伤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实情。”

队长的话音未落,李懂就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了。

当兵这么多年,尤其是在进了蛟龙以后,他李懂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什么样的特殊情况没扛过?可在听了杨锐这句不太妙的开头之后,李懂还是觉得自己真像顾顺说的,抗压能力太差。

“什么实情?他不是没什么大问题,留院治疗了吗?”李懂的声音倒是没怎么抖,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喉咙疼得厉害。

“他的脊柱被击中了,治疗到最理想的效果也只能是恢复行动能力,可能连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都达不到。”杨锐看着他。“他已经拿不了枪了。”

李懂说不出话来。

杨锐说:“李懂,我现在跟你说这件事是要正式通知你,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会更换搭档。”他看着李懂一脸茫然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罗星和你一样,是名优秀的军人。他知道军人的职责是什么,也早就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

李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杨锐的房间走出来的。

临沂号在海面上漂着,船身随着波浪起伏,晃悠着一如那天被拉横的直升飞机。

船舱里有侨民的孩子来回跑动,小孩子向来单纯,前一天还背靠着战火,仅仅一夜过后便又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天性,在偌大的船舱中玩闹了起来。

李懂站着看了她们一会儿,然后他继续迈开步子向前走,一直到徐宏从背后喊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李懂发现自己半个身子已经擦过医疗室的大门了,而徐宏被人扶着,刚好从门里走出来。

“过来看顾顺的吗?”徐宏气色看上去比昨天好了不少。“他背上的伤口刚换了药,还在里面趴着呢,刚好你来了,进去把他带回生活区吧。”

李懂心里咯噔了一声,想起顾顺被自己扶着上飞机的时候有气无力的样子。软趴趴的,一点都没有平日里趾高气昂欠揍的样子,倒是和倒在自己面前的罗星有了那么几分相似。

“是!我这就去!”他冲着副队长敬了礼,扭头快步走进医疗室。

医疗室的三张病床上只有一张趴了个人。李懂刚走进去,医疗女兵便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告诉他:“累坏了,刚刚睡着。”

李懂微微一愣,看了一眼病床。

顾顺歪着脑袋趴着,后背上的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他的一只胳膊还耷拉在床外边,可人却睡得很熟,甚至还发出了细小的鼾声。

医疗兵收好了药品,冲着李懂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吧,让他在这睡一会儿,等会睡醒了再带他回寝室。”

李懂应了一声,转身走了没两步又回过头说:“还是算了,我就在这里陪陪他吧。”

他搬过一把凳子,坐在了顾顺的床边。

医疗室里很安静,几个医疗兵也带着药箱前往侨民所在的船舱帮他们处理伤口。李懂搬过来的椅子有个靠背,他稍稍向后靠了靠,一眼看见顾顺吊在床外边的胳膊,连忙又直起身子,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慢慢地放到了床上。

顾顺第一次和李懂见面的时候就和他握过手,可李懂到现在才注意到他的手指上有一层厚厚的老茧。握枪握久了的老兵,都有这么个独特的标志,更何况还是身为狙击手的顾顺。

李懂没放开他的手,反而是轻轻握住了。顾顺没有醒过来,看样子是真的累得够呛。

他的手比李懂大一圈,掌心温热,李懂握了没一会儿,一直绷着的情绪终于开始泛滥起来了。

他垂着脑袋,憋着口气数了三秒。第一秒喉咙疼,第二秒鼻间发酸,到了第三秒,他忍不住仰起脑袋,试图努力击退快要从眼眶里流出的眼泪。

李懂觉得自己脑子里先是乱成一锅粥,再然后又是一片空白。他想起自己和罗星搭档的日子,又想起罗星中弹的样子,再到后来,眼前出现的就是顾顺受伤,叫喊着让自己用他的枪。

顾顺的那句“战场上子弹是躲不掉的”不断回荡在他耳边,尽管李懂知道他们所有人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他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像杨锐交代的那样,平安回家。

身边已经失去了一个罗星,他就算拼尽全力也要留下顾顺。李懂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地就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想什么呢,还哭起来了?”顾顺的突然发声吓了他一跳。

李懂连忙松开手,挺直了身子:“你什么时候醒的?”

“从你把我的手放到床上开始吧。”顾顺还是趴着,半边脸埋在枕头里,冲李懂笑得别有深意。“怎么了,抓着哥的手不放,是要让哥这个百发百中的神手给你开个光?”

“你胡说。”李懂反驳了他一句,接着便松了口气。还懂得开玩笑揶揄人,说明顾顺没什么大问题了。他没再说话,看了看顾顺,然后又低下了头。

顾顺伸出手冲他勾了勾手指:“过来。”

李懂“嗯?”了一声,刚向前倾了倾身子,脖子就被顾顺揽着,整个上半身都被压在了床边上。

两个人的脑袋隔得很近,顾顺仔仔细细盯着他看了半天,皱起了眉头。“真哭了,怎么回事?伤口疼了吗?”

李懂连忙摇头,挣扎着直起了身子:“我都是皮外伤,今天早上起来就没感觉了。”

“那是谁欺负你了?”顾顺看着一副要帮他报仇雪恨的样子。“跟哥说,还反了他不成?”

李懂还是摇头。

顾顺有些急了,想要从床上爬起来,被李懂按着肩膀,重新趴下去了。

李懂看着顾顺还是一副不老实的样子,慢慢开了口:“……你知道罗星再也握不了枪了吗?”

顾顺的后背一僵,趴着不动了。“嗯,知道。”

李懂先是一愣,随后就明白了。顾顺在被调来的时候肯定已经知道了罗星的实际情况,只是为了作战的时候不分心,他没有在出发前告诉李懂。

“我其实抗压能力没有你想的那么差,你可以跟我说的。罗星跟我搭档了很多年,我和他配合的一直都很好,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再也拿不了枪。你说过,战场上子弹不长眼,这个我明白;选择当兵的时候需要面对什么,我也有心理准备;可你也说过,罗星是你见过的最好的狙击手,如果他都会出事,那万一顾顺你也……”李懂平常话不多,这个时候说得有些词不达意,眼角也跟着有些微微发红了。

顾顺趴在枕头里看着他,等到他说不出剩下的半句了,顾顺才勾着嘴角微微笑了起来。“李懂。”他还是冲他勾勾手,心满意足地再次揽住了李懂的脖子,把他的上半身压在了床边。

而这一次是脑袋贴着脑袋。

顾顺闭上眼睛,一边揉着李懂的头发一边说:“我不会的。你放心,我跟别人都不一样,不会的,真的不会的。”

李懂起先还觉得这样趴在床边的姿势不太舒服,可在听见顾顺一遍遍说着“不会的”的回应之后,他也跟着放松了身子,闭上了眼睛。

顾顺嘴坏,脾气不好,性子又高傲。

可李懂知道顾顺说得对,他枪法好,心地善良,是那种可以交付身心的可靠。

他跟别人不一样。






其实就是想写个顾顺趴床上逗李懂的梗,结果还是写得不太有趣……

评论(39)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