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备用钥匙》(短篇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狗O私。

*213结案之后,俩人暂时还处在恋人未满的状态


----


《备用钥匙》



关宏峰最后还是决定搬家了,只不过犹豫着不知道要搬到哪里去比较好。

关宏宇已经跟高亚楠买了新房子搬出去,他自己的黑暗恐惧症也好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警校距离现在住的地方还是有点距离上下班不太方便,所以关宏峰下定决心,还是搬到热闹点的地方去吧,省得自己每天回家还得对着空荡荡的鱼缸缅怀不幸牺牲的老虎同志。

他把这个决定告诉关宏宇的时候,关宏宇正在自己家里翘着二郎腿看电视。

鬼知道津港电视台为什么会在夜间剧场放《断背山》,关宏宇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看得津津有味,随口就说:“你哪儿还需要找地方啊,周巡买的大房子不是一直只有他一个人住么,你去抱抱他大腿,让他租给你一间客房不就完了嘛!”

高亚楠瞪了他一眼,遥控器抢过来换了台——新闻频道,晚9点重播新闻联播。

关宏宇坐直身子,老实了不少:“那啥……哥,我开玩笑的,但是周巡他们那个小区真的不错,离你警校那么近,又在市中心,你可以考虑看看。”

关宏峰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周巡是在第二天中午吃饭前知道关宏峰想要搬家的。

消息倒了几道手,从关宏宇到高亚楠,从高亚楠到了周舒桐,又从周舒桐到了赵茜那儿,最后小汪探进他办公室,把这事儿连着手里泡好的泡面一并给了他。

周巡吸溜着泡面,给关宏峰发了条微信:你啥时候搬家啊?

关宏峰回复说:先找到房子再说。

周巡又问:买还是租啊?

关宏峰说:都行。

周巡想了想,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老关,你咋想着搬家了啊?”他嘴里还嚼着面条,呼呼啦啦的声音听得关宏峰直皱眉头。

关宏峰说:“离学校远,不方便。”

“那你现在买也好租也好,也做不到直接拎包入住啊。”周巡说。“不然你来我家吧,反正我那件客房空着呢,你凑合凑合先住着,上下班方便不说,我闲下来也能陪你一起看看房子啊。”

关宏峰冷了两秒,最后还是没把“我看房子你凑什么热闹”说出来。


周巡的房子买到手也不过四年的时间。

刚交钥匙的那段时候还没有213案子和黑枪案这一堆幺蛾子事,这个小区也不算什么特别好的地段,周巡白天抽着时间往建材市场跑,忙前忙后自己把装修的事情搞定了。

刘长永当着关宏峰的面戳周巡痛处:“你对象都没有,买个房子干啥?到时候结婚,女方不喜欢你这装修风格,还得敲了重来!”

周巡梗着个脖子:“我留着投资不行吗!”

结果还真让他说着了,小区所在的片区翻过年去就被画了个重点开发区,房价眼瞅着直接翻了两倍起来。

刘长永还笑骂过他眼光独到,周巡也乐呵呵地拍着胸脯说过“哥们儿现在卖了这房,立马就是百万富翁”这样的话。

这些场景在关宏峰的脑海里非常清晰,那些平日里没什么起伏的平淡日常,在他最艰难的那段时候反而成了推着他向前走的些许动力。

所以当周巡在邀请他拎包入住两天后,真揣着备用钥匙在警校操场上逮住他的的时候,关宏峰是彻底愣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关宏峰不伸手,不去碰周巡递过来的钥匙和门禁。

周巡晃了晃钥匙扣,塑料的门禁跟金属钥匙碰撞着发出奇怪的声响:“给你钥匙啊,都说了怎么方便怎么来了。”

关宏峰皱了皱眉。

周巡嘿嘿笑了两声,老实招了:“那啥……我下个礼拜得去杭州参加个研讨会。照理说这种事儿应该你去的,可哥们儿现在不是被摁在你原来的位置上了吗,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所以?”

“所以我想请你帮帮忙……”周巡一脸被拆穿后的不好意思。“上个礼拜我爹来看我,给我扛了两盆三角梅过来说是要给我屋子里增加点绿色。可这三角梅得要控水,太难招呼了,非要有人盯着才行。我想了想,交给谁我都不放心,就只有你好,也只有你靠谱了……”

“哦,合着就是让我过去给你浇花呐?”关宏峰笑了。

然后他接过了周巡手里的钥匙。


关宏峰还真像周巡说的那样拎包入住了。

客厅放着俩行李箱,一个是他的,刚带过来;另一个是周巡的,准备带走。周巡一边扎着脑袋往行李箱里塞东西,一边挥挥手:“那啥,老关啊,你自己转着看啊,我家你也来过不少次了,别见外,啥都能碰,没什么忌讳的。”

关宏峰环视了一圈,向着放了三角梅的阳台走过去,边走边问:“啥都能碰啊?钱呢?钱也能碰?”

周巡乐了:“你碰呗,大不了你用我的,我用你的。”

关宏峰伸手摸了一把三角梅的枝叶,回过头冲他笑:“那我怕不是身家性命都得压你身上了。”

周巡蹲在地上嘿嘿笑了两声:“你要都给我,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嘛。”

他收拾完行李,啪叽一声扣好,然后站起身接着跟关宏峰交代:“吃的喝的用的你随便弄,只要家里有,我的就是你的。我走了,照顾好我爹给的三角梅,那可是比我还要精贵的东西。”

关宏峰点头:“那我送你去火车站。”


实际上关宏峰并不是很会养花,相反,看着大大咧咧的周巡却是为了照顾好这两盆花仔细研究过技巧的人。

周巡抵达杭州的当天上午就给关宏峰发了洋洋洒洒的一长条微信,内容涉及到怎么浇水,怎么辨别土壤是否彻底干燥是否结板,以及相关施肥的技巧。关宏峰看完了一条又一条的注意事项,回了个“收到”,然后转手关了自己笔记本电脑上正在刷新的花艺论坛页面。

有了周巡给的说明书,那一切就好办多了。

下课之后关宏峰回了家,浇好水松好土,想了一想,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给周巡发了过去。

周巡可能正在开会,没有给他回复。关宏峰收了手机,轻轻摸了两下枝丫上的细小的花苞,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周巡家的厨房要比关宏峰自己家的厨房大一点,施展拳脚非常方便。可惜周巡是个靠泡面和外卖度日的人,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设计。

关宏峰的到来让周巡的冰箱内容彻底换了新画风,堆在橱柜里的锅碗瓢盆也有了用武之地。他炒好菜,又煮了面,最后坐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手机亮了一下。

周巡看到了他发过去的照片,回了他一排“[[拇指][拇指]拇指][拇指]”,完后又追了一句过来:我回来的时候会不会都开花了啊?

关宏峰笑着举起筷子,一边搅动着碗里的汤面,一边用左手打了行字:十月才是三角梅的花期,现在九月都没过一半呢。

周巡这次回复的很快,他说:万一有万一呢!

关宏峰说:那你就去买彩票吧。


一个礼拜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住得久了,关宏峰对于周巡的家感到非常满意。距离警校不过三站公交车站的距离,光线和朝向也不错,周边商店超市医院一应俱全。就连他在照料三角梅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起当年刘长永拍着大腿笑骂周巡“你个混小子看房子的眼光真厉害啊”的场景,然后就有些想笑。

连着给周巡发了几天三角梅的照片,在第六天晚上,关宏峰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周巡给他发来了消息。

是一条语音,周巡的声音听上去虽然疲惫,可精神状态也还不错。他说:“研讨会到今天我能参与的部分就彻底结束了,我买了明天回津港的票,大概下午四点左右就到了。”

关宏峰想了想,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给他拨了电话。

周巡接得很快,像是没想到会有电话打过来一样:“老关?你怎么打过来了?”

“没什么,就是跟你确认一下时间,我明天下午只有一节课,可以到车站接你。”关宏峰说。

周巡笑了:“你有课还来接个什么啊?我又不是关饕餮,走不丢的。你准备点好吃的就行,杭州这边菜味儿有点淡,我吃不太习惯。”

关宏峰想了想,问道:“火锅行吗?”

周巡说:“行啊!太行了!”听语气就知道他肯定在猛点头。

第二天中午,关宏峰结束了上午的课程后,还是先回了一趟家。

豆腐皮和其他蔬菜切好,冻起来的肉也从冰箱里拿出来解了冻切成了小块,还去了趟附近的超市买了火锅底料和一些肉丸子。

而等到他结束下午的课程回到家里的时候,一开门就忍不住愣住了。

周巡已经回来了,看样子也是刚洗完澡,身上松松垮垮地套着件纯白的短袖T恤,头发丝上还在往下滴着水。他站在阳台上,正弯了腰仔细观察着两盆三角梅,听到门响,连忙直起身子看了过来。

“老关啊,快过来。”周巡眯着眼睛笑,指着手边的三角梅冲他摆了摆手。“你看,这还真开花了,简直就是奇迹啊。”他一边托着微微绽放的花苞,一边笑。

关宏峰站在玄关没动,然后他闻到了火锅汤底的香气,那是周巡已经架好电磁炉,烧着火锅等他了。

见他没动作,周巡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便又催了他一遍:“真的,你快来看,有一朵花真的开了!”

关宏峰放下了手里的包,走了过去。

周巡口中的“万一有万一”真的实现了。关宏峰看了看人,又看了看人手里的花。夕阳很好,给穿着白色T恤的周巡和他手里那朵粉色的花都镀了层柔软的金边。


关宏峰突然想到揣在自己口袋里的那串属于周巡家的备用钥匙,是不是真的可以不用还了。








说两个事【打

一个是甜饼合集正在准备了,尽量年前出确切的消息。反正现在能确定的是有插图,有G文,会爆页,是甜的。

还有一个就是这段时间其实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个人的写文状态其实挺不好的,不太想把这种情绪带到甜饼里,所以决定下周一整个礼拜就不更新也不写短篇了,我要去放飞一下自我充充电惹!(关周一起玩游戏的梗顺延到下周五or下周六写啦!)

比心!

评论(43)
热度(303)
  1. 菊月甜甜茶三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