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憋住,憋不住(下)

*关宏峰x周巡,梗来源这里

*掰不掰得回来随缘吧! 大家好,我掰回来了。


----


上·憋住

下·憋不住


周巡打了个喷嚏,手里握着的白板笔直接摔到了地上。

坐在旁边的小汪递了个眼神,周舒桐连忙扯了两张面巾纸递过去。

擦了鼻涕之后的周巡继续讲着案情,重新捡回来的笔在身后的白板上写写画画,再加上那种感冒特有的鼻音腔调,让他整个人看上去莫名有一种惨兮兮的感觉。

手头的案子不算特别复杂,就是个连环入室盗窃,但是因为团伙作案分工明确,数额累计起来特别惊人。临近年底,津港也跟其他的城市一样,治安环境有了那么一点不稳定,整个支队忙活了小一个礼拜终于锁定了整个团伙的基本构成。

白板上罗列出的证据链差不多已经把抓捕方向敲定了,周巡回过头,瓮声瓮气地布置起了任务。

“小汪,你跟着小高带一组人把这伙人的楼围了,剩下的人跟我进去,直接抓现行。”周巡又咳嗽了两声。“这帮孙子偷的都是金银珠宝,老巢里肯定还有没来得及销赃的东西,大家都注意着点,别漏了赃物,这对他们之后的量刑很重要,都听明白了吗!”

小汪和一帮弟兄答了声明白,纷纷站起身开始往外走。

周巡扶着桌子又咳嗽了起来,周舒桐站在一边一脸担忧:“周队,要不您这次就别冲一线了。”

“哪儿那么严重,走走走,赶紧准备着。”周巡憋着最后一个喷嚏,挥挥手让周舒桐别管了,跟着出门。

抓捕行动还算顺畅,跟周巡猜测的一样,窝点里还有不少没来得及销赃的珠宝首饰。只是这个拢共八个人的贼窝,除了吃饭睡觉和堆赃物以外就没什么别的作用,干净卫生这种东西在这里就是扯淡,以至于门一打开,屋里的味儿熏得人头疼,就连周巡这种鼻子堵着的人都觉得有些辣眼睛。

秉持着速战速决的原则,不到半天功夫,人带走了,赃物也清点完了。周巡捂着鼻子坐回了车里准备回支队,车子开出去了一截,周舒桐还在跟他汇报着赃物的数量,他只觉得头有些发昏,脚底和腰也软绵绵的。

再然后,周舒桐的声音越来越远,周巡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周队!你醒醒啊!”

周巡在警车上昏过去了,再次睁眼的时候整个人吓了一跳。

他在自己家躺着,床边的凳子上坐着关宏峰,正在拿着水果刀削苹果。他心里漏跳了一拍,骂了声卧槽,支着身子想要坐起来。

关宏峰发现他醒了,放下苹果过来扶他:“祖宗啊,你真牛逼,你是我见过第一个病毒性感冒能烧到晕过去的人。”

周巡反应过来了,屁的关宏峰,这是关宏宇。

“我发个烧还能晕过去了?”周巡哑着嗓子问。“不对,你怎么就到我家来了?”

扶着他坐好,关宏宇又重新坐回了凳子上。“小周和小汪中午把你拖回来的,亚楠说怕你就没人管就这么烧死了,让我过来先照看着,她等会儿拿点药再过来。我看在你上礼拜送了我花篮的份上,觉得还是得要善良一点,照顾一下你这个病号。”他说完,啃了一口刚削好的苹果。

周巡翻了个白眼。“有你这么照顾病号的啊,削了苹果自己吃。”

“我乐意。”关宏宇杠他。“哦对了,亚楠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看着你的时候,我哥刚好到我店里给我送水果,他知道你病了。”

周巡觉得脑仁儿疼,被子在他手心里攥紧了又放开。“知道就知道呗,多大点儿事啊。”

关宏宇苹果吃得震天响,嘴巴还不闲着:“他让我先过来,他自己一脸见了鬼的样子急慌慌地跑回家说要拿点东西,估计等会儿马不停蹄地就又要赶过来了。”

周巡愣住了。

“你俩多久没见了啊,这时隔多日的一次重逢还是在你昏倒了这么怂的状况下,真是够丢人的哈哈哈。不过你真该看看我哥跑回家去的时候那个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里起火了呢。”关宏宇咧着嘴笑得一脸欠揍,没等他把苹果咽下去,周巡家的门就被人敲响了。“欸,不是亚楠就是我哥。”他走过去开了门。

不是其中一个,而是高亚楠和关宏峰同时进来了,一个人手里拎着药,另一个人手里拎着两盒写了英文字母的保健品。

周巡看了看高亚楠,又看了看关宏峰,最后扭了眼神冲着高亚楠点头:“麻烦你了啊,还得费心给我准备药。”

高亚楠皱了皱眉,把手里的药放在了床头柜上:“每瓶药怎么吃我都给你写了个纸条放袋子里边了,你自己按时按量吃。”她回头瞟了一眼关宏峰,转身又说:“我跟关宏宇到点要去幼儿园接饕餮了,关队刚上楼的时候跟我说他来接班照顾你,行吗?”

周巡这才像是注意到了关宏峰的存在,咧着嘴笑着摆手:“不用了,我这身强体健的自己来就行,你们都回去吧。”他说着就要掀开被子下床,被高亚楠一个眼刀又给稳住了。

“走了宏宇。”高亚楠看了关宏宇一眼。

关宏宇哦了一声,没吃完的苹果咬在嘴里,穿好衣服跟着她一起出了门。

没了关宏宇啃苹果的声音,也没了高亚楠表面冷淡实际充满关心的嘱咐,周巡这间不大的屋子突然间显得有些空旷了。

周巡垂下眼睛沉默了两秒,再抬头的时候就又换上了平常的神情:“好久不见啊老关,哥们儿这次丢脸的一面都给你看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你看,还让你破费带东西来……”

“维生素片,进口的,按时吃可以提高抵抗力。”关宏峰拉过了凳子坐下,手里提着的保健品也放到了高亚楠留下的药旁边。“还有,天冷了就多穿点衣服,单件毛衣外边只套个皮衣真的抵不住寒气。平常也别吃太多泡面了,添加剂太多,不健康。还有现在队里年轻人也多,别没事总冲到最前面,还以为自己是傻小子呢又扛打又扛摔的……”

关宏峰的话说了一半,周巡就忍不住打断了他:“……老关,行了,别闹了……”

关宏峰闭了嘴,微微叹了口气,伸出手按在了周巡的被子上。

他看上去有些难过,像是在思考什么严肃的问题一样,缓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样子,才又重新开口问道:“……周巡,你还憋得住吗?”

周巡吸溜了一下鼻子,觉得自己怕不是发烧烧到出现幻听了。

可关宏峰的手却从被子上挪开,转而覆在了周巡的手背上:“我认输,这次是我憋不住了。”

周巡没抽回自己的手,却也没有回握住。他问他:“怎么就又憋不住了?”

关宏峰捏紧了他的手:“因为还是会舍不得,也还是会觉得害怕。所以我憋不住了,我不躲了,你呢?”

周巡没有说话,身子重新向着被子里躺了下去。关宏峰一直没有放开他的手,以至于最后等周巡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不自觉间回握了过去。

他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被子里,手却还是没有松开。

从交叠的手心开始,再是胳膊和躯干,最后蔓延到全身,有细小的汗珠正在往外冒。周巡想,自己的发烧这是开始好转了。

一切都开始好转了。



评论(33)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