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憋住,憋不住(上)

*关宏峰x周巡,梗来源这里

*掰不掰得回来随缘吧!


----


上·憋住


关宏宇的物流公司重新开张的那一天,周巡让小汪帮他送了个花篮过来当做庆祝。

他本人没来,花篮彩带上的字也是欠收拾的一句“好好做人”。小汪给他抬到物流公司的门店前面,关宏宇看了是又气又笑。

高亚楠问小汪:“你那个驴师父人呢?晚上一起吃饭他都不来啊?”

小汪挠挠头发,说:“我师父啊,早上接了个电话去找赵队了,好像那边正跟女朋友吵架呢,不知道能不能给劝回来,师父就过去安慰赵队了。”

关宏宇说:“哟,他还管上劝架的活儿了?”

小汪说:“那可不是,我师父说了,赵队的人生大事比较重要。”

关宏宇哼了一声:“他倒是分得清轻重缓急,赵馨诚那边重要,我这边就不重要了?就算我这边不重要吧,再怎么说我哥也……”

关宏宇话没说完,高亚楠拿手肘杵了他一下,他一回头,看见关宏峰正站在身后。

“不来就不来吧,反正晚上我们只是吃个家宴而已,多了外人反而不好。”关宏峰帮着收下花篮,对着小汪说:“回去帮我们谢谢周队,就说让他费心了。”

小汪没想到会碰上关宏峰,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结结巴巴说道:“哦,好,我回去一定跟他说。”他看了关宏峰一眼,挥挥手扭头赶紧跑了。

目送小汪装了马达似的一溜烟消失不见,关宏峰回过头,关宏宇和高亚楠正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他。

“开业第一天,别在这站着了,都进去忙吧。”关宏峰说。“别因为杂事影响心情。”

关宏宇一愣,没等他反应过来,关宏峰已经先他一步进了门店。

关宏宇小声问高亚楠:“怎么办,看样子我哥和周巡这事儿是真翻篇了?”

高亚楠翻了个白眼:“不好说,有可能他俩还是都憋着劲呢。”

关宏宇耸了耸肩,眼珠子转了一圈后正要说话,高亚楠就又叹了口气:“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想着当助攻了,自己数数周巡和你哥在案子结束之后多久没见面了?”

关宏宇算了一算,说:“有半年了吧。”他顿了顿,反应过来了。“行吧,铃铛在这当中挂着呢,愿不愿意解开就看他俩自己的了。”

他搂了高亚楠的肩膀,进了门店。

晚上所谓的家宴实际上也还是叫了不少人,有宏宇物流公司里的几员大将,也有高亚楠在队里的几个朋友。周舒桐和赵茜也来了,端着酸奶围着关宏峰向他讨教了不少问题。

213案子彻底结束之后关宏峰就再也没回过长丰支队,一方面是他觉得没什么牵挂了,另一方面是他觉得不想再有什么牵挂。

没了他这么一个天才,队里不少案子多多少少都绕了些许弯路,所以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周舒桐和赵茜两个人怎么着都得多学习一点。

关宏宇隔着个桌子看过去,关宏峰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听不太清楚两个小姑娘跟哥哥说的到底是些什么内容,可看样子像是没有特殊的东西能够调动关宏峰的情绪,也就是说,她们可能并没有提到周巡。

眼瞅着饭吃到最后,关宏峰都像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关宏宇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儿着急了。他借着出去抽根烟的由头,拉了关宏峰出包间,两个人在饭店的院子里站定,一人一支烟。

关宏峰说:“我不喜欢这东西,你给我点上也没用。”

关宏宇问他:“刚刚小周和赵茜跟你在聊队里的事情?”

“聊了一些案子,也聊了一些周巡带队抓人的事情。”提到周巡,关宏峰的表情没什么特别波动。

关宏宇有些意外,咳了一声清了清喉咙:“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关宏峰点头。

关宏宇说:“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同性恋?这事儿你跟我不用有任何隐瞒,因为我从来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关宏峰看了他一眼,抽了口烟:“算是,又不算是。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事儿了?”

“什么叫算是又不算是啊?”关宏宇说。“我就是不想看着你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所以不管你到底喜欢的是什么人,我都觉得挺好的。所以你和周巡……”

“我和他没什么。”关宏峰拍了拍关宏宇的肩膀。“早就没什么了。”

关宏宇不太明白。

“宏宇,我知道他喜欢过我,我可能之前也是喜欢过他的。”关宏峰说。“可是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不管是我还是他,可能都觉得有点累了。情感这种东西实际上是很沉重的,有的时候背在身上,不仅不会让人感到愉快感到幸福,反而会让人脚步蹒跚无法前行。我和他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所以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关宏宇问:“那就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吗?你们都多久没见面了啊?”

“还需要见什么面啊?”关宏峰笑了:“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你看,就算我和他不见面,你这物流公司开业了,他不也是过来送花篮了吗?已经足够了,不用再有更深入的交流了。”

“他送我花篮跟你们俩见面是两码事。”关宏宇眉头皱了起来:“哥,你是不是对情感的需求特别低啊?”

关宏峰先是一愣,随后笑着把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了:“你这逻辑有问题,为什么我不跟周巡做朋友就是情感需求低啊?”

“你跟他两个人没出事之前的关系可是比跟我都好,”关宏宇说。“怎么现在事情都结束了反而对不上盘了呢?”

“就是因为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没有必要再有什么需要继续维持的关系了。”关宏峰看着他:“出事的那段时间里我和他有过猜忌有过制约,有过一切不好的联系,可是现在所有的这些负面的联系都没了,我们之间的信任也没了。如果我和他继续做朋友、做同事、做熟人,他还是会不断猜测我的意图,我也会继续不断预判他的行动,这样有些畸形的人际关系如果保持下去,是会非常非常累的。相对的,我很喜欢现在这种状态,可能他也很喜欢,活在一个没有对方的世界里确实会自在不少。”

关宏宇说不出话了。

“行了,没头没尾的把我叫出来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谁知道只是为了周巡。”关宏峰笑着摇头。“不聊他了,走吧,进去吃饭了。”

关宏峰说着就要往里走,关宏宇又叫了他一声:“哥,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如果你真的喜欢周巡也挺好的。”

关宏峰转过头冲他笑了笑:“不说了,进去吧,别让别人等急了。”他推了一把关宏宇的后背,两个人重新走回了饭店里。

重新坐回包厢,高亚楠冲着关宏宇投过询问的眼神,关宏宇说了声没事。

不提起来不会特别想念,提起来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周巡对于关宏峰而言似乎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于过去记忆里的熟人,仅此而已。

关宏宇想,这不是憋不憋着的问题,也不是解不解铃铛的问题,而是真的没戏了。



上·完

评论(4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