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借光》(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甜饼

*片段文,狗O私在我


----


《借光》


1.


关宏峰还是没有完全摆脱所谓的黑暗恐惧症。

明明知道所有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该翻的案已经翻完,改洗清的冤屈也已经洗清,可他有过那么长一段时间独自忍耐的经历,心理上的报复哪能说卸就卸。

周巡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当他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一边啃薯片一边冲关宏峰笑着说:“你怎么还怕黑啊?”的时候,关宏峰走过去伸手给了他脑门一记栗子。

周巡捂着脑袋喊了声疼,顺便扬言再这么暴力相向就要放任关宏峰一个人自生自灭了。

关宏峰说:“你真以为我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啊?”

周巡想了想,说:“那可不就是嘛!”


2.


周巡是自觉自愿负责照顾关老师饮食起居的——虽然他自己也只是个靠泡面度日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

关宏宇重新走回阳光下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高亚楠去把证给领了,拍婚纱照、定酒店、请客吃饭一气呵成。

周巡过去蹭饭的时候误打误撞钻到了亲友席,看到关饕餮正被伯伯关宏峰抱在怀里,嗦着个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巡过去捏他的小手,说:“哎呀,来,让我抱抱!”

关宏峰递过去,他抱还没抱稳,关宏宇和高亚楠就端着酒杯过来,说是仪式太折腾了,得要喘口气。

关宏宇看了一眼抱着关饕餮的周巡,又看了一眼正盯着周巡的自家亲哥,眼珠子滴溜一转,走过去揽住周巡的肩膀嘿嘿笑了两声:“商量个事儿呗。”

周巡沉迷关饕餮,眼皮子也不抬:“有屁快放。”

关宏宇又笑:“我这结了婚就得滚出去住了,你帮我照顾好我哥啊。”

周巡像是没听清他说啥,秒答:“行啊。”

关宏峰和关宏宇都愣住了。

然后他俩就看到周巡的耳根有点发红。


3.


自己并不是个生活无法自理的人。

相反,关宏峰觉得自己人到中年又会做饭,又知道锻炼身体,已经算是很有生活情趣的人了,根本不需要关宏宇这么多此一举的让周巡来“照顾”他。

可是周巡好像不这么想。每天打卡似的,早上打电话喊他下楼送他去警校上班,下午下班了把他接了送回家,偶尔窝到厨房边上等着蹭顿饭。

哦对,主要是为了蹭饭。

周巡觉得关宏峰烧鱼特别好吃,他能就着鱼汤吃下三碗白饭。

吃了鱼吃了白饭,他又觉得关宏峰买的薯片好吃,可乐好喝,就连摊在茶几上的瓜子都比自己买的好嗑不少。周巡喜欢呆在关宏峰家里,不乐意回自己家了。

打着“照顾”的名义,周巡吃了关宏峰小半个月,还嚷嚷着喊关宏峰做顿好肉的时候,关宏宇给他哥发了个短信。

“哥,周巡没欺负你吧?”

“没。”关宏峰打了一个字,还没摁下去发送,想了一想,又给删了重新回了一条消息。“没欺负我,就是吃得有点多。”

关宏宇说:“注意节制啊。”

关宏峰眉毛一挑。

关宏宇又追来了一条补充:“各方面都要节制啊!!”

关宏峰捏着手机,抬头看了一眼一边啃着红薯干一边趴在茶几上钻案卷的周巡,给他弟回了三个字。

知道了。


4.


关宏峰知道什么?

他知道周巡喜欢他。

说不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持续时间应该挺久了。

而且关宏峰知道,周巡这样的人,性格火爆直来直去,对待感情的态度自然也没有什么优柔寡断。可是他一直没有跟自己提过这个事,究其原因,关宏峰在经过仔细分析后觉得,是因为周巡不敢。

周巡当然也有不敢的事情,尤其是这种拐着弯抹着角跟自己告白的事,毕竟不管这事儿成不成,往前进往后退都不可能再回到朋友的位置了。

关宏峰理解周巡的担忧。

可他是怎么发现这个情况的呢?说来也巧了,是托了关宏宇的福。

那天这个嚷嚷着自己是表弟的人跑到警队接高亚楠去吃饭,关宏峰和周巡站在走廊的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被老婆怼到说不出话来,接着关宏峰就觉得宏宇的眼神太眼熟了。

他盯着看了两秒,反应过来了。

关宏宇看高亚楠的样子,和周巡看着自己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关宏峰回头看了一眼周巡,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不好意思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关宏峰不仅仅知道周巡喜欢他,他还知道自己也挺喜欢周巡的。


5.


周巡,长丰支队现任支队长。

关宏峰,津港警校特聘讲师兼长丰支队顾问。

光是这两个名字丢出去都能响当当地砸穿地板,说他们是津港刑侦界的金字招牌都不为过。

可人生啊,活着并不只是为了工作。职场上业务能力再怎么强,也不能偏科偏到感情细胞彻底灭绝啊。

抱着儿子的关宏宇在家里跟高亚楠唉声叹气:“你说说,到底是我哥不开窍,还是周巡不开窍?”

高亚楠叠好儿子的尿片,头也不抬:“你这不废话么,一个石头碰上个驴,没人给套上套子,他俩能把磨盘子转起来?”

关宏宇一想,是这个理。

高亚楠又悠悠地丢了一句:“诶,我今天可听说你哥那片小区电路维修一直没弄完啊,这都天黑了,他可别出什么事。”

关宏宇一听,放下儿子就准备站起来往外走。走了没两步,转头掏出了手机:“不对,这流程不对。”

高亚楠一头雾水:“什么流程?”

关宏宇啪啪啪打了一行字,给周巡发了条微信:“我下午看电视说我哥那个小区今天一天都得电力维护,晚上也要停电,你给他准备蜡烛没啊?”


6.


周巡难得的今天没在关宏峰家蹭饭,领了小汪几个人刚写完结案报告,正在街边摊撸着串,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他扫了一眼关宏宇的消息,撂下筷子就往关宏峰家赶。

等到人都站到楼下了,他才喘着粗气反应过来,不对啊,我紧张个屁啊?!而且关宏宇有病吧,我和他哥又不住一起,准不准备蜡烛关我屁事啊?!

可是想归想,他抬头看了一下黑黢黢的整栋楼,还是认命地迈开步子爬起了楼。

电梯停了,他走的楼梯。虽然楼层不高,可爬了几层之后周巡还是有点喘。他突然想到关宏峰要是发了病,那种窒息的感觉怕不是比现在自己还要难受几百倍。

越往楼上走他越担心,生怕万一关宏峰真出什么意外了怎么办,最后跑到门口的时候周巡扬起拳头,基本上已经算是在砸门了。

连砸带吼了没两下,关宏峰拎着一盏充电灯过来开了门。

周巡一愣,看了看他手里的电灯:“啊,你没事啊?”

关宏峰点头:“我家里留了灯。倒是你,怎么过来了?”

周巡说:“没啥,宏宇说你这边停电,我怕你那什么什么恐惧症还没好,担心你出事。”

关宏峰像是笑了:“你担心我?”

周巡急了:“没,谁没事担心你啊!”

关宏峰打量他一圈,说:“你跑过来的,出了一身汗。而且你今天白天跟着队里在做结案报告,这个时候依照你的习惯应该是陪着小汪他们几个吃宵夜。你喜欢的那家宵夜摊子离这里不算远,再加上这个点不好打车,你八成是一路跑来的了。”

周巡没脾气了:“……靠,关老师,分析我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啊?”

关宏峰点头:“谢谢你关心我。”

周巡愣了半秒,然后退了半步离开大门:“行吧,我看到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他说完就扭头准备走。结果关宏峰又喊了他一声。


7.


关宏峰的脸被手里的灯照的有些忽明忽暗,他放软了语气,也不好说算不算示弱,只软绵绵地说了一句:“周巡,我的灯快没电了。”

周巡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可能是两三秒,也可能是一个世纪那么长。最后他咬着牙说了声“靠”,走过去一把摁着关宏峰的肩膀把他推回了屋里。

关了门,充电灯被放到一边,关宏峰和周巡两个人就打架似的吻到了一起。

接吻的地方没走远,就在玄关,周巡被抵在门背后亲,扣着脖子动都没法动,一直等到肺里的空气都快抽干了关宏峰才放开他。

两个人脑袋抵着脑袋,就在傻笑。

周巡说:“我还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冲动这一次值了,大不了以后形同陌路呗。”

关宏峰说:“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大不了干完这一票这辈子都别见面了这种想法,说的难听一点就是破罐子破摔,但是奇迹出现了,两个破罐子居然真就这么摔出了花。

两个人就这么在门口抱着,刚刚平复完呼吸,屋里的灯啪嗒啪嗒都亮了起来。

来电了。

周巡眯着眼睛,一时半会儿没适应光线。关宏峰就把他脑袋摁到自己肩膀上,让他闭上眼睛。

他听话闭了眼,就听到关宏峰说“应该是电路提前维护好了。”

周巡鼻子抵着关宏峰的脖子,应了一声。


8.


关宏峰收紧胳膊把他抱得更紧。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像是自言自语。

“真好,都亮了。”



评论(50)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