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金陵猫》(章二·3)

评书体。

部分设定沿用了我的旧文《化形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这个页面】看一看。

全系列点【这里

--------------------

章二·徐徐


3.


徐徐的这间屋子,拢共也没多大。此时没了门,也没了窗,地上盘着只废蛟,又被桌上三盏阴气森森的烛火一照,显得这么个拳头大的地方凶险万分。

眼瞅着出不去人,蔺晨一转身把萧景琰护在了身后,嘱咐到:“等会儿我想办法按住她的后脖子,你把面罩扯了之后一直盯着她看就行。废蛟想要龙气又惧怕龙气,你这真龙天子定能震慑住她。”

说话之间徐徐已爬到二人脚下,伸出胳膊就想要攀着萧景琰的腿往上爬。那两只胳膊已经不是人手的样子了,覆了层鳞片,闪着莹莹的绿光。

萧景琰被蔺晨按着往后退了半步,蔺晨则是借着力,一脚踩住徐徐的肩头,使劲儿摁了下去。

只听得徐徐一声怪叫,肩膀抖了两下,使出蛮劲将蔺晨掀翻在地。

说起来也正常,徐徐不是人,是条废蛟。蛟这种东西,似龙非龙,性格残暴。能控制水,又好争斗,攻击性极强。如果能潜下心来修炼千年,倒是能羽化为龙升天而去,只是这千百年来化龙的蛟屈指可数,大多都和这徐徐一样,修炼到一半便因忍受不住困苦放弃了,既成不了龙,又毁了修为,废了。

可废蛟也还是蛟,虽说没了控水的能力,但这仗着体格发出来的蛮力是一点儿也没减弱。

蔺晨被她撞了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愣了一会儿,随后立刻翻身骑在了她的后背上。蔺晨一面加紧腿控制着徐徐,一面冲着萧景琰喊:“面罩!面罩!”

萧景琰当即摘下面罩,盯住了徐徐。

说来也怪,自打二人进了鬼市,入眼的光亮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模样。可萧景琰的面罩一除,这屋里登时亮堂了不少,而且还不是阴森森的鬼火,就是平日里普通的日光一样,照得人心安。

徐徐见了光,身形一滞,像是入了魔一样,扯了萧景琰的裤脚喃喃道:“你龙气分我点,你龙气分我点……”

她说着手还在往上攀,萧景琰瞪圆了眼睛盯着她。怪也怪蔺晨说话只说一半,萧景琰只听了蔺晨让他盯住这废蛟,可接下来要干什么,他心里也没个底。

徐徐脑袋往上仰,和萧景琰对上了目光。这眼睛似人非人,神情复杂,看得萧景琰微微一愣,像是掉进漩涡中一样,隐约觉得自己被吸进了什么黑洞里,眼前竟能看到些许这废蛟修炼时的情景了。

一旁的蔺晨连忙站起身,暗叫一声不好。他只道徐徐是只渴望龙气却又惧怕龙气的废蛟,可这废蛟能在皇城下的鬼市里隐蔽多年,定是修为已经极其精进,仅差一步之遥就能羽化登仙的很角色。

这时候萧景琰和她对视,虽说真龙之气确实能震慑住她,可相对的,徐徐也拉扯着萧景琰的魂魄与自己交织混合,若萧景琰自身不再抵抗,倒是真有可能被徐徐吸去龙气,那麻烦可就大了。

可眼下情况进退两难,若让萧景琰继续不动,则保不齐灵体互换,但如果让萧景琰躲开,那徐徐就会彻底活泛起来大开杀戒。蔺晨眉头一皱,环视一圈屋内,开始打量起手边的物件。

自古以来有种说法,每千年一过,当蛟修行完满时,都得要从自己修炼的湖泊河流出来,沿江入海才算彻底化龙,这一路而下狂风暴雨江河骤升,民间称之为“走蛟”。届时沿途的大小桥下都会悬上一把剑,为的就是防备走蛟伤害桥梁,因而蛟龙最惧怕的也就是一口悬桥剑了。

入鬼市前二人都没想过会有这么惊险的一出,再加上蔺晨顾忌着鬼市的规矩,故而身上的刀剑也都交给列小将军保管。这时候蔺晨左右打量,就是想要在这屋里找到一柄剑。可这蛟本身就惧怕这类武器,又怎么会在自己的家中留下任何刀剑呢?

蔺晨找了一圈,没有收获,再一转头便看见萧景琰眉头紧皱,斗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向下滴。

萧景琰正和徐徐进行着拉锯战,两边都想着控制住对方,两边也都想着不被对方控制。

蔺晨心下一惊,正想着萧景琰怕是撑不住了,余光一瞟,便看到了那三盏放在案几上的油灯。

先前进来时他便觉得奇怪,这时候脑子里闪过一道白光,登时明白了。

他冲到案几边,举起了那盏红色的油灯冲着徐徐喊到:“你若不老实,这五百年的修为我就给你废到这儿了!”

原来这三盏灯不是普通的油灯,里边燃着的火和灯油,实际上是修行到一定地步的妖物所化形出来的东西。红的指代修为,蓝的指代寿命,青色的指代魂魄。火不灭,则魂不灭寿不灭修为不灭。

这东西平日里是不少修行即将圆满的妖仙做出来供自己玩玩的东西,可这徐徐也不知是依旧抱了颗化龙的心还是干脆完全放弃了,做了三盏灯出来每天看着,只当欣赏自己多年修行成果了。

也就是这么一个疏忽,倒是让蔺晨彻底抓住了把柄。

徐徐听他这么一说,脑袋连带着上半身一同转了向,蛇一般扭过头来冲着蔺晨张了嘴。身后萧景琰总算是松了口气,扶着墙靠了下去。

徐徐脸上一片铁青,尖声细气地对着蔺晨叫嚷道:“你要是敢动,我立刻吃了你!”

蔺晨见徐徐矛头调转对了自己,嘿嘿一笑,干脆地把手里的灯往地上一砸。灯碎了,火光冲了三尺高,徐徐扭动着身子惨叫了起来,连带着整个屋子都在震动。

五百年修为一废,徐徐的气色瞬间变得不怎么好了,可还是软趴趴地趴在地上呲着尖牙喊:“吃了你们,我要吃了你们!”她尾巴还在动,看样子是想要缠着身后的萧景琰。

蔺晨立刻举起了蓝色的灯盏,作势要砸:“我刚刚只是废你修为,你现在怕是命都不想要了!”

徐徐身子一震,慢慢收了尾巴。

蔺晨不再死死相逼,举了灯跨过徐徐的身子,走到了萧景琰身边。萧景琰的脸色不太好看,想来方才那一场脑子里边的拉锯战对于他这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而言还是太过吃力了。

蔺晨一把揽住萧景琰,转头冲着徐徐说道:“让我们走,我就不砸你的灯。”

失了修为,徐徐已经没力气再回头,只听到她喉咙里发出几声嘶哑的咒骂,萧景琰和蔺晨靠着的那堵墙便“噗”的一声,重新开了道门。

二人一下子跌落了出去,可屋外不光没了掮客的影子,脚下踩着的地方都不是鬼市的地界,而是先前上岸时的码头了。

蔺晨嘿嘿一笑,道:“这废蛟倒也是心细,直接把咱们送上船了。得,这长明灯我也不砸了,留着你的命好好修炼,总是能化龙的。”他说着,把手里的灯往地上一放。蓝色的火苗扑闪了两下,跟着和灯座一起化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了。

萧景琰这才缓过劲儿来,攀着蔺晨的胳膊问道:“结束了?”

蔺晨点头,扶着人上了船。

也和先前来时一样,穿过了雾,又顺着水飘了一阵,没等萧景琰头痛完全散去,二人的小舟便轻点岸边,到了下营桥。

蔺晨和列战英扶了萧景琰上岸,正欲开口,便听到了打更人走街串巷响起了子时的棒子。

萧景琰回头看他,道:“引儿山猫还没抓,地底下又有了只废蛟,这金陵城怕是越发热闹了……蔺晨,接下来你又有什么打算?”

蔺晨想了一会儿,摇头道:“这废蛟被废了修为,已经再难成气候。至于那山猫,它先前带走的小孩儿被救下了,没了精气可吸,它自然会像热锅上的蚂蚁,安静不了几天的。”

萧景琰问:“那咱们守株待兔?”

蔺晨说:“你守株即可,我去给你探探别的路。”

萧景琰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看着蔺晨:“山猫是妖物危险极大,此事非同小可,你一人怎么可能承担得了?你要探路,也行,必须得带上我!”

蔺晨微微一笑,摇头道:“陛下怕是不知道我的能耐,太过小瞧我啦!”他说着,转身又跳上了小船,不管身后萧景琰再怎么喊他的名字都没回头。

只留了萧景琰在岸边看着那一叶扁舟越走越远,消失在了如墨的夜色里。

虽说现下金陵城下那只废蛟已灭,可山猫却依旧杳无音信。萧景琰虽信蔺晨,可却又担心他,尤其是知道依照蔺晨的脾性,指不定私底下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来。

好在蔺晨飘然离去三天后飞鸽传书给萧景琰来了封信,一边报备自己安然无恙,一边轻飘飘地说了句找到了山猫老巢。

至此,废蛟徐徐之事完全翻了篇,山猫引儿郎又重出了江湖。



未完待续



废蛟写完啦!

下一章开始就又是小猫咪了!【不是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