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护食》(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甜的,OOC的,我瞎掰的。

*尘埃落定后的双向暗恋。

-----------


《护食》


小汪正式向赵茜告白的时候,长丰支队的周大队长是唯一一个因为窝在办公室补觉没凑上热闹的人。

他睡得迷迷糊糊,正梦到自己扯了关宏峰那条死丑的紫色围巾扔地上,还没等他畅快地把憋了十好几年的那句“这围巾真难看”说出口,楼下震天的欢呼声就吓得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差点从椅子上一屁股坐地上去。

周巡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下楼去看看楼下那帮小兔崽子到底再折腾什么事儿,结果刚一开门就撞到了正抬手打算敲门的关宏峰身上。

“老、老关?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刚刚还梦到的人这时候站在自己面前,周巡楞了半秒,往后退了半步,挠了两把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学校没课了?还是出啥事了?”

关宏峰上下打量了他一阵,把手里的塑料袋递给了他。“宏宇的战友前几天从新疆回来带了一包核桃,他说让我补脑,我又不怎么喜欢吃这个,就直接拿过来给你了。”

“你这是拐着弯儿说我需要补脑子啊。”周巡乐呵呵地接过去,看了一眼袋子,伸进去拨拉了两下。“诶,对了,你刚上来的时候看到楼下那帮小崽子在干啥了吗?闹甚啊,房顶都快给掀翻了。”

关宏峰勾了勾嘴角。“你们家汪儿在对赵茜表白,捧了玫瑰花过来在办公室里单膝下跪。”

周巡正剥着一颗核桃,听他这么一说,一巴掌又给甩回了袋子里。“卧槽!这么刺激的事都没人通知我!不行不行,我得下去看看!”

周巡说着,手里的一兜子核桃又被他塞回了关宏峰的怀里。他往楼下跑,边跑还边嚷嚷:“汪!汪!怎么回事啊,人生大事咋还不叫上师父了!”

关宏峰站在办公室门口,怀里还抱着核桃,眼看着周巡翘着角的发梢在楼梯口消失不见,忍不住笑了。

楼下办公室里人特别多,除了出勤没回来的人,在家的基本都凑过来了。

等到周巡下楼看到的场景,就是赵茜捧着有她肩膀两个宽的玫瑰花束站在屋中间微笑,而周巡的赖皮徒弟小汪则是傻乎乎地挠着头发冲着她乐呵。

围在一圈的人起哄的起哄,拍手的拍手,周巡挤在外圈,倒也是没人看到他。

周巡的目光转悠了一圈,心里不是味儿了。想着自己一拳一脚带出来的小王八蛋徒弟整这么大个阵仗来告白,事前不告诉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自己这么个大活人往这儿一站,还没啥反应,可真就有点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意思了。

周巡也没想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汪他娘,靠着门框看了一会儿,手撑着嘴边极其做作地咳嗽了两声。

屋子里的人反应过来了,纷纷回过头看着周巡。

靠他站得最近的是高亚楠办公室的小徐,他看了看周巡,小声说了句:“周、周队,您来了啊。”看样子是为了凑热闹,他连白大褂都没来得及脱。

“你紧张个什么啊。”周巡嗯了一声,拨开人堆往赵茜和小汪那边走。边走边冲小汪努嘴:“你小子行啊,平常师父长师父短叫得好听,这时候瞒着我干大事啊!”

小汪狗腿着跑过去揽着周巡肩膀:“师父,我这不是一激动给忘了嘛,赔罪赔罪,我跟您赔罪。”

周巡和他勾肩搭背,转头冲着赵茜笑:“小赵啊,你就这么答应汪儿这么个混小子了?”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赵茜这时候一脸温柔的笑意,点了点头,说:“他太傻了,换别人看着他我还挺不放心的。”

小汪立刻撒了还和周巡勾勾搭搭的手,跑到赵茜旁边站定:“茜儿啊,你真好!你最好了!”

赵茜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

周巡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围观的人也都发出了“噫——”的起哄声。小汪倒是一脸自豪地昂起了脑袋,拍着胸脯说反正我现在有女朋友了,你们嫉妒去吧。

办公室里的笑声没断,周巡又和小汪打趣了几句,最后才故作心痛地捂着胸口夸张做戏:“哎哟,这亚楠的娃满地跑了,小徐也找对象了,就连咱们汪儿都嫁出去了,咱队里边儿是不是除了我和小周以外就没别的棍子了啊?小周,周儿,咱俩凑合一下得了呗!”

一直没吭声的周舒桐手里本来还端着杯子,听了他的话,放下杯子连摇头带摆手疯狂表达自己的不满:“不不不,我不乐意,我不乐意,我不乐意。”重要的话还给重复了三遍。

周巡苦着脸,嗷嗷叫了两声“都是白眼狼啊!”

那个“啊”字的尾音还没吼完整,周巡的后脖子就被人拍了一下。他一回头,发现关宏峰站在他身后,一脸看傻狗的表情。

“哟,老关!我光顾着看热闹了,都忘记你还在!”周巡嘿嘿笑了两声,眼珠子滴溜一转,一抬胳膊揽住了关宏峰的肩膀。“老关你看,连小周都不愿意跟我,那就只能咱俩凑合凑合了。你乐不乐意?行不行?”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被逗得笑到停不下来,周巡也一边揽着关宏峰一边笑眯眯地冲着看戏的一堆人点头:“怎么,不服气啊,我和你们关老师的革命友谊,那可是经得起任何考验,万古长青的!”

小汪带头起哄,喊着自家队长怎么这么gay里gay气的,一帮人把他和关宏峰两个人推出了办公室。周巡还想转过头来和他们斗斗嘴,关宏峰按了一下他的腰,冲他笑了笑。一想楼下刚闹腾完,一帮年轻人肯定还得讲些不适合领导听到的悄悄话,周巡也只好撇了撇嘴,跟着关宏峰上了楼。

重新回到办公室,周巡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两只脚往桌子上一翘,拍着肚皮气鼓鼓地冲关宏峰嘟囔:“哎老关啊,你说这连汪儿都有对象了,我再这么晃荡下去是不是就给咱们长丰支队拖后腿了啊?”

关宏峰顺手关上办公室的门,笑着摇了摇头。“你就这么想赶紧找个对象啊?”

“倒也不是急着找对象,毕竟能看上我的人简直就是太少了。”周巡叹了口气,说。“就是转头一想,一个人也挺惨的。尤其是咱们这个职业。哦不对,你现在是警校老师了,不用往一线冲了,像我这样万一哪天……”

“行了,别瞎想。”关宏峰打断他的话,从放到一边的袋子里掏了两个核桃出来。“不过看上你的人少了也好。”他说着,手里的核桃并到一起,啪啪两声捏碎了。

周巡“啊”了一声,脑子没转过弯来:“啥意思啊?”

右手手指在手心里左右拨拉了一番,关宏峰没说话,只挑出了一瓣完整的核桃仁塞进了周巡的嘴里。

核桃的香气在舌尖蔓延开来,周巡后背有点发麻,他像是有些明白,可更多的还是不明白。

关宏峰又挑了一瓣核桃仁塞了过去,看着周巡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只知道木然咀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没什么。”关宏峰揉了一把周巡的头发。“就是想到如果到时候我护食心起,恐怕也是会咬人的。”

周巡先是一愣,接着便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尖,也险些从椅子上滑下去。

等到他稳住身体重新坐好后,总算是红着耳朵隐约想明白了关宏峰话里的意思。

“……护什么食啊……”周巡看着关宏峰,思索了好一会儿这时候应该给出怎样的反应。最后他咽下了嘴里的核桃仁,忍不住冲着关宏峰露出了同样看傻狗的表情。“我要真结婚了的话,你还得去抢亲啊?”

关宏峰拍了拍手里的碎核桃渣,冲周巡眨了眨眼睛:“嗯。”

周巡收了脚,挺直了腰身老实坐好。也不知道是屋子里空调温度太高了还是吃下去的核桃热量太高,他觉得脖子有点热,伸手拽了拽自己的高领毛衣缓了两秒钟,接着才冲着关宏峰点了点头:“行吧,为了不让关老师你咬人,我就暂时不找对象了。”

没想明白这算不算把自己彻底交代出去的周巡完全不知道的是,从关宏峰的视角看过来,他的脸红得厉害,不好意思却又梗着脖子的神情真的是让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评论(28)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