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金陵猫》(章二·1)

评书体。

部分设定沿用了我的旧文《化形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这个页面】看一看。

全系列点【这里


------------------


章二·徐徐


1.


书接上文。

上回书说到,金陵城内夜现引儿郎,当朝天子萧景琰亲赴西坊,却意外遇见多年未见的故人蔺晨。

另一方面,列战英与蒙挚二人领兵夜昙神仙庙,险些活捉精怪化形而成的引儿郎。

至此,便彻底坐实了金陵城内真有妖物的传言。

自与萧景琰夜谈之后,接连三日,蔺晨都没有继续在城中出现。只是到了第三日傍晚,他差人向着宫里送了封信。

倒也不算是信吧,也就是张字条,上书七个字:今夜亥时,下营桥。

萧景琰收到这字条,心中不解。蔺晨这三日到底在做什么,他不知道,这时候来了这么个没头没尾的字条是何用意,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下营桥这个地方,是金陵城内几条河流的交汇处之一,自打大梁建都以来,都只是座普普通通的供行人往来的石桥。

可就算他心中有困惑,总归还是要和蔺晨见了面才能说清楚。

于是这天入了夜,打更的敲了亥时的棒子,萧景琰便和之前一样,带着列战英和两名随从打西门出了皇城,向着下营桥赶去。

金陵城内水系不多,除却人工挖凿的一大一小两条运河外,自然形成的溪水河流拢共也就只有三条。这三条浅河再加上两条运河,在城里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所交汇,尤其是东边和南边,因为交汇的河面宽广,船只往来方便,没过多久就成为了人声鼎沸的码头。

可这下营桥不一样。下营桥位于西坊内,是一座不知道什么年代建起来的石桥。几条河水晃晃荡荡到了这儿,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水流量变得越来越小,等汇聚到一起流过桥下的时候,最多不过齐腰深。

萧景琰一行人赶到桥边,只见平日里看着和排水沟没什么两样的水面上停着一叶扁舟,蔺晨正端坐在上边,冲着他们挥手。

萧景琰下了马,缰绳递给了列战英,自己走了过去,问道:“这河水就只有这么一点,你这船哪儿来的?”

蔺晨道:“这水今日可深了,陛下您可得在船上坐好才行。”

萧景琰一听,低头看了下去,发现这时果然再也看不清河床的样子。他知道这里有古怪,便又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蔺晨便笑道:“您上来便是。”

萧景琰迈开步子,上了船。

列战英和两名侍卫也下了马,准备跟上来,可蔺晨却举起手说道:“列小将军和二位大人在岸边稍候即可,子时一到,我定会将陛下带回来。”

列战英一听,急了:“那可不行,你们这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蔺晨道:“有我在,你放心。”

萧景琰也安抚道:“无妨,蔺晨不会害我。”

列战英虽心有顾虑,可还是只能站在岸边,看着蔺晨划动船桨,一叶扁舟就这么顺着莫名涨起来的水漂远不见了。

说回船上。

这小舟只划出去没一会儿,蔺晨便收了桨,转身从身后取了个面罩递给萧景琰。

萧景琰接过去,发现这个面罩是用黑色的丝绵制成,正反两面没有区别,就连眼睛部分都没有做什么处理,戴上之后怕是会变得目不能视。萧景琰皱着眉头问:“为什么要戴这个东西?”

蔺晨笑着说:“咱们现在去的地方可不一般,景琰你得把你的脸遮一遮,不然那些要见着你的人会有麻烦。”

萧景琰看了看四周,不知不觉中小舟竟已入了一片他从未见过的丛林之中。金陵城里没有这样的地方,再加上二人现在坐着的船不用划桨也在继续前行,他心里明白这地界怕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地方了。

萧景琰听了蔺晨的话,戴上了面罩。出乎他的意料,这面罩虽然看着黑乎乎的一片,可视野上并没有任何影响,除了看东西稍稍暗淡一些外,与在月光下双目视物并无区别。

小舟在这河里行了没一会儿,船尾便撞上了岸边,蔺晨起身说:“到了。”

萧景琰转过头,看到自己身后的岸上靠着半座山,山头上林立着形状各异的房屋。这里月光也被遮住不少,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眼瞅着萧景琰在发呆,蔺晨上去搀着他的胳膊,带着他上了岸。

停船的地方算得上是一个小码头,只有一条木板桥连通着上山的山道,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二人沿着木板桥走了两步,身旁的小树林里便传来悉悉索索的一声,一个身形矮小的人钻了出来。

那人全身黑袍,唯有银纱遮面,佝偻着背突然出现吓了萧景琰一跳。

蔺晨倒像是毫不意外,冲着这人拱手作揖说道:“您来了。”

那人点了点头,做了个让人跟着他走的手势,转身慢慢向着山道走去。

萧景琰还没反应过来,蔺晨便执了他的手,一并跟了上去。

离开码头,三个人走了一截,前边引路的人便开了口:“一会儿要是有华庄来向你们兜售生意,你们万万不可理他们。我已经替你们找好了丝主人,若是不去他哪儿,你们在这里便哪儿都去不了了。”

萧景琰心下一惊,脚步也微微一顿。

他惊的不是这人话里奇奇怪怪的名称到底是什么,而是惊讶于这人的声音实在是太过令人毛骨悚然。这声音时而尖锐时而低沉,短短几句话里语气也千差万别没个定型,仿佛面纱之下黑袍之内共居了数十人,只要哪句话随了谁的性子,谁便浮于面纱后边说上一句。

见萧景琰顿住脚步,蔺晨回过头冲他微微一笑,说道:“不要怕,咱们入到这个地方不容易,如果没有介绍人,怕是一辈子都到不了这儿。这位先生是个掮客,不会害人的。”

萧景琰这才放下心来,跟着继续向前走。

蔺晨又压低声音接着解释道:“咱们这趟来,是为了打探点消息。消息在这儿叫做‘丝’,像咱们收消息的人,叫做‘丝客人’,而卖消息的人则叫做‘丝主人’。他刚刚说的‘华庄’,无非是些二道贩子,消息真假都不作数的。”

萧景琰一开始只在心里明白这里绝对不是寻常之地,可他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门道。他心里还有疑问,正待开口,蔺晨便又捂住了他的嘴:“你身份特殊,在这里最好别出声,面罩也是万万不可摘下。”

萧景琰心里掂量了一会儿,最后点了点头。

那银纱遮面的掮客带着他二人在山道上走了一会儿,拐了好几道弯之后引着他们站到了一桩篱笆前。

掮客说:“就是这儿了,咱们进去吧。”

萧景琰抬头,发现他们走到了先前在码头那儿看到的奇形怪状的房屋之中。这房屋依山而建,林林总总共有数百座之多。房屋之间靠着吊桥和木梯相连,不光灯火暗淡,有的屋前还飘着白番,看着让人后背发凉。

萧景琰攥着蔺晨的手,心下彻底想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鬼市。



-未完待续-





迟来的填坑【x

我个人还蛮喜欢这个掮客的,希望能有一点吓人的感觉。

关于丝客人丝主人的说法,我是前些天听评书听到的古代丝绸生意的一些名词。可是“华庄”二字究竟怎么写我还是没查到,所以这里就擅自用了这么两个字,也不知道对不对。

希望有熟悉这一块的小伙伴能不吝赐教一下,给大家抱拳了!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