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这个lof里的内容请不要转载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女朋友》(3·完)

*被白夜官方微博这条转发撩拨出来的梗。

*关宏峰x周巡,大概也就三发完结 (Ch.1  Ch.2 )

*213结案之后的事情,是个周巡认定自己天下第一直的傻白甜短文


-----------------


《女朋友》


3.


关宏峰没糊弄周巡。

就在周巡搬到他家混吃混喝几天后,局里就下了通知,说挂靠在队里的几栋单身宿舍要开始维护,持续一周左右。

收到通知短信的时候周巡和关宏峰正站在玄关边上,准备出门上班。周巡嘴里还叼了袋豆浆,一手拎着鞋帮子往上拽,一手翻着短信。

“哟嚯,这还真得一个礼拜啊。”他咬着牙,吐词不太清楚。关宏峰顺手把豆浆从他牙缝里抽了过去。

“好好穿鞋,又不是没地方住。”关宏峰说着打开了门。

周巡应了一声,收好手机后两下就折腾好鞋带,跟了过去。他接过被关宏峰撕开包装的豆浆,喝了一口:“对了老关,今天你是不是要跟着亚楠她们去之前那个江边的抛尸现场再跑一趟啊?”

关宏峰点头:“嗯,有点东西还得再去看一遍。”

“行吧,我今天要去局里开会,就不跟你们过去了。”周巡吸溜着豆浆,拍了拍关宏峰的肩膀。“我把小汪借你,你自己注意安全啊。”

关宏峰勾了勾嘴角:“一个抛尸现场还能有什么危险啊?”

“防患于未然啊!”周巡说着,冲他嘿嘿一笑。“遇不到别的小毛贼,也得担心一下你会不会被江边的石头磕着碰着啊。”

关宏峰笑着摇了摇头。两人一同坐上周巡的牧马人,车子开进长丰支队后副驾驶上换了周舒桐。

周巡摇下窗户,又冲着已经下车的关宏峰喊了一句:“注意安全啊!”

关宏峰回头冲他摆了摆手。

局里的会议精华内容不多,但奈何官话要讲的不少。一场会开到后边,周巡觉得自己腰都坐疼了。他转头看了看在旁边认真做着记录工作的周舒桐,忍不住又想到了老刘,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报告会从上午九点半持续到中午十二点,好不容易等到散会,周巡伸着懒腰从会议室里往外走。

走了没两步,周舒桐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小汪。

“哎,小周,周队和你在一起吧?”小汪的声音听着挺着急的。

“对,在啊。”周舒桐转头看了看周巡。“你找他?”

小汪连说了一串个“对对对”。

周舒桐把手机递给了周巡:“周队,找你的。”

“什么事打我电话不就行了吗?”周巡瞟了眼来电显示,接了过去。“喊魂呐?”

“哎哟喂我的队长,您电话关机了您知道吗?”小汪都快哭出来了。“您赶紧来市医院一趟吧,关队出事了。”

周巡一下蒙了:“你说什么?不就是去个现场吗,怎么就出事了啊?!”

“周队,您快来一趟吧。这事儿不太好说,我这一时半会儿也跟您说不好。”小汪也慌了。

周巡骂了一声,快步向着外边走:“老关呢?老关怎么样了啊?”

“还在处理伤口呢。”

“都有伤口了!”周巡拔高了音量。“行了行了,我马上到!”他挂了电话,甩进周舒桐怀里。“我去市医院一下,你自个儿回队里啊。”

周舒桐跟了两步,应了一声。

上了车扣好安全带,周巡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开不了机了。他皱着眉头把这破玩意丢到一边,一脚踩下了油门。

市医院和市局的距离不算很远,眨眼的功夫周巡就蹦到急救室门口揪着小汪的领子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小汪靠着墙,都快哭出来了:“周队,周队您冷静一点。关老师是为了救人受的伤。”

“救什么人呐?我这还专门把你弄过去护着点他,怎么就没护住啊?”周巡急了,音量也控制不住。

高亚楠看不下去了,喊了声他的名字,走过来:“那个现场情况你也知道的,河堤顶上是人行道,和滩涂的垂直距离有四五米。我们收拾完了准备走的时候,一个小孩儿也不知道是大人没看住还是自己淘气,从上边摔下来了。关队伸手去接,结果就被砸伤了。”

周巡被她一瞪,冷静了一点。他松开揪着小汪领子的手,原地转了两圈:“那严不严重啊?小孩儿也是重物了,这么直直砸下来,别把人砸出什么大问题啊?”

高亚楠叹了口气:“肱骨骨折,尺骨有点骨裂,可能腰上也有伤。其他的还好。”

“这还叫还好!”周巡说:“就算关宏峰是个用脑子的,这骨头疼起来以后让他怎么用脑子啊!”

周巡刚一嚎完,抢救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小护士先探了个头出来:“嚷嚷什么啊,安静点。你们谁是关宏峰家属啊?”

周巡往前一步:“我我我,怎么了,到底什么情况。”

小护士看着他:“啊?你?”

高亚楠叹了口气,走过去推开周巡:“我是他弟媳,他弟弟马上就到。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哦,也没啥,你们谁都行。他骨头上的伤已经处理好了,钢板也上了石膏也打了。”小护士递了张表过来。“你们把他的费用交一下,这就可以推到普通病房去了。”

高亚楠接过去,拍了拍周巡的肩膀:“我去交费了,你等会儿跟着推到病房去吧。”

周巡应了一声,点点头。

骨科病房一直都住得挺满,关宏峰转到住院部的时候一时半会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空出来的房间。关宏宇也过来了,领着高亚楠和小汪去给他哥找空床位,于是就只剩下周巡推着病床,和关宏峰两个人在走廊上大眼瞪小眼。

关宏峰已经醒了,手上缠着石膏,石膏外边裹着绷带,看上去有些滑稽。他冲着周巡笑了笑,说:“你看,你把小汪借给我也没用,以后还是得你亲自来。”

周巡不说话,只盯着他看。

关宏峰又笑了:“怎么了,觉得我要拖你后腿了?”

周巡垂了眼睛,还是不吭声。

于是关宏峰叹了口气:“周巡,你眼睛红了。”

“赖谁啊?”得,这下倒是开口了。“小汪真是白跟了我这么多年,话也说不清,我明天就把他丢到普通话培训班去好好练一下口条。你都不知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吓成什么样了?”

关宏峰说:“我猜得到。”

“猜得到有屁用啊,你怎么不看看你这身伤多严重啊,看着都疼。”周巡冲着他打了石膏的胳膊勾了勾下巴。“就这里边的钢钉,过一年才能卸下来吧?到时候还得手术,难受死你。”

关宏峰摇头:“我又不怕疼。”

周巡气到了:“你不怕疼,行呗,万一愈合的不好,以后遇到刮风下雨变天了,那种湿气往里钻的感觉疼不死你。”

关宏峰动了动手指头:“多揉揉就不疼了。”

周巡冷哼了一声:“谁给你揉?我是不会给你揉的。”

关宏峰笑了笑,没说话。

两两相望略显尴尬,也恰好就在这么个时候关宏宇跑了过来:“有床位了有床位了,走吧。”他拉着关宏峰的床头,周巡推着床位,总算是把人安顿了下来。

病房是个三人间,左边躺着个八十多岁摔断尺骨的老头,右边躺着个十二三岁肱骨骨折的小男孩。关宏峰躺在中间的病床上,倒是把两个人的伤合并到一起了。

高亚楠和关宏宇还要去给关宏峰办手续,小汪也得赶着回队里做报告,人都走完了,到最后还是周巡一个人坐在床边上看着关宏峰。

关宏峰现在看着可怜兮兮的,可嘴边挂着的若有似无的笑意又让人有些火大。周巡拿杯子倒了点水,扶着他的头喂下去了一点。

关宏峰放松似的叹了口气,冲着他说了句谢谢。

病房里两边的家属还在讲着话,屋里电视上还在放着日间打发时间的婆妈剧,周巡看着关宏峰,突然觉得有些挫败。

在知道关宏峰受伤的时候,他第一反应的觉得很恐惧,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气愤。而到了这时候,看到关宏峰软趴趴的在他臂弯里喝了水,他却像是被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点儿火都发不出来了。

他扯了凳子重新坐好,双手像是没有地方安放一样,晃悠几下之后按住了关宏峰石膏外边露出的几根手指。

关宏峰的指尖有点冰凉,反倒是让他静下心来。

“老关,你跟我说说为什么呗。为什么你非要我住到你家?为什么你家里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周巡开了口。“还有为什么十六年前你要把我带到你身边?为什么在这么多年里你都会处处替我着想?我真挺好奇的,我觉得你喜欢我。”

关宏峰的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他闭了眼睛,过了两三秒才慢慢睁开。“你以前查案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聪明啊?”他冲周巡笑了。

周巡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小心地收紧了自己的手,将关宏峰的手指圈到了手心里。

“周巡。”关宏峰又喊了他一声。“后悔吗?后悔认识我吗?”

周巡大大方方地笑了:“不后悔,从来没后悔过。”

关宏峰点了点头,用尚能活动的手指轻轻刮了刮他的手心。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像是突然对墙壁上的电视来了兴趣一样看了好一会儿。

最后周巡回过头,眯着眼睛小声问道:“关队,你缺女朋友吗?或者说……你缺男朋友吗?”

关宏峰笑了,学着他的样子压低了声音:“你在,就不缺了。”


彩蛋·我们至今不知道那天高亚楠态度变好的原因


关宏宇带着高亚楠上下跑动着办好了关宏峰的入院手续,交完最后一笔费用后,两个人肩并肩地走进了电梯。

电梯里人有点多,关宏宇把老婆护到了身后:“亚楠,你看到周巡那个样子没?就这样子你跟我说他俩没啥,我是不信的。”

高亚楠笑了:“那你是希望他俩有啥还是没啥啊?”

关宏宇说:“我是想要有个人能照顾我哥,但是那人是周巡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是谁照顾谁了。哦对了,跟你说个好玩的事儿。”

“嗯?”

“前几天你对周巡态度不是好了一点么?吓着他了,还以为又有什么事得罪你了。”关宏宇笑得见牙不见眼。“你看他,还死乞白赖让你怼他呢。”

“你听他胡说,我这可是在修身养性。”高亚楠说着,低头拍了拍肚子。

关宏宇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直接愣住了:“……啊?啊?!第、第二个?”

“你啊什么啊,”高亚楠放下了手,推了关宏宇一把。“什么第几个。到了到了。”

电梯门打开,高亚楠先一步挤了出去。

关宏宇跟在后边儿一溜小跑:“亚楠,亚楠,你跟我说说呗,是不是饕餮要有弟弟妹妹了?哎,你别不理我啊,你跟我说说呀!亚楠,亚楠你别走那么快啊……”


全文完






祝大家用餐愉快!

评论(2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