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这个lof里的内容请不要转载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关周】《旧事》(一发完)

*关宏峰x周巡

*周巡被关宏峰一顿饭绑定过后第二天的事情

*OOC在我


--------

《旧事》



办公室墙上的时钟指向了七点,熬了一晚上的周巡抬头看了眼时间,顺手揉了两下发酸的眼睛。

他的烟快烧到滤嘴,手里的文件夹也啪嗒一声扣在了桌面上。

然后大门被推开,关宏峰走了进来。

周巡伸了个懒腰,冲着刚进门的关宏峰笑了笑:“关队,你来了啊。”

关宏峰没什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句:“衣服扣好,小心着凉。”

这样的场景太过熟悉,和过去一交叠,让周巡微微晃神,忍不住想起了一直压在心里的一件事。

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那是周巡被关宏峰拎到身边的第二天。

前一天晚上的那顿饭没有喝酒,可闷头睡了一夜之后他反而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周巡穿着他那件浅灰色的羊毛衫,外边只套了件皮衣。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还想着晚上下班了得去给自己那台摩托车加点油,可就在掏出钥匙晃晃悠悠走到单元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关宏峰的车停在了路边。

这天的气温很低,可阳光却很好。关宏峰摘了前一天晚上那条看起来极不搭调的紫色围巾,换了高领毛衣和尼子外套。他在车边上踱着步,不知道是在楼下等了多久。

看到周巡出现,关宏峰停了脚步,站在车门前看他。

周巡的眼里闪着些不确定的光,他没继续往前迈步,也停在了楼道门口:“你怎么在这儿?”

关宏峰错了错身子,伸手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我来接你。”

“来接我?”周巡笑了。“关老师,我昨晚上不都答应你跟你干了吗?怎么,还怕我跑了啊?”

关宏峰没说话,让开身子指着副驾驶的座椅做了个让周巡上车的手势。

周巡缩了缩脖子,也不矫情了,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钻进了车里。

他穿得少,站在外面动一动还不觉得,进了车里发现里边灌不进风,暖和起来的温差感反而让他打了个哆嗦。

关宏峰绕到另一边开了车门,手握住方向盘的时候刚好瞧见周巡吸溜着鼻涕扣安全带。

“你怎么穿这么少?”关宏峰没急着发动车子,伸手拨拉了一下周巡的皮衣外套。“里边儿光套了个羊毛衫,连保暖衣都不穿啊?”

“这不是看着好看,行动起来又方便嘛。穿得多了跟个米其林轮胎人一样,抬个手都挤得慌。”周巡挪了挪屁股,找了个舒爽点的姿势坐好。

关宏峰不吭气了。

周巡有些不明所以,回过头看他:“怎么了关老师?”

关宏峰说:“你知道今天最低温度几度吗?”

“不知道。”周巡心想,我知道这干嘛啊,多此一举的。

关宏峰摁了一把周巡的安全带扣,直接给他松解开了:“上楼,加件衣服再下来。”

“啊??”

“啊什么啊,今天最低温度快要零下了,你还真当自己血管里淌着火啊?”关宏峰给了他一个让他下车的眼神。

“真不用,我这羊毛衫可是羊绒的,特别暖……”周巡试图挣扎,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关宏峰打断了。

“要么你自己上楼加衣服,要么我押着你上楼加衣服。你自己选。”关宏峰本来看着就严肃,这时候虎着脸,反倒是让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周巡有些微微发憷。

“行行行,我自己去加。”周巡认命地点了点头,伸手推开了车门。

在车里坐了不到两分钟,再一出来,就真能感受到外边是有多冷了。周巡被冻得一哆嗦,心里还泛着嘀咕就要往楼里跑。

关宏峰摇下车窗喊了他一声,又交代了一句:“多穿点。”

周巡摆摆手,干笑着回应:“知道了,妈!”

他没瞧见关宏峰是不是笑了,抓紧时间扭头往楼上跑了几步,赶快钻进家门翻了保暖衣穿在羊毛衫里边。临出门的时候他盯着脱下来的薄皮衣看了一会,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从衣柜里找了件厚尼子大衣穿上。

下楼的一路上周巡的脑子里还在翻江倒海,想着自己昨天晚上以前还是个怼天怼地的狠角色,怎么过了一晚上就变得这么听关宏峰的话了。

周巡的心情有些复杂,以至于重新坐回车里的时候表情都变得不太对劲了。

关宏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满意地发动了车。

车子从单身公寓小区开出去没多久,周巡觉得自己还没缓过劲儿来。他穿得比先前多了,车里又暖和,再加上断了酒之后反而显得有些昏沉的脑袋,让他忍不住摇下了一半的车窗想吹吹风。

车外的冷空气灌进来打在他脸上,周巡觉得稍微清醒了一点。

关宏峰继续开着车,也不制止他摇下窗户,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衣服扣好,小心着凉。”

周巡没想着这一路能和他说话,猛地一听有声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让你把衣服扣好,小心着凉。”关宏峰又重复了一遍。

周巡哦了一声,老实地扣上扣子,顺带摇起了窗户。


那个时候的周巡不过是个愤世嫉俗的年轻人,莫名其妙被关宏峰一顿饭驯服,当了他徒弟不徒弟副手不副手的下属,掐指一算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十五年。

十五年的时间,足够让周巡忘记很多事。

人的记忆是很奇妙的,这些称得上鸡毛蒜皮的小事堆积太多,就在周巡觉得自己会选择彻底遗忘的时候,脑子却像是被关宏峰那句“小心着凉”打开了阀门,控制不住地回忆起过去。

也是奇了怪了,他突然记起那个时候关宏峰车里温热的气息,还有贴身保暖衣摩擦皮肤的力道,就连摇下窗户灌进鼻腔的冷空气所带来的些微痛感,这个时候也都统统从脑海深处冒出来了。

周巡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拍了拍关宏峰的肩膀:“没事儿,我早就记得天冷了穿上保暖衣。”

关宏峰的表情有了些许波动。可能是记忆交叠,也有可能是周巡的自作多情。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关队你关心人的方法还是这么老套,这样可是没有小姑娘喜欢你的。”周巡掐了烟屁股,转身从桌上拿了个杯子,准备去旁边饮水机上接点水。

关宏峰却摁住了他的手腕。

周巡一愣,笑了:“老关,怎么了?大清早的连口水都不让人喝啊?”

他的眼神里有一点戏谑,有一点防备,可更多的,却是故作冷静的姿态。

关宏峰盯着他看了几秒钟,随后松开了手,慢慢说道:“没怎么,我就是在想,现在还有没有可能看到当年狼崽子被驯服之后顺毛的样子。”



评论(8)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