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草稿箱翻到一个N年前写的大纲,时间旅行者的妻子paro。

蛮意识流的,大家随便看看。

尽量三发完结。本来打算BE的,但是有点舍不得,所以还是别别扭扭的HE了。


------------------

<La vita è bella>


1.


时间是个谜。


2.


客厅里传出重物倒地的声音时,李熏然正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刮掉最后一点胡子。

他的脸上粘着白色绵密的泡沫,手里的剃须刀在拐了个弯之后彻底剃除了多余的毛发。然后他放下剃须刀,走向了客厅。

客厅的地板坐着个身形高挑的年轻人,赤裸着上身,一脸困惑的表情。他像是突然摔倒在地上的样子,揉着胳膊撇了撇嘴。

李熏然笑了,走过去将他扶起来坐在沙发上。“凌远?这次是几岁?”

“23岁,”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没想到李熏然会认识自己,皱着眉头摆出了防御的姿态。“你怎么会知道我叫什么?我以前见过你么?”

“我知道的可不止名字这么简单。”李熏然说着转身向着厨房走去。“我煮了白粥,要不要来一点?”

凌远盘腿缩在一边,揉着胳膊瓮声瓮气得应了一声。

李熏然再次出现的时候除了端了碗以外,还拿了一件短袖T恤递给凌远。“穿上吧,这是你以前留在我这里的,可能有点大了。”

“以前……?我以前和你很熟吗?你叫什么?”凌远接过了他的T恤,穿在身上。

只是很普通的纯色款,正如李熏然说的,套在他身上有点大了。

“我叫李熏然。”李熏然坐在了他的旁边,从茶几上拿起了一个苹果用小刀削起了皮。“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比现在稍微大一点儿,可能也就24岁?我知道你的身体会不受时间的控制,有的时候会突然出现,有的时候又会突然消失。”他削好皮,又把苹果从中间一分为二。“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远比你以为的要亲近,在我面前你不用太拘谨。”

“……你的意思是说我和你的关系不一般?”23岁的凌远捧着碗,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熏然的脸。“你倒确实是长着我喜欢的脸,我们两个该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李熏然噗嗤一声笑了,拿着苹果送到嘴里咬了一口。“如果你这么想我也无所谓,反正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是没有受什么影响的。”

“你不觉得我突然出现很可怕?”

“不觉得。”李熏然的语气听上去有些理所当然。

凌远不说话了,抱着碗喝了一口白米粥。

房间里开着温度适宜的空调,米粥粘稠香甜,穿在身上的T恤也因为经常被人清洗面料柔软。所以尽管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看上去年长自己不少的人,可随着自己的胃部渐渐被填满,他也慢慢地放松了不少,安下了心。


3.


实际上在凌远17岁之前,他和普通的少年人一样,并没有所谓的特异功能一般穿梭在时空中的能力。

可就在他17岁之后,第一次穿来的太过突然,电光石火间杀了他个措手不及。凌远清楚地记得自己前一秒还在享受着难得的暑假,后一秒钟就像是被装进了抽了真空的离心机。转着圈的摇晃之后,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人。

电器店里对外展示的电视机显示时间是凌远假期的两个月前,可还没等他仔细再做点什么,就又一次回到了正常的时间线。

只有17岁的凌远以为自己掌握了超能力,以为接下来的生活会充满了超现实的意外。但令他失望的是,在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跳跃到过去。

凌远的生活平静到让他觉得17岁的那一场穿越其实是一场梦,是他在百无聊赖的日子里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就在他快要说服自己的时候,他再次被丢进了猜不透的时间线里。

而这一次,他遇见了李熏然。


4.


凌远就这样在李熏然的家里住了下来。

在第一夜的晚餐结束之后,他知道了李熏然是个警察,28岁。他隐约觉得自己和李熏然确实是应该有着点什么不一样的关系,可真等他问起来,李熏然却笑着摆摆手,做出了一副高深莫测不愿多谈的样子。

起先凌远还觉得挺在意,可睡了一觉起来之后便想通了,反正之后自己还会穿越回过去,到时候亲自回顾一遍和李熏然的接触不就完了吗?

“可你总得告诉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吧?”前往超市的途中,凌远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憋住。

“你不知道你那个时候把我吓成了什么样子。”李熏然把方向盘转了半圈,车子拐了个弯。“我晚上下了晚自习,刚骑车到家,就听到楼道边上有人在吐。我以为是什么酒鬼,结果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你。”

“我在吐?!我怎么会在吐?”凌远虎着脸挺直了后背。

“吐得很厉害啊,整栋楼啊,整整五层的声控灯都被你喊亮了。”李熏然笑了。“你当时解释给我说是因为在时间线里来回穿实在是太难受了,再加上你穿越之前吃得太多,所以控制不住就吐了。”他看凌远一眼,笑意更浓了。“我爸还说你这孩子真实诚,就不能编个唯美一点的理由。”

“你爸?你爸也见过我?”

“是啊,不然你以为后来你再穿回来的时候怎么能顺利爬进我家窗户啊?”李熏然回忆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虽然后来我爸确实想过要揍你,不过那也是距离我们第一次见面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凌远听了,皱着眉头靠在了椅背上。

“……怎么了?”李熏然看他脸色不对。“不舒服吗?”

“没有不舒服。”凌远摇头,看上去表情有点拧巴。“你爸说得对,我怎么就不能找点唯美的理由呢?看来这次等我再穿回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得好好准备准备。”

李熏然放下心来,轻轻笑了两声后补起了刀:“保守估计你准备失败了,不然我记忆里的第一次见面肯定会是另一个样子。”

凌远一愣,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这不是还没穿回去么,等我回去修改好这些bug,你肯定就能忘记了。”



TBC

评论(12)
热度(83)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