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凌李】《亲爱的陌生人》(15)

1-2)(3-4)(5-6)(7-8)(9-10)(11-13)(14

主CP是凌李,有谭赵串场。

----------------------


《亲爱的陌生人》


15.


李熏然是个热情且善良的年轻人。

在凌远离开江州的这段时间里,他每天都会给凌远发来微信保持联系。有的时候是告诉他自己伤口愈合的不错,有的时候则是会和他说说笑笑地讲一些工作、生活中遇到的有意思的事情。

凌远不算是个喜欢闲聊的人,可奇怪的是他并不讨厌李熏然每天不间断发来的信息——或者说他也很期待看到来自李熏然的消息。

但这种期待在凌远看见李熏然朋友圈的内容之后变得有些微妙了。

不可否认的是他真的很在意那个拉着李熏然庆生的女孩儿到底是谁,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对着李熏然发来的消息,他都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个清楚。

好在最后的一点理智制止住了他,只是虽然知道自己直接问出来不太合适,可凌远的心里还是多少挂了点事儿,不太顺畅了。


午饭时间韦天舒来找凌远,说自己老婆今天太忙,没准备午饭,非要拉着凌远去医院食堂吃饭。

凌远应了一声,跟着他进了食堂。端了餐盘又找了个空桌,两个人刚一坐下,凌远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放在一边。

韦天舒看了他一眼,乐了。“哟,就这么担心你师弟能不能安全到达目的地啊?”

“我担心他干什么。”凌远皱了皱眉头,再次滑开了手机屏幕,点进了微信朋友圈。

李熏然没有更新别的内容,在他朋友圈最近的一条也还是三天前和女孩儿庆生的照片。

凌远仔细地看着这张因为气氛太热闹反而显得不太清楚的照片,觉得站在李熏然身边的这个小姑娘看上去挺可爱的。她长得漂亮,笑起来眉眼弯弯,是个有着温柔气质的女孩。

凌远突然觉得这样子的小姑娘和李熏然站在一起才是真的般配。

他又看了几眼,这才锁了屏,把手机放在一边。

“……”坐在对面掉着勺子的韦天舒挑眉。“你这是真有情况啊,坐下不到十分钟,一直魂不守舍在看手机,既然不是担心赵启平,那就是有什么别的事情我不知道了。”

“胡说什么呢。”凌远舀了一勺饭送进嘴里。

“你得了吧,别人我不了解,你我还不清楚啊?”韦天舒冲他眨眼。“是不是念初啊?你俩怎么样了?”

凌远一愣,随后摇了摇头。“不是念初,我和她……没什么。”

“啊?全世界都知道念初喜欢你,你居然说你俩没什么?”韦天舒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出来。

凌远想起林念初有些不甘却又强壮冷静的样子,皱起了眉。“……我跟念初讲清楚了,我对她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爱。”

韦天舒惊得放下了勺子。“凌远你可以啊,你是不是真有情况了?有对象了也总得带出来给我们看一看啊。念初那么好,你可得让我们这帮朋友心服口服才行啊。”

“你别闹。”凌远低着头,餐勺在米饭里轻轻拨拉了两下。“……只怕我现在是还没来得及告白就已经失恋了。”

韦天舒往后靠了靠身子,叹了口气。“凌远啊,你现在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凌远了。这告白都没说出口呢,怎么就知道自己失恋了啊?凌大院长拿出点气势好吗,你看看你认真起来,哪家小姑娘不都能被你轻松拿下啊!”

凌远原本还有所顾虑,听了韦天舒这么一说,反而被逗乐了。他笑了笑,抬起了头。“不是小姑娘。”

“哦,不是小姑娘啊……”韦天舒回味了一会儿,吓呆了。“不会是老阿姨吧!天啊凌远,你怎么口味儿这么重啊!”

凌远拿过了桌子旁边的餐巾纸,团了个团冲着韦天舒脑门儿砸了过去。“请停止你不切实际的妄想。”

韦天舒躲过了纸团,嗷嗷叫了两声以示抗议。

凌远笑着摇了摇头,重新拿起了餐勺开始对付餐盘里的午餐。

心里虽然还装着事,可因为被韦天舒左右一打岔,反而让凌远觉得转移了注意力,稍稍放松了一些。

一顿午餐吃到最后,韦天舒也难得的没有再对着凌远刨根问底。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回办公室的电梯,韦天舒靠在一边打了个哈欠,转过头递给凌远一个认真的眼神。

“念初被你拒绝了心里肯定很不好受。”他说。“可是我还挺敬佩她的,至少她敢堂堂正正地说出来。你可别到最后这边拒绝了念初,那边还拿不出人姑娘家的胆量告白。”

凌远一愣,电梯却停住开了门,韦天舒没等他开口便挥挥手走了出去。

凌远看着电梯门再次在自己面前关上,也就思考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最近一段时间每到午饭的时候李熏然总是会跟他发几条消息聊聊天,可今天一条消息也没有,凌远想着是不是自己这几天因为忐忑不安而不小心略显冷淡的态度让李熏然不太愿意再跟自己说话了。

他皱了皱眉头,斟酌了一会儿语气后,一鼓作气地给李熏然发了条消息过去。“我前几天看到你朋友圈发的照片,和你合影的小姑娘挺漂亮的,你是不是偷偷交了女朋友啊?”

凌远想着这种玩笑般的询问或许最不容易引起李熏然的反感,也是最能好好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语境。

明明就是为了拿到个yes or no的简单答案,凌远却在看到消息发出去之后感到不安起来。

可奇怪的是,一直到他拿着手机走出了电梯间,又穿过走廊走向自己的院长办公室,甚至拉开了椅子坐了下去,还喝了一口上午泡好的菊花茶,他依旧没有得到回复。

李熏然就像是没有看到他的问题一样,并没有一点儿想要回应的意思。

凌远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起先还只是感到一丝失落,可随后心里的一丝不安却慢慢扩大了。

他向来不相信什么预感,可到了这时候,凌远却莫名其妙地感到自己后背发凉。

他拨通了李熏然的电话。听着听筒里的铃声数着秒数,一直到电话响了将近20秒钟后才终于被人接通了。

电话那头最先传来的是个女孩儿哽咽着的声音,凌远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TBC-





昨天晚上被蚊子骚扰了一整晚,活生生熬了个通宵都没睡。今天更新的时候脑子有点糊糊的,写完了一遍也没怎么细看,如果有什么bug还希望大家多多包涵>3333<

欢迎给我留言和我聊聊天!今晚我实在是太困了,小伙伴们要是有留言的话等我明天一早爬起来再一一回复,给你们比心啦!

好了,今天的更新也贴完了,我终于能去睡觉了!

评论 ( 35 )
热度 ( 119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