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关系者》(2)

新坑,ABO设定,大狐狸和小狐狸斗智斗勇设定。 会有少量原创人物出现,也会有凌李洪季串场。 没啥营养,不太严肃,轻松一点,就是个普通的花花公子幡然醒悟的偶像剧。 【1】 ----------- 《关系者》 2. 谭宗明眼下这个请吃饭的行为,在赵启平看来,说得好听一点,叫做“神秘莫测”,而说得更通俗易懂一点,则是“病的不轻”。 一顿饭吃到结束,谭宗明没再提起什么关于交往的话题。赵启平偷偷瞄了他几眼,发现他的态度仿佛就像是刚刚提出了一个什么普通的商业可行性方案一样淡定,实在是让人摸不到头脑。 一直到被他平安送回自家小区,赵启平整个人都还处于极度懵逼的状态。 “启平,关于我今天说的事情,你不用有太大压力,可以多花点时间仔细考虑一下。”隔着车窗,谭宗明冲他笑了笑。“好好休息吧。” 赵启平愣着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的豪车驶出视线范围。 时值盛夏,夜里温度相较于的白天的燥热也没降下去多少,赵启平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终于是觉得有些发热了。他在马路边上站了一会儿,最后做了个深呼吸,转过身准备走进小区。 揣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停下脚步掏出手机,看到了曲筱绡的名字。 赵启平的交际圈虽然不算特别大,可实际上细算下来,也还是认识那么几个有钱朋友的。而这其中和他关系最为亲近的,就是曲筱绡了。 曲家有钱,可当惯了富家小姐的曲筱绡最近却突然开始一头热地自主创业。赵启平不清楚她那些生意上的往来,可作为朋友,他对于她日常抱怨身心俱疲的样子倒也挺理解,也挺乐意听她在自己这里倒苦水。 果不其然,电话接通之后曲筱绡拉长了尾音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赵启平啊——我都快要被供货商烦到死了——你要不要陪我出来喝酒!出来喝酒啊!!” 赵启平把手机举着离耳朵远了一点,等到曲筱绡哭嚎声小了,才默默叹了口气。“不要,我今天也是泥菩萨过河,需要回家好好冷静一下。” 电话那头的曲筱绡像是嗅到了八卦的气息。“怎么怎么?你怎么就需要冷静一下了?” 赵启平脚尖一转,走进了小区。“我晚上跟一个人吃了顿饭,现在心里有点乱糟糟的。明天等我缓过劲儿来再找你吧,行不?” “不行,你先告诉我是和谁吃的饭?”曲筱绡要闹了。“你该不会这么快就要抛弃你的好战友我,自顾自找对象享受幸福美满的婚后生活去了吧!” 赵启平也不管她能不能看到,连忙摇头。“不行,不能说,我自己的脑子现在都还没转过弯来呢。” “你不说,我立马就杀到你家里,拿绳子捆着你逼你说。” “……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身为一个Omega大小姐能不能有一点贵族小姐的气质……”赵启平说着,走进了电梯。 “不行,不可以,我可是个正在努力赚钱的omega。正在努力赚钱的状态你懂不懂?就是要比alpha更alpha才行。哎呀,你别扯别的,快点,老实交代!”曲筱绡的语气听上去是真的着急了。 赵启平抬眼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慢慢变化着,沉声说道:“就是……有个叫谭宗明的人,你知道吧?就是经常出现在电视财经频道上的那种,大佬级别的人物。” 曲筱绡不吭声了。 过了好一会儿,赵启平都快要以为她撂电话了,她才尖叫了一声,拔高了音量。“谭宗明?!那个传说中的金融界大鳄?!他为什么会跟你吃饭啊?看上你了吗?!不对不对不对,你们能有什么交集啊!” 赵启平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觉得有点脑仁疼。“这个说来话长,反正刚刚和他吃了莫名其妙的一顿饭,吃得我心烦意乱的。” “……所以说还是你们俩单独吃的饭?他跟你说什么了?难不成还真是求交往啊?” 赵启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的沉默让曲筱绡愣住了。“不会吧,还真是求交往啊!赵启平我跟你说,谭宗明这种级别的大佬可不是好惹的,你最好想清楚啊,有钱人的三观都怪的不得了,小心最后你吃亏吃到死,一根骨头都不剩!” “你不也是有钱人么。”赵启平被她逗乐了。电梯到达了他家所在的楼层,赵启平接着电话走了出去。 “你觉得我家能和谭宗明是一个级别?别闹了好吗!”曲筱绡说。“我也不管你和他之间是怎么搭上交集的了,反正给你一个忠告,这种人站在高处时间久了,偶尔低头看看下面的世界,那都算是所谓的‘福泽众生’了。至于他们会不会走下来,呵,别想了。” 曲筱绡是真的为了他好,就差捧着心站到他面前亲自对他解释说有钱人的心室到底是什么构造了。 “……至于这么夸张吗,他又不是什么神仙。”赵启平进了家门,举着电话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 曲筱绡还想再补充点什么,想了一会儿,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你是我朋友,所以我才跟你说这些话。不说谭宗明那种阶层了,光是我身边就有不少让人心里不舒服的例子,你是个聪明人,可别最后落到那种下场。” 曲筱绡说完,两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别的事情,过了好一会儿才挂断了电话。 赵启平坐在了沙发上,盯着已经锁屏的手机,陷入了沉思。 原本他还只是觉得谭宗明的态度行为奇怪,经曲筱绡这么一说,他倒也想通了。他确实不用管谭宗明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归根结底他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人生轨迹也就只有在现在这么一段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上相交,之后也会永远分开。 赵启平心想,就当做今晚上是中了彩票,吃了一顿价格昂贵的晚餐吧。谭宗明不是给了自己时间想清楚么?现在看来也确实是想清楚了。为了避免被敲骨吸髓,还是趁早跑路来得安心自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向来是赵启平的拿手绝技,他也不怕谭宗明接下来要有什么新动向了,大不了直接跟谭宗明讲清楚自己不会适应这种“上流社会”的生活圈,及时抽身就是了。 ——至少在第二天走进堆满玫瑰花的骨科办公室以前,赵启平对于自己的铮铮铁骨还是有着绝对信心的。 TBC 写谭赵真的是让人身心愉悦呀,所以这周还会抽时间久违地更一发《夜底迷城》。   2017-08-21 18  

【谭赵】《关系者》(1)

新坑,ABO设定,大狐狸和小狐狸斗智斗勇设定。 会有少量原创人物出现,也会有凌李洪季串场。 没啥营养,不太严肃,轻松一点,就是个普通的花花公子幡然醒悟的偶像剧。 ----------- 《关系者》 如果说在一个月以前有人问赵启平他和谭宗明是什么关系,他一定会告诉你就是两个有礼貌的人走在街上不小心踩了对方脚的关系。 “对不起对不起,踩到您的脚了。”“没关系没关系。” 至于为什么在一个月之后两人就变成了在一张台子上吃着饭大眼瞪小眼的状态……赵启平表示,这一定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突然产生了一条紧紧缠绕住两人的线——不是红线,是黑线。 1. 避开下午下班的高峰时间,赵启平被塞进了谭宗明的豪车,直接拉到了市里知名的一间私人会所。 包间桌子上摆着的菜看上去十分精致,无论是从摆盘还是从气味都透露出价格不菲的意思。赵启平坐在一边,眨了眨眼睛,不敢有什么动作——他和谭宗明有过交际的时间不过短短一个星期,这顿饭别不是什么鸿门宴吧……赵启平这么想着,觉得更拘谨了。 “你紧张什么?吃点东西啊。”和他的紧张相反,桌子另一边的谭宗明举起了筷子,夹了一块看不出来是什么原料的东西放进了赵启平的餐盘里。“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随便点了一些,试试看吧。” 赵启平看了看自己餐盘里的东西,有看了看脸上挂着笑意的谭宗明,随后摇了摇头。“谭总,有什么事您直说吧。” 谭宗明的笑容看上去让人摸不透。本着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的精神,赵启平从接到谭宗明的邀请开始,忐忑了一下午,最后还是觉得早死早超生来得痛快。 “我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想请小赵医生你吃一顿答谢饭而已。”谭宗明顿了顿。“顺便加深一下咱们之间的感情。” 赵启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加、加深什么感情?” 谭宗明不说话了,举起自己装了红酒的酒杯晃了晃,冲着赵启平眨了眨眼睛。 “……有、有什么感情……?”赵启平结巴了,忍不住又问了一遍。谭宗明的样子一看就是有古怪,先不说他这样气势惊人的Alpha心里在想些什么根本不是赵启平这么一个或许算得上Beta的“Beta”能摸到底的,单看谭宗明这样经常出现在报纸财经版块的大佬,怎么着也不应该和他一介老实本分的普通医生扯上关系才对。 赵启平暗戳戳环视了一下包间的环境,开始暗自思索怎么才能在谭宗明进行下一步动作前找到靠谱的撤离路线,保全自己的小命。 谭宗明像是逗够了,喝了口红酒之后说道:“小赵医生怕是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吧?” 赵启平一愣,扭头看着他。“不就是上个礼拜在第一医院?安迪扭伤了,我给她看伤情的时候?” 他当然记得谭宗明这尊活佛,本来就是一个经常抛头露面的人物,陪着个女性友人来到公共场合也不知道避避嫌,引得赵启平门诊门口围了一堆小姑娘拍照发朋友圈。也就是那么一下午的时间,赵启平暗自下定决心永远别跟这种社会金字塔顶尖的人扯上关系——上头风大,太晃悠。 “你果然不记得了。”谭宗明听了他的话,笑了。“三年前,你是不是在淮海路救过一个被车撞了的男的?” “淮海路……”赵启平在脑海中搜索了一圈,隐约有了点印象。“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天有个男的被车撞了,我刚好路过那里,所以就在急救车来之前先给他做了一点急救措施。不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谭宗明。“我怎么记得那个男人长得挺粗犷的,和谭总您的气质也不大像啊?” “那天被撞的不是我,是我的保镖。出事的时候是路上有轿车失控,他拉了我一把,结果自己受伤了。”谭宗明微微松了口气。“到了医院之后我才知道他的伤如果不是你事先处理了一下可能会更严重,所以很想跟你道谢来着。可谁想到那天你救完人就走了,我想了好多办法都没有找到你。但好在我还记得你长什么样子,前些天陪着安迪去医院,一眼就认出你了。” 赵启平起先还担心谭宗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时候听他把话说开了,终于勉强放松了一点。“哦,我那天好像是要参加职称考试,得赶时间。”他动了筷子,夹起谭宗明放在他盘子里的东西丢进嘴里。 吃不出来到底是鱼肉还是豆腐,只觉得口感挺滑嫩。 “所以说这次总算找到你了,小赵医生得要给我个机会让我把这记挂了三年的感谢一并交到你手上吧?”谭宗明见赵启平动了筷子,便又将两人的杯子里加上了红酒。 “哪儿需要搞得这么正式啊,我也就是医生的职业反应而已。”赵启平举了杯,和谭宗明相互间碰了碰。“谭总您太客气了。” 美食美酒总是能让人卸下所有防备。谭宗明选定的红酒香气满溢口感醇厚,从舌尖一路到喉咙都顺滑得不像话。赵启平心满意足,眯着眼睛正在品味着红酒的香气,就听着谭宗明放下了酒杯,转而拍了拍他的手背。 “其实今天请小赵医生来,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只手掌控着商界风云的金融大鳄笑得像是要露出獠牙,他按着赵启平的手背,稍稍释放了一点儿他的信息素,和红酒的味道一样,也是馥郁的浓香。“其实我找了你三年,好几次都想要放弃了。可让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就是那天在淮海路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赵启平的红酒卡在嗓子眼儿,彻底呛住他了。 他之所以觉得自己是个或许算得上Beta的“Beta”,究其原因还是在他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长河中,他向来都能有效控制住自己的发情期和抵抗力,不至于在大路货Alpha的信息素面前溃不成军,说白了,就是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受到特殊体质影响的人。 但眼前的谭宗明和别的Alpha不一样,用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普通的Alpha不可能走到他今天这个位置。 “你和我见过的其他人都不一样,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一直让我十分在意。哪怕这次不是因为安迪受伤我在医院意外见到你,我也还是会继续找下去的。”谭宗明说着,又凑近了一些。“所以你看,这就是天意,也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小赵医生要不和我交往一段时间试试看?” 赵启平鼻尖被谭宗明酒香气息的信息素撩过,脸色瞬间涨得通红,连带着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他哪儿还能想清楚谭宗明在说些什么,他只觉得国家应当出台一条法律,规定所有Alpha在普通交谈过程中禁止使用信息素压制。 他这么想着,内心里却忍不住快要嚎叫起来——老子特么是个至今为止都还守身如玉的Omega啊!!谭宗明这种顶级Alpha随随便便就放信息素出来撩拨人,这就是在犯规啊!! 眼看着赵启平越来越像快要爆炸的样子,谭宗明微微笑了笑,反而又快速地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当然今天突然跟你说这些,可能已经吓到你了。你也不用现在就答复我,多留给自己一点思考的时间,考虑好了再说。不过在你答复我之前,请不要拒绝我对你的好意,我还是希望你能相信我说的话,被我的行为感动。”他说着,又将之前夹给赵启平的那团不明所以的东西递了一块新的进餐盘。“分子料理,牛肉,吃出来了吗?” 赵启平来不及作反应,看了看盘子里的东西,又看了看一旁的谭宗明。 身体上的热潮因为不再被信息素压制而慢慢退去,他眨了眨眼睛,意识到今天这顿饭真的是鸿门宴了。刚刚谭宗明说什么来着?被他的行为感动? 自己真的会感动吗? ——赵启平掐了一把大腿,不敢动,不敢动。 TBC 新坑,是个不过脑的恋爱文。最近三次元太糟心了,所以尽量自己给自己撒点傻白甜糖吃吧。也希望能给各位小伙伴们带来一丢丢甜意333 关于《亲爱的陌生人》的进度,现在是正文还在修,插图已经画完了,本子新增番外写了一半。这次还鼓起勇气邀请了 @mimi剑雨秋霜 老师来当guest,所以如果对这个本儿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这里】打个1让我统计一下数字。 爱你们! 废话有点多了,还有点啥事儿我想想…… 哦对,我的微博被盗号了,盗号的人还给我改了密码,周末一直在申诉但是没有结果。所以这两天就暂时不用微博了,如果有啥事儿的话可以私信给我。 给各位老爷添麻烦了QvQ   2017-08-07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