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后勤组/顺懂/机枪组】《请吃糖的大哥哥》(一发完)

*给伊万老师的小甜饼。全须全尾,尬甜。 *主后勤组,有涉及到顺懂和机枪组 ---- 《请吃糖的大哥哥》 1. 从伊维亚返航的时候,全蛟龙从上到下都发现队内女战神佟莉的气场变了。 石头单箭头佟莉这件事,在队里其实算不得什么秘密。或者说,在红海行动之前,除了佟莉本人以外,所有人都知道石头藏着掖着的小心思。 杨锐和徐宏也曾拐弯抹角地撺掇着石头告个白,可在看到佟莉接连几次直接把人高马大的石头撂翻在训练室之后,还是觉得这事急不得,年轻人,顺其自然吧。 伊维亚的那场仗,是他们有史以来啃到的最硬的一块骨头。也许是炮火之中更能见真情,佟莉虽然被沙漠漫天的风沙迷了眼,可却意外地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都是背枪的军人,在一起自然也就大大方方的在一起了。 卸下了沉重的机枪,又洗净了脸上的沙尘与血污,守在石头床边照顾他换药的佟莉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看上去就像是能抚平一切伤痛一样。 眼看着有人送水送饭还喂到嘴边,和石头铺位头对头的庄羽很是羡慕,举着自己缠了绷带的手冲佟莉哼哼:“莉姐,我也受伤了,你能不能不光给石头当妈妈,也给我当一当妈妈啊?” 他的话刚说完,上铺就丢下来被压成一个小球的棉球。陆琛探了个脑袋,一脸看傻儿子的表情看着他:“你要让佟莉当你妈,那石头不就成你爹了。” 石头伤了脸,可在听到陆琛的话之后,还是憋不住挤了个龇牙咧嘴的笑。 庄羽反应了两秒钟,抬腿踹了一脚上铺的床板。 2. 庄羽的伤不算轻,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骨折,胸腹中刀子的地方再偏个半厘米都能要了他的命,大腿上也中了弹,伤口处理好之后暂时只能依靠拐杖活动。 行动不便再加上伤病带来的浮肿,让庄羽觉得很是郁闷。 本来海上生活就已经够单调了,现在又受了伤,更是什么都做不了。 宿舍里天天有佟莉石头给自己这个单身狗放闪;拄着拐出门晃悠到卫生队和食堂之后也只会被女兵小姐姐们当受伤的小宠物看待;窝在舰上图书室呆了一上午,连队长找出来的怎么种菜的书都看完了,他还是觉得憋屈。 庄羽想着自己再这么憋下去不是个事,总得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才行。 出了图书室大门,头还没来得及抬起来,他就撞了个人。 陆琛捂着自己打了石膏的胳膊咿咿啊啊地怪叫一声:“庄羽你神游啥呢,我喊你两声了你没听见啊?” 庄羽说:“哦,琛哥,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 陆琛一低头,发现他不对劲了:“小羽毛?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庄羽摇头:“没没没,没人惹我。” “没人惹你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陆琛又往前凑了半步。“哪儿疼了给哥看看。手吗?还是腿?”他用自己好着的那只手拍了拍庄羽的胳膊。 庄羽一下子松下劲儿来,叹了口气:“琛哥,我觉得养伤好无聊啊,什么都做不了……” 陆琛动作一滞,接着便拧了一把庄羽的脸:“哦,你这是需要生理治疗和心理治疗同步进行了。” 庄羽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一脸困惑。 陆琛笑了笑,说:“走,哥带你找点不无聊的事情做。” 3. 庄羽年纪小,进蛟龙的时间仅仅早于老幺李懂,陆琛在他心目中一直都是沉着冷静、极其可靠的大哥哥的形象,哪怕是熟悉之后也仅限于知道他会跟自己插科打诨开玩笑,但总归还是会有那么一点长幼有序的意思。 所以当庄羽发现陆琛所说的“不无聊的事情”指的是拉着他和顾顺李懂一起一边玩真心话大冒险一边八卦的时候,蛟龙的天线宝宝,第一次觉得自己判断陆琛的那根天线,断了。 老实说四个人凑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确实有点不太对头,可顾顺和陆琛看起来兴致都不错,尤其是顾顺,指挥着李懂给他把中老年保温杯里到了热水,看样子是打算和大家“深度交流”一下。 四个人在休息室里围坐一桌,关了门,还拉了灯,搞得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庄羽和李懂交换了个眼神,两个人都觉得自己怕不是羊入虎口了。 第一个发问的是陆琛,他冲李懂笑:“懂啊,咱队里你跟莉莉姐关系最近,那你知不知道莉莉姐怎么突然就喜欢上石头了啊?” 李懂点头:“我知道啊,因为石头给莉莉姐吃糖了。莉莉姐还跟我说,这招拿来攻破防线太有用了,石头特别有心机。” 庄羽一头问号:“吃什么糖?” 李懂说:“没轮到你问呢,该我了。”他一偏脑袋,冲着顾顺笑:“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顾顺反问:“你想让我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李懂傻乐:“大冒险吧。你前几天不是说有个暗恋对象吗?今天给她打个电话说说呗。” 陆琛挺直了背,庄羽咬紧了牙。 顾顺看着李懂,眯起了眼睛:“……我觉得打电话还不够大冒险,得要亲一下才行。” 李懂震惊:“啊?这么刺激的吗?” 顾顺嗯了一声,勾着李懂的后脖子,冲着他的嘴唇亲了下去。 陆琛连忙抬手捂住了庄羽的眼睛:“小孩子不要看!!” 4. 一直到晚上钻进澡堂洗澡,庄羽都觉得自己没缓过劲儿来。 顾顺对李懂有想法,这事儿他多多少少有点预感,可顾顺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亲李懂,真的是出乎他的预料了。更让庄羽目瞪口呆的是向来皮到要命的李懂在被亲了之后也只是不太好意思地推开顾顺,说了句“滚蛋!”。 庄羽觉得怎么大家在伊维亚打了个仗,打得脑子都不太对劲了。 他正这么想着,浴室的门被推开了。陆琛端着小马扎走进来,马扎上边还放着装了洗浴用具的盆子。 “小羽毛,来,哥给你搓搓背。”陆琛往花洒下面一站,轻轻推了推庄羽。“我来我来,你别把伤口打湿了,小心一点。” 庄羽挪开点位置,跟着被陆琛摁着坐到了马扎上。 “琛哥,你这只用一只胳膊不太方便,还是我自己来吧。”庄羽想了想,准备自己动手。 “算了吧,你又看不到你后背上的刀口在什么地方。我一只手没事儿,动作慢点不要紧的。”陆琛沾湿了搓澡巾,顺着庄羽的肩头小心翼翼地擦拭。 力度合适,水温适宜,庄羽微微放松身体,开了口:“琛哥,顾顺和李懂……” “在一起了吧。”陆琛接了话头。“挺合适的他俩。” “哦。”庄羽应了一声,又说:“那石头和莉莉姐……” “他俩在一起多好啊,天造地设。”陆琛说。 庄羽撇了撇嘴:“我觉得好奇妙啊,去了趟伊维亚,回来就成了两对了。我之后是不是要包两份红包出去了啊?” 陆琛噗呲一下笑了。“我帮你包吧,你的和我的,咱们包一起。” 庄羽也跟着笑了:“行啊,反正琛哥你工资比我高,我的红包就靠你了!” “没问题啊。”陆琛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洗完啦。” 从浴室出来之后,可能是因为被热气蒸久了的原因,庄羽觉得有点头晕。陆琛眼疾手快地扶住他,把人带回宿舍坐好。 石头被佟莉带去医务室换药,顾顺李懂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腻歪去了,整个宿舍就只剩下了庄羽和陆琛两个人。 庄羽靠在坐在床上,洗得干干净净的脸上写满了放松和惬意。 他冲陆琛笑:“琛哥,谢谢你啊。” “嗯?谢我什么?”陆琛背对着他,在柜子里拿着什么东西。 “谢谢你帮我搓背,还谢谢你扛我回来。”庄羽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陆琛手法不错,洗得还真舒服。 陆琛哦了一声,转过身来。 “给你。”他说着,手里的东西哗啦啦响了两声,塞进了庄羽嘴里。 庄羽愣了一下,等到从舌尖泛起无边无际的甜味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吃了什么。 “我就好人做到底,红包帮你一起包了,也顺道请你吃个糖吧。”陆琛靠着桌子,冲他笑得别有深意。 庄羽含着糖,愣了两秒钟,突然想起了下午李懂说过的话。 这招拿来攻破防线太有用了。 洗完澡之后白白净净的庄羽,变成了红扑扑的庄羽。 5. 石头的状态不错。 脸上的伤在换了几次药之后愈合的成果比较理想,虽然留疤不可避免,但是他又能哈哈大笑,也又能大口吃肉了。 看着他精神头越来越好,佟莉也跟着高兴,而佟莉一高兴,石头更是觉得心情愈加愉悦。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傻笑了一阵,石头一拍脑门:“诶,莉莉,我那还有大白兔,不是水果糖了,你吃吗?” 佟莉点头:“行啊,吃呗。” 石头一溜小跑回了宿舍,哼着小曲儿打开柜子。 …… …… …… “陆琛你是不是又偷我糖了!” 完   2018-05-16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