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架空,足球队AU &CP乱炖,谁都有可能出现。

球队教练楼x还没定是哪边边卫诚。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更新时间不定。

PS.文内所提俱乐部、联赛、教练和球员均为虚构,与现实的任何俱乐部、球员、联赛、教练没有任何关系。

总之是个嘻嘻哈哈的文,大家随意一点!




2。try一下,就try一下!


明台的车载音乐曲风不定,但总是能吵得明诚脑仁儿疼。两个人在车上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明诚把车载MP3摁成广播,然后明台再哇哇乱叫着摁回来。

可今天有点不一样了。

明台的车里充斥着《Waterloo》欢快的调子,放在平日里明诚早就一指头给他摁了,可现在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靠在椅背上看着车窗外面。

明台瞟了瞟他,思前想后还是小心翼翼地调低了音量。

“这歌……好像不太合适啊……”明台开着车,找起了话题。

明诚回过神,看了看他。“哦,我没注意听。”

“……阿诚哥,”明台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还在怪大哥啊?”

“没有。”明诚摇头。“我怎么会怪他。”

“真的吗?!”明台来了神。“那我也……”

他的话还没说完,明诚就打断了他。“我怎么会怪他跑到英国五年,和所有人联系了就是不和我联系呢?我当然也不会怪他明明膝盖受伤也不告诉我,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无所谓。哦,我更不会怪他回来执教咱们队的消息藏着掖着,一直到拍板了才告诉我。”

明台差点咬了舌头——行吧,自家二哥的这个“不怪他”也是挺有个性的。

他老实地闭了嘴,踩下油门加快了车速。

车载音响的声音明明已经被调小了,可那句踩着拍子的“Waterloo~ I was defeated,you won the war~”还是钻了出来。

明诚皱了皱眉,终于伸手摁掉了MP3,改听广播。


明楼到达球队的时间比明诚预想的要早很多。

就在他掐了明台车载音响的第三天,季白和球队经理陈亦度就带着明楼站在了训练场的草皮上。

先看到他的是正在进行传球训练的明台,瞪圆了眼睛僵在原地,被刚招进一队的曲和一球踢中了大腿。他来不及喊疼,扭头冲着球场另一边正在拉伸的明诚大叫了一句:“哥!哥来了!”

明诚嘀咕了一句“什么乱七八糟的”,一抬头就看到季白冲他招手。

而站在季白旁边的人,无论高矮胖瘦还是发型气质都没变,不是自家大哥明楼还能是谁?

明诚不动了,可跟着他一起拉伸的黄志雄却眯着眼睛盯着季白旁边的明楼。“哟,这是咱们的新教练?是之前在英超很厉害的明楼吧!他不是你哥哥么?怎么之前也没听你透口风啊。”

“……嗯……”明诚胡乱点了点头,收了马步直起了身子。“走吧,过去打个招呼。”

两个人说着就往明楼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球场上训练的其他队员也慢慢聚拢过来,明诚站在明楼的对面,看着他。

今天的天气很好,明楼的脸看着像是补了光一样神采奕奕,丝毫没有长途跋涉后的疲态。

他冲着明诚笑了笑,哦,还顺道眨了眨眼睛。

明诚皱了皱眉头,不吭声。明台走过来站在他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道是安慰还是什么其他的意思。

陈亦度看了看眼前的球员们,开了口。“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球队的新教练明楼。接下来的两个赛季,大家就要跟着这位主教练在赛场上拼搏了。”

明诚心里咯噔了一下。两个赛季?自家大哥居然闷不啃声地签了两个赛季的合同?

他扭头看了看明台,发现明台脸上的表情同样精彩。

周围其他的队员纷纷对着明楼鼓起了掌,明诚却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儿。眼前的明楼是消失了五年又突然出现的人;是那个明明当时走的时候亲口跟自己说了会尽快联系,可等到了英国之后却彻底和自己断了往来的人;也是让明诚思前想后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的元凶。

明诚脑子里在跑着飓风,明楼却笑了。“大家好,我是明楼。”他打招呼。“希望我们今年能一起取得显著的进步。”

明台一听,乐了。“大哥,是让我们脱离保级区的进步吗?”

“不。”明楼笑着摇头。“是让你们拿到冠军的进步。”

明诚低着头,听到他这么一说,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

完了完了完了——他想,明楼这些年不回来,看来是在英国把自己给弄傻了。


明诚所在的这支名叫新州的球队,历史虽然悠久,可实际战绩说来也是相当凄惨。

C国甲级联赛一共18支球队参赛,每个赛季积分倒数两位的球队都会被自动降级至乙级联赛。而新州队连着四个赛季都在12到13名晃悠着,上个赛季甚至都被打到了15名的危险边缘。如果不是两年前被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钱的晟煊集团收购,有了强有力的后勤支持,新州队恐怕连15名的地位都不保,早就去乙级联赛挣扎了。

本来就是这么一个被其他豪门强队摁在草皮上摩擦摩擦只求保级的队伍,明诚一听到明楼要夺冠的梦话,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人真是无可救药了。

当然,明楼的豪言壮语震惊的不只是明诚一个人,在场的所有队员都发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讨论声。

“拿到冠军很容易的。”明楼倒也不急着安抚众人的情绪,只是轻飘飘地继续说道。“你们踢得不差,国家级的联赛不应该成为你们的安全区,你们应该争夺洲际冠军,甚至世界冠军。”

明诚一愣,接着便抬起了头。他发现明楼正盯着他看,而他脸上露出的,是让明诚从小到大一直都十分信任的笑容。

“哪怕只是试一下也好,试着拿到冠军,再试着冲击洲际联赛和世界联赛。”明楼说。“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明诚眨了眨眼睛,觉得胸口像是有了微弱的小火星,一点一点向外发光发热起来。

——而站在他身边的明台,早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原先“害怕大哥变成魔鬼教头”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快要刻在脑门儿上的“有了大哥,我们就是冠军”。


TBC





明台车里放的《Waterloo》可以点【这里】听听。

以及明楼的教练人设有一点参考《逆转监督》的达海猛。

评论(14)
热度(59)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