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凌李】《亲爱的陌生人》(11-13)

1-2)(3-4)(5-6)(7-8)(9-10

CP是凌李,有谭赵串场。

前期有李熏然暗恋简瑶的片段,实为友情向。


手上的存货放完了,下次再更就是新的章节了。

尽量周更吧!比心!


----------------------


《亲爱的陌生人》(11-13)



11.


一路回家李熏然都觉得有点尴尬,没话找话的扯了几句后,发现凌远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更觉得不好意思了。

好在这种尴尬在回到家之后就快速消失了。

其实在超市看见凌远买菜的样子,李熏然就暗自猜想他肯定是个居家好男人,厨艺比自己要高上好几个等级。可真等到凌远从厨房往外端出一道道菜的时候,李熏然还是觉得自己想的那句“厨艺不错”实在是太低估他了。

“我的天呐,远哥你简直是田螺姑娘啊!”李熏然也不客气了,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这么丰盛,都快赶上我妈的手艺了。”

“那我到底是田螺姑娘还是你妈?”凌远笑了笑,将手上最后一盘炒芹菜放在了桌上。“多做一点,吃不完的话拿保鲜盒装一装,明天还可以吃一餐。”

他说着,也坐在了李熏然旁边。“你现在得要多吃点牛肉,但是得加上点易消化的东西,所以我给你煮了牛肉粥,尝尝吧。”

凌远笑着解开了放在手边的汤锅锅盖。米粥的味道加上牛肉的香气钻进了李熏然鼻子里,引得他感叹了一声“好香啊!”

凌远拿过了他的碗,汤勺在米粥里转了一圈,盛了一大碗出来。“来吧,试试我的独家秘制牛肉粥,绝对比外面粥铺卖的好喝。”

李熏然顺着他推过碗的手看了上去。凌远做饭的时候把两手的袖子卷了起来,这个时候还没来得及放下来,小臂上的肌肉线条一览无余。

“……远哥,你的男友力太惊人了,简直就是完美情人的模板啊!”李熏然一边用好着的左手拿起勺子,一边表扬他。“光是这做饭的架势,就能把人撩得不要不要的啊!”

凌远笑着拍了一把他的脑袋。“怎么,你被我撩到了?”

“不不不,我不敢被撩到。”李熏然缩了缩脖子,赶紧舀了勺牛肉粥,吹凉之后送到了嘴里。

“唔!!”这一口进去,李熏然出了瞪圆眼睛猛点头外,一时半会儿没法做出其他反应了。

“不好吃?”

“哪儿能啊!太好吃了!”李熏然说着,又往嘴里送了一口。

大米被煮得粒粒开花,香甜软糯的口感简直没法让李熏然想到家里的米不过是最最普通的东北米。夹在米粥中的牛肉丝肉质顺滑,咸淡恰到好处,完全没有半点腥味,香得要命。

凌远看着他两眼放光的样子,跟着乐了。“是不是比外面粥铺的好吃?”

李熏然点头。“远哥你教教我怎么做呗?”

“这可是我独门秘方,不外传的。”凌远给自己也舀了一碗,转头看到李熏然因为这句话露出了怅然若失的表情,一个没忍住,勾着嘴角笑出了声音。“你这么喜欢啊?”

李熏然“嗯!”了一声。

“行啊,那我以后隔段时间就过来做给你吃,怎么样?”凌远看着他。

“好啊!”李熏然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凌远抿着嘴笑。“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李熏然应了一声,低下了头。吃了没两口,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太自来熟了一点。“那个,远哥……还是不用了吧?”

“什么不用了?”

“就是不用隔一段时间来给我煮粥了,”李熏然眨了眨眼睛。“太麻烦你了。”

凌远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表明同意不同意,只说了声“好好吃饭”,抬手就给李熏然的碗里送了一筷子炒芹菜。

一顿饭吃到后面也算是顺畅。

李熏然胳膊受了伤,动作不太协调。凌远就把所有的菜品都切成小段,方便他用勺子舀着吃。一桌子的牛肉粥、炒芹菜、凉拌木耳、炒猪肝和虾仁滑蛋都是促进伤口愈合的好东西,李熏然挨个尝过去,味道好到他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吞掉。

饭后水果是猕猴桃,凌远让李熏然坐到沙发上,自己拿了小勺子分割了果皮和果肉,切了小块放在碗里递了过去。

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远哥,你再切小一点儿,我觉得我就像是被你喂辅食的婴儿了。”

“婴儿还不好?”凌远抽了餐巾纸擦手。“有人照顾你,你自己只负责吃肉长肉就行了。”

李熏然没接他的话,吃了两口猕猴桃才抬起了头。“远哥,我还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你好不容易来一次,结果我还是这个样子。要不下午我还是陪你去一趟黄老先生那边吧?”

凌远看了看他打着绷带的胳膊,摇了摇头。“你就在家好好养着,我自己打个车就过去了。”

“啊,这怎么可以,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你不是本地人,会找不到路的……”李熏然说着就要放下勺子。

凌远摆摆手。“找不到路我可以问,不会跑丢的。”

李熏然还想说什么,被凌远打断了。

“我想和黄老单独说几句话,不用担心。”凌远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熏然只好放松身子靠在了沙发靠背上,应了一声。

两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凌远抬头看了看表,掏出手机点了滴滴打车叫了个的士车。李熏然给他讲了墓园的大概方向和管理中心怎么走,又嘱咐了几句一会儿回来吃饭,凌远才点了点头,开门下了楼。

屋子里牛肉粥的香气还没有散去,李熏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看着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餐桌桌面,没有原因地稍微红了红脸。

凌远这个人简直是太好了,好到像是用“完美”这样的词语都无法形容。他成熟稳重,风趣幽默,照顾人很细心,还很会做饭,哪怕只是和他相处一会儿都会觉得他很平易近人,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李熏然想,自己要是能变成像他那样的人就好了。

江州市的墓园规模不算特别小,离城区比较远。一个往返再加上扫墓的时间,凌远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

李熏然窝在家里,一只手打着绷带,另一只手捏着吃猕猴桃的小勺子,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有了点自己是在养伤的实感。

凌远让他在家乖乖养伤,可他实在是闲不住。一下午的时间,又重新过了一遍手上案子的卷宗,等到又理出一点头绪的时候,凌远终于回来了。

李熏然开了门,想着凌远和黄老先生讲了会儿话,心里估计会舒畅很多。可抬头一看,却只看到了脸色复杂的凌远。

“远哥?你怎么了?”李熏然让他进了门。

“没怎么啊。”凌远还在笑,可笑意却像是漂浮在脸上,让人看着心里难受。“行啦,我也祭拜过黄老先生了,该回去了。”他说着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扭头就要去拿自己的包。

李熏然看着他没什么生气却要强颜欢笑的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突然明白了。虽然凌远现在看起来相当淡定,可作为精神支柱的黄老爷子去世,实际上给他的打击还是相当大的。可他哪里肯表现出来,现在还能冷静地跟李熏然说话,不过是在硬撑而已。

“远哥,等等。”李熏然拉住凌远的手,把他往屋里拽了拽。“那个……今晚就别回去了,在我这儿休息一下,明天我带你逛逛江州市散散心,好不好?”

凌远先是一愣,随后笑了。“熏然,你屋里只有一张床。”

李熏然听他这么一说,回头看了看卧室。“是张大床,够睡的。”

凌远低下了头,再抬起来的时候,眼睛里终于有了那么点神采。“行吧,我也确实是需要散散心了。”他冲李熏然笑,抬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谢谢你熏然。”

“谢我做什么?”李熏然撇了撇嘴,随后动作有点夸张地抬胳膊勾在了凌远脖子上,两个人站在玄关勾肩搭背了起来。“你看我都叫你哥了,帮哥哥排忧艰难不是应该的吗!”

“你怎么就知道我有忧了啊?开天眼?”凌远虽然嘴上还在揶揄他,可手上却因为害怕李熏然再伤到胳膊,转而按住了他的腰背,扶住了他。

李熏然身体的热度传了过来,凌远眨了眨眼睛,觉得终于安下心来了。


12.


李熏然明显的感觉到凌远从陵园回来之后的兴致不高,这种明明心里难受却还努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让他觉得有点难过。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李熏然都认真活跃着气氛,试图让凌远开心一点。

而凌远真正笑出来,却是在两人吃完饭后盘腿坐在一起选电影的时候。

黄老先生的家里有一台电视,虽然配了DVD机,可家里也没有能够播放的碟片。李熏然原本只是想说看个电影转移一下凌远的注意力,可话一出口就想起了自己也没有收藏碟片的习惯,一下子有点尴尬了。

凌远倒是无所谓,指了指他放在一边的笔记本电脑说:“用电脑看吧,现在不是有不少视频网站么?”

李熏然一听,连忙打开了电脑。

他认真地选着片,凌远站在一旁认真地看着他。两个人彼此交换了一会儿观影趣味之后,凌远终于像是放下了心结,抿着嘴笑了起来。

李熏然看着他,一脸困惑。

凌远摆了摆手,解释道:“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一个‘笔友’真的变成这么好的朋友。”

李熏然跟着笑了。“远哥,光是咱俩之间的巧合事儿凑在一起,你要是个姑娘,不嫁给我都说不过去了。”

凌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拍了一把他的脑袋。

最后两人定下来要看的电影是一步已经下档了的战争片,讲得是二战期间一个战地医生凭借一己之力救下八十多个人的故事。

这片子刚上映的时候李熏然想要约简瑶去看,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成行。这个时候在网站上看到上线了,他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李熏然的电脑屏幕不算大,凌远和他两个人挤在沙发上凑在一起盯着闪动的画面,很有当年大学躲在宿舍里和室友一起看电影的感觉。

电影放到最精彩的部分,男主角站在被轰炸到无处落脚的山头上,灰头土脸地趴在地上,努力寻找着尚有一息气息的活着的人。凌远微微叹了口气,低声说了句:“当兵不容易啊。”

李熏然原本还入了剧情,听到凌远这么一说,忍不住转过头看着他。“是啊,”他眨了眨眼睛。“当医生也不容易啊。”

凌远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两个人同时笑出了声音。原本有些沉重的电影剧情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李熏然把脑袋埋在自己打着绷带的胳膊里笑着摇了摇头。


夜里睡下去的时候还是有点不妙的。凌远和李熏然个头差不多,家里的床虽然是张大床,可这么两个大高个子一起躺上去还是有点松不开手脚。

凌远顾忌着李熏然的伤,往床边挪了挪。“夜里要是伤口还疼了,你就直接叫我。”他帮着李熏然掖了掖被角,想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我还是去沙发睡吧,一晚上而已,没关系的。”他说着就要下床。

“唉,远哥,您就老老实实睡这儿吧。”李熏然连忙拉住他。“我睡觉特别老实,睡着之后都不带翻身的!”

凌远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李熏然就拍了拍枕头,让他躺了下去。

正如李熏然说的,他睡觉习惯很好,一旦进入熟睡状态连翻身的动作都没有。凌远原本还因为心里装着事儿有点失眠,可是听着李熏然缓慢的呼吸声,感受着同一条被子下面传来的热度,他慢慢放松了身体,终于是陷入了沉稳的睡眠中。

夜里凌远做了个梦,说不上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他看着黄老先生向他挥手告别,一瞬间他就像是站在了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心,失去了方向。从心底向上冒出的无助感像是病毒一样蔓延了全身,凌远蹲了下去,抬起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然后他听到了有人叫他的名字,由远及近,再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人冲他伸出了手。虽然逆着光,但是凌远知道这个人是李熏然。

醒来的时候凌远觉得很放松,那种睡饱了的满足感让他心情不错。他揉了揉眼睛,掀开被子下了床。

床的另一半边没有人,李熏然比他起得早一点儿,这个时候已经在厨房里忙着烧水冲牛奶了。

凌远走过去,靠在了厨房的门框上。李熏然手上还缠着绷带,按照大夫的指示没敢做大动作,凌远看了他一会儿,微微笑了起来。

“远哥你醒啦,”李熏然听到声音回过头,也冲他笑了笑。“我早起惯了,没吵到你吧?”

“没有。”凌远说。“我睡得很好,已经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帮李熏然放好装着奶粉的杯子。

“那就好那就好。”李熏然取下了电热水壶放在了一边。“本来想说做点早饭吃的,但是一想远哥你难得来一次江州,干脆从早上开始我就带着你一路吃吃喝喝好了。”他解释了一句,指了指杯子。“在家先喝点牛奶垫垫,一会儿咱们出去吃好吃的。”


有了热牛奶垫底,洗漱之后两人出门,凌远抬头看了一眼,觉得江州的天都晴朗得不像话。

李熏然显然是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休假了,带着凌远顺着他熟悉的路吃了个来回,很是尽兴。

凌远看着他吊着绷带还兴致高昂的样子觉得很有意思,一直到坐上了前往火车站的的士车,他才扭过头跟李熏然说:“我觉得你特好玩,好像没什么烦心事一样。”

李熏然揉了揉自己伤着的胳膊,冲他笑了笑。“烦心事肯定有啊,但留着让它们影响自己的心情,不如一鼓作气解决掉,这样自己也能轻松一点吧。”

李熏然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原本圆圆的眼睛完成了两道弧线,凌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你说的对,最重要的还是下定决心解决烦心事。”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在车后排对视了两秒,接着便莫名其妙地笑成了一团。

一直到了火车站进站口,凌远嘴角的笑意都还没退下去。他没急着去排队,反而转过身盯着李熏然的胳膊看。“你这伤口还是要注意啊。别沾水,别使劲儿,吃的喝的也要忌口,按时到医院换药,明白吗?”他说着,掏出了手机晃了两下。“有任何搞不定的情况都可以跟我联系,我是医生,总归还是能照顾你的。”

“远哥,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你能过来么?高铁都得疾驰几小时呢!”李熏然噗嗤一声笑了。“你就放心吧,受伤这种事情我遇到过不少次了,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凌远皱了皱眉头,正准备开口说些让他注意身体的话,捏在手里的手机就响了一声短信提示。他解了锁,看到赵启平发了条短信过来。“院长、师兄,明天准备去机场给念初姐拉的横幅已经做好了,您什么时候赏个脸鉴赏一下?”

凌远这才想起来礼拜一得要去机场接人的事情,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熏然看着他严肃起来的表情,往后退了半步。“有急事儿吗?那你快去忙吧。”他挥了挥手。“下次再来找我玩儿啊。”

凌远叹了口气,收了手机后走过去轻轻抱了抱他。“下次见。”

李熏然用自己好的那只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嗯,下次见。”


13.


“一会儿记者多,凌远你实在是憋不住的话也得兜着底。”老金从副驾驶上偏过了半个身子,冲坐在后排的凌远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面,但念初回来毕竟算是我们院的大新闻,你多忍忍。”

凌远还没说话,还开着车的赵启平就张了嘴。“放心吧,这点自控力对师兄而言还是小菜一碟的。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呢吗,有我在还需要担心气氛的问题?你说对吧,师兄?”

凌远瞟了一眼放在他旁边折叠整齐的横幅,伸过手去撸了一把赵启平的头发。“你给我好好拉横幅就行了。我要是真会跟记者发火,这么多年院长的公关工作都白做了。”

赵启平缩了缩脖子。“我和老金不是看着你这两天特别亢奋,想着提醒一下你么……”

凌远一愣。“亢奋?我怎么就亢奋了?”

老金嘿嘿笑了两声。“你看你看,这不就又激动起来了吗?”

凌远撇了撇嘴,没话说了。


林念初的飞机落地很准时,她拖着行李箱走出来的时候,围在外圈的记者已经做好了准备。老金一声令下,赵启平拽开了印着“热烈欢迎无国界医生林念初归国”的横幅,凌远揣着手站在一边,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从非洲回来的林念初看上去黑了一点,可精神头不错。面对记者的采访她也没显出疲态,在完成拍照之后还笑着和大家道了谢。林念初无国界医生的身份对于第一医院而言也算是一块金字招牌,老金对于这方面的宣传很是看重。

可凌远不太一样,他虽然知道社交公关的必要性,可相对于一落地就让她接受长枪短炮的围攻,他更希望林念初能好好休息一下。

结束记者的采访,凌远带着林念初和老金赵启平一起往回走。林念初上了车,和凌远一起坐在了后排。安全落了地,周围也没了记者,她靠在椅背上长长地松了口气。

“念初姐,累了吧?”赵启平发动了车子,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直接送你回家行吗?”

林念初转头看了看凌远,摇了摇头。“回医院吧,我在飞机上也睡得差不多了。趁着现在脑子还算清醒,去医院把报告做完好了。”

“在家做也是一样的,我还没丧心病狂到让自己才落地的同班同学时差没倒过来就上岗工作的地步。”凌远笑着说。

林念初眨了眨眼睛。“还是去医院吧,我有点事还想跟你说。”

凌远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车子一路从机场往医院开,林念初像是心情很好,讲了不少在非洲的趣事,逗得老金和赵启平笑得停不下来。凌远也跟着笑了笑,看着林念初闪闪发亮的眼睛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算得上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女性之一。大学时她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学生,那个时候起就有着不输给别人的韧劲。后来成为第一医院儿科的主治医师,再到选择当无国界医生,林念初给凌远的印象就是她永远是一个一路向前的人。

尽管她的年纪要比凌远小,可他发自内心觉得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一行人到达医院的时候午休已经结束了。秦少白最先看到林念初,蹦蹦跳跳地凑过来给了她一个拥抱。

“非洲的海鲜羊肉没把你喂胖啊,回来得好好补补。”秦少白上下捏了捏林念初的胳膊和腰,冲着凌远摇了摇头。“凌院长,把念初喂胖点啊。”

凌远抿嘴笑了笑。

林念初也跟着笑起来,拍了拍秦少白的胳膊。“我先和院长说点事儿,一会儿下来找你。”

秦少白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凌远,最后点头说:“行,晚上吃饭的话带上我啊。”

她挥了挥手,向着办公室走了回去。

凌远问林念初:“是不是非洲那边出什么事儿了?”

“能出什么事?”林念初推了一把他的后背,把人带进了电梯里。“去你办公室说吧,这里人多,不方便。”

凌远没再说话,伸手摁了自己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进了办公室,他给林念初倒了杯水,自己则是换上了白大褂。“等会我还得去参加个会诊,要是你一时半会儿说不完的话,我晚上请你吃饭,咱们接着聊。”

林念初捧着杯子笑了。“也就一句话的事,马上就能说完。”她手指敲了敲杯沿,抬起了头。“凌远,我喜欢你。”

凌远扣着扣子的手顿住了。“你说什么?”

林念初接着说。“我在非洲的时候吧,接生也好,给小孩儿看病也好,见过了太多死亡,觉得挺有感触的。我的病人……他们有的生活拮据,有的病痛缠身,可在接受治疗的时候都会对未来抱有希望。他们那么努力地抓住希望,就是为了能够活下去。”她看着凌远。“人的一生太短了,而我从大学开始就对你有好感,已经拖得太久了。我也想要抓住我的希望。”

“念初……”凌远皱起了眉头。“你知道我只是把你当妹……”

“你可以多考虑考虑啦。”林念初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因为知道生命短暂,所以一定要把我心里的想法尽快告诉你。你可以慢慢考虑清楚,哪怕不接受,也是没有关系的。”

她说完,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水,将一次性杯子丢进了纸篓里。“行啦,也就这么个事儿,我说完了。我去找少白聊聊,晚上也不用你请客了,我和她有些悄悄话要说。”她冲凌远眨了眨眼,推门走了出去。

凌远愣在原地,觉得自己脑子里出现了嗡嗡的声音。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想,他和林念初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很清楚自己只是把林念初当做一个值得尊敬的女性来看待,更亲近一点的话,也只是亲人朋友的关系,他从来没想过会往这样的方向发展。

凌远皱起了眉头,搭在扣子上的手也垂放了下去。他走到桌子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杯子里泡着的茶因为没有扣住盖子已经凉了,液体顺着食道滑进胃里,虽然有点难受,可也让他微微冷静了下来。

他叹了口气,回味了一会儿林念初说的话。放下杯子的时候他看到了被压在文件下的小东西——那是一张保佑身体健康的平安符,是当年自己胃病最严重的时候,妹妹凌欢背着他从庙里求来的。凌远前一天夜里花了很长时间从床头柜里把它翻找出来,想要今天寄给李熏然。

他盯着平安符看了几秒钟,终于冷静下来,伸出手去把它捏在了手心里。

林念初是个很好的女孩,凌远想,自己一定要尊重这份她想要递交到自己身边的感情,认真地、坦白地拒绝她。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15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