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凌李】《亲爱的陌生人》(7-8)

1-2)(3-4)(5-6

CP是凌李,有谭赵串场。

前期有李熏然暗恋简瑶的片段,实为友情向。


这篇文先前删掉了,现在慢慢修改重发复原一下。

手上的囤稿是到13章,边改边填边发,囤稿大概一个礼拜发完,发完后后续更新时间可能会稍慢一点。见谅。


----------------------


《亲爱的陌生人》(7-8)




7.


可是约饭这种事情,对于工作性质太过特殊的两个人而言,实在是得靠运气。

凌远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忙成了陀螺,连着几台大手术做下来不说还开了几场会,人都快要累到虚脱。而等到他好不容易稍稍闲下来能够按时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李熏然返回江州的前一个晚上了。

李熏然还守在病房里,和其他队员一起做着第二天押解的准备。沟通交流完毕之后,他走出病房,正想着下楼买包饼干带回招待所啃两口,迎面就撞上了凌远。

“熏然,”凌远叫住了他。“你这是要走了吗?”

“啊,对。”李熏然笑了。“今天晚上是这边市局的队友守最后一次,明早我们队再来直接押人回江州。”

“这样啊,”凌远点点头,他看了看李熏然身后,发现小刘不在。“那今天有时间和我一起吃个晚饭吗?”

李熏然想了想,又抬腕看了一眼手表,最后应了一声。“行啊,我给小刘发个消息,晚上早点回去就行了。”

凌远笑了笑,冲李熏然招了招手。“那走吧。”

他带着李熏然离开了医院,开车走了没一会儿到了一家西餐店。

李熏然下了车,看了一眼旁边一脸严肃的凌远,没忍住笑出了声音。

“怎么了?”凌远回过头看他。

李熏然笑着摆摆手。“没,我就是在想,来这儿没几天,怎么每次和你凑一起就是在吃东西。”

凌远也被他逗乐了。“民以食为天嘛,或者说熏然你想做点其他什么?逛街看电影之类的?”

李熏然低头想了想,哈哈笑了两声。“不不不,这种事情两个大男人做起来还是有点怪怪的,算了算了,还是吃好。”

锁好车,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进了餐厅。

李熏然在S市已经待了几天了,可由于情况特殊,除了和凌远碰头吃的那两顿饭以外,李熏然还真没怎么认真吃过东西。

所以当牛排上桌摆在他的面前时,他瞬间有了“食指大动”的感觉。

“好香啊!”李熏然眼睛都要放光了。“还真别说,吃了几顿泡面盒饭,再看看这种大餐,简直就能感受到生命之光啊。”

凌远被他的形容逗乐了。“怎么,还得餐前感谢一下上帝赐予我们食物?”

“哪儿能啊!”李熏然举起了装着红酒的酒杯,冲着凌远眨了眨眼睛。“要感谢也是感谢凌院长破费。”

凌远因为要开车,换了苏打水和他碰了杯,笑着摇了摇头。“别叫我院长了,听着怪生疏的。”

“那叫什么?”

“叫哥吧。”凌远放下杯子,拿着刀叉切起了牛排。

李熏然点了下头,干脆地应了一声:“好嘞,远哥!”

他跟着凌远的动作,也开始对付起自己的这一份T骨牛排。

这间餐厅环境优雅菜品精致,可又让人毫无压力感到非常放松。李熏然忙了这么多天,总算是在这里,在凌远的面前,觉得舒了口气。

“其实我小的时候也挺想当警察的。”凌远将牛排切了小块,码放在盘子里。“但是后来没拿成枪,拿了手术刀。”

“拿手术刀多好啊,救人。”李熏然看着他。“不过说实话……我在见到你之前,呃,脑补的你有点儿不一样。”

“脑补?”凌远笑弯了眼睛。“你还脑补过我的样子?说说,有什么不一样?”

“嗯……”李熏然放下刀叉,认真想了想。“我以为你会是有一点忧郁,有一点脆弱的样子。心里装了很多事,背负了很大的压力,所以才会保持书信沟通的习惯……”

凌远脸上的笑微微收敛了一下。“……那你见到我本人,感觉不是这样……?”

“是也不是吧。”李熏然说。“远哥你本人……虽然工作也很辛苦,压力也很大,但是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是个非常厉害的人!”

凌远低下头,捏着餐叉的手指紧了紧。

“……远哥?我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吗?”李熏然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由得放轻了声音。

“不,没有,只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面对面的分析我,觉得有点好玩。”凌远再抬头,又恢复了笑容。

李熏然连忙摆手。“啊,我不是分析的意思,我只是……”

“说了这么多我,说说你呀?”凌远打断了他。“你这么年轻,长得又好看,怎么就想到要做警察这么个辛苦的职业呢?”

李熏然直觉上感到了凌远的不对劲,可盯着看了一会儿,一点儿也没从那个完美无缺的微笑里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只能叹了口气,顺着凌远的话头接了下去。

“我爸爸就是警察,受他的影响,从小我就想当个警察。长大以后考进了警校,毕业之后也进了警队,一切都挺顺的。”李熏然说。“我毕业的时候我爸已经是局长了,刚进警队的那段时间我老是被安排一些文职工作,总有人觉得我是官二代,成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后来跟了几个案子,也算慢慢成长了一点,最后还是努了把力,当了自己一直想当的刑警。”

李熏然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其实从小到大都挺顺的,无论是上学还是工作,都没怎么让家里操过心。只是后来工作了一段时间,觉得一直在家里呆着好像不太好,所以就干脆搬了出来,换了个地方住。”

凌远点点头。“然后你就收到了我的信。”

“嘿,对。”李熏然说。“然后我就收到了你的信。”

凌远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点,他低头喝了口苏打水。“其实住在那里的黄老先生,也只教过我一年的时间而已。”

“啊?”

“差不多是在我大一结束之前,黄老先生就因为生病退休了。”凌远说。“虽然在课堂上接受到他教导的时间很短,但是在课下我却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相当宝贵的东西。说他是我的人生导师也不为过吧。”

李熏然听他说完,忍不住问道:“黄老先生家在江州,江州离这里也不算远,在这之前远哥你为什么没有来江州看看他呢?”

凌远摇了摇头,笑了。“这就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慢慢说给你听。”

李熏然愣了愣,随后有些失望地应了一声,开始认真吃起了牛排。

一餐饭吃到后面,虽然也有看似亲近的交谈,可李熏然察觉到了凌远心里装了什么事儿,注意力好像有点不太集中。

等到两个人结束晚餐,凌远开车将李熏然送回招待所的时候,憋了一路的李熏然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

“远哥,你有心事?”李熏然下了车,隔着摇下来的车窗,弯腰问道。

凌远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表情复杂地挤出了个笑容。“熏然,对不起,我今晚有点失态了。”

李熏然连忙摆了摆手。“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你说的挺对的。”凌远接着说道。

“啊?说、说什么挺对的?”

凌远转头凑过了身子,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我确实和你说的一样,忧郁、脆弱,需要靠着给老师写信才能缓解压力。”

李熏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彻底呆住了。

“早点休息。”凌远冲他笑了笑,收回手摇起了车窗,接着踩下油门调转了车头。

李熏然看着他离开,站在马路边上脑子里一片空白。有夜风吹过来,他眼前闪过了刚才凌远那个带着点无奈的复杂笑容。

李熏然突然觉得S市的夜里,有点热。


8.


回到江州的当天晚上,处理好案件和犯人的交接工作,李熏然约了简家两姐妹一起吃饭。

临出门前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从行李包里拿出了给简萱带的S市特产小吃,准备妥当正要开门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李熏然有些意外地收到了凌远的短信,问他有没有平安到家好好休息。李熏然算了算时间,觉得凌远应该是刚做完手术,有了一点空闲的时间。

他笑了笑,回过去了短信。“江州和S市又没有时差,远哥放心,我一点都不累,挺好的。”

凌远的消息回的很快。“休息好就行,有时间的话来这边玩儿,我负责好好接待你。”

李熏然想了一会,摁了条回信。“也欢迎远哥来江州玩。”

看着消息发出去,他收了手机,笑着出了门。

简瑶和简萱先他一步到了约饭的地点,李熏然推开门走进去,没两步就看到简萱站起来冲他招手。

“熏然哥,这里这里!”简萱一脸兴奋,招手的样子把李熏然都逗乐了。

“兴致这么高,遇到什么好事了?”李熏然笑着坐下,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来,盐水鸭,知道你就等着这个呢。”

简瑶笑弯了眼,看着自家妹妹好不客气乐呵呵的样子摇了摇头。

“怎么样,这次出差是不是很累啊?”简瑶给李熏然倒了杯水。“我听说这次行动挺大的,抓了不少人呢。”

李熏然接过水杯道了谢。“累倒是还好,习惯了。不过这次我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巧到我都在想算不算是奇迹。”

“你碰到谁啦?”简萱来了兴致,搬着凳子凑了过来。“吴彦祖还是林志玲啊?”

“就你想得多。”李熏然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我碰到那个写信的人了。”

“怎么可能!!哪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简瑶瞪圆了眼睛。

“是啊,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李熏然耸了耸肩膀。“可到后来发现还真是有这么巧的事情。”

“那……那个人是什么样?”简瑶也跟着简萱的动作,搬凳子凑近过来。“年纪大不大?长得帅不帅?”

李熏然对着两双充满好奇的眼睛,有些无奈地向后靠了靠。“你们别这样啊……他人挺好的,比我大一点,是那边一家医院的院长,也是个非常有涵养的人。”

简萱哇了一声。“最重要的你还没回答呢,他长得帅不帅?”

李熏然想了想,点了下头。

得到了八卦信息的两姐妹发出了不知道是欣慰还是开心的笑声,李熏然有些不自在,叹了口气。“你们俩这是什么反应啊……”

“哦,没什么,就觉得这事儿巧到惊人,建议熏然你去买个彩票,说不定能中奖。”简瑶冲他眨了眨眼睛。

“得了吧,我要是能中奖那才真是出奇迹了。”面对发小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李熏然笑了起来。“你们啊,真的就是完全看个热闹啊……”

简瑶也乐了。“哎,其实一开始我还在想这写信的人要是个女孩子该多浪漫啊。熏然你这么好,说不定还能发展一下呢。”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李熏然听得出来,简瑶是真这么想的。

李熏然看着她没心没肺的反应,稍稍愣了愣。“别开玩笑了……”他低了头,突然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

简萱看了看他,眨了眨眼睛。“哎呀,不说了不说了,我都饿了,快点餐啦!”她催了催自家姐姐,又招来了服务生。

虽然有了那么一点微妙的气氛,但一顿晚餐吃完,三个人都还是拍着肚皮心满意足地走出了饭店。

简瑶先一步走到路边去拦车,简萱伸手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

“熏然哥,喜欢这件事情还是得要说出来的。你放心,我是站你这一边儿的!”她冲着李熏然做了个握拳加油的手势,脸上那一副“我都懂”的表情看得李熏然一愣一愣的。

“……怎么你就站我这一边儿了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喝下去的橙汁有酒味,李熏然的耳根有点红。

“唉,你就别装了。”简萱摇了摇头。

简瑶刚好拦到了车,回头喊了简萱一声。

“你自己加油啊,我姐姐要是被人抢走了,我看你就只能回家哭了。”简萱说完,也不等李熏然回话,自己蹦蹦跳跳地跑向了简瑶身边。

李熏然愣了一下,看到简瑶冲自己挥手才反应过来。“路、路上小心。”他站在路边,冲着的士车里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你自己回家路上也要小心啊。”简瑶摇下窗户冲她笑,坐在后排的简萱有些夸张地眨起了眼睛。

李熏然突然觉得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

“那个……瑶瑶……”他深吸了一口气。

简瑶歪了歪脑袋。“怎么了?”

“……啊,没什么。到家之后给我回个微信。”一口气吐出来,李熏然觉得还是算了。

简瑶冲他笑了笑。“好,再见。”

载着简家两姐妹的的士车慢慢开远了,李熏然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转过了身子向着自家方向走了过去。

从吃饭的地方到他家的距离不远不近,他决定慢慢走回去,吹一吹夜风,脑子也能清醒一点。

江州和S市隔得不远,气候和温度也都差不了多少。李熏然一个人低着头走了一会儿,想到前些天和小刘还在S市吃宵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他想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掏出了手机。

刚才临出门前他光给凌远回了消息,后来也没来得及看就把手机丢进了口袋里。他没想到会继续收到凌远的回话,可屏幕上闪着的提示图标却让他有些微微的吃惊。

凌远说“这个周末我会抽时间去江州看看黄老先生,有机会的话能再见见你吗?”

李熏然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凌远发来消息的时间,发现是自己出门后不久,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他又仔细看了两遍短信的内容,然后按下了回拨电话的图标。

“熏然?”凌远接得挺快,听上去好像对李熏然的来电有些意外。

李熏然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远哥,对不起啊,刚才我有点事儿,没看到你的短信。”

凌远笑了。“没关系,我没放在心上。”

听到凌远的笑声,李熏然也放松了下来。“那……你周末真的会过来吗?”

“会的,我已经安排好了这周的工作,专门把周末的时间空出来了。”凌远说。“有时间见一面吗?”

李熏然勾了勾嘴角。“当然有时间了,等远哥你来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电话另一头的凌远哈哈笑了两声。“好,那我从现在起就开始期待了。”

也许是凌远的好心情能够从电话里传递过来,李熏然跟着笑闹了两句,站在原地又聊了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他盯着路灯下自己被拉长的影子,摸了摸耳朵根。算一算时间,距离凌远过来还有那么几天,李熏然想,至少得回去收拾一下因为没时间打理而有点乱糟糟的屋子,可千万不能在凌远面前露出什么不好的一面来。

单身汉的出租屋要说收拾,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李熏然整理好了被随手放在沙发上的几件外套,又更换了新的桌布,最后还抽了时间拖了一次地。

前前后后利用闲暇时间忙了几天,就在周末和凌远即将同时到来的时候,李熏然参加了队里的一场抓捕行动,负了伤。

被医生摁着胳膊清理创口的时候,李熏然想起了简瑶说的要让自己去买彩票的事情,微微叹了口气。好彩头的意思并不是挂彩吧,这隔天要是被凌远看到自己胳膊缠着绷带的样子,肯定又要担心了。

李熏然这么想着,等到处理完伤口之后回到家,他从衣柜里找了一件长袖卫衣出来放在了床边,打算第二天换件衣服的时候扯一扯袖子,挡住自己受伤的创口可千万不能给凌远看到了。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06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