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亲爱的陌生人》(5-6)

1-2)(3-4

CP是凌李,有谭赵串场。

前期有李熏然暗恋简瑶的片段,实为友情向。


这篇文先前删掉了,现在慢慢修改重发复原一下。

手上的囤稿是到13章,边改边填边发,囤稿大概一个礼拜发完,发完后后续更新时间可能会稍慢一点。见谅。


----------------------


《亲爱的陌生人》(5-6)


5.


李熏然一把拽住了赵启平的胳膊。“你刚才叫他什么?”

赵启平愣了。“你认识我师兄?”

“不是,我问你他叫什么?”

“凌远啊,”赵启平说。“第一医院院长,肝胆科专家。怎么,你认识?”

李熏然收了手,摇了摇头。“不,也不算认识吧……”

赵启平看了看他,正准备继续发问,电梯就叮了一声到了他所按下的楼层。

“啊,到了。这里是骨科的病房,你那个犯人今天就在这儿观察了。”赵启平说着走出了电梯。

李熏然应了一声,跟在了他的身后。

“我今天已经值完大夜了,等会儿换了衣服之后再去你们那边看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我也好跟接班的大夫交代一声。”赵启平跟李熏然肩并肩走着。“哦对了,跟你聊了这么一会儿,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李熏然挠挠头发。“我叫李熏然。”

“名字挺文雅啊,哈哈。行吧,我先回办公室,一会儿再来看看。”赵启平说着打了个哈欠,露出了一点疲态。“你们也是折腾了一晚上吧?注意休息啊。”

李熏然道了谢,挥手和他告别,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浑身泥巴脏兮兮的样子。虽然这都是因为尽职尽责抓捕犯人留下的印迹,可从窗户反射来的倒影来看依旧显得有些狼狈。

就带着这么个狼狈的样子跟人聊了一路……李熏然抹了一把脸,心里想着刚才在电梯里的那个“凌远”可千万别是自己知道的那个“凌远”。


第一医院是S市最好的医院,李熏然和赵启平道别之后顺着护士站小护士的指引绕过走廊上的加床才找到了犯人所在的病房。因为事发突然,没办法安排单独的羁押病房,也是局里打了招呼才能挤进普通病房里。小刘没办法,只有当着病房里其他病友的面将犯人的一只手拷在床沿上。

看见李熏然来了,他直起身子指了指病房自带的卫生间。“这人麻药还没醒,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事。你要不先去洗把脸吧。”

李熏然看了看还被铐住的犯人,应了一声走进了洗手间。洗手池靠着的墙壁上挂了面镜子,他用手捧了水清洗了一下脸上的污迹,抬头看了过去。

脸上污泥的痕迹已经洗干净了,可因为熬了整整一夜,黑眼圈再加上眼球上的红血丝还是显得人非常疲惫。

李熏然叹了口气,关上水龙走了出去。

小刘揣了手正盯着躺床上的犯人,看到李熏然出来,冲他摇了摇头。“这人伤这么重,是不是得在医院住一阵了啊?”

李熏然应了一声,找了把凳子坐到了床边。“估计是吧。”

“那咱们一时半会儿还回不了江州了啊。”

小刘的话让李熏然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也不一定非要我们守着,队里还有那么多人呢。”

“那倒也是,毕竟已经抓了那么多人了,光是审那些家伙都得要不少人,咱俩到时候估计还有的忙。”小刘说着打了个哈欠。

李熏然笑了笑,正准备开口安慰一下小刘,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就震了两下。他拿了出来,发现是队长老郭打来的。

“熏然,抓回来的那帮人已经安排好了。你们那边怎么样?”一样是熬了一晚,老郭的嗓子听着也哑了。

“刚做完手术。”李熏然说。“骨折,石膏已经搭上了,挺严重的,人到现在麻药还没醒。”

电话那头的老郭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这么严重啊……”

“是啊。”李熏然瞟了一眼犯人已经打了石膏的断腿。“摔下去的地方杂物和石头太多,折成现在这样已经算轻的了。”

老郭听了他的话,说了声好。“行吧,那今天先让他在医院呆一天。我一会儿和这边局里的负责人去医院找你们,你们先盯着他。”

“行,队长放心。”李熏然回答。

挂了电话,小刘揉了揉眼睛。“队长过会儿要来?”

“要来。”李熏然把手机又放回了兜里。“这边局里管事的也要来。”

小刘哇了一声。“这边管事的领导要来,我是不是需要回去换个衣服打扮打扮啊?”

李熏然被他逗乐了。“这边局里的领导是领导,怎么,咱队长就不是领导了?你小心他抽你人啊。”

“你看,你又逗我了。”小刘挠挠头发,冲着李熏然笑。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一会儿,正说到回江州之后的打算,一帮子医生护士就走了进来开始查房。

李熏然一抬头,看到站在最前面的是赵启平。

小赵医生同他打了个招呼,手里拿了护士递过来的病历,指着床上的人跟站在一旁的另一位医生说:“这是个犯人,早上刚送来的。骨折,已经做过手术了。具体需不需要转回他们那边去,警局还没给消息,今天的护理就按照基本的来吧。”

接班的医生点了点头,取过病历看了两眼。

赵启平回过头,冲李熏然笑了笑。“这人麻药劲儿估计再过个三、四小时就能醒,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你记得说啊。”

李熏然道了谢,点了点头。

“行,那我再去看看别床的病人。”小赵医生摆摆手,指了指旁边的病友。

这间病房里有三个床位,赵启平一行人在这里停留了二十多分钟,根据病历上的情况交接了工作。李熏然看着小赵医生的背影若有所思,一直到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叫了赵启平一声。

“那个,你们院长……你知道他办公室在哪儿吗?”李熏然觉得自己有点结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么问了出来。

“哦,师兄在六楼。不过现在这个点儿你肯定找不到他,他在手术呢。”赵启平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你们认识”的表情说道。“可能中午的时候手术会做完吧,你要是急,可以去二楼手术室门口等一等。”

“这样啊……”李熏然点点头。“谢谢你啊。”

赵启平忙得厉害,和李熏然匆匆说了几句之后便又走进了下一个病房。李熏然回到了床边的凳子上坐下,仰着头叹了口气。

他心里犯着嘀咕,总觉得这么巧的事情不会落在自己身上——可连收到陌生人的来信这种事情都被他遇到了,还有什么不会遇到的呢?


和赵启平说的差不多,李熏然和小刘守着做完手术的犯人没过三四个小时,犯人醒了。而差不多就在他醒来的时候,队长老郭带着S市局的领导一起来了。

犯人麻药劲儿还没完全退下去,意识还有点模糊,说起话来都是咿咿啊啊不太清晰。

郭队长说依照他现在的情况,这周暂时安排他住院观察。晚两天等单独的病房准备好了就搬过去,既做观察室,又做审讯室。

一旁的小刘听到这儿,开口问道:“那队长,这几天一直都是我和熏然守吗?”

“不,有人跟你们换班。”队长指了指门口,,两个S市的年轻警察走了进来。“你们昨晚也忙了一晚上了,今天他们先换你们的班,你们先回去休息一下,等到明天再过来吧。”

“哦,这样啊,那谢谢队长了。”小刘拉了拉李熏然的胳膊。“那咱们就先回招待所去收拾一下了。”

队长点了点头,几个人又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沟通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等到李熏然和小刘钻进电梯往楼下走的时候,李熏然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他想了想,按了一下电梯2楼的按键。

“我到二楼去一趟,你先回招待所,我晚点儿回来。”门开了,李熏然冲着小刘摆了摆手,走了出去。

手术室门口有很多病人家属,一眼就能看得出手术室里有多么忙碌。

李熏然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站定,盯着自己鞋尖儿上的泥巴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好像正在进行着什么特别麻烦的事情。

那个人是自己知道的凌远又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先不说自己不过是来S市执行公务,就算自己不是警察,他和凌远之间也不过是一封信一行字的陌生交情而已。

李熏然正想着,从手术室里走出了几位医生。为首的人身材高挑,正式早先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人。

李熏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脚尖一转向着楼梯走了过去。

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他这么想着,觉得自己百年不遇的烟瘾好像是犯了。

犯人的单人病房在第二天上午就安排好了。

第一医院的单间是去年下半年才全部完成装修的,刚刚排完屋子里的甲醛,投入使用没多长时间,屋子里还有一股淡淡的味道。

李熏然和小刘隔了一天才来换班,病床上的犯人已经神智清明了。他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李熏然还是有点害怕,眼神躲闪着不知道要看什么地方。

小刘嘴快,一看到他那样,也跟着乐了。“熏然,你看这人怕你。”

“怕我?”李熏然耸耸肩膀。“他腿又不是我给他掰断的。”

小刘拎了开水壶,拍了拍李熏然的胳膊。“熏然,不要凶,要慈祥。”

“谁凶了。”李熏然笑着锤了小刘一拳。

两人正闹了没两下,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赵启平探了个脑袋进来,瞥见了李熏然,笑了。

“啊,今天是你们啊。”赵启平说着,转头冲着身后招了招手。“师兄,在这儿呢。”

李熏然听到他喊人的称呼,眨了眨眼睛,心里想着“我勒个去,不是吧……”

赵启平招手没两秒钟,身后的男人就走了进来,正是那个“疑似凌远”的家伙。

“您好,我是凌远。”男人伸出了手。“听启平说你认识我?但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没什么印象了……”

李熏然看着他略带怀疑和防备的神色,有些不安地伸出了手回握过去。“凌大夫您好,那个……我叫李熏然。”

凌远握着李熏然的手紧了紧,脸上的表情跟着也变了。


6.


老实说以现在眼前的情况来看,李熏然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

凌远坐在他对面,手里拿着一次性汤勺拨拉了一下面前碗里的馄饨。“中午时间短,我只能带你吃点这个了。”他的白大褂还没脱,脸上带着歉意。“下午手术做完的话估计也有点晚了,只能先凑合一下,等这两天有机会再认真请你吃一顿饭。”

凌远一本正经地解释着,李熏然看着他,一个没忍住,笑了。

“其实这样就挺好的,”李熏然笑着摇摇头。“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巧了。”

“是啊,简直就像是电影情节一样。”凌远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次性汤勺在碗里转了一圈,李熏然舀起了一只馄饨。“不过说实话,这么快见到你,我还真是没做好准备。”

“我也是一样啊。启平跟我说有个警察认识我的时候,我心里还犯嘀咕,想着最近我也没犯事儿啊……”

“哈哈哈,小赵医生是挺好玩的,我还挺喜欢他。”一想到他和凌远间的“搭桥人”,李熏然乐了。

凌远点头表示同意。

谈笑之间,原先横在两人中有些尴尬的气氛渐渐消失了。

李熏然和凌远都算不上是特别健谈的人,可难得的是就这么一顿简单的午餐,边吃边聊下来,两人都没有觉得乏味。

凌远本人和李熏然想象中的样子有点儿不一样,但李熏然悄悄盯着对面的凌远,却又想着这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两个人边吃边聊,碗里的馄钝刚刚被一扫而光,还没来得及坐着说会儿话消消食,凌远的手机就响了。他道了声不好意思,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便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什么,凌远皱起了眉头。“好,我知道了,马上过来。”他说完,挂了电话站起了身。

“怎么了?”李熏然也跟着站了起来。这家馄饨挺好吃的,胡椒粉带起来的热气从胃里蔓延到全身,很舒服。

“城东出了连环车祸,送来了抢救的病人。有几个伤的挺严重的,我得回去看一下。”凌远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啊,连一餐便餐都没时间好好吃完。”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快去吧。”李熏然冲着凌远摆了摆手。

凌远点点头,和李熏然两个人走出了馄饨店。

凌远选的这间店铺离第一医院不远,往来的大部分都是附近的病人和医生。两个人快步走了一阵,回到了医院里。凌远和李熏然打了声招呼,转头向着急症室走去,李熏然看着他的背影眨了眨眼睛,便也走回了病房。

病房里小刘和腿断了的犯人人手一盒便当,吃得正在兴头上。看到李熏然回来了,小刘抬起头冲他笑了笑。“咋样,院长带你吃什么好吃的去了?”

“吃了碗馄饨。”李熏然拍了拍肚子,坐了下来。

“不至于吧,就一碗馄饨?”小刘指了指自己的一次性饭盒。“我这儿中午还又有鱼又有肉的呢。”

李熏然瞟了一眼餐盒,几条油炸小鱼,一份农家小炒肉,一份干煸豆角,再配了放在旁边的一碗菠菜鸡蛋汤,伙食看着确实是不错。

“那家馄饨挺好吃的。”李熏然笑了。“皮薄肉多,汤头还好喝,我挺喜欢的。”

小刘撇了撇嘴,拿筷子夹了条小黄鱼放在了撒了芝麻提香的米饭上。“你俩刚见面那电光石火,搞得我还以为再怎么着也得是一顿海底捞的交情呢。”

“你想多了。”李熏然从手边的柜子里拿了瓶矿泉水,拧开了盖子。“我之前没见过他。”

小刘的一口饭差点喷出去。


一直到天黑,换班的队友来了,小刘都还沉浸在李熏然和凌远之前并没有见过面的震惊里。李熏然看着他絮絮叨叨的样子,一边觉得好笑,另一边却又想着自己都没想到会和凌远碰上面。

前来换班的队友带来了个消息,说是拉去江州的那一拨诈骗犯已经开始审了,留着这边的这一个人下周就得拉回去,需要治疗的话也得在江州治。

李熏然点了点头。“下周一走?”

“估计周日就得动身了吧。”队友想了想,回答道。“上面想着快点把案子审清楚也能早点把赃款追回来,减少损失。”

李熏然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紧张兮兮的犯人,冷哼了一声。“是啊,早点结案早点放心。”他说着拍了拍队友的胳膊。“晚上就拜托你们了,明早我们再来换班。”

他和小刘两个人走出病房,撑了外套穿在身上。

羁押病房和普通病房中间隔着条走廊,现在是晚上八点四十,刚过了探视时间十分钟,走廊上的病人家属都走的差不多了,整个住院楼层看上去也稍稍放松了不少。

小刘伸了个懒腰,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李熏然。“这个点了吃晚饭也不太合适了,要不咱哥俩去吃个宵夜?”

“你想吃什么啊?烧烤我可是不敢吃,前段时间看了个电视剧,里面说的地沟油挺吓人的。”李熏然笑了笑。

“不至于吧,一个电视剧就能吓到你啊?”小刘拍了拍他的背。“那再不行,咱们就去吃招待所楼下的炒米粉,我今天早上专门看了,油挺干净的。”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进了电梯,一直到电梯在二楼开了门,还没讨论出到底要吃点什么。

电梯里进来了个人,李熏然一抬头,看到是一脸倦意的凌远。

“凌院长?手术结束了?”先前还靠在一边的李熏然站直了身体。

“啊,熏然。”凌远看到他也微微有些吃惊。“是啊,结束了,站了快八个小时。”

凌远脱了白大褂,换上了自己的便装。先前还一丝不苟的发型因为忙碌了一下午显得有点乱糟糟的,脸上也带了疲倦的色彩。

李熏然看着他,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周四,自己周天就要回江州的话,能和凌远碰面的时间也就没几天了。

“你们这是换班了?”凌远问道。

“啊,对!”答话的是小刘。他不认生,看到凌远倒也不算拘谨。“凌院长吃饭了吗?我和熏然准备去找点宵夜吃吃,要不要一起来啊?”

凌远笑着看了看小刘,转头又看向了李熏然。“可以吗?除了中午那碗馄饨,我还真没吃什么东西。”

李熏然连忙点头。“当然可以了!”

凌远想了想,问道:“那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李熏然愣了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刘就说:“行啊,我们俩商量半天了,正愁不知道要吃什么呢。”

凌远笑了,趁着电梯开门的时候走到了前面,冲他俩挥挥手。“那就走吧。”

S市因为和江州隔得并不太远,所以夜市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只是S市盛产稻米,无论是哪一家夜市铺子,都有以大米为原料加工的食材作为卖点。

凌远开着车,带着李熏然和小刘两个人绕了不到二十分钟的路,到了个看上去挺好的餐馆。

李熏然下车的时候抬腕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九点半了,可这家餐馆的生意依旧红火。小刘一看到有吃的,蹦蹦跳跳地往印着招牌菜的宣传墙走,留了李熏然站在后面等着凌远锁好车。

“走吧,这家店的米糕和粥都很不错,上菜速度快,价格也挺便宜的。”凌远把车钥匙放进了提包里。

“难怪生意这么好。”李熏然看了看已经开始盯着宣传墙挪不开步子的小刘,笑着摇了摇头。

三个人落了座,叫来了服务员,小刘眼疾手快地点好了先前看到的小菜。一份脆香锅巴,一份白糖发糕,又叫了个炒牛肚和卤水拼盘。

凌远笑着追加了一份干贝粥。“挺会点的啊,都是招牌菜。”

“那必须的,论吃,我们队还没谁能比得过我。”小刘拆了餐具的外包装,拿了茶壶给三个人倒了凉茶。

李熏然跟着笑了两声,突然想起来自己周日就要返回江州了,连忙转过头看向了凌远。“对了,我们礼拜天就要走了,得快点带着那人回江州。”

“这么快?”凌远愣了愣。

“是啊,挺快的,但是案件不等人啊。”李熏然点头。

凌远微微叹了口气。“那说要好好请你吃顿饭,得提前做准备了。”

李熏然噗嗤一声笑了。“凌院长,不用这么当真的。咱们现在算是认识了,以后又不是再没机会见面。”

凌远想了想,点点头。

坐在一边的小刘眼神在两人中间转了几转,最后放下杯子凑了个热闹。“诶,你俩要是这两天再约饭,带我一个呗。”

李熏然笑着应了一声。“行呗,不过你自己餐费自付啊。”

“嘿!还有没有一点同事情了!”小刘表情夸张地瞪圆了眼睛。

三个人凑在一起笑作一团。


和凌远说的一样,点好的餐点很快就端了上来。锅巴很香,米糕很甜,最好吃的还要数那一碗干贝粥。

三个人吃得心满意足,聊到后面兴高采烈地想要喝点小酒。只可惜李熏然想起来还在工作日,凌远又开了车,果断拦下了快要转身叫服务员搬啤酒的小刘。

吃饱了饭,凌远开车将两人送回了招待所。李熏然和他道了谢,又叮嘱他注意休息,这才和小刘走进招待所的大门。

“哎,凌院长挺有意思的啊。”进了门,小刘一边脱了外套一边说。“我看他下班的时候挺累的,但是聊起来了精神头倒也恢复了不少。不容易啊。”

“嗯,是啊。”想起来电梯里凌远的脸色,李熏然点头。“当医生不容易啊,连着几个小时站手术台,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两个人正说着,李熏然手机响了一声短信提示音。他掏出电话,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熏然,我是凌远。今晚和你们聊天很开心,一扫我工作一天的烦闷。只可惜你们快要回江州了,不然真的可以每天下班后小聚一下。明后两天我尽量抽出时间来请你吃饭,这个事情得要说到做到,希望你不要拒绝。代我向小刘问好。”

李熏然读完了短信,想起来自己在给凌远打包寄回信件的时候确实留给过他自己的电话号码。他没注意存过凌远留下的手机号,可没想到凌远却记下了自己的号码。

李熏然坐在床边上按下了回信的图标。

“好,没问题。”他说。“我怎么会拒绝凌院长的邀请呢?”


TBC


评论(1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