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是凌李,有谭赵串场。

前期有李熏然暗恋简瑶的片段,实为友情向。


这篇文先前删掉了,现在慢慢修改重发复原一下。

手上的囤稿是到13章,边改边填边发,囤稿大概一个礼拜发完,发完后后续更新时间可能会稍慢一点。见谅。


----------------------


《亲爱的陌生人》



1.



搬家公司的人从车上卸下了最后一个纸箱,李熏然道了谢递了烟,送走搬运工人之后关上了房门,一屁股坐在长条沙发上松了口气。

新租的房子不大不小,虽然楼龄已经有些年头,可设施齐全。小区处于城市的生活区,出行也算方便,最重要的是,由于房主急着出国,不仅定下的租金很低,还允许长租的李熏然自行装修这套房子。

对于刚从学校毕业的李熏然而言,能租到这样一套距离自己工作的警局近、价格合适且自由度高的房子,简直就是捡到宝了。

堆在客厅里的几个大纸箱是他从家里搬来的东西,抛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李熏然基本上没带什么电器来。一来屋子里东西都比较齐全,二来他以后一天到晚都得呆在警队,家里有什么东西也用不上。

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掏了手机给老爹发了条短信过去,报备说自己现在已经进家门了。李局长估计是在开会,没有直接打电话过来,只是回了条文字消息说“知道了,收拾完屋子晚上回家吃饭”。李熏然盯着短信看了两眼,叹了口气回过去“晚上约了简瑶,周末再回来”。

李局长没再回话,看样子是默许了。李熏然捏着手机等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锁了屏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

收拾屋子是个大工程。旧房子里的家具电器虽然一应俱全,可却也还称不上“拎包入住”的地步。李熏然从他的大纸箱里取出了被褥和生活用具,开始一个人布置这套他签了两年合同的房子。

餐桌茶几需要擦拭,窗户和地板也需要清洗,等到李熏然忙活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了。他出了一身汗,从行李箱里抽了件短袖T恤后便解开扣子进了浴室。

老房子还是老房子,淋浴用的热水器还没有接上天然气,只是拉了根管子进厨房,和灶台共用了一罐燃气。李熏然拧开龙头站在花洒下面等着水热,正准备好好洗个澡,被丢在一旁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李熏然慌慌张张地取出手机,看到了先前简瑶设置的来电照片。

“喂熏然,你弄完了吗?要不要我和简萱过来给你帮忙啊?”按了接听键,简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呃……差不多结束了,我正准备过会儿给你打电话喊你出来吃饭。”李熏然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觉得就这么接电话的样子有点尴尬。

好在简瑶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笑着说:“那我和简萱过会儿出门往你那儿走,坐公交车的话半个小时应该能到。”

“行,那我一会儿去楼下公交车站接你们。”李熏然笑了两声,和简瑶约好了见面的地点,挂了电话。

花洒流下来的水已经热了,李熏然连忙放下了手机,挤了点沐浴露打在身上匆匆冲洗了起来。

李熏然的动作很快,一点儿没辜负在警校的那几年训练出来的速度。洗澡、换衣服、吹头发、整理姿态一气呵成,关上门下楼的时候抬腕看了看表也还没到和简瑶约定好的时间。

一路往下走,李熏然在楼梯口碰上了几位未来的邻居。大爷大妈们都已经是吃过晚饭,准备出去下棋的下棋,跳广场舞的跳广场舞。小区里的人彼此之间大多都是旧识,见到李熏然这样新鲜的面孔,忍不住多了几分好奇,拉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聊了两句。

好在李熏然涵养不错,再加上那张称得上帅气的脸,一番交谈下来倒也把老人们哄得开心。临了了他转头正准备往小区门口的车站走,一个大爷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门口传达室那儿的信箱里好像有挺多给你那老屋的信,都是给原来住你那儿的老黄的。我听门房的小张说了好几次了,说是跟老黄的儿女都联系不上,放了挺久了说都没人去取。要不你收了信转一下?”

李熏然眨了眨眼睛,应了一声。“行,我一会儿去看看。”他说着冲大爷大妈们摆了摆手,笑了笑向着门外走去。

被这么耽搁了一会儿,他有点担心会不会让简瑶在车站等着了。可等他到了小区门口的车站,发现还没有公交车停下来。

李熏然松了口气,转头看了看离公交车站也就一个自行车道的小区大门,想起来先前中介给自己交钥匙的时候确实是有给过一把邮箱的小钥匙。他挠了挠头发,走了过去。

传达室的那位“小张”看上去也有五十多了,接过李熏然的钥匙又核对完身份,转身进了里屋,从一格一格的邮箱里取出了一大摞信放在了桌子上。

李熏然愣住了。他原以为只有那么三四封,想着直接揣兜里就好,可这一二十封信看上去还是有点惊人了。

门房的张师傅冲他笑了笑。“要不我先放这儿?一会儿你回来了我再找个塑料袋儿给你一起拎回去?”

“那可真是太谢谢您了!”李熏然连忙点头。“我估计过俩小时就回来了,一会儿回来了我再找您拿!”

李熏然道了谢,回过头走出了传达室,刚好看见公交车靠了站,简萱蹦蹦跳跳地跑下车,后面跟着简瑶。

“熏然哥!”简萱乐呵呵地凑到他面前,拽了他一只胳膊摇摇晃晃。“带我们去吃什么好吃的啊?我想吃烧烤!”

“行,那就去吃烧烤。”李熏然看着她笑,转头冲站在一边的简瑶叹了口气。“我今天可是才搬家啊,别让我钱包大出血就行了。”

简瑶被他逗得笑眯了眼。“你放心吧,不会让你钱包大出血的。”

烧烤店距离小区不远,三个人走了大概五分多钟就到了。临近傍晚,店里生意开始红火起来,李熏然和简瑶跟在简萱的屁股后面找到了座位,威武霸气地点了一堆烤串。

菜上得挺快,简瑶拿了三个一次性杯子到了冰镇酸梅汤,举杯庆祝李熏然这次“打着离警局的旗号近终于能离开老家”的乔迁之喜。李熏然看着她眼睛里的光芒,忍不住笑了。

一顿晚饭吃得心满意足,李熏然就着酸梅汤居然也觉得有点醉了。一旁的简萱看着他一直乐呵呵的表情,目光在他和自家姐姐间来回转了转,笑着拍了自己的大腿说:“熏然哥,你是不是为了见我们俩专门擦了香水儿啊?”

“啊??”李熏然回过神来,吓了一跳。他从带来的沐浴露里加了清凉驱虫的药剂,闻上去很是清香。他抬起手腕闻了闻,觉得挺满意的。“没有啊,这不就是沐浴露的味道吗?”

简萱嘿嘿笑了两声,仗着自己年纪小,满脑子都是天马行空。“是啊,那可不就是全球知名高端香水six god嘛!”

“……女侠想象力确实惊人。”李熏然抱拳,感叹果然有代沟,跟不上趟了。

简瑶嘴里还咬着肉串,被他俩逗得笑得停不下来,缓了好一会儿才咽下肉冲着简萱摇了摇头。“不知道你熏然哥是老干部啊,再开这种玩笑,小心他的CPU带不动,直接宕机了。”

简萱恍然大悟,学着李熏然的样子也夸张地抱拳。“是在下疏忽了,忘记李掌门早已闭关多年不问世事。”

“我去你的吧。”李熏然笑着伸手去捏简萱的脸,惹得小丫头又咿咿啊啊乱叫一通。

三个人嘻嘻哈哈地吃完了这顿热热闹闹的烧烤,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李熏然买好单,送了简瑶和简萱到了公交车站,看着两人上了车,隔着玻璃窗户跟自己摆了摆手。

一直到公车开远了,他这才有些意犹未尽地站在原地叹了口气。

揣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李熏然掏出来一看,发现是简瑶发过来的消息。“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说一声啊,我下个礼拜就又开学了,有事尽早定啊。”

李熏然笑了笑,回了条消息过去。“没啥事儿,就是约饭嘛。”

简瑶说。“你个吃货!”

李熏然站在车站的灯牌下盯着短信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笑着收起了手机,转身走向了小区传达室。

一打信不仅看上去很多,装在塑料袋里拎着也有点儿沉。李熏然跟门房的师父道了谢,提着一袋子信走回了家。进了门,他将塑料袋里的信放在了茶几上。

看信封上的地址这些信都是一个人写来的,字很好看,透着股干练的气息。李熏然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封。他对着这一堆信眨了眨眼睛,掏了手机给中介打了个电话过去。

中介听了他的话,有些为难。“李哥,这屋主夫妇已经出国了,要不我把他们email地址给你,你自己问问怎么处理这些东西?”

“行吧,你给我地址,我写个邮件过去问问。”李熏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翻了翻这一堆信。

正在他挂电话的时候,他的手指一勾,从这一堆信件里摸到了一张明信片。

明信片上印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福娃,手里拿着的春联上写着新春快乐的字样。李熏然翻过了明信片,看到了和其他信件一样的字迹,除了地址以外,还写着简单的一句话——“黄伯:春节快乐。”落款是“小远”。

现在已经到了初夏,春节早过去好几个月了。李熏然看着这张明信片,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有点儿落寞的感觉。他把明信片到了信的最上面,重新按照信封的大小规格整理好,最后找了根橡皮筋扎在一起,仔细地用袋子装好。

放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个叫小远的人的一份沉甸甸的心意,李熏然觉得这些东西必须得要交到真正的主人手上。


2.


李熏然走进办公室,将路上随手买的早餐放在了桌上,拖开凳子坐了下去。

他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正准备整理一下前几天的案件资料,邮箱就弹出了新邮件通知。

李熏然有些惊讶,他点开邮件,发现是前一天晚上写给房东的消息这么快就有了回应。他一边啃着买来的鸡蛋灌饼一边仔细地看着邮件,可手里的饼子啃了没两口,他就彻底愣住了。

房东的回信挺长的,洋洋洒洒给李熏然讲明白了来龙去脉。

原来房东是一对已经移民的中年夫妇,李熏然住着的这套房子是夫人的父亲留下来的遗产。老人家过去曾经是一位医学院的老师,老伴走得早,再加上独生女又移民到了美国,他也就把心思都留在了教学上。日子一天天过去,女儿有了自己的生活,老人家也熬到了退休的年纪。

老人家德高望重,不少学生哪怕在他退休之后也都对他很是尊敬,时不时会给他写信问候。可也就在半年前,老人家突发心脏病离世了。女儿从美国回来处理完后事,面对着自己从小长大的老宅,却不舍得卖掉了。她想着留下来当个念想,又不忍心房子里没有生气,于是便一狠心,交给了中介,租给了李熏然。

邮件的最后,房东跟李熏然说“那位叫‘小远’的人可能是家父的学生。家父走得突然,我们又不太认识其他在国内的朋友,所以没有来得及通知他。如果可以的话,麻烦李先生您回信告知这位‘小远’家父已经去世的消息,至于剩下的信件就请您代为处理了。”

李熏然盯着那封邮件,回想起家里那一大摞字迹端正的信件,只觉得一口鸡蛋饼卡在嗓子眼儿里,吞吐不得。

要他“代为处理”?这种东西要怎么做才能算代为处理啊?还要通知小远老人家已经去世了?这连地址都没有,怎么个通知法啊?李熏然皱着眉头,犯了难。

他思索了好一会儿,掏出手机给简瑶发了条微信过去,讲了一下大概的情况,最后补了一句“这可真是摊上麻烦事儿了”。

简瑶的信息回的也挺快。“你说说你要是不搬出去住就没这麻烦事儿吧?”

“姑奶奶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快帮我想想怎么办吧?”

“要不你拆一封信,看看里面有没有联系地址?”简瑶附带了一个“思考”的表情符号。

李熏然咬了咬嘴唇。“这……合适吗?”

简瑶的消息这次回的稍微慢了一点。“那你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李熏然想了想,然后叹了口气。还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摇了摇头,锁了手机屏幕,关上了房东的邮件。


因为刚到警队报到,一些手续流程都还没走完。李熏然暂时没接到什么重大的任务,十分难得的享受了一下“到点准时下班”的超豪华待遇。他去超市里买了回信用的信封和邮票,又采购了点泡面鸡蛋之类的东西拎回家,整理好冰箱之后又给自己煮了碗面。

撒着葱花的面条散发着勾人食欲的香气,他端着碗坐到了餐桌边,伸手取过了整理好的一摞信件,捏着厚度挑选了好一会儿,最后抽了一封最薄的出来。

“您可别写了什么不适合被外人看到的内容啊,不然我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李熏然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沿着信封的边缘小心翼翼地撕开了。

信封里只有一张普通信纸,内容也不长,就连信纸本身也是印着“第一医院”抬头的普通稿纸。字迹和信封上的一样苍劲有力,明显能感受到写信的人落笔时的那一份凝重。

“先生,”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距离您上一次给我回信已经过去了四月有余,学生很是挂念您的身体,希望您一切安好。”

李熏然扫了一眼落款的时间,又对着远在美国的房东回信的时间算了算,这个小远所说的“四月有余”,大概也就是在老先生去世之后便再也没有收到过回信了。

“虽然您之前有对我说过希望我们能安心工作,可近日我还是很想抽个时间去拜访您。最近在我的身边出现了不少事情,有好的也有坏的,总觉得想要和先生谈一谈才能安下心来。”信的后面是这样写着的。“如果先生还愿意再见学生一面,请务必告知方便的时间,我一定会来看您。您的学生,凌远。”

像是为了敦促老人家回信,写信的人还在自己的落款下面标明了自己的收信地址,外加一句“盼复”。

李熏然看着那一行地址,微微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这个叫凌远的人到底有什么事要告诉已经去世的老人家,可至少回信地址是有了,李熏然也就大概有了前进的方向。他扒拉了两口面条,又盯着凌远的信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埋头吃完了自己的晚饭。

洗好了碗和锅,李熏然擦干了湿漉漉的双手,拿了凌远的信走到了书桌面前。他拧亮了台灯,又从抽屉里找了一沓稿纸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了随身的钢笔开始给凌远回信。

“凌先生,您好。”他写。“我是现在这栋房屋的租客,我叫李熏然。原先住在这栋房子里的老先生已经与六个月前仙逝了,其女儿女婿也移民国外,只留下了这一栋老宅子用来出租。信箱里堆积了很多封您写给老先生的信件,我咨询了老先生的女儿,她说由于距离遥远,信件要我代为处理。非常抱歉为了找到回信地址,我私自拆开了您的一封给老先生的信,但是请您放心,其他的信件我并没有打开看过。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和老先生的女儿联系的事情,我将她的电子邮箱地址附在了信件后面,请您直接和她联系。”

李熏然顿了顿笔,接着写道:“对了,关于您寄来的这些信件,也麻烦您告诉我一下处理方法。如果需要我给您快递寄还回去,请您联系一下我,并告知您的收件地址。”

他落了款,留下了房东女儿的电子邮箱后,又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李熏然写完信又检查了一边,封进信封后又仔细地对照凌远的地址誊写完毕,这才在灯光下对着信件叹了口气。

他的字写得挺好看的,可和这个叫凌远的人比起来却又有点不太一样。李熏然盯着来自凌远的一笔一划,不由得开始猜想这样一个在现在这个时代依旧坚持用书信这种古旧的方式与恩师交流沟通的人,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TBC

评论(23)
热度(221)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