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凌李-《情怀不值钱》(一发完)

短的!甜的!不过脑的!

迟一天也是情,迟一天也是爱,祝大家节日快乐!



《情怀不值钱》




凌远是在洗车的时候发现副驾驶的抽屉里有人扔进去一盘磁带。他拿出来看了看,觉得有点意思。

现在这个年头,CD都不怎么吃香了,更何况磁带这种东西。而且手里的磁带还不是正版,封面上印了小虎队刘德华和几个其他的港台明星,是个混录的大拼盘而已,一看就已经有些年头了。

凌远翻来覆去看了两遍,笑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给自家的小警察发了条微信。

“看看我洗车的时候发现了什么?李警官这是要开始怀旧了吗?”凌远想了想,又补了几个[坏笑]的emoji。

李熏然的电话很快回了过来。“远哥!放下磁带,一切好商量!”

听上去他像是挺着急的,讲话的语调都带了颤音。“那可是我的宝贝,你放过它,冲我来!”

凌远听了他的话,被逗乐了。“冲你来我还需要理由吗?行吧行吧,我不动它,等你回来再说。”

李熏然松了口气,转而开始岔开了话题。“远哥,你说你难得休两天假,洗车这种重体力活就放着我来吧。”

凌远把手里的磁带翻来覆去转了个儿。“我有没有体力你还不清楚啊?快下班了,快回家来救你的磁带吧。”

电话那头的李熏然吭哧了两声,压低了声线骂了一句。“流氓,我马上回家。”


难得的假期和李熏然难得的小秘密让凌远的心情很好。他收拾好了洗车的用具,又把车开回了车库,最后哼着歌拎着磁带进了屋。

虽然现在还只是五月中旬,可江州的天气已经热得不像样了。凌远拧开风扇,又泡了一壶清热的茶,端着茶杯坐到沙发上后伸手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磁带。

磁带的AB两面各有6首歌,港台明星的居多。看着看着,凌远忍不住笑起来了。

李熏然挺好懂,他的喜好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变,前些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凌远还听着他在浴室里哼《黑蝙蝠中队》,哼到兴起连rap都唱上了,看样子是真喜欢刘德华的歌。

凌远端起杯子喝了口热茶,看着手里的磁带,脑海里闪现过了年幼的李熏然抱着录音机听歌的样子。

成年后的李熏然长相英俊、为人正直,里里外外都是他最喜欢的样子。凌远忍不住想,小时候的李熏然也一定会是个让人喜爱的孩子。

他坐在沙发上脑补了李熏然圆滚滚的时期没过多久,房门就被人急匆匆地打开了。

已经成年的、他最喜欢的李熏然快步走了过来,趴在沙发背上从凌远的身后伸手抢过被他拿在手里的磁带。

“远哥,放下磁带,这可是我的宝贝!”李熏然把磁带护在怀里,生怕再被凌远抢了过去。

凌远转过头,看到趴在沙发背上猫一样喘着气的李熏然,笑着凑过去弹了弹他的额头。“这么宝贝的东西,当初就应该当嫁妆一起带进来啊。”

李熏然一愣,捂着额头站起了身子。“远哥你又拿我寻开心了。”


“说吧,到底什么情况?”凌远端了凉面递给李熏然,自己也拉了凳子坐在餐桌的一边。

“其实也没什么。”李熏然拌了拌碗里的凉面,提溜起了一筷子。“也就是前几天简萱学校的社团搞什么90年代复古展览,她缠着我借给她几件有时代感的东西。我东凑西凑,发现搬家的时候扔了好多,也就只有这盘磁带还跟着我了。”

凌远给他倒了杯水。“小时候的宝贝?”

“是啊!”李熏然吃了口凉面,脸颊鼓鼓的。“小的时候家里管得严,我爸连游戏机都不给我买,这个磁带还是我攒了一个礼拜的早饭钱才偷偷买下来的,可珍贵了!”

凌远抿嘴笑了笑。

李熏然顿了顿,又喝了口水。“不过简萱她们社团的展览最后还是没用上我的磁带。”

“为什么?”

“一个是因为展览上的磁带已经够多了,还有一个是我这宝贝磁带吧,个人感情色彩是足够了,可是对于简萱她们这帮年轻人而言,‘拼盘’这种东西还是有点难以理解了。”李熏然叹了口气。“唉,代沟啊,情怀不值钱啊……”

凌远看着他摇头晃脑一脸感慨的样子,笑意更浓了。“我跟你没代沟,我懂你这种情怀。”

李熏然听了他的话,立马收了表情。“不不不,远哥,我是80后,你是70后,咱俩之间还隔着辈呢。”

凌远抬手给了他脑瓜子一巴掌。


晚饭过后李熏然还惦记着他的宝贝。

推了洗碗这个大工程给凌远,他小心翼翼地拿着自己的宝贝磁带,在卧室的床边柜专门找了个抽屉,腾了快空位出来放好。

凌远忙完了手上的活,靠在卧室门边上看着他郑重的样子,就像是正在安置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一样。

他笑了笑,走过去坐在了床上。“熏然,我给你买个能放磁带的复读机吧?”

李熏然回头看他。“不要,这磁带这么多年过去了,怕是磁性都没有了。”

“可总得让你这80后的情怀延续一下吧,”凌远说。“实在不行我去把CD机清清灰,这样你也能在家听高品质的刘德华了。”

李熏然一愣。“咦?远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听刘德华啊!”

“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凌远凑过去亲了亲李熏然的额头,心满意足地得到一个红了脸的小警察。


一个礼拜后的第一医院院长办公室,凌远拆开了刚刚送到的包裹。

家里的CD机光靠清灰已经救不活了,他干脆买了个新的,连带着CD也一口气买了好几张。现在崭新的CD机和几张复刻光碟安静地躺在塞满减震泡沫的纸箱里,看得凌远微微勾起了嘴角。

情怀这种东西,现在确实已经不怎么值钱了。

可李熏然值钱啊,那可是拿全世界的财富来换都不可能换走的最最重要的宝贝。 

凌远这么想着,收好了机器和碟片,迫不及待地想要早点回家看到小警察惊喜的笑容。



-完-


评论 ( 22 )
热度 ( 130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