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老吕》(一发完)

*黄毛视角,非CP

*半原著向,片段文,巨短


----


《老吕》


1.


彭浩是不喜欢吕受益这个人的。

第一次见面就不喜欢,打心眼儿生出的那种瞧不上。

高高大大的身子佝偻着缩在脏兮兮的小面包里,脚边的黑塑料袋里装着药,怀里抱着钱,看上去就像是守着自己的命根子一样。

后来他被追着从屠宰场一路打到大马路上才知道,吕受益守着的确实是他的命根子:一个是钱,一个是药。

同样是病人,别人想着的是活下去,跟着程勇混的吕受益想着的却是活下去外加挣钱。

于是彭浩觉得更不喜欢吕受益这个人了。


2.


吕受益个子很高,人也很瘦,不管什么衣服穿在身上总有种松松垮垮的邋遢感。可不管衣服贴不贴身,他的口袋里总是会装上一两个小橘子。

他总给彭浩递橘子。先是说一声“吃个橘子吧。”然后就自顾自地往彭浩手里塞。

彭浩只吃过一次,酸得牙都要倒了,整张脸皱成一团。

他没好意思跟吕受益说自己怕酸,所以后来再碰到吕受益给他塞橘子,他扭头挥着胳膊就躲开。

彭浩躲,吕受益就追,跟在他身后嚷嚷:“小黄毛别跑啊,诶,小黄毛,过来吃一个嘛!补充维生素的呀!”

彭浩也就到了这时候看不出是个生了病的人,跑得飞快,吕受益追都追不上。


3.


程勇指着自己神油小店的天花板跟他们说:“我们这也算是个公司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刘牧师和思慧正在对账,彭浩收好了纸箱刚从仓库走出来。而吕受益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扒拉着自己的膝盖,笑嘻嘻地问程勇:“勇哥,那我们几个人的五险一金你给解决一下咯?”

“哦哟嚯,五险一金都还来了,你怎么不说我给你找套房子,然后把新房首付也给付掉呀?”程勇指着他冲彭浩扬了扬下巴:“黄毛,揍他。”

彭浩点了下头,真朝着吕受益走过去。刘牧师和思慧挪开了点手里的东西,哈哈大笑着给他俩腾地方。

吕受益抱着脑袋嬉皮笑脸地求饶,那么大个人,团成一团的样子看上去更加欠揍了。

彭浩伸手怼了一把他的肩膀。

瘦骨嶙峋的,硌手。


4.


彭浩是他们几个人里年纪最小的,算下来都快差了辈儿。

彭浩也是他们几个人里最晚来到上海的,大城市的灯红酒绿让他喘不过气。

平常没事的时候是真没事,可身体疼起来的时候也是真的难受。

缩在乱蓬蓬臭烘烘群租房的床板上咬着牙,彭浩想着忍过这一段就好,只要忍过去,就可以继续起床上工,继续跟着卖药,继续活下去。

彭浩虽然年轻,可他也没有什么别的梦想和希望,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以后的日子时,彭浩总是摇摇头,说没打算,只要身子不疼就行了。

倒是吕受益和他不一样,拉拉扯扯拽着他到自家吃了饭,还带他看了自己的儿子。

彭浩不怎么说话,只觉得吕受益坐在沙发上和他老婆商量以后有钱了要给儿子买什么牌子的奶粉换什么牌子尿不湿的样子看上去挺傻乎乎的。

傻到彭浩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怪有意思的。


5.


吕受益的老婆对彭浩挺好,每次他跟着吕受益回家,她都会做一桌子不算奢靡可却足够丰盛的菜。

彭浩被夫妻二人轮流往碗里送菜和肉,吃得嘴角都往下淌油。

吕受益笑话他:“小黄毛,吃饭没吃相,小心你以后老婆不要你的啊。”

吕受益的老婆就拿脚踹他:“胡说什么呢,浩子到时候肯定能找到漂亮老婆。”

彭浩把脑袋埋进碗里,勾着嘴笑。

哪儿敢想以后的事情,有饭吃有药吃,就足够了。

饭后吕受益又给他剥橘子,这一次彭浩倒是说出口了:“我怕酸。”

吕受益一愣。

彭浩以为他会说出什么类似“你也有害怕的东西啊”这种话,可吕受益却只是把手里的橘子瓣儿取了一片揉进彭浩手里。

“先吃先吃,补充维生素还是最重要的。”他笑嘻嘻地也塞了一瓣进自己嘴里,说:“下次你来,我给你买橙子,超市有卖进口橙子的,那个我试吃过,可甜了。”


6.


结果最后彭浩在吕受益家吃到的还是橘子。

是吕受益的老婆从老吕遗照前的果盘里拿给他的。

酸酸的,廉价的,看上去磕磕巴巴的橘子。

他坐在楼道里,脑袋靠在扶手栏杆上看着那么多戴了口罩的人进进出出吕受益的老房子。整栋楼的隔音效果都不好,彭浩也听到思慧和刘牧师安慰吕受益的老婆的声音。

再后来他看见程勇垂着脑袋从屋里走出来。

站在楼梯口和自己对视时,程勇脸上写满了复杂的情绪。彭浩看不懂,也没什么心情去弄懂。

但是他第一次主动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瓣橘子。

酸,特别酸。

酸到他鼻涕和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满脸,也酸到他脑子清醒。

他还是不喜欢吕受益这个人,但是他也知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谁会追在他屁股后面喊:“小黄毛,吃个橘子吧,补充维生素的呀!”




评论(31)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