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斌浩】《驯兽》(上)

*全须全尾

*后面会有一点肉沫


----


《驯兽》




1.


彭浩出院的时候来了四个人。

刘牧师说:“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能再去住那个群租房了,伤口要坏掉的,要不干脆来教会好了?我给你腾一间空房,好好养着。”

思慧说:“去教会挺好的,我们照顾你也方便。”

吕受益说:“我让我老婆给你炖汤,你上次来我家不是喝了好多排骨汤吗?”

三个人一个接一个这么说完,彭浩却只是挨个看过去,没什么别的反应。

于是最后一个进病房门的曹斌开了口。

“你跟我回去吧,我那儿地方大,够折腾。”他看了一眼眸子里冒着火的彭浩,轻飘飘地接了一句。“程勇进去前说了,让我照顾好你。”

病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四个人盯着曹斌,表情都挺一言难尽的。

曹斌也不恼,走过去拎了彭浩东西少得可怜的行李包,顺手轻推了一把年轻人的后背——然后他得到了激烈的反抗。

彭浩扭过身想要打他,被吕受益和刘牧师眼疾手快地抱住了腰身。可终归挥出去的拳头收不回来,曹斌的下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

这实打实的一拳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被揍得往后退了半步,曹斌稳了稳身子,揉了一把下巴,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怎么变。

“打够了?打够了就走吧。”右手拎着行李包换到左手,曹斌给了刘牧师他们一个眼神,等到彭浩被放开之后他走过去勾住了他的肩膀。“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彭浩还是梗着脖子,像是要咬人一样。

吕受益打了圆场:“小黄毛,要不你就先去暂住几天?等到找到条件好一点的房子再搬出来也是一样的……”

刘牧师也点头:“教会还是有些吵闹了。”

思慧轻轻拍了拍彭浩的胳膊,像是在安抚他。

曹斌把彭浩塞进自己的车里,坐副驾驶。思慧夹在吕受益和刘牧师中间,坐在后排。大越野车跟个公交车一样,走一截放下去一个人,一直走到吕受益家的巷子口实在开不进去了才清了个空。

彭浩全程板着脸没给曹斌好脸色,到了这时候车上只剩他们俩了,他才开了口:“勇哥判了?”

“判了,五年。”曹斌摇下自己这边的窗户像是想要抽烟,可转头看了一眼彭浩之后又把窗户摇上去了。“表现得好可以减刑,你别让他担心。”

彭浩脑袋一低,左手拨着右手:“勇哥是好人。”

曹斌没说话。

彭浩又补了一句:“你查的案,最后进去的是勇哥。我真想揍你。”

曹斌点头:“我知道。”


曹斌的家三室一厅,面积不算大,也就是个能让单身汉舒服生活的标准。可他平常一忙起来就脚不落地,一年到头在家里住的时间少得可怜,于是整个房子里的烟火气看着也就少了一些。

彭浩被曹斌摁着坐到餐桌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他弯腰从冰箱里往外拿东西。蔬菜都是裹着保鲜膜,肉也都是用袋子分装好的,价格标签全部没撕,一看就知道是才从超市买回来。

彭浩说:“你何必呢?”

曹斌一手拿着颗西蓝花一手举了块瘦肉,也没理彭浩说的话,反而问他:“西蓝花素炒,你吃得惯吗?”

眼见这人要犟到底了,彭浩没什么好气的回答道:“随便。”

曹斌一扣冰箱的门,自顾自地钻厨房折腾西蓝花去了。

单身多年没人照顾,曹斌也不是什么都没学会,至少在做饭这件事上他还算是有天赋。最后端到桌子上一个是素炒西蓝花,一个是青椒肉丝,还顺手打了个紫菜蛋花汤。想着彭浩得补充点维生素,他又剥了个进口脐橙放到小碟子里,打算给彭浩当饭后水果。

彭浩也没客气,端着碗又是饭又是菜,呼呼啦啦招呼下去两大碗。

曹斌坐在对面,就着脑袋顶上的灯看着年轻人像是跟谁较着劲一样的表情,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

“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曹斌说。“你多补补,这两天在家里休息一下,晚一点我带你去看看程勇。”

彭浩夹菜的动作慢了下来,抬头看着曹斌:“勇哥原谅你了吗?”

曹斌说:“他就没怪过我。”

“那是勇哥人好。”

曹斌放下了筷子:“彭浩,我也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彭浩继续扒拉饭,边吃边说:“勇哥也是一样。”

曹斌觉得食不下咽了。

他放下碗,站起身:“我去书房看会儿案卷,你吃完了就自己去把碗洗了。客房的床我已经铺好了,一会儿你去洗个澡就早点休息吧。”

彭浩应了一声,算作听见了。

曹斌盯着彭浩脑顶上因为没被头发遮住的伤口看了几秒钟,最后还是忍下了想要伸手拍拍他肩膀的冲动,转身走进了书房。

案卷自然是没看进去的,曹斌窝在书房里呆了两三个小时,慢悠悠地抽完小半包烟,然后他听到客房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曹斌没敢跟彭浩说自己把他拽回家住其实是有私心的。

程勇确实是有拜托过他让他好好照顾彭浩,可话里话外却也没讲到需要把人带回家的程度。

实际上从彭浩在港口出了车祸那天开始曹斌就有了心理阴影。彭浩个子不高又生着病,那个时候曹斌抱着浑身是血的他,总觉得手里的重量越来越轻可身上背负的情绪却越来越重。

以至于就算之后彭浩被救了回来,那种什么也握不住的感觉也还是像勒住曹斌喉咙一样,让他动弹不得。

于是这天晚上曹斌躺在跟客房隔了堵墙的主卧里,睡了这段时间最安稳的一觉。

他难得的没做噩梦,只在迷迷糊糊间看见了一只嘲自己龇牙咧嘴的恶犬,喉咙里压抑着嘶吼,身子也摆出了进攻的姿态——可真等曹斌伸出手去,它却又躺在地上翻起了肚皮。



TBC

评论(21)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