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曹斌x黄毛】《春光明媚》(一发完)

*强行HE,强行柴米油盐酱醋茶


----


《春光明媚》


晚上十一点半,曹斌进门的时候屋里没开灯,他也是脚上踢到了散落在玄关的鞋才意识到彭浩已经在家里了。

他伸手按下了开关,客厅亮了一片,缩在沙发上睡觉的彭浩被光刺了眼,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把脑袋埋进沙发靠垫里。

曹斌走过去,拍了拍彭浩的后背。“浩子,去床上睡,沙发上窝久了骨头不舒服。”

彭浩迷迷糊糊睁开眼,回过头来看着曹斌,等到眼神聚光之后才算勉强清醒,支起了身子。曹斌拉着他站起来,一边给他把薄毛衣拉平整一边问:“药吃了吗?”

彭浩点了下头。

“维生素呢?昨天才开封的一罐,别又忘了吃。”

彭浩又点下头。

曹斌又问:“今天夜校准点下课?”

彭浩说:“没有,拖了二十分钟的堂。”

毛衣拉平整了,曹斌轻轻推了他一把。“好了,去睡吧。哦还有,以后要是我回来的晚就别等了,你不能熬夜,要好好休息。”

彭浩抬头看着曹斌,不吭声。

“……行行行,我以后尽量早点回来,好吧?”曹斌被他盯得有些后背发凉,先是揉了一把彭浩又长出来的头发,然后又拍了一把人的腰。“你快去睡,我去喝口水。”

彭浩扭过头,往卧室走。

坐着或者躺着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双脚落地了,彭浩车祸后受的伤就显眼了起来。

曹斌看着他走起路来还有些不太顺畅的腿,没过半秒就叹了口气,凑过去一把把人抱起来,扛着往卧室走。

彭浩吓了一跳,不自觉地掐了一把曹斌的胳膊。

“卧槽,疼!你谋杀亲夫啊!”曹斌龇牙咧嘴,接着抱着彭浩的手臂上下颠了颠,换了话题。“还不错,长了点肉。”

彭浩说:“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不放,就这么抱着。”曹斌边说边往卧室走。他从来没跟彭浩说过自己喜欢这么抱着他,因为只有这样抱着他才能让曹斌感觉到怀里的这个人还活着,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满身是血的气若游丝。

见他没有松手的意思,彭浩也不吭声了,伸出手挂着曹斌的脖子,让自己的重心稳一点。

从客厅到卧室一共就只有几步路,曹斌把人放在床上,又扭亮了床头灯。“要我帮你脱衣服吗?”

可能是床头灯的原因,彭浩像是有点脸红。他摇头,自己开始脱毛衣。

曹斌笑了笑,干脆在床边上坐下来了。他拽过彭浩的一条腿搭在膝盖上,从脚踝开始慢慢给他按摩。

腿上的感觉酥酥麻麻的,挺舒服。彭浩毛衣脱了一半,问他:“你不是说要去喝水么?”

“不着急。”曹斌说。“我有事儿问你。”

彭浩哦了一声。

曹斌说:“明天程勇出狱,我去接他,你要不要一起去?”

彭浩“噌!”地坐直了。

“诶,你冷静你冷静。”曹斌拍他的大腿。“老吕和思慧都在外地帮病友的忙,要到明天晚上才能赶回来,刘牧师年纪大了,不太方便坐那么久的车去郊区。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我要去。”彭浩没等他说完就开了口。“我要去接勇哥。”

曹斌愣了愣,然后笑着又拍了一下彭浩的腿。“怎么我带你回家的时候没见你这么激动啊!”

彭浩躲了两下没躲开,最后把脱了一半的毛衣拱到嘴边挡着半边脸笑了。


彭浩醒来的时候曹斌已经把要换的衣服给他拿好了。

曹斌不在床上,彭浩套好衣服走出卧室,发现曹斌在厨房做早饭。彭浩走过去,把脑袋抵在了他的后背上。

“醒了?”曹斌扭头看了他一眼。“吃完早饭咱们就出发,你记得把药吃上。”

彭浩应了一声。

早饭是一碗面,上面摊了个荷包蛋还撒了把葱花。彭浩吃了个呼呼啦啦,最后还是曹斌扯了张纸给他擦得脸。

程勇所在的监狱离市区不远不近,一早出发上了国道,紧赶慢赶也是快中午了才到了大门口。

院墙里的流程还没走完,曹斌虽说一路上都在安慰彭浩不要着急,可自己这时候却先一步下了车,绕着车门来回踱步。

彭浩坐在车后排,扒拉着车窗看着他。

曹斌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不长,但也不短。“我怎么觉得你还是黄毛好看一点呢?”

彭浩笑了:“勇哥也是这么说的。”

“那你还是留黑发吧,看着精神。”

彭浩点了点头。

监狱门打开了,程勇拿着自己的东西走了出来,一抬头就看见曹斌靠在车门上冲他扬了扬下巴,而彭浩在车里,就趴在曹斌身后的车窗冲他挥手。

程勇的脚步顿了顿,然后他快步走了过去。

出个狱而已,根本没有电视剧里那些特别夸张的反应,彭浩甚至都没有下车,曹斌则是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让程勇坐了进去。

曹斌踩了油门,车子在监狱门口的小广场掉了个头,重新往市区方向走。

他开始给程勇汇报情况。

先是说到吕受益和刘思慧现在还在帮助需要帮忙的病友,然后又说到刘牧师的教会最近又接收了不少新人,他们三个今天晚上都会到家里来吃饭。

程勇说:“好啊,都好就好。”

曹斌又说:“你那个药,入医保了。”

程勇点头:“好事。”

曹斌接着说:“还有个事。”他伸出右手,大拇指往后一指。“浩子我接收了,以后他就跟着我一起过日子,你不用担心。”

程勇还在说好,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侧过身子盯着彭浩:“黄毛??怎么回事??”

彭浩嘿嘿一笑,往前靠了靠:“我找了个帮人看店的活,白天上班,晚上去夜校读书。斌哥前段时间还带我回了趟凯里,我也有药吃了。就……都挺好的。”

程勇砸吧了半天,最后才反应过来:“……黄毛……你怎么现在话这么多了,是不是曹斌在家天天逼着你说话啊?”

“我逼个屁。”曹斌空出一只手打了程勇一巴掌。“坐好坐好,你也不嫌安全带勒着肚子!”

程勇被他的如来神掌打得回了神,重新转过身子,坐好了。

曹斌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天,嘀咕了一句:“天气预报也不准啊,还说今天下雨呢,我伞都带上了,结果居然是个大晴天。”

程勇没吭声,却从后视镜里看到坐在后排的彭浩正盯着曹斌的后脑勺笑。

没了乱蓬蓬的黄毛,也不是滚瓜溜圆的寸头,彭浩倒是看起来精神多了。


于是程勇也跟着笑了。

都好就好,都是晴天就好。





这个cp的tag不知道怎么打了,随便吧!

评论(28)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