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饺子与锅包肉》(一发完)

*全须全尾,有少量后勤组提及

*尬甜,OOC在我


----


《饺子与锅包肉》


在从伊维亚返航的途中徐宏才告诉顾顺,他的观察员同志还有另一个身份——炊事班班长。

这段对话发生在舰上的医疗室里。

两个人光着上半身,面对面的让医疗兵拆线换药,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了李懂身上。

顾顺说:“我来之前就听说过李懂,说他年纪小,个人能力强到足够担当主狙,还说他性格好,像是家里的乖宝宝小弟弟。怎么等我见到真人,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呢?他这哪儿是乖宝宝啊,咬起人来厉害着呢!”

徐宏说:“不会啊,小懂可乖了,以前训练结束的时候还会给我们包饺子吃。”

顾顺很震惊:“李懂还会做饭?!”

“做得可好了!”徐宏一脸骄傲。“要不他怎么是炊事班长呢?”

顾顺更震惊了:“他还是炊事班长?!”

“是啊,你不知道吗?”帮着换药的医疗兵接了话。“李懂是云南人,我记得有一年过年的时候他还做了鲜花饼给我们尝鲜来着。”

顾顺一愣,扭头盯着徐宏。

徐宏点头补充了一句:“可好吃了,唉,可惜你来晚了,啥都没吃到。”

顾顺撇了撇嘴,有点不高兴了:“副队,我想吃饺子,还想吃锅包肉。”

徐宏拿脚踹他:“你跟我点菜有什么用!找李懂去!”


顾顺换完药往寝室走,一路上都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不舒服的具体原因他没细想,可就这么憋了一口气,哪哪儿都不顺畅。顾顺觉得自己干脆改名叫顾不顺得了。

沿着廊桥走了没一会儿,刚拐了弯,迎面就碰上了庄羽和陆琛。

两个人在巴塞姆都伤了胳膊,一个是左手,另一个是右手。这时候都用没打石膏的手捧着个保温杯,冲着顾顺傻乐。

“今天舰长特地让食堂炖了排骨汤,还能又喝又拿,美滋滋。”庄羽嘿嘿一笑。“诶,你怎么还不去食堂啊?”

顾顺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去拆线换药了,一旁的陆琛就接了话:“没事儿,我看到李懂拎了个保温桶往你们寝室走,估计是已经给你打包带回去了。”

顾顺一愣,接着心中就云开雾散。

“行,我回去看看。”他冲着陆琛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两步之后又回头嘱咐了一句。“你俩也多吃点排骨多啃点肉,补钙,养伤口。”

庄羽冲他挥了两下手里的保温杯:“知道啦!”

等到顾顺走远了,庄羽才回过头问陆琛:“琛哥,不对啊,为啥李懂拎的是保温桶,我们拿的是保温杯啊?我们是不是亏了!”

陆琛把手里的杯子直接架到了庄羽吊着三角巾打着石膏板的胳膊上:“你干脆端个锅去得了。”


顾顺走进寝室的时候屋里没人,只在桌子上立着个保温桶,还没来得及打开。

他站在门口缓了两秒钟,慢慢走了过去。仔细想想自己换药的这个功夫,确实已经过了饭点,那李懂作为自己的亲密战友帮忙捎带一份饭回来,也算是合情合理的。

顾顺伸出手,准备打开保温桶的盖子,可手指刚碰到提手,他却又反应过来了:万一李懂根本没想那么多,对他也没什么战友情谊呢?毕竟满打满算下来,他俩也不过认识了十来天而已。

顾顺皱着眉头,一米八几的壮汉对着一个没打开的保温桶开始脑内闪现各种小剧场。

他正想着,李懂却站在门口喊了他一声:“顾顺,你想什么呢?坐下吃饭啊。”

顾顺“啊”了一声,转过头看着李懂:“这真是给我带的啊?”

“不然呢?”李懂被他有些不可思议的语气逗乐了。“吃吧吃吧,为了庆祝你今天胳膊上的伤口拆线,我专门借了厨房给你做的。”

“这还是你亲手做的?!”顾顺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三两下就拧开了保温桶的盖子。保温桶里的东西都是刚出锅的,一没了盖子,立刻向外冒出了白色的热气。

而等到顾顺看清楚夹层上放着的是什么之后,他愣住了,僵着个胳膊动也不动地站在桌子边上。

李懂一只手捏着个苹果还握了把水果刀,另一只手正拖着凳子准备坐下来。看到顾顺像是被点了穴一样的反应,他也有点愣了。“……怎、怎么了?不喜欢?”

顾顺摇头:“……懂啊,你是不是哥肚子里的蛔虫啊?”

“滚蛋,你才是蛔虫。”

“那你怎么知道我想吃锅包肉啊?”顾顺拿着盖子,轻轻磕了两下保温桶。夹层里装着的是一份锅包肉,看上去脆生生的,十分诱人。“我刚换药的时候还在跟副队说呢,想吃饺子和锅包肉……”

李懂坐在了凳子上,开始削起了苹果皮。“哦,你还想吃饺子啊?那你再看看夹层下面装的是什么。”

顾顺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取下了夹层。

保温桶里满满当当装着饺子,个个皮薄馅足,翻着跟头等顾顺举起筷子。


李懂坐在旁边,一直在削苹果。刀子在手里握着,苹果来回转悠,削下去的皮连成一条,没断。

顾顺只在吃下第一个饺子的时候惊叹了一句“我的妈啊,真好吃”,接着就是一边吃饺子一边盯着李懂削苹果的手,没再说话。

饺子是大白菜猪肉馅儿的,再加上炸得酥脆的锅包肉,能在海上吃到这些东西,而且还是李懂亲手做的,顾顺觉得自己这顿饭吃得简直快要热泪盈眶。

等到最后一个饺子落进肚子里,顾顺放下了筷子:“李懂,你有没有觉得咱俩虽然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实在是太默契了,就像是那种认识了好几辈子的感觉。”

李懂耸了耸肩膀,笑了:“就因为我做了你想吃的饺子和锅包肉啊?”

“嗯!这叫心有灵犀!”顾顺猛点头。“我跟你说,就咱俩这种默契程度,可能以后你女朋友跟你都不会有。”

李懂手里的苹果皮断了,他抬头看了顾顺一眼,没吭声,又低下头去接着把苹果削完。

没了皮的苹果闻着味道特别香,顾顺自觉地往前靠了靠,冲李懂笑了。“唉,李懂,没到这种默契程度的话,女朋友的事可千万别考虑啊。”他又补了一句。“或者你要考虑谈对象的话,考虑考虑我也行!你看咱俩这一句话都不说就能弄成事,你做的锅包肉和饺子还都这么好吃,万一你要是找了女朋友的话,是不是我以后就吃不到了啊?那不行,我还想下半辈子的锅包肉有个着落呢……”

李懂翻了个白眼,把苹果塞进自己嘴里啃了一口。

“诶?不是给我的吗?”顾顺后背挺直了。

李懂咔嚓咔嚓嚼着苹果:“还指望着蛟龙炊事班班长给你做一辈子的锅包肉啊?想什么美事呢?”

顾顺看着他,眼神像是有点慌了。

也就坚持了不到两秒钟,李懂憋不住了。他忍着笑低头,把啃了一口的苹果用刀子分了两半,拿了完整的另一半给顾顺递了过去。“给你做一辈子锅包肉也行啊,那你得给我洗一辈子盘子。”

顾顺点头连应了好几声,也跟着啃了一口苹果。


嗯,真香。




评论(16)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