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瑜昉衍生】《酒后的谭嘉木是甜的》(小车,一发完)

*贺兰静霆x谭嘉木,两个人已经处对象了的设定

*这是一篇因为和 @木瓜呱呱呱 老师对赌而放飞的自我。带有肉沫的一辆平板车而已。

*最近肉写得少,可能有点柴,大家随便吃吃不要当真。

----


《酒后的谭嘉木是甜的》


荆浩结婚前夕的单身派对,谭嘉木成了喝多的那一个。

谭嘉木的酒量一直以来都算不错,再加上人又相当自律,阿屁幺鸡他们一帮人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失态的样子,可就在这天晚上不小心让人瞧了个十成十。

倒不是因为他对荆浩有什么想法在借酒消愁,他只是高兴,觉得自己的好兄弟终于能够成家、有了稳定的生活,这比别的什么都重要。

谭嘉木兴致一来,白的啤的一起上,最后躺在KTV包间的沙发上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拽着荆浩的胳膊,一脸严肃认真地说:“我这辈子估计是没孩子了,所以你儿子以后得认我做干爹。来,叫个爹。”

荆浩看着已经逻辑不清蛮不讲理的谭嘉木,满脑袋的黑线。他害怕再过一会儿谭嘉木就要逼着幺鸡和阿屁喊他爸爸了,连忙招呼阿屁给贺兰静霆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接人。

休鹇和赵宽永从荆浩手里接过谭嘉木,小心地把他放到车后座上,没等关上车门,谭嘉木就扒拉着不知道是谁的手嘟囔说要下车继续和幺鸡他们喝个痛快。

那只“不知道是谁的手”的主人就势揽住谭嘉木的肩膀,把人带进怀里。“我先带他回去了,你们玩吧。”贺兰静霆坐在谭嘉木旁边,冲着车外的荆浩点了一下头。


全文石墨

石墨打不开的话走图链



贺兰静霆顾及谭嘉木的体力,自觉地放柔了所有动作。

所以当第二天他睁开眼睛发现谭嘉木居然比自己先一步醒来离开卧室的时候,他有一点愣神。

谭嘉木正坐在卧室外的秋千上发呆,盘着腿撑着脑袋,只留给贺兰静霆一个看上去很有内容的背影。

贺兰静霆下了床,鞋都来不及穿,直接光着脚走到他身边。“嘉木,你怎么醒得这么早?”

谭嘉木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挪了挪屁股,给他空出来了秋千上的一块位置。“酒醒了,人自然就睡不着了啊。”

贺兰静霆坐了下去,问道:“身体有不舒服吗?”

谭嘉木摇头,转过身子从一旁端起来一只玻璃杯递给贺兰静霆。“没有不舒服,醒得早没事做,就干脆去厨房里给你打了杯早饭。”

贺兰静霆接过还漂浮着碎花瓣的杯子,这才发现谭嘉木的身边还有一只留了点橙汁的空杯子。

“喝吧,我刚刚手抖了一下,蜂蜜可能放多了,你看看味道对不对。”谭嘉木说着,凑过身子把脑袋搁在了贺兰静霆的肩膀上。

贺兰静霆偏过头,从他的角度看下去,恰好能看到谭嘉木的锁骨,上面还印着昨天晚上留下的大片痕迹。

“味道没什么不对。”贺兰静霆的杯子还没递到嘴边便下了结论。“是我喜欢的甜味。”

谭嘉木笑着打了个哈欠,靠着他的肩膀调整了一下姿势,一边闭上眼睛一边松了口气:“是吗?那就好。”






to木瓜老师,

海景房女孩儿何苦为难海景房女孩儿啊!!!

评论(11)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