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漂浮假日》(一发完)

甜的,双向暗恋&互捅窗户纸


----


《漂浮假日》


1.


李懂的假期来得比较突然,就在他快要忘记自己也是打过申请想要回家一趟的时候,杨锐拿着签了字的申请表告诉他:“懂啊,你的假批了啊,明天等舰靠岸了你就能回去了。”

李懂还在跟顾顺在甲板上甩战绳,听到队长这么一说,立刻来了精神:“真的吗?”

“那可不就是真的啊!”杨锐点头。“你这刚好回去过个节了。”

李懂嘿嘿笑了两声,点了下头。

被晾在一边的顾顺放下绳子问道:“过节?什么节啊?”

李懂冲他眨了眨眼:“泼水节啊,你要一起来玩吗?”

顾顺站直了身子:“好啊好啊,我要去!”

“你去个屁,”杨锐手里还拿着另一张纸,一边递给顾顺一边说:“狙击营新来了一批小家伙,上面点名让你去带一个礼拜的兵。”

顾顺皱着眉头接过了文件,上下扫了一圈之后视线又重新落回在李懂身上:“那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陪陪家人。下次我的假期批下来了,我跟你一起回去。”

李懂不吭声,只看着他笑,等到笑够了才重新开了口:“你跟着我回去干嘛啊?”

杨锐也帮腔:“就是,你跟着回去干嘛?想去阻碍李懂丢包啊?”

“啊?丢包是什么意思?”顾顺不明白队长在说什么,瞪圆了眼睛向李懂求救。

李懂却眯起眼睛笑得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冲着顾顺摇头:“你回去查一查呗。”

顾顺心里咯噔了一下,隐约觉得从脑海深处里冒出了一点慌张的意味。


2.


顾顺还没弄清楚所谓的“丢包”是什么意思,临沂号就已经贴着码头到了港。

李懂在寝室里整理行李,上扬的嘴角显示出他现在心情相当不错。顾顺靠在一边,看着他收好衣物和不知道从哪儿倒腾出来的小纪念品,忍不住开了口。

“我也想去云南玩……我还从来没去过云南呢,懂儿你真狠心,一回国就这么不要我了。”他颇为夸张地叹了口气。“观察员翅膀硬了啊……”

李懂笑着把手里叠好的T恤砸到他胸口上:“是我不要你的么?你这不是都要下去带队伍了,我还能强行跟组织打申请,要求把你揣兜里带回云南啊?”

顾顺撇撇嘴。

“好啦,我也就回去一个礼拜而已。再说了,这一个礼拜你又不是没事做,好好在基地带兵吧。”李懂拍了拍顾顺的肩膀,安慰他。“说不定还能发现几个好苗子呢!”

顾顺应了一声,接着却又嘟囔了一句:“谁能有你好啊?”

李懂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顾顺凑过身子,伸出手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瓜,接着便把刚刚被李懂丢过来的T恤重新叠好,递了过去。

“回去好好休息吧,多陪陪家里人也好。”顾顺说。“有机会的话我倒是真想带你回我老家玩一玩,让你感受一下传说中的北国风光。”

李懂接过T恤,笑了:“顾顺,你怎么回事啊?一会儿想跟我回家,一会儿又想带我回家,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李懂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脆生生的,脸上的笑看起来也十分令人安心,可顾顺却被这么一句玩笑似的问句给噎住了。

蛟龙一队的现任主狙吭哧了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只能一手推着观察员的肩膀,另一手拎着行李包,催促着人赶紧下船回家去。


3.


顾顺是顶着教官的名头走进新兵营的。他的年纪本来不算大,可站在一帮新兵中间,又因为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过太多,显得十分老成可靠。

他带的是一个狙击手班,倾其所有传授了十分有用的实战经验,一帮小年轻人对他是又敬重又喜欢。

特种兵训练营不是一般的地方,能进到这里的人也都是身怀绝技的佼佼者。顾顺觉得李懂走之前还真说对了,他确实是在这帮小年轻里看到了几个发着光的好苗子。

其中他最看好的,是个长得圆头圆脑、目光敏锐的小伙子。顾顺对了一下花名册,知道了他叫刘阳,和李懂一样,都是云南人。

刘阳观察力极强,枪法也很好,心理素质也过硬,顾顺左看右看都觉得他简直就是第二个李懂,靠谱得不得了。

一个礼拜的加强训练很快接近尾声了,最后一天是要分组进行实战演习。

顾顺只思考了不到半秒钟就把刘阳和另一个人组了个双狙击手组,一场演习打下来,两个人互为观察员又互为狙击手,轻轻松松就拔掉了对手的大本营。

顾顺心里乐呵,接连拍着刘阳的肩膀夸他有蛟龙风范。

刘阳本来是个不苟言笑的小刺头,被教官这么一夸,倒也是憋不住了,也跟着傻乐起来。傻乐过头了,憋不住方言就脱口而出了:“我们打得好那是因为顾教官的技术很板扎!”

顾顺一愣,反应过来了。

他一把揽住刘阳的,急慌慌地问道:“诶,你是云南人,那你知道丢包是什么意思吗?”

刘阳点头:“知道啊,就是泼水节的时候年轻人都会做小花包,看上谁了就丢给谁呗!要是互相看上了,接了对方的包,那就可以结婚了嘛!”

顾顺站直了身子,不乐意了:“这么刺激吗?!”


4.


虽然已经不在临沂号上了,可顾顺觉得自己脚下踩着的地面却像是海浪,一波接一波,让他站不稳似的有些发慌。

训练基地的通讯管理要比临沂号上更为人性化一些,顾顺的手机捏在手边,想着法子给李懂发了几条消息。

第一条是“李懂,我这边训练已经结束了,你是不是也要归队了啊?”

发出去之后他觉得语气有点生硬,想了想又发了第二条:“家里好玩吗?你这个礼拜都没给我来信,你是不是真要把你的狙击手独自一人留在队伍里了啊?”

这条发出去之后他又觉得有些黏黏糊糊的,有点招人烦,思前想后就又追了第三条过去。

这次倒是干脆了,就只有四个字:“你干嘛呢?”

李懂前两条没理他,第三条发出去两秒钟后,他回传了一张照片。

一个圆形的红陶土蒸锅,长得样子有点怪,中间竖着个细细的空心管。锅里倒是装满了热气腾腾的汤汁和鸡块,看着还挺香的。

顾顺问:“这是什么?”

李懂说:“我和我妈我爸正在吃汽锅鸡,可好吃了,下次你来我这里我做给你吃啊!”末了还补上两个笑眯眯的emoji。

李懂平常聊天不怎么用表情包,这时候顾顺盯着那两个emoji,心里憋着的那口气瞬间松了大半。他啪啪啪打了一行字发过去:“行啊,我要吃!”

李懂又回了一个“ok”的表情。

顾顺嘿嘿笑了两声,正准备收起手机,突然想起刘阳说的话。

他连忙按下了语音键:“懂啊,你泼水节玩得好吗?我知道丢包是什么意思了,你被人丢包了吗?哦,你丢别人了吗?你可千万别……”后面的话他没说完,手一滑就先发了出去。

没等他再重新说一次,李懂就回了两个字过来:“没有。”

没有什么?是没被人丢还是没有丢别人啊?顾顺没想明白,发了一串问号过去。

李懂可能是沉迷吃鸡去了,没再回消息过来。

一直等到晚上吃完晚饭,顾顺的手机才又震了一下。

李懂说:别闹,我后天就回来了。


5.


李懂返回训练基地的时候顾顺在宿舍等他。

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有些话要对李懂说,前一天还翻来覆去打了一遍腹稿,想着能把乱哄哄的脑子整理一下。可等到李懂真背着包出现在门口,顾顺不知道是哪根筋抽着了,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开口就说:“胖了。”

李懂噗嗤一声笑出来,作势要去踹他。

顾顺也顺着他的动作躲了躲,靠在床架子上说:“一回来就想着踹我,真不知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乖得不行的李懂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儿,被你养丢了呗。”李懂把手里的行李包放在了床铺上,笑着拉开了拉链。“对了,给你个东西。”

他掏出个方方正正的小包,笑着塞给顾顺。小包是光面布料的,里装着一些植物种子之类的东西,摸起来颗粒感明显。

“这是什么?”顾顺翻来覆去看,还在手里掂量了两下,挺轻的。

“你不是不让我把包丢给别人,又不让我接别人的包吗?那我不就只好回来丢给你了。”李懂冲顾顺眨了眨眼,笑着说:“我做不好手工,这个包还是我妈给我做的,你可得收好啊。”

顾顺一愣,捏着花包盯住李懂:“花包不是……看上谁才丢给谁的吗?难道你……”

“你爱要不要吧!”李懂打断他的话,错开目光后转过身去继续整理行李了。

“要要要,我要我要。”顾顺连忙点头,也不管背对着他的李懂是不是能看到。“我肯定收好,一定收好!”

李懂没回过头看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只是应了一声算作听见了。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顾顺被他的反应弄得有些困惑,束手束脚的像是不知道应该再怎么开启新的话题。

然后他看见李懂冲着他的后脖子和耳朵尖都有点微微发红。

手里的花包轻飘飘的,可顾顺却觉得整个人反而踏实了。他勾着嘴角笑了,漂了一个礼拜的心总算是平稳地落了下来。


6.


两周后顾顺和李懂重新登舰执行任务。

进了生活区,李懂正在整理内务,顾顺走过来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他的枕头上。

“你也收好啊,这可是我亲手做的。”顾顺冲他笑得虎牙都露出来了。

李懂低头一看,也跟着乐了。

顾顺的花包要比他送出去的那个小上一圈,针脚有些歪歪扭扭的,就连形状也是勉强能看出方形。

他把花包拿在手里,冲着顾顺点了点头:“知道啦,我会收好的。”

顾顺盯着李懂看了两秒钟,最后实在是没忍住,凑上来亲了亲他的额头。







*“板扎”是我搜出来的云南方言,就是表扬夸赞的意思。

评论(30)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