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不必问君平》(一发完)

*瓶颈期复健,随手写一写。

*超短,OOC,雷。

*就是懂哥退伍时候的一点流水账


----


《不必问君平》


蛟龙一队参加过红海行动的所有官兵中,最后一个退伍的人是李懂。

退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蛟一主狙的位置上坐了两年了,还顺手带出来一个小观察员和另一个小狙击手。

李懂身边的队友已经换了一波,队长和副队也早已换了人,就连他自己也不再是原先那个有些浮躁的愣头青。

所以在离别宴上被自己的小观察员和新狙击手哭唧唧地抱着说舍不得的时候,李懂也只是拍着两个人的后背,安慰他们说:“没事没事,以后想见又不是见不到,我就在昆明呆着,哪儿都不去。”

小观察员哭得一抽一抽的,拽着他的胳膊问:“真的啊?”

李懂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家在昆明开了个餐馆,到时候你们来找我,我请客吃海鲜。”

小观察员和小狙击手都不哭了,两个人异口同声:“懂哥,你什么时候开馆子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李懂冲他们笑:“啊,我没跟你们提过吗?开了两年啦!”

两个年轻人低下头掰手指,回忆着两年的时间能发生什么事。

然后他们想明白了。

在昆明开了两年的餐馆,那老板一定就是先李懂一步退伍的前狙击手顾顺了。


李懂乘坐的火车到站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下午到夜间的时间段里昆明下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雨,一扫闷热,倒是透出了点凉爽。

李懂拖着行李从出口通道往外走,一抬眼就看见顾顺靠在检票的栏杆上冲他笑。

“不是说让你在家等着吗,这么晚了……”李懂走过去,顾顺也动作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行李。

“说什么呢,我怎么坐得住。”顾顺笑。“上次见你都已经是半个月前来的一通视频电话,你说你准备申请退伍,把我激动坏了。今天我都恨不得直接去舰上接你回来,你还舍得甩我一个人在家独守空房啊?”

“瞎说什么呢,”李懂也跟着笑:“又不是见不到,我自己一个人也是能回去的。”

“性质不一样。”顾顺把左手拉着的行李换到了右边,然后冲李懂伸出手。“来!”

李懂顿了顿脚步,盯着那只手。

“大晚上的,没事儿,没人看到。”顾顺干脆直接抓了他的手,裹进自己的掌心。

顾顺握枪的时间比他拿筷子吃饭的时间都要长,手心和指尖有了一层老茧,摸上去硬硬的。他的手掌宽厚温暖,有着能让人瞬间卸下负累的力量。

李懂垂下眼睛看着两只交握着的手,勾起嘴角笑了。“顾顺顾顺,我跟你说啊,我退伍前带了俩徒弟,都出师了,我是不是特别厉害?”

顾顺左手拉着李懂,右手拉着李懂的行李,一边往停车场走一边点头:“不错啊,你是我徒弟,你还带了俩徒弟,那他们不就成我徒孙了啊?”

李懂踹他:“你占人便宜。”

顾顺笑闹着躲开:“我是在给你长辈分。”

李懂摇头:“你明明就是占我便宜。”

从出站口到停车场的距离并不算特别远,李懂被顾顺牵着,找到了不久前才购置下来的吉普车,他看着顾顺打开后备箱,把行李放了进去。

停车场里的人不多,顾顺却像是完成了什么动作夸张的仪式一样,开关后备箱的动作一气呵成,看得李懂有点想笑。

“这两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等过段时间档案回来了,我再陪你去民政局和武装部办手续。”顾顺伸手,捧着李懂的脸揉了两下。然后他露出虎牙,笑得一脸开心:“队长已经听说你退伍了,下午给我打了电话,说过些日子和副队一起来昆明玩一圈,咱们聚聚。”

李懂被他揉得动弹不得,只好等到顾顺玩好了才捏着他的手指把脸上肆虐的魔爪摘下来。“队长和副队要来?那莉莉姐和陆琛呢?”

“队长说这几天他来联系,看看定什么时候比较好。”顾顺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于是他干净利落地在李懂脑门上亲了一口。“走咯,回家了。”


车子从停车场开出去,李懂靠在副驾驶的靠背上看着正在开车的顾顺。

他的头发长了不少,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青年人,好像过去那些年的枪林弹雨在他身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李懂忍不住开口小声感叹道:“真好啊……”

“什么?”顾顺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困了。”李懂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顾顺笑了,伸过手摸了一把李懂的脑袋:“睡吧,有我在呢,睡醒了咱们就到家了。”

李懂应了一声,顺着顾顺的动作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听见顾顺笑了两声,像是说了句类似“有家真好”的感叹。

火车上撑了一天的疲惫感像是冲破堤坝一样扑面而来,可李懂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心过。






这两天实在是江郎才尽到感觉自己已经油灯枯竭了,随便写点啥复健一下,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捞一把顺懂的旧文目录

评论(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