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写洪季,OOC是我的锅。

关键词:不过脑甜饼、腰伤、办公室恋情

回的点梗。梗内容↓



朋友注意身体啊【给你小心心


------------------


《齐齐整整》



1.


季白的腰扭伤了。

而且还是在指导许诩搏击动作的时候扭伤的。

赵寒扶着他回医疗室治伤,身后跟着努力憋笑的许诩姚檬,场面一度失控,非常尴尬。

季白板着个脸,一半是疼的一半是觉得不好意思。一行人拖拖拽拽进了医疗室,队医问了问情况,转身拍了拍靠墙的小床。

“趴着,你这是肌肉扭了,我给你揉两下再贴个膏药就行了。”队医努了努嘴,从柜子里抽了几块虎皮膏药出来。“我多给你几块,每天一块,及时更换啊。”

季白应了一声,撩了衣服趴下去,许诩拉着姚檬捂着脸走开,只留了赵寒在医疗室里帮忙。

赵寒看着队医揉了两下季白的腰,又撕开膏药准备往上贴,自己拽了把凳子坐在了季白旁边嘿嘿笑了两声。

“三哥,这可是大新闻啊。”他表情有点找抽,摇头晃脑表演了起来。“我队最能打的季三哥,在训练途中,哦不对,是在‘训练徒弟’的途中扭伤了腰。”

队医摁中了伤处,季白皱了皱眉头。“赵寒我看你是皮痒了。”

“不敢不敢。”赵寒往后躲了躲,耸着肩膀摇头。“我打不过你。”

季白瞪了他一眼。“你等着啊,明后天我腰伤好了,我们训练场见。”

队医插了话。“季队你别想了,你这扭伤,最少得花四五天才能缓过劲儿来。”

季白愣了愣,转头就看到赵寒捂着嘴笑了。

“你真是皮痒了。”季白说着就要伸手打人。


2.


手还没伸出去,有人就从门口走进来了。

“受个伤还这么不老实,你这是不是不想好了啊?”来的人站到他边上,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季白转过头,乐了。“哟,洪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

洪少秋看了看在旁边憋笑的赵寒,也跟着笑了。“季队百年不遇的在训练中扭伤腰,这可是你局我局共同的大事啊。”

赵寒一听他这么说,真的是绷不住了,直接笑到弯腰快要跌下凳子。

季白瞪了洪少秋一眼,咬牙切齿。“不愧是国安局的人,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啊!”



3.

洪少秋开着车把季白扛回家的时候,贴在腰上的膏药开始有效果了。

季白扣着安全带,觉得膏药下的皮肤在发热,忍不住扭了两下身子。

洪少秋转头看了看他,眯着眼睛笑。“马上到家了,忍忍。”

季白先是一愣,随后想明白了,瞪着洪少秋吼了回去。“忍什么啊,我告诉你别乱来啊,上次脖子上留的印子差点儿被许诩看到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你不要随便展开好吗?”洪少秋逗他。“再说看到了又怎么样,我们局你们局中间就隔一道墙,大门都是共用一个大门来着,你真以为没人看得出来我们两个勾勾搭搭的事情啊?”

“什么叫勾勾搭搭啊,你能不能找个好听一点的词?”季白伸手拍他。“不过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之前不是说还要在三岛待一阵么?”

洪少秋转了把方向盘。“回来拿点资料,顺带修整几天。怎么?不欢迎我回来?”

季白扭过了脑袋,笑着摇了摇头。

他换了个姿势,撑着脑袋看着车窗外面。没看两秒钟就发现洪少秋的越野车一路从三岛市开过来,落了一身灰不说还有泥点粘在后视镜上,脏得不得了。

季白敲了敲车窗。“洪队,你这车有点儿影响国安局形象了吧?”

“我哪有时间洗车,车刚进到院子里,你那个宝贝徒弟就给我发了消息说你受伤了,我还不得赶紧过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洪少秋讲到这儿,顿了几秒钟。“季白你跟我说实话,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你还有没有受伤?”

季白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没有。”

“你就糊弄我吧,我跟你讲我可是会检查一遍的。”洪少秋冷哼了一声,也没看他。

季白撇了撇嘴。这段时间手上刚好没有大案,本来就是打算好好调整养精蓄锐的时间,唯一受的伤就是今天这么莫名其妙的扭伤。他想,就这么中彩票一样概率的倒霉事儿居然还给洪少秋给撞见了,实在是有点丢面子。


4.


季白受了伤,洪少秋又刚回来,回家之后两边的警局自然也是各给了半天的假。

队医给贴的虎皮膏药味儿挺冲的,季白一手撑着腰,跟在洪少秋的背后看着他掏家里的钥匙。“这药味道大,你跟我呆两天,说不定等你回三岛的时候身上都染上味儿了。”

洪少秋打开门,侧了个身子让季白先进去。“我比较喜欢你身上其他的味道。”

季白笑了笑,迈开步子挪进家门。他刚活动了一下后背,就听着洪少秋关上门走了过来。

“季大队长,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时隔两个半月的拥抱啊?”洪少秋虽然是在问他,可手却已经攀上了季白的肩膀,从背后抱住了他。

季白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你靠这么近,真要染上药味儿了啊。”

洪少秋没撒手,反而左右晃了晃身体。“季白,你真的要吓死我了。”

“吓什么……”季白被洪少秋蹭着脖子,觉得有点痒。想了没两秒钟就明白了他到底在说什么。“这真就是个意外,而且扭伤算伤吗?又不是中枪,别担心。”

洪少秋把脑袋埋在他的脖颈上,用力蹭了两下。“什么枪不枪的,你还想当着我的面中枪啊?想都别想!”他说着吸溜了一下鼻子。


5.


国安局和霖市公安局隔得近,就在一个政府大院里。前后左右的人都熟悉,一说到洪少秋这个人,谁都知道他干的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大事儿,无论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的铮铮铁骨的硬汉。可就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居然因为自己不小心扭伤到腰,担心到快要哭了。

季白心里一阵感动,向后靠了靠,抬手握住了洪少秋圈着自己的胳膊。“你哭什么啊,区区腰伤,过不了两天就好了。”

洪少秋又紧紧抱了他一下,最后才慢慢松开了手。“……我没哭,我就是这两天赶路没休息好,有点感冒了。”

季白愣了愣,转过身看他。洪少秋低了头,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感冒了?”

洪少秋连忙解释道:“但是我保证,你这休息的几天,我一定好好照顾你,把你的腰伤治好。”

季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憋不住笑了。“洪队客气了,你小心最后我的腰伤没治好,你还感冒的更严重了。”

“再严重也不会伤到腰的。”见季白没生气,洪少秋又凑了上来抱了抱他。


6.


时隔两个半月的拥抱,两个人都觉得非常温馨满足。

——前提是洪少秋没有打喷嚏的话。

他是真感冒了。

三岛市靠海,执行任务的这几个月虽然对着海风吹,但是空气流通,也没多大困扰。可开车从三岛市回霖市,夜里一降温,再加上车子里空气不流通,刚一下高速公路洪少秋就觉得自己好像是感冒了。

洪少秋推开季白,猛打了两个喷嚏,一直打到腰都弯下去了。最后他红着眼角抬起头,憋着嗓子说了声“完了”。

“什么完了?”季白吓了一跳。

洪少秋指了指自己的腰。“打喷嚏把腰给闪了。”

季白笑了起来。“诶,是谁刚才说不会伤到腰的?”

洪少秋叹了口气,觉得这个季白是白养了。


7.


给洪少秋的腰伤贴膏药的时候,季白的兴致非常高昂。

膏药还是队医丢给他的那几块膏药,位置也和自己受伤的地方差不多。他啪叽一声贴好膏药,帮着洪少秋放下卷起来的衣服,小声嘀咕了一句:“这样才算是一家人齐齐整整。”

原本腰上还有点痛感的洪少秋被他这句话逗乐了,转过身揽住他的肩膀靠在自己身上。“哦,现在愿意承认是一家人了?这扭伤还成咱们家族标记了?干脆明天我直接杀到你们办公室去,告诉所有人你和我变一家人了怎么样?”

季白想了想,顺手也和他勾肩搭背了起来。“洪队不怕搞个大新闻出来,我也是不怕的。”


8.


洪少秋那颗想搞大新闻的心,忍了一晚上,最后还是忍住了。

第二天上班,季白在办公室忙了一上午,洪少秋来找过他一次,和他打了一场嘴仗之后心满意足地回了隔壁。

季白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这人明明和自己一样伤了腰,怎么看起来这么生龙活虎啊?

想了没一会儿,赵寒转着转椅挪了过来。

“三哥三哥,我想给你一个建议。”他冲着季白打了个响指,换回来脑门儿上的一弹。“唉,你别打我啊,我就想说你和洪队就别藏着掖着了。”

季白一愣。“藏着掖着什么了啊我们?”

许诩端着杯子接了热水,走回自己座位的时候轻飘飘地丢下个炸弹。“你们两个人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季白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腰疼得更厉害了。


9.


季白决定想办法让洪少秋的腰也再疼上一疼。

毕竟一家人齐齐整整才是最重要的。



-完-




还想点梗的话可以戳【这里

评论(13)
热度(137)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