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短文讲的是两位大佬抗战结束奔赴法国之后怎么捅破窗户纸的故事。

糖。

情人节到啦w


------------


《瓦伦丁的来信》



明楼的学生告诉他,明诚好像有了喜欢的人。

“我看见他在买花,虽然被纸包着,但我知道那是玫瑰。”金发碧眼的年轻法国姑娘在讲台的一边撑着脑袋,优雅的尾音一点点挠着明楼的心。“是要送给谁吗?”

明楼冲她笑了。“他没有跟我提过,这是他的私事。”

女孩有些失望,歪了歪脑袋问道:“可他不是您的弟弟吗?又是您的助教,和您整天都在一起,您应该了解他。”

“我是了解他,可我也要给他自己的空间。”明楼收拾好了讲桌上的讲义,勾了勾嘴角。“伊莲娜小姐,下课了,你得回去做功课了。”

女孩叹了口气,直起了身子。“好吧,明教授再见。”

“再见。”明楼微微颔首,拎起了皮包走下了讲台。

门口有人等他。背影直挺,看上去风骨傲人。明楼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哥,”明诚抬起头,递给了他手里拿着的纸张。“下周的演讲稿我改好了,您再看看。”

两人肩并肩,一路从二楼的教室走到了校外的停车场。明楼看着手里的稿子,上面有明诚用蓝色钢笔改动过的痕迹。黑色的原稿是他自己写的,字体用的是干净清爽的手写体,而附着在上面蓝色的字迹则是明诚的,大小比他的小一圈,可带了花体字的一点儿神韵,看着非常漂亮。

一直到坐进了车,明楼才将演讲稿折好,放进包里。

“有问题么?”明诚转过头问他。

“有一个问题。”明楼笑了。“你有喜欢的人了?”

明诚一愣,随后红了脸。“先生您又拿我开玩笑了。”

没有人会拿这事儿开玩笑。明楼盯着明诚看了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他没再追问下去,只说了声“走吧”,就靠在了椅背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明楼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他想,可能明诚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只有在试图掩盖或者辩解的时候才会对着明楼叫出“先生”这两个字。

他从小养到大的弟弟明诚对他撒谎了——相比起这件事,更让明楼感到焦虑的是,看这个样子,明诚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二月的巴黎非常寒冷,明楼拉高了衣领,微微叹了口气。

从学校到公寓的距离不算很近,车开到半路,外面突然开始下起了雨。

“大哥,家里的壁炉有点问题,我约了人下午来修,可能中午会比较冷。”明诚目不斜视。“您忍一忍,我给您温壶酒暖身子。”

明楼有些心不在焉,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明诚转过了脑袋,看了看他。“大哥?”

“嗯?”

“您有心事?”

“……没有。”明楼摇头。“只是早上起得太早了,有点头疼。”

明诚抿了抿嘴角,微微皱起了眉头。“那就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刚好我也有点事儿想要跟您说。”

明楼看着明诚的侧脸,说了声好。

停车场距离公寓的大门还有点距离,车上只放了一把伞,两个高大的男人肩并肩挤在伞下,走进公寓的时候身上不免还是沾上了水滴。

明诚说的没错,家里的壁炉出了点问题,屋子里很冷。他站在玄关处收好伞,又帮明楼脱下了打湿了的大衣。期间明楼有那么几秒钟觉得屋里太冷了,得要抱一抱眼前的弟弟才能褪掉满身的寒气。

“我去准备午饭。”明诚换了鞋,走向了厨房。“您想吃牛排吗?”

“不着急。”明楼拉住了他的胳膊。“你刚才在车上说,要跟我说什么事?”

明诚抽回了自己的胳膊。“总得边吃边说吧?”

“很重要的事情吗?”

明诚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也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吃饭的时候跟您说比较好,免得您因为不开心,没胃口吃饭。”

“那就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了。”明楼看着他。“是要跟我承认你有喜欢的人了?”

明诚“啊?”了一声。“……这都被您猜中了。”

“我不是猜的。”明楼环视了一下客厅,没有看见玫瑰花的影子,想来是已经送出去了吧。他叹了口气。“阿诚,伊莲娜说她看到你买玫瑰花了。”

明诚瞪圆了眼睛。“她告诉您了?!”

“她说你可能有喜欢的女孩儿了,向我打听是谁。”明楼微微后退,压低了声音。“我知道这是你的私事,可我毕竟是你的家人,这种事情从外人嘴里说出来,会让我觉得有点难受。”

明楼看见自己的弟弟垂放在身边的手微微捏成了拳头。

想来也是,从上海到巴黎,虽然他们两个都已经是快要步入中年的人,可明家向来是种草是兰草,明诚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上佳,不会有人不喜欢他。

明楼接着说道:“当然,你要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也不会逼你跟我说,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可以了。”

他说的情真意切,虽然心里还是有不舒服的感觉往外冒,但只要是能让明诚过的好一点,他觉得一切都值得。

可明诚听了他的话却笑了。

他低下头,微微耸了耸肩膀。“……我觉得大哥您是误会了,我没有喜欢上什么别的女孩儿,花也不是买给别人的。”等他再抬起头,眼里的笑意便再也隐藏不住了。“我原本想要再过几天之后给您个惊喜,可现在看来,只能顺水推舟了。”

“什么意思?”明楼愣住了。

明诚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您去餐厅等等我,我马上来。”他说着,转身向着自己的卧室走了过去。

明楼想要叫住他,可想了想,还是按照他说的话走向了餐厅。


餐桌上摆着两个白瓷餐盘,和早上离家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明楼刚刚坐定,就听着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再接着,明诚就从餐厅门口探了个脑袋。

“大哥,这是给您的。”明诚怀抱里抱着的是一把还未完全盛开的玫瑰。牛皮纸裹着花茎,只撕开了最上面的一层,露出了红色的花瓣。“本来是想过两天到了日子再送给您,可既然您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他笑着走了过来,将手里的花束塞进了明楼的怀里。

空荡荡的双手间忽然被花束填满,明楼觉得自己像是拥抱了一团火,连带着全身都跟着一起燃烧了起来。“……为什么会送玫瑰花给我?”他的声音有点儿颤抖,分不清是紧张还是躁动。

“大后天就是瓦伦丁节,你是我唯一可以送花的对象了。”明诚在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我总不能给您的那些学生买玫瑰花吧?”

明楼看了看手中的花,抬起头盯着明诚。“阿诚,你知道送玫瑰花的含义吗?”

“……大概是知道一点的。”明诚像是有些局促,坐在了一旁的餐椅上。“大哥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明楼把花束放在了桌子上,凑过身子伸手按住了明诚的手背。“阿诚,我非常喜欢。只是我不知道我想的‘喜欢’是不是和你心里的感觉是一样的。”

明诚没有回话,他低下头,盯着被握住的手看了好一会儿。最后他抽回了手,说道:“其实我还准备了一张卡片,上面写了很过分的话。大哥要不要看一看?也许你看完之后就会知道是不是一样的了。”

明楼点了点头。

明诚修长的手指伸进胸前的口袋,取出了一张折叠好的卡片递给了明楼。

深红色的卡纸很厚重,除了用钢笔写下的几行字以外没有多余的装饰。

明楼捏着这张卡片,一字一句地读完明诚写在上面的那些“很过分的话”。然后他重新叠好卡纸,放进了自己胸前的口袋里。

“……大哥?”明诚有点不敢看他。

可明楼却捏住他的手,拥抱了他。“阿诚,是一样的。”他蹭了蹭明诚的脸颊,像是回到了自己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开心到不知道再做些什么好。

放卡片的口袋在左胸口,靠着心脏。那上面写着的字太有魔力,不过是短短几行泰戈尔的短诗,却胜过了千言万语,就连心脏跳动的节奏都踩上了每一句的韵律。

“我看见你像永世难忘的北斗,穿透岁月的黑暗,姗姗来到我的面前。”——明楼觉得这是他见过的,阿诚所写过的最好看的几行字了。



-完-







端起了我的狗粮盆,恭祝大家节日快乐。

评论(23)
热度(244)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