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化形记》(一发完)

《鸡情满满动物组主题接龙》食用说明:

1.此为楼诚衍生动物化之主题联文,本文将出现一猫一狗。

2.本文cp:《琅琊榜》蔺晨x萧景琰。

3.本联文于元宵节开始,将于结束后放出全主题合集链结。

4.食用前请详阅此说明,并确认CP是否为您所爱,再行食用。敬祝您食用愉快。



年下设定,挺有(无)病(聊)的梗。

猫是阁主,狗是靖王。


---------------


《化形记》



金陵有妖,每于中宵,蹲踞屋上,伸口对月,吸其精华,久而成怪。*1



入了寒冬,苏宅里燃了火盆,屋内暖和的温度有点让人昏昏欲睡。

飞流端着装了糕点的食盒拉开门,正打算坐到火盆旁细细品一品这传说中静妃亲手做的糕点,可还没等他走向火盆,脚下就被什么绊了一跤,整个人接连踉跄了几下才勉强抱着食盒站稳。从寒冷的院子进入房间里就有些没反应过来,飞流又被这么吓了一下,原先好不容易被小心隐去踪迹的两只兔耳一不小心就又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天气一凉就行动迟缓啦?”始作俑者眯着眼睛半躺在软垫上,勾着脚尖晃悠。“耳朵都竖起来了。”

“你再逗他两下,他可就要踹你人了。”梅长苏手里拿了本书,从里屋走了出来。“飞流过来,别理你蔺晨哥哥了。”

飞流抱着食盒,冲着蔺晨跺了跺脚,迈开步子跨过横在自己面前的人,走到梅长苏身边坐了下去。

梅长苏扭过头看着他笑了笑,伸手去轻轻揉了两下他的脑袋。“好啦,耳朵可以收起来了。”

飞流哼了一声,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在梅长苏的抚摸下慢慢消失不见了。

蔺晨看着他,觉得可爱。“飞流,下次我们回琅琊阁,我再给你配服药,让你耳朵尾巴彻底消失不见好不好?”

飞流取了枣花酥塞进嘴里,冲他摇头。

“为什么不要啊?没了尾巴耳朵,就不会再吓到人啦。”蔺晨躺在软垫上翻了个身,眨了眨眼睛。

“我控制得住!”飞流撇了撇嘴,低头取了另一块云片糕送到了梅长苏嘴边。

梅长苏笑着咬住了云片糕吃了下去。“飞流控制得住,可是蔺晨哥哥好像有点控制不住了。飞流你说,需要服药的人到底是谁啊?”

飞流答得干脆。“他!猫妖!”他认真地抬手一指,惹得蔺晨哈哈大笑起来。

软垫上的薄被向下滑落了些许,一条银灰相间的毛尾晃悠了两下,搭在了蔺晨的腰间。

“这说明我对你们这里没有戒心,是信任你的表现。”蔺晨伸了个懒腰。“我没把耳朵露出来就已经不错啦!”

梅长苏一边拍着飞流的背,一边叹了口气。“你这就觉得不错了?这段时间的夜里,你再多爬两趟房顶,金陵城就要传遍了,说梅长苏养了一只大猫。”

蔺晨摇了摇头。“城里能化形的又不只有我一个,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化人形的妖在金陵城里不少,更有甚者还考取了功名做了官,看上去和常人并无两样。

——可不就是没什么两样吗?大梁遍地都是人和妖混了血的后代,和普通人的融合也早就完成了。除了年幼的小家伙们不能控制地露出尾巴耳朵,成年人里还没看到谁在外面会甩着尾巴耳朵招摇过市。

蔺晨坐在苏宅屋顶上啃了口手里的苹果,低头喊了一声正在院子里扫着雪的黎纲。“这雪也下了几日了,宫里有没有什么动静啊?”

黎纲抬头看他。“宫里有没有动静和下没下雪有什么关系?”

“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嘛。”蔺晨跳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袖,将苹果核丢进了雪堆里。“长苏这几日说那个小王爷要来,也没见着人呀?”

“你是说靖王?”黎纲拨拉了两下雪。“怕是这两天又被调去做苦差事了。”

“什么苦差事?”

“城西的肉铺丢了东西,店主非说是看到长着尾巴的妖人叼走了,闹了个不可开交。”

蔺晨皱起了眉头。“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需要一个皇子亲自去处理吗?”

黎纲看了他一眼。“要不怎么说是苦差事呢。靖王生性耿直,皇上也喜欢处处为难他,这回好不容易返回金陵,不知怎么的又惹皇帝不高兴了,明着是对他委以重任让他查案,可谁都看得出来这是皇帝在想着法子折辱他。”

蔺晨哦了一声,找了廊上干净的位置坐了下去。“明知道是故意针对自己,也不躁也不恼……嘿,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不知道长苏怎么偏偏选了他呢?”

黎纲摇了摇头。“靖王哪里傻,他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他善于隐忍,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是个顶好的人。”

“你和长苏都夸他,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蔺晨说着站起身,揉了揉脖子就要往外走。

“哎,你干什么去?”黎纲喊他。

“去城西,会一会这个靖王大人。”蔺晨头也不回。

黎纲想了想,冲他喊了一句:“你的尾巴记得收一收啊!”


金陵的城西,一般情况下是见不到锦衣玉食的公子小姐们的。这里住着的人家境贫寒,经商的也不过是芝麻绿豆大的铺子,做些小本买卖。

蔺晨揣着手,迈着步子走了没一会儿,果不其然地在城西的地界里看到了靖王萧景琰。

西城人多,鱼龙混杂,可萧景琰在人群中只探了个头,看上去就和旁人不太一样了。他长得挺好看的,不似一般王孙贵族拿鼻孔瞧人的高傲,又没有软趴趴的书卷气息。多年征战生活反而让萧景琰看着心思单纯,没那么多七七八八的小心思。

蔺晨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觉得挺有意思,倒也没敢靠太近,找了个离他们不远的茶摊坐下,点了一碗茶。萧景琰下了马,和黎纲讲的一样,正在和肉铺的店主说些什么。他皱着眉头,一边问询具体情况,一边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

肉铺所在的地方是这条巷子的中间,左右两边分别是一间豆腐坊和一间酒铺。因为承担着城西将近一半的商业流量,整条巷子人来人往也算热闹。所有店铺都只有一层楼高,除开店铺外就没什么能隐藏的地方。如果有人想要经过这些基本等同于私宅的店面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东西,除非是惯偷或者家贼,否则还真是比较困难。

蔺晨想了一圈,心里有了个大概。他看向了萧景琰,发现他仔细检查起了肉铺的房梁和柜台,拿了放在一旁的切肉砍刀闻了闻,最后独自一人径直走向了肉铺的后院。

“哎呀,这个人长得倒是挺好看,怎么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啊。”蔺晨小声嘀咕了两句,放了两枚铜板在桌子上,站起身来向着肉铺院子所在的背街走了过去。

蔺晨本体是猫,爬高上低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轻车熟路。他窜到了院子的围墙上,隐了气息盯着萧景琰。刚才离得不太近,只看了个大概,到了这时候他才有机会仔细打量靖王的样子。他看上去要比蔺晨大上一点儿,眉目英挺,非常好看。

蔺晨向来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原本只是想看一眼萧景琰,谁知道这么就这么一看,反而被他捕捉到了气息。

“什么人,出来!”萧景琰向着他躲藏的墙头吼了一声,蔺晨撑着的胳膊一软,整个人翻落了下来。

蔺晨“哎哟”了一声,揉了揉后腰,还没缓过劲儿来,一柄长剑就抵在了自己胸口。

“你是谁?躲在这里做什么?”萧景琰皱着眉盯住了他。

蔺晨向后退了半步,可萧景琰的剑也跟了上来。他只好堆起了笑,摆了摆手。“我就是个普通路人,听到这边有热闹,就凑过来看了看。”

“看热闹需要爬到围墙上吗?”萧景琰手上微微用力,剑尖刺破了蔺晨的外衫。“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真的就是一个路人!”

萧景琰瞟了一眼他的身后,像是明白了什么,收回了剑。

蔺晨微微松了口气,正准备堆着笑意向前迈上一步,萧景琰便扭过头,冲着院外喊了一声。“战英!”

蔺晨一愣,只见从门外走进一位佩剑少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按住肩膀捉了过去。

完了完了完了,蔺晨心里暗叫不好,这次真的是玩儿大了。


热闹还没顾着看上,蔺晨就被萧景琰丢进了大牢里。列战英推着他入了牢房,说了声“老实点”就锁了牢门。

蔺晨叫了两声,列战英没理他,他只好揣着袖子,有些焦躁地在牢房里转着圈圈,嘴里念叨着“这个人怎么这么笨!”。

蔺晨想不明白,这萧景琰虽说是长相英挺一派正气,可看上去呆呆傻傻的,完全不是聪明人的样子。怎么就为了这么个人,梅长苏愿意豁出性命从琅琊阁返回金陵呢?这事到底还能不能成啊?

他来回晃了许久,晃到牢里其他的犯人都有些眼花了的时候,列战英再次出现了。

“殿下要见你。”他打开了牢门,带出了蔺晨。

蔺晨一个闪身走了出去,跟在了他的身后。“这个靖王,不会要对我怎么样吧?”

“你出现在肉铺,行踪又诡秘,你觉得殿下会轻易放过你?”列战英瞥了他一眼,没有放慢脚步。

“我又没有偷东西,只是好奇而已啊!”蔺晨提高了嗓门。“再说了,那么明显的内贼作案,靖王会看不出来吗?”

“这些话你留着对靖王说去吧。”列战英没再搭理他,只领他到了一处密室,推开门让他进去。

蔺晨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内室,叹了口气之后迈步走了进去。

密室内只有一张案几和几盏灯,萧景琰坐在案几的一边,倒了两杯茶放在桌上。“过来坐。”他也没看蔺晨,只是伸手摆放好了杯子。“原本还带了一点榛子酥过来,可半路上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不见了。”

到了这个时候蔺晨才感觉到萧景琰虽说远离朝政,可身上还是带着帝王之家的气质。他走了过去,坐在了萧景琰的对面。

“我不是你要捉的人,我没偷东西。”蔺晨先开了口。“而且我真是因为好奇才到那儿去的,你得相信我!”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偷东西的人已经抓住了,家贼。”

蔺晨愣住了,缓了好一会儿才有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家贼啊?”

“城西虽然贫穷,可肉铺所在的街道也算热闹,那里视野开阔,如果真的有外人从街道上走过而偷东西,不可能整条街的店铺都没人看到。”萧景琰看着他。“就是这么简单。”

蔺晨摇了摇头。“哪儿有这么简单,我看你就是瞎蒙的。”

萧景琰听了他的话,笑了。“我没有瞎蒙,我有证据。”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肉铺的砍刀上面有味道。”

蔺晨坐直了身体,盯着萧景琰看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了。“啊,原来你是……”

“你不也是么?”萧景琰打断了他的话,只听着悉悉索索的一阵声音,半截犬尾从他的衣摆下露了出来。“你一从院子里翻下来我就闻出味道了,是从苏先生家里来的吧?”

“鼻子还真灵。”蔺晨哪里想过萧景琰也会和自己一样,盯着那半截犬尾看了半天,最后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想到靖王也能化形,陛下知道吗?”他趴在案几上,恢复了一向的天性。“这可就厉害了,大梁的皇子也是能化形的半妖。”

“父王自然是知道的,我的母妃本就是有着猎犬的血统。”萧景琰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倒是你,虽然不是这次肉铺的小偷,可有些事情我还是得要问清楚。”

蔺晨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原先隐着的猫耳和猫尾也都现了形。“什么事,你问吧。”

“前些日子金陵城里有流言,说是在苏宅附近出现了盘踞屋顶伸口对月的猫妖,是不是你?”

“我晒个月亮也不行啊?!”蔺晨急了。“我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当街化形四没吓唬幼儿,怎么就不能晒晒月亮了?我还没出苏宅大门呢!”

眼看着蔺晨不高兴了,萧景琰倒是低头笑了笑。“苏宅情况特殊,平日里本就被各种各样的人关注着,你若真是苏兄的朋友,应当尽量少让他操心才是。”他说着,也站起了身子。“我原本想着过些日子去找苏兄说一说这个情况,但既然遇上你了,当面说了也就算了。”

蔺晨看着他。“你说就说,为什么要把我关到大牢里呢?”

“犬类看见了猫,想要叼起来吓唬一下是天性。”萧景琰摇了摇头,回答的倒是理直气壮。

“搞了半天你和那个什么列小将军是合起火来匡我的!”

萧景琰摇头。“你生气了?那我明日就去苏宅亲自登门向你道歉。”

蔺晨正欲发火,可他看了一眼萧景琰的身后,原本快要脱口而出的那句“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打了几个弯儿,最后变成了带着笑意的问话。

“啊呀,靖王可别是这么一下子就喜欢上我了?不然怎么会拿我开玩笑呢?”他说着凑到了萧景琰的身边,伸出胳膊去勾搭住了他的肩膀,猫一样凑过脑袋蹭了蹭。

蔺晨年纪比萧景琰小那么一点,可两人差不多一般高,向来不许外人近身的萧景琰被这么一搂,后背微微僵直了不少。“你是苏兄的朋友,我当然应该对你礼让。”原先只是逗弄蔺晨,可现下反而是他有些局促了起来。“你快走吧。”

“不对啊,礼让的表现可不是靖王你现在的样子啊。”蔺晨笑了笑,伸手点了点萧景琰的尾巴。“……你看,摇得这么快,靖王的心情很不错呀!”

萧景琰一愣,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尾巴果真如蔺晨所说的那样摇得停不下来。他的脸一下子控制不住,红了起来。

蔺晨嘿嘿笑了两声松开手,接着隐了猫耳和猫尾,抬手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冲他挥了挥手。“我这些时日都在苏宅,你要是来找苏兄,记得也来找我玩儿啊。”他说着,转过身向着密室外走了过去。

一直到蔺晨走出了密室,萧景琰都还愣在原地,尾巴没收起来不说,脸色还一片通红。

“想逗我,还不知道到底是谁逗谁呢。”蔺晨伸了个懒腰走上了街道,慢慢往苏宅的方向走。他觉得心情很好,这个靖王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蔺晨想起在他小的时候,父亲曾送给他一只非常可爱的幼犬。他每天和那只幼犬一起嬉戏,给它喂食,带它爬遍了琅琊山的山头。那只幼犬很喜欢他,喜欢到每次他一靠近,它都会站起身来猛摇尾巴示好。

蔺晨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心里想着,萧景琰的尾巴摇得那么快,会不会也是因为喜欢呢?



-完-



*1“每于中宵,蹲踞屋上,伸口对月,吸其精华,久而成怪”出自《坚瓠集》,金华之猫。


联文接的梗是来自 @季节替而岁岁安 太太的,虽然只有一句话带过2333。

本来想写一个互撩的段子,结果不小心就写成了现在这样杂七杂八的东西,抱歉啦。

下一棒是 @慕楼 太太,加油啦>3<

评论(14)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