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换个地方谈恋爱】【谭李】 Yellow (一发完)

食用说明:

1.此为庆春节主题接力联文,主题《换个地方谈恋爱》

2.一天一文,CP是楼诚衍生任意组合,文风不定,但保证一定HE。

3.将于元宵节放出全主题合集链结。

4.食用前请详阅此说明,并确认CP是否为您所爱,再行食用。敬祝您食用愉快。


------------------------


Yellow



飞机在气流中微微颠簸了几下,一直睡得不算特别安稳的李熏然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看向了坐在身边的谭宗明。

“醒了?要不要喝点水?”原本还在看书的谭宗明放下了手中的kindle,转身从旁边的小桌板上拿过了一杯纯水。

李熏然“唔”了一声,半支着身子接过了水杯。“几点了?我是不是睡了太久?”因为刚刚醒过来,他的声音有点沙哑。

“刚过北京时间晚上十点,你也才睡了几个小时而已。”谭宗明看着他喝完杯子里的水,伸过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李熏然把空杯子放在了桌板上,脑袋凑到谭宗明的肩头,找到了个舒服的角度。“可是外面天已经亮了,是不是快到西雅图转机了?”他勾起嘴角笑了笑。“看来我醒的还挺是时候。”

谭宗明看了看手表,扭过头吻了一下李熏然的发旋。“你看,如果坐专机就没有转机这么麻烦的事情了。”

李熏然低声笑了两下,抬起头看着他。“谭总,你可是答应了我,这趟出行可是要低调的。”

谭宗明看着那双晶亮的眼睛,思考几秒钟后变换了姿势,低头吻住了李熏然。

一想到这次难得的出行是因为两人之间一个玩笑般的赌约,谭宗明就觉得整个人都活络了起来。好像自从和李熏然交往以来,遇到的都是让人开心的好事。谭宗明是一个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人,而身边的小警察总能带给他惊喜。

飞机引擎的轰鸣声被机舱外墙减弱,落到乘客耳中就只剩下了不算太响的噪声。谭宗明吻着李熏然,在经济舱的里小心翼翼地躲开别人的视线。他觉得有点刺激,像是找回了一点交往最初的时候连轻勾手指都会不好意思的感觉。

这一趟从上海到费尔班克斯的行程安排谭宗明完全没有插手,可是他觉得无所谓。李熏然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愿意把自己无条件的交给他。谭宗明抱着李熏然,对接下来的阿拉斯加之行充满了期待。


经过西雅图几个小时的中转,两个人彻底踩上费尔班斯克地面的时候已经是到了美国时间下午了。

落地的时候李熏然显得很兴奋,两眼冒着光快步走向行李传送带。谭宗明跟在他身后,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也迈开步子走到了他身边。

“别走太快,一会儿出了机场会冷得受不了。”谭宗明拉着李熏然站住,伸手帮他拉高了羽绒服外套的拉链。“咱们现在可是在阿拉斯加,北极圈里了。”

李熏然笑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我订好了车,想要带你早点去看看要住的那间民宿。”

谭宗明被他逗乐了。“熏然你知道么,你现在这样样子特别像刚刚领到奖状,想要快点给家长看的小孩子。”

“那你要表扬我吗?”李熏然也跟着笑了。“不过不管你表不表扬我,我都不会让你失望的。”

谭宗明攥着拉链的手顿了顿,随后捧着李熏然的脸用力揉了揉。“你要是想让我现在就在这个走廊亲你的话,你可以笑得再开心一点。”

李熏然愣了愣,随后笑着推开他的手,说了声“流氓啊”。


来接他们的司机很有趣,是个将近六十岁的本地人。一脸白色的胡须,再加上胖胖的身形,看上去就像是个真实版的圣诞老人。

从机场到李熏然预定的民宿不到十公里的距离,几个人有说有笑聊了没一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圣诞老人”对车上这两名英俊又幽默的亚洲小伙子很是喜欢,收下车费后反复说了几遍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还想要来送他们去机场。

李熏然道了谢,和谭宗明一起取下了行李之后和他告了别。

“享受到了来自美帝的热情,小李警官可别被这糖衣炮弹击败了啊。”谭宗明有些夸张地揽住他的肩膀,笑了起来。

李熏然回勾住他的肩头,笑得见牙不见眼。“请祖国和人民放心,我能抵挡住诱惑!”

两个人笑闹着拎起行李走进了民宿。

这套民宿的主人是一对上了年纪但非常和善的老夫妇,在热情地拥抱过两人之后,有着一头银发的老妇人将二人领到了二楼的卧室,告诉他们费尔班克斯是个好客的城市,请他们不必拘谨。“我们就住在你们隔壁的那一栋木屋里,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直接来敲门就好。”她眨了眨眼睛,笑着关上门下了楼。

一直到放好行李,谭宗明才得空仔细看了看这间民宿的样子。

总共两层的木质别墅,占地面积不大,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基本的客厅厨房以外,还附带了一个有车库的院子。美式田园的装修风格和他们在上海的家完全不一样,可壁炉烧起来之后,反而更显得温馨。

谭宗明和李熏然收拾好了东西,从二楼走了下来。原本到达费尔班斯克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了,修整之后差不多也到了晚饭的时间。李熏然钻进厨房找了一圈,最后献宝似的从冰箱里取出两块牛排给谭宗明看。

“我给你煎牛排吃怎么样?”李熏然笑着耸了耸肩。“不过你不想吃牛排也没得选了,除了这个我就只找到了面包和牛奶。”

谭宗明走了过去,顺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围裙。“只要是你做的,哪怕是清水挂面我都会觉得好吃。”他给李熏然系好腰带,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熏然侧过头冲他笑了笑,接着便转过身去认真处理手里的食材。

灶台点燃,平底锅里放入黄油。谭宗明靠在一边,看着李熏然修长的手指娴熟地将牛排滑入锅里,小心翼翼地煎烤着。肉质特有的味道混合着黄油的气味随着温度的升高慢慢飘散出来,令人食指大动。

“今晚这一餐暂时先吃这个吧,等明天我们从Chena lake返程的时候可以在市区找找地道的餐馆。”李熏然轻轻挥了挥手里的锅铲,看向了谭宗明。“对了,你在飞机上休息的怎么样?”

“睡了一会儿,”谭宗明回答道。“不用担心,这样的时差对我而言没什么攻击性。”

李熏然眨了眨眼睛。“那我们一会儿吃完饭就出发去Chena温泉?”

“这么快?”谭宗明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

十一月的北极圈原本日照时间就短,谭宗明看了看手表,虽然不到下午六点,但这已经是费尔班克斯的日落时间。

李熏然手上的动作微微停了一下。“其实是有个东西,我想早点让你看到。”

谭宗明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吃完饭就去。”


从费尔班克斯市区到Chena温泉区的车程是一个半小时。趁着这个时间,李熏然把谭宗明的脑袋摁在自己肩膀上让他补了会儿觉。等到司机将两人送到温泉中心的时候,谭宗明神清气爽地下了车,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之后转头问李熏然:“你要给我看什么?”

“我想带你看极光,”李熏然低头在口袋里翻了翻证件和预定房间的确认书,领着谭宗明走向了温泉中心的酒店前台。“先前我在网上查过不少资料,瑶瑶和安迪也给了我建议。在这个时间段里,Chena lake这一带是最佳的极光观测点。”

他的语气听上去轻飘飘的,可却让谭宗明跟着兴奋了起来。本来这趟旅行的起因是两人在家里看足球比赛时对结果的那么随口一赌,可这一路从上海飞到北极圈内,李熏然对这趟出行的认真让谭宗明觉得自己像是被带进了一个充满惊喜的世界,就连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来自李熏然的用心。

完成了Check in,李熏然和谭宗明在自己的房间里稍作准备,接着两人便前往了知名的露天温泉。

Chena温泉中心的住宿环境一般,可是温泉和酒吧却是很有特色。北极圈内的露天温泉本来就算得上是奇景,夜色笼罩下,四周环绕着雪山就像是瞬间能让人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谭宗明和李熏然下了水,温热的泉水漫过胸口,和岸边冰冷的气息截然相反,一冷一热冰火两重天的感觉非常奇特。

“温泉真的是很舒服啊。”谭宗明斜靠在一边,心满意足地松了口气。“谢谢你熏然,这一趟旅行非常有意思。”

李熏然听了他的话,勾起嘴角笑了。“你等等啊,我给你看个有意思的。”他说着凑到谭宗明的身边,握住了他的胳膊。

“看好了啊。”他深吸了一口气,沉下身子钻进了水里。

谭宗明盯着咕噜咕噜冒起来的气泡发愣,过了没两秒钟,李熏然就又钻了出来。

“哇,看我头发哈哈哈。”他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头发。温泉水的温度高,而外部空气的温度却是冰点。李熏然从热水里冒了个头,原本服帖的头发上瞬间挂满了白色的冰棱,让他看上去像是顶着一头白发一样,显得有点滑稽。

谭宗明看着他一脸新奇的表情,没绷住笑出了声音。

“有意思吧哈哈哈。”李熏然说着又重复钻进钻出了几趟,结了冰的头发被水流冲击着换了好几个造型。“我好多年前在家看过一个极地温泉的纪录片,里面有人这么玩儿,我早就想试试了。”他说着抬手抹了把脸,因为玩儿的太开心,他的脸色有些发红。

谭宗明被他逗得不行,笑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

“熏然啊。”他伸过手,把人拉进了自己怀里。“你这头发一变白,让我觉得我们一下子就过了几十年。挺好的,我可以看到你白头发的样子。”

李熏然在他怀里微微僵直了后背。“你本来就可以看得到,何止是白头发,还有老到需要戴假牙,走不动路需要用拐杖你都能看得到。”他把脑袋靠在了谭宗明的肩膀上。“毕竟我们可是要过一辈子的。”

谭宗明抱紧了他。“对,一辈子。”


Chena温泉中心的房间虽然没有市区那间民宿条件优渥,可李熏然被压倒在床上亲吻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却是这里绝对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

棉麻床单的质感让刚刚经过温泉洗礼的皮肤变得更加敏感,而这一场离家万里的结合更是让李熏然兴奋到指尖发麻。

李熏然原本以为经过长途飞行之后两人的体力都会受到影响,可显然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身体之间随时都能烧成燎原大火。

等到他们真的偃旗息鼓交颈而卧的时候,也到了夜里一点多钟了。李熏然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整个人缩在谭宗明的怀里闭着眼睛,任由谭宗明一下一下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

静谧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床头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谭宗明想要继续的念头。李熏然钻出了被子,伸出手去接起了听筒。

在听到听筒里传来的话后,李熏然原先还有些迷茫的眼神瞬间变得清亮了。他道了谢,挂下电话之后掀开了被子。

“怎么了?”谭宗明跟着坐了起来。“把睡衣穿上,当心着凉!”

李熏然笑了笑,拿起睡衣穿好,接着快步走到了窗边,拉开了窗帘。“老谭你看!极光出现了!”

在他背后,窗外黑色的天空正被一条巨大的绿色光带填满,蜿蜒着变化成各种弧度,像是从天顶上垂下的一片丝质幕布,美的让人错不开眼。

这样令人震撼的光带让谭宗明说不出话来,他瞪圆了眼睛看着窗外,觉得自己像是被丢进了五彩缤纷的幻象里,奇妙极了。

站在床边的李熏然看着他惊讶的样子,笑了。“是不是特别震撼?”他说着也转过身,看向了外面还在变幻形状的极光。

床上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谭宗明穿好睡衣走了过来。他从背后抱住李熏然,低头吻了吻他的发旋。“……谢谢你熏然。”

“谢我做什么……”李熏然有些不好意思,他在谭宗明的怀里转了个圈,和他面对面。“我……不太懂什么浪漫之类的事情,对于感情也挺迟钝的。但是我喜欢你,所以我想去改变一下自己。虽然目前我还没做到贴心和浪漫的程度,但是能让你感到惊喜我就很满足了,这说明我还是有很大进步空间的,对吧?哈哈哈。”

谭宗明看着他的笑脸,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无力挣脱的温柔的漩涡,虽然无法动弹,却又满心欢喜。

他的李熏然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个有些笨拙的小孩子,战战兢兢地双手捧着他认为最好的东西送到自己面前,为的只是能够换到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

谭宗明见过许多个不同面的李熏然。有工作时严肃认真意气风发的李熏然;有为了朋友甘愿受伤一腔热血的李熏然;有震惊于收到告白却又有些羞怯的李熏然;还有被自己亲吻着满面通红的李熏然。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李熏然的一部分,都是让谭宗明心动的存在。

而现在,就在这片被极光照射着的窗户边,谭宗明拥抱着努力掩盖紧张的李熏然,觉得有无数细小的泡沫翻着跟头从脑海深处往外冒,每一个都大声叫喊着“我爱他”。

“你已经很好了,不需要再改变什么。”谭宗明勾起李熏然的下巴,吻了下去。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情欲意味的吻,极光将他们拥抱着的身影染上了一层荧光绿,虽然看上去有点怪怪的,可却美得不像话。

李熏然确实不需要再改变什么了——谭宗明一边吻着他一边想,仅仅是这阿拉斯加之行的第一天就已经甜蜜到让他四肢发软,要是李熏然再多“努力”学习怎么变浪漫的技巧,自己原本就被他填满的心脏怕是真要受不了了。


-完-







第一次玩联文,觉得好新鲜,希望甜度不会拖群里小伙伴们的后腿2333

下一棒交给 @云飞 太太啦!


评论 ( 28 )
热度 ( 198 )
  1. side茶三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马住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