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凌李】充电器(一发完)

先前不少小伙伴点的凌李甜饼,大家随意看看。

打算开个24节气系列,想到哪个CP就写到哪个CP,都是没啥剧情的日常甜。



-------------------------


充电器


手术室的灯暗了,凌远和韦天舒走了出来,两个人都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眼睛。

“啊……累死了累死了。”韦天舒抬手看了看时间,苦笑了一声。“得,又八点了,回家去我老婆估计连饺子汤都没给我剩多少了。”

“你家今天包饺子啊,什么馅儿的?”凌远看了看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笑了。“哦对,今天冬至。”

“是啊,冬至。”韦天舒一边走着一边伸了个懒腰。“冬至不吃饺子,天冷了要冻掉耳朵的。”

凌远笑了,伸手去拧他的耳朵。“来来来,我让你还没天冷就掉耳朵。”

“哎,院长欺负人了啊!”韦天舒捂着耳朵,笑着躲开了。“你别因为你自己没饺子吃就嫉妒我啊,给我加个工资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明天给你带一盒我老婆亲手买的猪肉白菜饺子。”

凌远笑闹着推了一把他的后背,两人走进了电梯间里。“还亲手买的?不稀罕,我家有熏然的妈妈亲手包的饺子。”他冲着韦天舒眨了眨眼睛。“也是猪肉馅儿的。”

韦天舒靠着电梯,摁了一下一楼的按钮,脸上写满了嫌弃。“丈母娘给包了饺子又怎么样,熏然能按时下班回家和你一起吃吗?”

凌远抬手拍了一把他的胳膊,也跟着靠在了另一边,打了个哈欠说道。“你这话说得好像我们能按时下班回家一样。”

韦天舒想了想,撇撇嘴说。“也是哦。”

凌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夜里九点多了。客厅里一片漆黑,玄关的鞋柜前也并排放着两双拖鞋。

他放下钥匙开了灯,换好鞋之后冲着楼上的卧室喊了一声李熏然的名字,果不其然没有人答应他。

凌远打开了空调,盘腿坐在沙发上点开了笔记本电脑里的文件,继续处理着下午李睿交来的报告。忙了一天手术,纸面上的工作自然就堆积了不少。凌远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倦意顺着后背蔓延到了全身。

上下两层的复式房间到了天冷的时候本身就不容易暖起来,更何况这时候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凌远盯着报告看的时间久了,房间里气温升不上去,外加没有吃晚饭,他觉得从指尖开始慢慢泛起了凉意。

报告看了一半,凌远瞟了一眼笔记本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夜里九点半了。他叹了口气,推开笔记本站起身子向着厨房走了过去。

冰箱的冷冻室里还放着两盒李熏然前一天拿回来的水饺,那是他妈妈亲手包的,每一个都皮薄肉厚精致无比。

凌远烧了一锅水,先是拿出了一盒冻好的饺子,转念想了想,又取了另一盒出来。

冰冻的水饺得要冷水下锅,这样煮到后面才不会粘锅破皮,口感也更加劲道——凌远不太记得这个小技巧是从哪里听来的了,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下意识的跟着脑子里想到的这几句话进行了下去。

等到两盒水饺下到了锅里,他听到大门发出啪嗒一声,接着就是李熏然进门的声音。

“远哥,我回来啦。”他站在玄关换鞋,探了个脑袋冲着站在灶台边的凌远笑。

凌远放下锅盖,走了过来。“案子忙完啦?”

“没呢,今晚刚审了第一遍,剩下的就看明天他说不说了。”李熏然说着,冲着凌远伸出了手。“远哥,来,补充点能量!”

凌远笑了,走过去把李熏然塞进了怀里。“补充能量。”他压低声音跟着重复了一遍,抱着李熏然左右晃荡了两下。

一个拥抱结束,李熏然笑着推了推凌远的胳膊,转头从玄关的柜子上拎了个袋子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凌远打开了袋子,发现里面放着一碗熬得软糯的小米粥。“你买的小米粥?”

“是啊,想着你下了手术晚,饭肯定也没时间吃。你的那个胃,虽然这段时间好了不少,但是也不能放任不管啊。”李熏然说着,勾着凌远肩膀进了厨房。“啊,饺子!”他看见了锅里煮着的东西,笑了。“是我妈包的那两盒吗?”

“咱妈包的。”凌远拿了他手里的粥放进了微波炉。“我怕你天冷了掉耳朵,得趁着今天还没过完,赶紧喂你吃了。”

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洗了手,帮着凌远煮起了饺子。

屋里的热气上来了,先前的凉意也慢慢退散。凌远和李熏然站在一起张罗着不知道算是宵夜还是晚饭的水饺,顺道聊了聊工作上的事情。

等到水饺和小米粥都被摆上了餐桌,凌远看着食指大动的李熏然,微微勾了勾嘴角。

“再过两天天气冷了,我们就炖个火锅吃吧?”凌远给小碟子里倒了点醋。“叫上瑶瑶和薄教授他们一起来,热闹一点。”

李熏然眨了眨眼睛,摇头。“叫他们来可以,但是火锅不行啊。你那个胃,哪儿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凌远愣了愣,随后笑了。“行,那吃什么你定,我都听你的。”

他夹了个饺子放进李熏然的碗里,自己则端着碗喝了口热乎乎的小米粥。

小米粥的热气向上翻着,卷起了香甜的气息钻进了凌远的鼻子里。他看着往嘴里塞着饺子的李熏然,一面觉得他实在是可爱得紧,一面又有些心疼。李熏然新接手的案子有点儿复杂,虽然在家里听他轻描淡写地提过两句,但看着他眼圈青黑一片的样子,凌远知道肯定是十分棘手的情况。

“忙了一天,累吗?”凌远放下了手里的粥。

“累啊……”李熏然抬起头,冲他笑了。“但回家之后能有远哥给我补充能量,再累也都不要紧了。”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笑容,有些微微愣住了。

“唉,远哥,别光顾着喝粥啊。饺子你也吃。”李熏然拨拉了饺子进凌远的碗里。“别到最后我的耳朵没冻掉,你的耳朵冻掉啦。”

凌远盯着碗里的饺子,笑了起来。

是啊,累了一天回家之后有人能够补充能量,那么不管再怎么累也都无所谓了。








还有想点梗的可以戳【这里】。

24节气系列是一发完的短篇,不定期更,主要是为了练笔&排解压力,所以不用太刻意的追更啦!

比心。

评论 ( 33 )
热度 ( 230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