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季白x李熏然】第二个半价(短篇,一发完)

不就是个水仙吗!搞起来啊!!


随手写写,不要认真,纯粹练个笔XD


-------------


第二个半价



1.

 

赵寒看出来了,坐在旁边的季三哥是不太开心。

坐得挺直,桌前的水杯也放的挺正,就是人绷着个脸,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蚊子。

赵寒歪了歪身子,凑过去咬紧了牙关小声提醒他。“三哥,咱这可是跨区演习动员大会啊,再不高兴也得撑到会后吧。”

季白瞪了他一眼。“就你废话多。”声音倒是也压低了。

赵寒被训了一句,也不恼,耸了耸肩膀坐正了姿势。

市会议中心的椅子坐得不太舒服,他俩头顶上还拉着“两市联合演习动员大会”的横幅,隔着他们几排,在主舞台上坐着的领导正对着手里长如哈达的发言稿念着。

赵寒想起早上临出门季白说的那句“形式主义”,撇了撇嘴。

三哥闹脾气倒也没多大问题。全队上下都知道季白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有这闲工夫来参加这个充场面的动员大会,不如跟着队伍巡个逻,说不定还能抓着几个人贩子。

赵寒心里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季白,正准备说些什么话安抚一下这头狮子,就看到季白瞪了回来。

看这意思是“闭嘴”,赵寒眨了眨眼睛,回过了头。得,还是安心听台上大佬们吹牛逼吧。

一个动员大会开了量个多小时。

会议中心的椅子软,赵寒和季白两个人走出会议室的时候觉得腰都快要断了。走了没两步,赵寒拍了拍季白的胳膊。

“三哥,我去上个厕所,憋死我了。”赵寒说着摆摆手,扭头就往厕所方向跑。

季白摇了摇头,手揣在口袋里拨拉了两下,摸到了烟盒。他掏出一根叼在嘴里,沿着走廊走到了吸烟区。

刚拿打火机点燃,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

季白一回头,看到一个年轻人低着头一边点烟一边走过来。

年轻人看着有点面生,点完烟一抬头看到季白,像是吓了一跳。

季白笑了笑,手指夹了烟放到一边。“江州来的?”

年轻人眨了眨眼睛,笑了。“对,江州刑警队副队长,李熏然。”他向着伸出了没拿烟的手。

季白回握了过去。“霖市刑警队队长,季白。”

李熏然的眼睛亮了。“季队长!我听说过您,很厉害的!”

季白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收回了手。“过奖过奖,这次联合演习还得麻烦你们了。”

李熏然笑着叼住了烟,点了点头。

 

2.

 

霖市地处边境线,周边治安情况复杂。相比起内陆其他警察,季白他们有着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大案要案,自然也就多了不少与其他城市警局交流沟通的机会。

这次霖市和江州的联合演习,多少有一点互相学习的意味,季白虽然知道这种事情是值得推广的好事,可自己手头上那几起涉外的贩毒案还没有连根拔起,这时候再把重心放在联合演习上,他觉得有点不分轻重了。

开完动员大会的第二天早上,联合演习的第一项就开始了。地点是霖市公安局下属的训练场,内容是防爆演习。

假定的情况是有人带着炸弹在长途车上挟持了人质,需要两市警队共同解救人质并活捉犯罪分子。

这样的案情在霖市是真出现过的,季白带着他的行动小队,和李熏然所在的队伍一起敲定了作战方案,其中季白队负责长途车爆破和围捕犯人,而江州队则负责解救疏散人质。

凭借着经验和良好的行动力,季白队很快就拿下了车里的犯人,而被挟持的人质也快速从车内撤离。

季白站在车厢里,手里装着低速子弹的枪抵在“犯人”的后背上,目光扫向了车窗外。

李熏然穿着防弹背心站在车门前疏散着惊慌失措的人质,他没抬头往车里看,脸上满是严肃和认真。

第一项任务很快便圆满结束,人质全部获救,犯罪分子全数落网。两边警局的领导人对各自队员的表现都十分满意,就连一直跟在季白身边的赵寒都唠叨了两句“有队友照应,舒爽啊!”

季白没说话,等到演习彻底结束,从长途车里下来之后就眯着眼睛找起了李熏然的影子。他看了没一会儿,发现李熏然手里拿着个空矿泉水瓶站在了人群外边,皱着眉头喘着粗气。

霖市潮热,再加上演练时所穿戴的装备要求必须与实战一致,像李熏然这样从内陆过来的人,一时半会儿肯定受不了。

季白想了想,转身拿了两瓶没开封的水走了过去。

“给。”季白把一瓶水递了过去,自己也拧开了一瓶。

“谢谢你啊,季队。”李熏然道了谢,把手里的空水瓶放在了一边。

李熏然一口气灌了半瓶水,合上盖子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这水味儿有点不一样啊。”他把瓶子举起来,看了看标签。“电解质水,好高端啊。”

“霖市潮湿闷热,人出汗出的快,多喝点电解质水对身体好。”季白说。

李熏然点了点头,转而又研究起了手里的水瓶。“啊,这水是霖市本地品牌啊,我还想回去买几瓶屯着呢。”

“这水外地没买的,”季白扣上了水瓶盖,顺手解开了防弹背心的搭扣。“而且也挺贵的。”

李熏然瞪圆了眼睛,看了看季白,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水。

季白盯着李熏然有点惊讶的脸看了两秒,没忍住笑了。他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说道:“还好,第二杯半价。”

李熏然哦了一声,放松了肩膀。

季白捏了两下手里的水瓶,觉得这场联合演习虽然无聊了点,但是李熏然这个人还挺好玩的。

 

3.

 

联合演习的作战部分持续了三天。

除了第一天假定的挟持事件,季白和李熏然两队还一起完成了包括高空救人、夜间行军和市区围捕的多项任务。

这其中无论哪一项,都是对体力、精神力和团队合作力有着极高的要求。平常也很少有三个大案同时跟进,连着几天折腾下来,就连一向体能过人的赵寒都累的有点气喘吁吁。

作战演练结束的那天晚上两个队的人凑到一起找了家烧烤店吃烤串,因为不带领导玩儿,大家也都比较放得开。

几天的交流下来彼此之间都熟悉了,季白找到躲在一边沙发上默默思考人生的李熏然时,就看到赵寒拎了啤酒瓶和他勾肩搭背着说要一口气吹一支。

下午围捕演习的时候李熏然胳膊被掉下来的障碍物砸出了一片淤青,他虽然没表现出来有多严重,可这时候被赵寒毫不认生地晃着胳膊,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季白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拍了赵寒后脑勺一把。“干什么呢,这么能喝你去找猴子吹吧,他在那边正愁没人喝酒呢。”他抬手指了指餐桌另一角,猴子正扒拉着江州来的另一个小警察说要划拳。

赵寒一看,乐了,拎着酒瓶子站起来就跑了过去。季白撇了撇嘴,坐在了李熏然旁边。

“胳膊还好吗?”季白问。

李熏然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儿,淤青消了就行,小伤。”

季白哦了一声,转头从沙发旁的小桌子上变戏法似的拿过来两瓶冰啤酒。“来,”他递给李熏然一瓶,和自己碰了碰杯。“干杯。”

李熏然被他逗笑了,捏着的啤酒瓶在手里转了两圈。“你不让四哥跟我喝,怎么自己倒是跟我喝起来了。”

“哟,四哥都叫上了。”季白没回他的话,反倒是另起了话题。“看来你们关系挺好啊。”

李熏然仰头喝了一口酒。“你们队里的人挺好玩的,人都很好,也很专业,这次联合演习还真能让我学不少东西。”

“这种场面上的官话等到明天战略演习结束之后你再当着领导们的面说吧。”季白笑了。“你都管赵寒叫四哥了,那你得叫我什么啊?”

李熏然看了看他,咧嘴笑了,学着他先前岔开话题的样子扬了扬手里的啤酒瓶。“哎,这酒也挺好喝的,也是你们霖市的本地品牌,是不是也是第二杯半价啊?”

季白愣了愣,随后跟着笑了起来。

 

4.

 

第二天的战略演习是针对假定战争状态下的局面进行文字和电脑建模上的排兵布阵。虽然是在室内进行沟通辩论,可费的脑细胞和精力并不比实战演习少。

两边队伍里的人都忙得大汗淋漓,脑袋里一个又一个的作战方案不断地重复着建起、推倒、再重建的过程。

整个演习持续了一整天,两队人马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出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快要落山了。

霖市警局的食堂下了狠功夫,不光做了一堆本市招牌菜,还准备了消暑凝神的茶汤,给消耗一天脑细胞的诸位人民公仆补充能量。

吃饭的时候李熏然端了餐盘坐到了季白对面,拿了筷子夹起一块汽锅鸡。“明天闭幕大会一完,我们就要走了。有机会的话你来江州找我玩儿啊,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季白的筷子顿了顿,这才想起来这次联合演习总计时间也不过一个礼拜而已。“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你们马上就要走了。”

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本来就好看的眼睛挂了笑意,显得更好看了。“怎么,舍不得我们啊?”

季白沉默了一会儿,低头看了看两个人的餐盘。他自己因为精神紧张食欲不佳就算了,怎么李熏然的餐盘里也只有够猫吃的饭量。“你光打这么点儿饭,你吃得饱吗?”

“嘿,我说你说话的思路还真跳脱。”李熏然摇了摇头。“吃不饱啊,我这不是霖市这么多天还没好好吃过这边的东西呢,想着等会回宿舍路上找点特色小吃,也算是到此一游了。”

季白想了想,推开碗筷站了起来。他拉着李熏然的胳膊就往外带,一边带一边说:“局里的汽锅鸡不算正宗,我带你去吃正宗的汽锅鸡。”

李熏然先是一愣,随后便在队友们的注视之下被季白带出了食堂大门。

下班的时间已经过了,市区的街道上除了已经吃过饭正在遛弯的人,就是李熏然他们这种还在觅食阶段的人。李熏然坐在季白的车里,看了看车窗外。

“季队,你这样不行啊,浪费粮食。”他摇了摇手指,开起了玩笑。

“我这是在拯救霖市在你这个外地人心目中的形象。”季白也没看他,方向盘转了转,车子拐进了一条小巷。“到了,走吧。”

李熏然下了车,关了门之后才笑着问道:“季队想要改变我心中霖市的形象,怕是有点晚了,我自己已经给霖市打了个tag了。”

“什么tag?”季白锁了车,冲着李熏然做了个往里走的手势。

李熏然咯咯笑了两声。“第二杯半价。”

季白的脚步顿了顿,随后跟着笑出了声。

 

5.

 

霖市的汽锅鸡很出名,所以当一大锅冒着热气的鸡汤端到李熏然面前的时候,季白非常难得的露出了有些嘚瑟的表情。

“温润滋补,健脾开胃。”季白拿着勺子给李熏然舀了一碗汤,又放了几块肉进去。“尝尝。”

“好嘞!谢谢季队!”飘着油花儿的鸡汤是把李熏然真给看馋了,他道了谢接过碗,喝了两口就瞪圆了眼睛。“好吃!我怎么觉得我跟你凑一起就光是在吃啊……”

季白笑了笑,低头给自己也舀了一碗汤,慢慢喝了起来。

他找的这家店铺不算有名,可是老板手艺非常好。鸡肉焖在特质的砂锅里,汤头和蒸汽一起沸腾,吃到嘴里的每一口都带着香气。

一顿饭吃下来,李熏然拍着肚子觉得非常心满意足。他双手抱拳动作夸张的给季白做了个揖,笑着说“谢季队赏饭,下次你来江州,我带你去吃香到光听名字就会让人流口水的烤鱼。”

季白被他逗笑了,点头说“好,那得多吃两盆。”

两个人在小饭馆里又聊了一会儿,季白抬手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九点多了。买好单,推开门往外走,季白看了看跟在身边说着笑话的李熏然,觉得今晚这顿饭吃得人从胃开始一路暖到心里。

小饭馆在一条小巷子里,季白的车开不进来,要进出只能靠步行。这条小路天亮的时候来往的行人还算多,可到了夜里,路灯一暗下来,就显得有点儿不对劲了。

季白和李熏然都是警察,原本对于这种“不对劲”都是异常敏感的,可也许是今天饭吃得太饱,又有可能是两个人光顾着聊天没注意到周边情况,等到察觉有人靠近,并且试图袭击季白的时候,李熏然才靠着身体多年训练攒下的条件反射般推开季白伸手抓住了那人手里的东西。

钻心的剧痛让李熏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季白就着微弱的路灯,看到了李熏然捏在手心里的是一把已经开了刃的匕首。就那么一瞬间,季白眼睛都急红了。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

区区一个从黑暗里冒出来打劫的小毛贼,面对两个专业的刑警,哪儿还能有半点反抗的余地。从掏刀子伤人,到被打掉刀,再到被摁在地上制服只花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季白从腰间掏了手铐铐住他,一手拽着他的胳膊,一手捧住了李熏然受伤的手掌。

“先回警队,让值班队医给你处理伤口。”季白说着,押了被抓住的小毛贼示意李熏然跟上。

 

6.

 

回到队里自然被队医训了一顿。

李熏然不是自己局里的人,队医倒还算客气,可对着季白,队医一边摇头一边说这也太拼命了。

李熏然手上的伤口并不深,只是刀口从虎口一路往下划,差点儿划到手腕。止了血又上了药,队医给他粘上了敷贴,又叮嘱了几句才算勉强结束了治疗。

季白坐在旁边,双手抱在胸前皱着眉头,对队医的唠叨倒也没放在心上。他看着李熏然卷起袖子露出修长的手腕,最后叹了口气,走过来坐在了他身边。

“其实刚才那一下你没必要推开我的,我自己能挡得住。”季白盯住了李熏然受伤的手。

“啊?哪一下?”李熏然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形。“哎,这不是下意识的随手就做了嘛。”他晃了晃手心,安慰道。“小伤而已,别太在意。”

季白张了张嘴,可看到李熏然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还是把话咽下去了。

处理完李熏然的伤口,队医正收拾了止血钳和纱布准备走开,转头又瞟了一眼季白捏紧的拳头。她叹了口气,把端着的托盘又放到了桌子上。

“季队,手。”她说。

“啊??”季白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

队医指了指他的右手。“你血都流出来了,自己受伤了也没感觉吗?”

季白和李熏然同时看了过去,这才发现有血从季白右手的指缝中流出来。

“你受伤了!”李熏然拉住了他的手,慢慢摊开。

打掉毛贼手里的刀时,季白被不小心划了一道。可由于那个时候整个人都处于紧张的状态,肾上腺素往上一冲,倒也没觉得疼。这时候被李熏然摊开了手掌,些微的刺痛才终于冒了出来。

“你们俩也是真厉害。还好这伤口都不深,不然还得拉你们去医院缝针。”队医叹了口气,弯下腰来帮着季白处理伤口。“你们这算啥啊?伤一送一?第二伤半价?”

原本还因为季白的伤而有点紧张的李熏然听到了队医的关键词,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还笑。”队医瞪了他一眼,可却给季白的伤口下了狠手,用力按了几下止住了血。

季白咧着嘴嘶了口冷气,转头看了看脸上还挂着笑意的李熏然。李熏然手上还贴着敷贴,头发也因为刚才抓小毛贼有点儿乱蓬蓬的。他笑眯了眼睛,嘴角也扬起了好看的弧度。季白看着看着,突然就觉得这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是啊是啊,”季白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掌,念叨了一句。“第二个半价。”

 

尾声.

 

第二天的闭幕式,来发言致辞的领导人很多。李熏然和季白都有些担心自己的伤口被人发现,但好在一直等到两人上台领完奖,敬完礼,散场之后才只有赵寒凑过来夸两个人牛逼,吃个饭都能抓个贼。

一行人围在一起笑成一团,而等到吃完午饭,李熏然他们也要返回江州了。

季白送了他们到火车站,进站前李熏然想起了个事儿,叫队友们先进去,自己则站在门口,掏出了手机递给了一脸困惑的季白。

“唉,这都这么多天了,临走了才想起来还没找你要电话号。”李熏然笑着摇了摇头。“这万一要是你到了江州想吃鱼,没我电话的话岂不是得要在哪儿上演一出‘爸爸去哪儿了’。”

季白低头按下了一串数字,笑着还回了记下自己电话号码的手机,顺道抬手推了推李熏然的胳膊。“谁是谁爸爸啊!”

李熏然嘿嘿一笑,眨了眨眼睛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那我们先走了,你来江州一定要来找我啊。”他说着摆了摆手,向着检票口队友们的方向走。“哦对了,那家我说要带你去的烤鱼店,过段时间到冬天了还有优惠,你一定要来尝一尝。”

季白忍了忍,最后还是靠着意志力忍住了想要揉一揉他脑袋的冲动。“优惠?什么优惠?”他笑了。“和霖市一样,第二份半价?”

李熏然哈哈笑出了声音。他点点头,眼睛里闪着欣喜的光彩。“对对对,第二份半价,你可一定一定要来啊。”他说着挥了挥手,走进了车站。

季白看着李熏然他们的背影融入了车站内的人群里,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笑了笑。

算下来还有几个月就要入冬了。霖市没有冬天,但是如果是去江州的话,说不定能看到不少难得的景色。

季白想着,眼前好像已经浮现出了李熏然坐在他的对面,两人之间隔着一盆热腾腾的烤鱼的情景。

冬天真好啊,第二个半价真好啊——季白一边想着,一边笑着离开了火车站。


-完-

评论(14)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