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食为天(一发完)

这是《客卿》特典别册里的一篇文,因为本子已经完售了,所以就把这篇文放出来啦。

别册里还有一篇带肉末的短篇,暂时不放了。

大家随便看看XDDD



---------------------

食为天


这已经是萧景琰与蔺晨刚认识时的事情了,哦不对,或许说只是蔺晨单方面认识萧景琰时的事了。

那个时候蔺晨刚来到金陵城,因为挂心着梅长苏的病情,自然也就对梅长苏所在意的靖王萧景琰多留了个心眼。

起先他是没有见过萧景琰的,只是从苏宅一众人的描绘中大致勾勒出了一个轮廓。

梅长苏告诉他萧景琰有情有义为人耿直;甄平他们告诉他靖王处事果决对宗主信任有加;而问到飞流的时候,飞流却哼了一声,撅着嘴巴飞上屋顶。

梅长苏看了看飞流,哈哈笑了两声告诉蔺晨别在意,飞流只是觉得自己是为了靖王夺嫡才不顾性命回到金陵城。

蔺晨瞪了他一眼。“你还知道你自己不顾性命啊,我看飞流都比你心里清楚!”

梅长苏笑了两声,垂了眼道:“我哪里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呢?只是这事儿,只有景琰办得到,也只有我才能帮他办到。”

蔺晨盯着他,半晌才恨铁不成钢般跺了跺脚。“我懒得管你了,我只怕你这病怏怏的样子砸了我神医的招牌!”他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左思右想,将萧景琰扣上了性子耿直却没什么脑子只知道折腾梅长苏的大帽子。

两人站在苏宅的庭院里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甄平却拎了个三四层的食盒走了过来。

“宗主,”甄平将食盒放在了案几上。“静妃娘娘托人又送了这些点心来,说是让你尝尝。”

“点心!”甄平的话音还没落,屋顶上的飞流便探出了个脑袋瓜,笑了两声跳下来。

梅长苏看着兴奋凑过来的飞流,有些宠溺地摇了摇头道:“好吧,既然飞流想吃,那咱们就一起吃吧。哎,蔺晨,你要不要也试试,静姨的手艺可好了,外面买的那些糕点都比不上她做的,从小我就特别喜欢吃。”

“我行走江湖这么久,什么东西没吃过。这不还是糕点吗?有什么特殊的。”蔺晨哼了一声,嘴上说着不乐意,可却还是甩了甩袖子走到案几边上坐了下来。

梅长苏笑着打开了食盒,取出了里面码放整齐的小碟子。“你可真就不懂了。静姨是医女出生,做糕点的手法也好用料也好都是很有讲究的。你快尝尝看。”

蔺晨看了看被梅长苏拿出来的小碟子,上面摆放着的枣花糕和豌豆黄看起来相当精致。他伸手取了一块枣花糕丢进嘴里,细嚼了两下,倒确实是有着不一样的口感。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梅长苏笑着将一块太师糕递到了飞流手里。

“嗯,确实不错。”蔺晨说着,又拿起了一块。

“静姨的糕点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梅长苏也取了块糕点放在手心里。“那个时候她总是会给我和景琰做好多好吃的,每每等到我和景琰从外面玩回来了,就会有一大桌子这样的小糕点等着我们……”他叹了口气,随后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微微笑了笑。“我啊,一直都不能吃榛子,可景琰却最喜欢吃榛子。静姨偏袒我,做的糕点里从来都没有榛子原料的东西。时间久了,景琰会馋,拉了我就去街上买榛子酥偷偷吃。”

蔺晨扫了一眼桌上的糕点,果然没看到有榛子做的东西。

“那个时候的景琰可好玩儿了。”梅长苏将糕点送进嘴里,嚼了两下咽了下去。“因为吃不到榛子,溜出宫来买又怕被发现,总是拜托熟识的宫女外出时带回来。他啊,捧着那么一小包榛子酥,能高兴好长时间。只可惜,后来被静姨知道了。”

“哦?”蔺晨眨了眨眼睛。“静妃娘娘揍他了?”

“怎么可能。”梅长苏笑了。“静姨这才觉得自己太过偏袒我,自那以后每次做点心都会单独给景琰备上一盘榛子酥。”

“你们真是无聊的很。”蔺晨翻了个白眼,又吃掉了两块糕点之后站起了身子。

飞流见他不再跟自己抢了,高兴地悄悄将小碟子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怎么了?”梅长苏抬头看着他。

“我到市集上去转一转。”蔺晨整理了一下衣袖。“都怪你老提什么榛子酥,弄得我都馋了,我这就去买一点回来吃。飞流啊,你要不要吃啊?”

飞流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梅长苏,最后摇头说:“苏哥哥不能吃,我不吃。”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蔺晨瞪了他一眼。“罢了罢了,随你们的便,我自己去买着吃了。哼!”

蔺晨摇摇头,在梅长苏的笑声中离开了苏宅。

金陵城毕竟是皇城,繁华程度远比其他城市高出许多倍。蔺晨虽说是打着买榛子酥的旗号出来,可却还是忍不住四处逛了逛。

街边的小玩具不错,可以买一点回去给飞流。这釵子挺好看,带一只给宫羽姑娘好了。哦,这钱袋做的不错,江左盟又不是没钱,该给甄平他们换换钱袋啦。

蔺晨边走边买,再一转头的时候便看到了街边买糕点的小铺子。他心下一动,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蔺晨回到苏宅时,左手一包给大家带的小东西,右手倒真拎了一袋榛子酥。梅长苏站在一边看他笑嘻嘻的把买回来的小玩意分发出去,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他自然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友到底想要干什么,只是一想到他因为听到榛子酥几个字就犯馋的样子和当年的萧景琰并没有太大区别便觉得有趣。

梅长苏想,或许日后这俩人真的能成为朋友。

蔺晨分完了东西,自己拎着榛子酥走到了庭前。

“这玩意儿真的好吃吗?”他坐在了凳子上,扭过头看着梅长苏。

“你觉得问我能有答案吗?我又不能吃。”梅长苏笑着走了过来。“你不如直接去问问景琰。”

“唔,有道理……”蔺晨嘟囔着,打开了小袋子。

小商贩制作的糕点自然没有静妃做的精致,榛子酥的面团又脆,不少碎末堆在袋子里,看上去味道并不怎么样。

蔺晨挑了挑完整的大块捏在手里。“喜欢榛子就直接吃榛子啊,这种复杂的糕点哪里还能体现出食材的原味。”

他说着,抓着那块榛子酥丢进了嘴里。

嚼了两下,蔺晨微微皱起了眉头。

“如何?”梅长苏问他。

“……不怎么样。”蔺晨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有点发苦,口感也不如静妃的糕点。真不知道靖王为什么会喜欢吃这种东西。”

梅长苏笑着摇了摇头。“你就别拿静姨的标准去要求别人了,我敢拍着胸脯跟你保证,这普天之下静姨做糕点的手艺可是数一数二的。”

“可这味道也不讨喜啊。”蔺晨叹了口气。“这靖王真是个怪人。”

“景琰为什么会喜欢榛子酥,下次你们见面,你直接问问他不就成了吗?”梅长苏倒了杯茶递过去。

“我一定会问他的。”蔺晨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不过这个问题到了很久以后蔺晨才有机会问出口。

那个时候他带着萧景琰离开了金陵城,正和往常一样在集市上逛了逛。萧景琰抱着一包榛子酥吃的高兴,蔺晨憋了好一会儿才问他为什么会喜欢吃这个不太好吃的东西。

萧景琰被他问得莫名其妙,认真思考了好一阵才一字一句地说:“哪儿有什么为什么,就是喜欢吃啊。”

蔺晨被他的答案噎得说不出话来,可随后便又在萧景琰的目光中松了口气。

是啊,喜欢这种事情,哪儿有什么为什么啊。



-食为天·完-







最后一个小公告。

凌李本《sugar》周末下印啦QvQ

评论(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