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三查

It`s a good thing the sun is always shining in here.

【蔺靖】夜宵记(短篇,一发完结)

补上之前2000粉的点梗(之一) @星空占卜屋 姑娘点的微服出巡梗。

最近天气热了,希望这篇小甜饼能让姑娘解解暑~

啊……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写过蔺靖了,就先搞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小甜饼复健一下吧【打


-----------------------


夜宵记




宜城环山临江,本就是个潮热之地。到了夏季最热的时候,屋外的蝉鸣声更是拉拽着人心,燥热的不得了。

蔺晨靠在窗台边上,挽起衣袖摇着羽扇,一声赛过一声地嚷着热。“这宜城啊,真不适合夏日出行。虽说有山有水,可这一热起来却跟个蒸笼似的,实在是难受。”他说着转过头,冲着身边靠坐在案几边的人叹了口气。“景琰啊,下次微服出巡,我带你去些好玩的地方吧?”

原本正在看书的萧景琰听了他的话,皱了皱眉头。

“出巡又不是游玩,光往气候宜人的地方跑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放下手中的书,看向了蔺晨。“你刚刚叫我什么?

蔺晨摇着扇子的手顿了顿,换了笑脸凑到萧景琰的身边盘腿坐下。“我错了我错了,言先生。”他的语气轻佻,手上的动作也跟着不老实了起来。“言先生,这宜城实在是太热,我们不如到山上找个凉爽点的水塘戏戏水,也算是纳凉了……”

萧景琰勾着嘴角摇了摇头,也没拍掉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反而拎过了桌上的茶壶倒满了一个茶盏,转手递到了蔺晨的面前。

茶汤清透,有着些微黄色,看上去倒也是好茶,只是扑面而来的腥气却让蔺晨的脸色发苦,先前堆着笑容的脸立马垮下去了。

“节耳根,这玩意儿太难喝了。”蔺晨松开勾搭着萧景琰肩膀的手,像是闹脾气的孩童一样向后侧了侧身子。

“清热解暑,总比别的茶汤要好上不少。”萧景琰又将茶盏往他嘴边递了递。“这可是当初你这个大夫告诉我的,更何况我这么不喜欢喝茶的人都听了你的劝喝起了这个,你难道不试试?”

蔺晨撇了撇嘴,有些委屈地接过了茶盏。不就是一口下去吗,他这么想着,干脆闭了眼,仰头将茶盏里的液体一饮而尽。浓厚的土腥气几乎是在瞬间就充斥了口腔,蔺晨皱着眉头,觉得有些难受。

那些不论味道再怎么奇怪的药材,蔺晨自小到大都接触了不少,可这节耳根的土腥气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以至于他就算知道这味中草药对身体有益,也是尽可能的避而远之。

萧景琰坐在一边看着他一脸不乐意却又没打算拒绝的样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让我喝的时候说的若无其事,怎么到了自己喝的时候就这么不乐意了?”萧景琰从他手里取过了杯子放在案几上,又抬手捏了一把蔺晨的脸。“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等到晚点天凉下来了,我们就出去转一转吧?”

“真的?”蔺晨来了精神,抓住萧景琰正捏着自己脸的手送到嘴边吻了吻。“那太好了,宜城这里有种消暑的小食,是将大米打成糊状,然后用漏勺滴落在热水里煮成的。等到放凉了,再往热水里面加上赤糖和薄荷,一碗下肚绝对畅快……”

萧景琰被他逗乐了,收回了自己的手笑着说:“蔺先生还真是有研究,看来以后出巡要找什么吃食,还得先问问你了。”

蔺晨嘿嘿笑了两声,凑上来亲了亲萧景琰的脸。“只要是言先生想知道的,蔺某一定知无不言。”

没有想到会被蔺晨亲到脸颊,萧景琰的耳根有些微微泛红了。他推了一把蔺晨,板起脸训他:“哦?蔺先生凑得这么近,是现在又不觉得热啦?”

“不热不热,”蔺晨笑嘻嘻地又靠近了些许。“言先生在我身边,我哪儿还有精力去管什么热不热的。”

萧景琰抬手拍了拍已经凑到自己耳边的脑袋。“油嘴滑舌。”


属于宜城盛夏的白日确实热得让人浑身乏力,可等到太阳落了山,从江面上吹来的风便裹着水汽让这座城浮动的燥热凉下去了不少。

宜城很热闹,虽然靠着山,可因为水路陆路都畅通,也算是周边多个城市的中转站。原本就处于鱼米之乡的腹地,再加上来来往往的商队,入夜之后的宜城热闹程度竟与金陵也不相上下。

萧景琰和蔺晨出了客栈,也就带了两个随身护卫,顺着流经城里的河道慢慢地走着。

“这地方也真是奇怪,白天那么热,到了夜里却凉爽的像是另一座城市。我听说啊,宜城还会有雨季,每年准时准点,落下来的雨能把脚底下的泥土浇得透透的。”蔺晨双手揣在袖子里,踢了踢滚落到脚边的小石子。“不过这样也挺好,有阳光,再加上雨水充沛,咱们大梁的粮仓每年总是能有保障的。”

萧景琰点头。“不管带兵打仗能取得多大的胜利,归根到底都是为了让百姓能吃饱穿暖,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要亲自来看看的原因。江南一带到底收成如何,百姓的生活到底是否安稳,仅仅凭借几封奏折上报,总归是让人不大放心……”

萧景琰说着,转头看向了跟在身边的蔺晨。“现如今大梁国势渐强,我自然是希望这强不仅仅是靠着兵力抵御外敌的强,最重要的是百姓能够安心生活,不会担心流离失所。”

“那这次走的这一趟,让给你放心了?”蔺晨眨了眨眼,伸出了揣在袖子里的左手,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你是个好皇帝,所以只要大胆的去做想做的事情就好,放心吧。”

萧景琰顿住了脚步。“我是个好皇帝?”

“当然,”蔺晨笑了,握住萧景琰的手捏了两下。“你虽然没有长苏聪明,可却是我见过最为刚正不阿的人。我会帮你的,你不用想太多。”

萧景琰有些发愣。

月光下的蔺晨笑脸盈盈,被握住的手传来的温度和从一旁河面上吹来的晚风,让萧景琰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蔺先生的意思是说言某笨吗?”他慢慢扬起嘴角,拽了拽自己的手,想要收回来。

蔺晨却转而和他十指紧扣,迈开步子向着河边的一家挂了木牌的店铺走了过去。“啊,找到了找到了,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种消暑的小食。”

萧景琰看着他岔开话题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跟上他的速度。尽管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里也是远离金陵的宜城,可两个男子当街挂着手还是有些引人侧目。萧景琰一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面却又想着难得蔺晨看上去兴致高昂干脆由着他去算了。

跟在两人身后的护卫隔得有点远,蔺晨抓着萧景琰跑的速度又太快,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蔺晨便甩开他们带着萧景琰进了店铺。

店里都是些木桌木凳,萧景琰找了个角落点的位置坐下,看着蔺晨一脸期待地交代店小二需要哪些餐点。等到蔺晨拂着袖子坐下,萧景琰便取了桌上的瓷碗,给蔺晨倒了杯水。“你是不是饿坏了?”

“天气热了胃口就会不太好,我倒也没觉得很饿。”蔺晨接过瓷碗灌下了一大口,随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这个茶好喝,你快尝尝。”他说着,直接将瓷碗递到萧景琰的嘴边。

萧景琰就着他的动作,低头喝了一口。虽然看上去汤汁清淡,可这不是普通的白水。入口之后有着一丝甘甜顺着喉咙下肚,细品之下还有种微妙的回甘。与宫里那些名贵的茶叶不同,这一碗茶水喝起来反而有种让人踏实的感觉。

“……有甜味。”萧景琰擦了擦嘴。“这是什么?”

“没猜错的话这边的人应该叫这个三皮罐。”蔺晨又端着瓷碗喝了一大口。“唉……我还要你喝什么节耳根呢!怎么就没想起来这东西也是消暑的好茶。”

他摇头叹气,显然是对自己先前被萧景琰灌了一杯节耳根还有些耿耿于怀。

萧景琰笑出了声,正准备抬手拍拍他的脑袋,店小二便端着两个大碗走了过来。

“客官,您点的凉虾好了。”小二将两个碗放在两人面前,笑着站在一边。“听口音,二位不是本地人?那确实得要试试这东西,这是用今年的新米做成的,和往年陈米的味道完全不一样。”

萧景琰看着眼前的碗,有些不明所以。姜黄色的汤汁里飘着的都是不到寸长的白色光滑小段,看上去也就只有小指粗细,形状倒确实和虾米没有什么区别。

蔺晨执起了勺子,顺着碗边儿搅动了一圈,舀起了几节小段。“这就是用大米做的。先将大米打成糊状,然后煮熟,再用漏勺滴落在冷水盆中定型。”他解释道。“你尝尝看?”

萧景琰便也学着他的动作,舀了些许送进嘴里。白色的“虾米”软糯爽口,配上清甜却又不腻的汤汁,很是开胃解暑。

“好吃。”萧景琰开了口。

立在一旁的店小二听到他这么说,更开心了,道了声客官慢用便一溜小跑地离开,想来是表扬伙房师傅去了。

姜黄色的汤汁有股特殊的味道,萧景琰回忆了一下,想起来那是薄荷的气息。蔺晨伸出手指点了点碗边,说道:“这汤汁也是大有讲究。用赤糖和薄荷叶煮水,等到煮开之后再加进桂花干,出来的糖水唇齿留香还不会甜得太过分。怎么样,言先生对这道小食可还满意?”

“自然满意。”萧景琰点头,直接端了碗,喝茶一样大口喝下了凉虾。“确实是消暑,整个人都凉爽了不少。”

萧景琰说着,又伸了勺子从蔺晨的碗里舀过一勺凉虾送进嘴里。

蔺晨哈哈大笑了起来,连忙护住了自己的碗。“言先生居然抢我的东西吃,这可不行,难得我也来一次,都给你吃了我吃什么去。”他哪里是真护食,只是看着萧景琰难得放松的样子便又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萧景琰便也放下了架子,抬起胳膊送过自己的勺子,与他笑闹了起来。

这间商铺临河,虽说他们坐的位置是店里的角落,可晚间的微风还是从落地的木门吹了进来。萧景琰觉得心情很好,连带着白日里孕育出的燥热到了这时都有些烟消云散。

喝过了凉虾,店小二再端上来的便都是些宜城当地的美食了。蔺晨与萧景琰收了笑闹的架势,一顿饭倒也吃得心满意足。虽说都是些有些粗糙的菜式,可等到二人饕足,从商铺里走出来的时候,蔺晨却也还是拍着自己的肚子说实在是没忍住,吃得太多了。

沿着河道又走了没多远,萧景琰听着他哎哟哎哟地叫着肚子撑,便没忍住笑他:“刚才还说自己因为热没有食欲,现在看来你食欲挺好的啊。”

蔺晨闻言,立马顿住了脚步。

萧景琰回过头:“怎么了?”

“言先生……”蔺晨凑了过来,揽着他的肩膀,拽着他便往客栈的方向走。“我现在不热了,倒觉得有点冷。”

“嗯?”萧景琰有些不解。“怎么又冷了?”

蔺晨冲他嘿嘿一笑。“我啊,现在需要言先生帮帮忙,让我的身体快点热起来才行。”

萧景琰看着蔺晨饶有兴趣的表情,被拖拉着走出一段距离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些什么,登时脸便发烫了起来。

肩膀被揽住,蔺晨的手劲儿还不小,可归根结底还是萧景琰自己倒也不想推开他。

萧景琰一面被蔺晨哼哼唧唧的推回客栈一面有些困惑地想,自己不过是跟着蔺晨出来吃个夜宵,怎么就又惹了这么个麻烦事儿呢?



-夜宵记·完-





ps,三皮罐和凉虾到底啥时候流行起来的我也不知道,大家……别太认真!爱的比心!

pps,以及一个小广告!凌李本《sugar》还有三天结束预售,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1454031062 (这本不会二刷,有需求的可以来拍一拍!

评论 ( 27 )
热度 ( 135 )
 

© 茶三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