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fix the broken in your heart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迫不及待(214贺文·一发完结)

情人节快乐,请大家吃甜饼w


-------------------


迫不及待

 

凌远坐在车里已经吃掉了第二个小面包,而李熏然还没有走出警局的大门。他皱了下眉头,端起放在一边的热牛奶喝了一口,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日期是2月14日,时间却已经到了21:30。凌远打开了微信,点了点李熏然的头像,正准备把“什么时候忙完”输入发送栏里,有人就轻轻叩了叩他的车窗。凌远回过头,看到穿着迷彩羽绒服把自己裹成个粽子的李熏然站在车边上冲他傻笑。

“你冻傻小子呢?”凌远摇下车窗,急了。“赶快上车。”

“好嘞。”李熏然嘿嘿笑了两声,跑到副驾驶的一边拉开了车门。

冷空气伴随着李熏然的动作钻进了车里,凌远看着他摘下帽子露出了好看的脸,不由得也跟着微微扬起了嘴角。

“等急了吧?”李熏然一边解开羽绒服拉链一边解释着。“下午出去有点事儿,回来了之后又碰到先前一个案子审讯记录出来了我得跟着看一眼。唉,今天不是情人节嘛,街上人熙熙攘攘的,局里怕出事儿,领导就又多唠叨了两句……”

李熏然嘀嘀咕咕了一阵,见凌远没反应,转过头看着他。“咋了?真等急了?我知道你难得按时下班,但也不至于因为这多等的一段时间生气了吧?”

凌远故意沉下了脸。“你自己看看我等了多久了?”

李熏然抬手看了看表,哎呀地叫了一声。“你六点半下班,现在九点半了。三小时啊……你吃东西没?胃有没有疼啊?”他扫视了一下四周,一眼看到了小面包拆开的包装袋。“你就吃这个了啊?喝的呢??”

凌远看着他晶亮的眼神,再憋不住了。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捏了捏李熏然的脸。“李警官放心,我喝了热牛奶。”

李熏然这才放了心,哦了一声靠在了椅背上拉过了安全带。“……光牛奶面包那也不行啊,饭还是要好好吃的。一会儿回去了我给你煮点软和的东西吃被。”

凌远歪了歪头,一手撑在方向盘上看着他。“这就要回家了?”

“嗯?”李熏然不解。“不然呢?你要去哪儿?”

凌远发动了车子,拐出了警队的大院。“今天情人节,李警官赏个面子,陪我吃个饭呗?”

李熏然看着凌远难得不正经的样子,脸腾的一下红了。他扣紧了安全带,点了点头。“行,你就是吃榴莲饼臭豆腐我都陪你吃。”

“榴莲饼和臭豆腐有什么不好,李警官,请对食物保持基本的尊重好吗?”凌远笑着摇了摇头。

李熏然缩了缩脖子,把脸埋在了羽绒服领子里,手却插进了口袋,反复摸着放在里面的小盒子。他倒不是真的讨厌榴莲饼和臭豆腐,但是这都大半夜了,凌远再拉着他去吃啥东西估计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了吧。

——至少在李熏然被凌远带着走进市内最大的旋转餐厅的时候,他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被打脸的。

凌远定好了位置,靠窗的两人餐位已经被摆好了精致的餐具和酒杯。李熏然拽了拽自己的袖子,扭过头去冲凌远使眼色。“老凌,我衣服都没换,来这么高档的地方是不是不太好啊?”

“这餐厅有什么高档的,顶多只是位置比较高而已。”凌远拍了拍他的腰。“别瞎想,走,吃饭去。”

李熏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尖儿,跟在凌远的身后落了座。

餐厅里的温度很高,李熏然脱了那件羽绒服挂在椅背上,正扭了头去看窗户外面的夜景,就听到凌远发出了啧的一声。他回过头,看到凌远的目光顺着他的胸口向下,在腰肢上打了个转,最后盯在了李熏然的脸上。

“怎、怎么了这是?”李熏然忙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凌远皱了皱眉。“你就穿这么点儿?出警的时候也不怕感冒?”

李熏然的羽绒服里就套了件拼色的毛衣,虽然衬得人年轻,还挺好看,但凌远就这么扫了一眼看过去都觉得冷。

“我这不是……随手一抓嘛。”李熏然有些理亏。虽然办公室里的空调开得挺大,但也确实和凌远说的一样,只穿这么点儿,出门的时候还是有些冷。

凌远摇头。“明天开始我晚一点出门,得要盯着你一件一件穿衣服。”

李熏然看了凌远一眼,笑了出来。

凌远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也跟着放软了语气,笑了起来。“反正帮你脱的人是我,那帮你穿的人干脆也是我好了。”

李熏然咳了两声,耳朵尖儿泛红了。“流氓啊你。”

“嗯,你说我流氓,我还是认的。”凌远耸了耸肩,在李熏然带着笑意的注视下叫来了服务生上菜。

虽然凌远一直说这家餐厅并不是高档餐厅,可从端上来的菜色来看,已经比李熏然吃过的那些所谓的西餐厅高出不少段位了。对于吃,李熏然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单身的那段时候午饭虽说凑合,但也是在警队的食堂里凑合,后来和凌远在一起了,倒是为了要照顾凌远的胃,他反而要时不时下厨做一些适合凌远吃的东西。

李熏然自知自己手艺一般,好在凌远也不嫌弃他,来回折腾了一段时间,倒还真让他的厨艺大踏步前进了不少。

比如现在,他盯着自己盘子里的这几小条烤鱼肉,单从肉质和火候上看,他便知道这顿饭价值不菲。

“好吃吗?”凌远问他。

“嗯,好吃。”李熏然点头,咽下了嘴里的肉后思考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凌远。“老凌,今天请客吃饭就算了,还请的这么高级,安得什么心思,快说。”

凌远愣了愣,随后放下刀叉露出了有些苦恼的表情。“哎呀,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我可是搞刑侦的。”李熏然挺起了胸膛。

“行吧,那咱们先喝口酒,然后你听我慢慢说。”凌远说着,从酒架上取下了葡萄酒。

清色透亮的勃垦第干白沿着杯沿倒进了李熏然的杯子里。他凑过去闻了闻,有清香的味道 。

凌远举起了自己的杯子,轻轻碰了碰李熏然的杯沿。“干杯,熏然。”

“干杯。”李熏然仰起头,把酒送进了嘴里。

白葡萄酒的甘甜顺着喉咙一路滑到了心里,李熏然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杯子,正准备称赞凌远挑酒很有一手,便看到凌远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方盒子放在了桌面上。

“……这是什么……?”李熏然的声音有点发抖了,他是万万没想到凌远会掏出这么个暧昧不明的东西出来。

凌远笑了笑,掀开了盒盖。两只造型简洁的男士铂金对戒一左一右地立在盒子里,就着餐厅里的光线散发出好看的光泽。

“熏然,你愿意把你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余生全部交给我吗?”凌远看着李熏然,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你能满足我的心愿吗?”

李熏然彻底愣住了。

他看了看凌远,又看了看推到自己面前的对戒,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就在凌远内心忐忑到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李熏然却突然笑了。

“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李熏然并没有接过凌远推过来的戒指,反而转过身子伸出手,在挂好了的外套口袋里掏了两下。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动作,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可就在他看清李熏然拿出的东西之后,之前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凌远,你愿意把你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余生全部交给我吗?”李熏然学着凌远先前说的话,将手里的小盒子打开,放在了桌子上。

凌远看着两对造型差不了多少的铂金对戒,忍不住笑了。“求之不得。”他紧紧按住了李熏然的手,取出了其中一枚戒指,坚定地带在了李熏然的无名指上。

李熏然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看了几秒钟,也跟着笑了起来,将另一枚戒指拴在了凌远的手上。

他勾着凌远的手指,脸上的笑意根本控制不住。

李熏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上去肯定很傻,可他却又不太在意。和凌远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早就已经亲密到不需要一枚指环来缔结什么契约了,但现在看到眼前的男人和自己一样带着同样的戒指,露出同样欣喜的表情,李熏然却依旧觉得这种幸福感让他身心都充满了力量。

“……那我们这算是,互相求婚成功了?”凌远突然笑着说。“啊,真好。我已经快要迫不及待地体验一下新婚生活了。”

李熏然回过神,哈哈笑了两声,拍了拍凌远的手背。“行,一会儿就回家好好‘体验’一下。”

他意有所指,倒是逗得凌远颇为无奈地咧着嘴摇了摇头。“你还说我流氓呢,我们俩还指不定谁流氓谁呢。”

李熏然笑了笑,收了桌上的另一对钻戒,冲着凌远做了个鬼脸,低头继续奋战餐盘里的食物。

另一对戒指就留作婚礼上用的戒指好了——他这么想着,不由得有些浑身发热。

 

-餐后小剧场-

1.

-不过话说回来,凌远啊,旋转餐厅晚餐外加西餐求婚,这么恶俗的点子是谁给你想的?

-三牛。

-……我就知道。

-但是铂金戒指和干白的搭配可是凌欢查了老多资料才找到的,说这样求婚成功率特别高。

-哦,酒确实不错……诶,不对,你和凌欢老早就商量这事儿了?!

-……嗯,再怎么说我都得把你彻底变成我的人才行。

-哦……其实也不用在意,我本来就是你的人。

-李熏然你再说一遍?!

-不说了不说了!!

 

2.

-那熏然,你说的下午有事,就是去买戒指了?

-谁说的,我是去取戒指了。

-……好嘛,敢情你也是蓄谋已久啊!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许、许,你蓄谋已久我还更高兴呢。

-唉,你就嘚瑟吧。

-说起来,你原本打算怎么求婚来着?

-唔……回家给你煮碗面,把戒指放在最下面,等你吃完了发现了,再给你个惊喜。

-……你这创意还不如三牛呢。

-不过刚才想了一下,还好没实施。

-为什么?

-我面煮的那么好吃,你最后肯定囫囵咽下去了,那可就白瞎了我两万块钱了。

-李熏然你大爷的,我是那么糙的人吗!!

-……还真是。




-完-








大家情人节快乐!

跟着凌李夫夫学求婚,祝大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好CP!

评论(24)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