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不醉》(一发完)

*全须全尾,尬甜

*有少量后勤组和机枪组提及,量少,Tag就不打了


----


《不醉》


临沂舰上禁酒,碰上执行任务的非常时期,夸张点说,就连食堂做菜的料酒都受到严格控制。

可就在这么一个高压管控的环境下,蛟龙一队的成员们反而一个比一个能喝。

庄羽趴在火车站取票口分流人群的护栏上给顾顺透露情报,一队酒量排行榜上前三名分别是令顾顺震惊的三个人:探花徐宏、榜眼陆琛、状元李懂。

顾顺被这个排名吓到肝颤,连问了三遍:“状元是谁?你没逗我吧?”

庄羽一甩头:“副队半斤的量,琛哥八两,至于李懂……队里就没人见他喝醉过。下次你要是喝醉了,可以让懂事一个人照顾你,他绝对能扛到最后。”

顾顺被唬住了,拔高了音量:“这么厉害?!这还是我那个喝苦荞茶都皱眉头的小观察员吗!”

话音一落,他的后背就被拍了一下。

“谁是你的了?”顾顺一回头,看见取好车票的李懂冲他笑。“聊什么呢?”

一旁的陆琛也顺手把火车票递给庄羽,还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肯定是小羽毛在跟顾顺说你的坏话。”

“我没有!”庄羽挣扎着躲开。“我只是在跟顾顺说你俩很能喝而已!”

李懂笑了:“是吗?”

庄羽抬手一指顾顺:“他不信你能喝那么多。”

顾顺看见李懂的目光瞬间亮了不少,心里咯噔一下。

“不信?”李懂干脆笑得露出牙齿。“那这次试试看呗!”

顾顺想了半秒钟,反应过来了:“行啊,试试就试试!”

说徐宏和陆琛能喝,顾顺是信的。可是要说李懂比他俩还要能喝,顾顺怎么都不相信。开玩笑,李懂身为蛟一老幺,一个九零后,平常喝喝果汁或者调味酒之类的东西还算画风对路,但让他这么个小家伙端着杯子喝白酒,还真没什么说服力。


顾顺一行四人并不是凑在一起休假,而是从两个不同的训练基地汇合,一同乘坐火车前往烟台,参加石头和佟莉的婚礼。

徐宏和杨锐先他们一步到达预定的酒店,几个人碰面之后,庄羽提到了顾顺不相信李懂海量的事情。

徐宏笑着拍了拍顾顺的肩膀:“别的不说,顾顺你从进了蛟一到现在,我们都没见你喝过酒,这次刚好测测你,看你能不能跟上大部队的步伐。”

杨锐正在剥开糖纸吃糖,听到徐宏的话,差点儿一颗咖啡糖喷出来:“顾顺,身为队长,我给你一个建议——你要惜命啊!”

“啊?”顾顺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了。

李懂拍拍顾顺的胳膊,向队长打包票:“队长放心,我尽量不撂翻咱们的主狙。”

顾顺看了看杨锐,又扫视了一圈队友们看好戏的眼神,最后冲着李懂撇了撇嘴:“……那我是不是要谢谢懂哥手下留情了?”

李懂笑着摇头:“不留情不留情,我只留你一命。”


石头和佟莉的婚礼定在两天之后,所以蛟龙一队在烟台汇合的当天晚上,庄羽就撺掇着给石头办一场单身派对,告别他最后的单身时光。

不过说到底这是一场蛟龙团聚,同时身兼新娘和女战神双重身份的佟莉自然也参加了进来。

单身派对开到最后的主题就变成了徐宏提过的“测测顾顺的量”,顾顺从一开始的疯狂拒绝,到后来看到李懂乐呵呵的样子,也就觉得这一波自我献身也算是值了。

事实证明李懂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说“只留你一命”就真的“只留你一命”。

他像是要证明自己确实能喝一样,整个台面上他压顾顺压得最凶。

在连灌了二两白酒之后,顾顺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达到上限了。他的意识还算清明,可再有人冲着他举杯,他也实在是招架不住了。

李懂坐在他旁边笑:“顾顺,你服不服我呀?”装白酒的小酒杯被他捏在手里,看上去也没有继续给顾顺灌酒的意思了。

顾顺连连点头:“服,我服。”

李懂又嘿嘿笑了两声,放下杯子后举着筷子给顾顺的碗里夹了块青菜:“吃点东西吧,绿色的,健康着呢。”

顾顺吃了两口菜,转头看着他,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李懂又接着说:“下次带你回我老家,我请你吃菌子。”他伸出左手,比划了一个圈。“我家那边有好多好多种菌子,味道都特别鲜。煮汤啊,煮火锅啊,炒着吃啊都特别好吃。不过有没有毒就不知道了,就看你运气怎么样。运气好的时候,吃了菌子就能看到蓝色的小人儿在你面前跳舞……诶,不对,这是运气不好的时候……”

平常李懂的话不会有这么多,顾顺坐直了身子,警觉不少:“李懂,李懂你看着我,你今晚上喝了多少了?”

“啊?”李懂回头看他,然后又盯着自己的量酒器看了几秒钟,最后才慢悠悠地说:“我不记得了……”

顾顺一拍大腿,“啪”的声音引得徐宏和杨锐看了过来:“怎么了?”

“李懂喝醉了!”顾顺说。

一桌子人瞬间安静了下来,七八双眼睛同时看向了李懂。

李懂筷子还捏在手里,咧着嘴笑:“你们看我看什么呀?也想跟我回云南吃菌子啊?那可不行,我只能带顾顺回去。”


蛟一千杯不倒的李懂喝醉了,这个堪称爆炸式的新闻让在座的其他成员酒都醒了一半。

本着不能让其他小伙伴浪费如此良夜,也不能让李懂就这么醉倒在大马路上,顾顺决定承担起照顾观察员的重任,扛着他先一步回了酒店。

两个人的房间在十二楼,电梯上行还要走上一会儿。

李懂没再像在酒桌上那样滔滔不绝,反而是闭上嘴,安静地靠在顾顺胸前,平稳着自己的呼吸。

电梯里只有他们俩,一呼一吸之间,就连心跳都变成了同一频率。

李懂突然笑了:“咱俩这是在做呼吸同步训练啊?效果怎么比平时还好啊?顾顺,你心跳好快。”

顾顺拍了拍他的后背:“你喝醉了,老实一点。”

喝醉了的人总会说一句话,顾顺低头看着李懂,静静等着。

电梯到了楼层,门开了。李懂被他搀扶着走了出去,就在掏房卡开门的时候,他没让顾顺失望,笑着开了口:“我没喝醉。”

顾顺叹了口气,打开门带着他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他就被李懂拿脑袋抵在了肩头,整个后背靠在了房门上。

李懂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没喝醉。”他的眼神发亮,可却又有了那么一点涣散的意思。

顾顺像是领了特赦令一样松了口气,抬手慢慢抱住了李懂。

顾顺想,李懂喝醉了也挺好,起码自己的那些平日里藏起来的小心思在这个时候张牙舞爪起来也不会吓到他。

李懂的脑袋埋在顾顺的肩头,他在咯咯笑,也不知道乐呵些什么,震动夹杂着鼻腔喷出的热气让顾顺有些心猿意马。

但顾顺不敢再有什么不要命的动作了,毕竟李懂酒量惊人,虽然现在的表现看上去确实是醉了,可万一他喝醉了也依旧记事,这个时候不小心做了什么,第二天要算总账的话,顾顺还是有点心里慌。

抱着李懂的顾顺心里还在天人交战,而被抱着的李懂却抬起头,主动地、不容拒绝地按着顾顺的脑袋,亲了过去。

一嘴的酒味儿——顾顺收紧手臂,觉得自己也跟着醉了。


第二天顾顺下楼帮李懂拎早餐,恰好在电梯间门口碰见了已经晨跑完回来的陆琛和庄羽。

庄羽一边接过陆琛的毛巾擦汗一边问顾顺:“李懂还好吧?”

顾顺点头:“挺好的,没事儿!”说着还笑了笑,嘴巴快要咧到耳朵根的那种。

庄羽被他笑得后背发毛,推了陆琛往房间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目送着顾顺进了电梯,庄羽摸了摸鼻尖:“琛哥,李懂什么时候酒量这么不行了啊?他不是跟顾顺喝得差不多量么?是不是昨天啤的白的喝杂了,身体受不了啊?”

陆琛拿着房卡开了门,唱戏一样拐着夸张的声调冲庄羽挤眉弄眼:“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庄羽眨了眨眼睛,看着陆琛进了门,自己便也跟着走进了房间。

他有些明白,可又有些不明白,最后他决定不想了。

李懂居然能在跟顾顺拼酒的过程中被撂翻,蛟一酒量排行榜恐怕是到了需要重新调整一下的时候了。



评论(19)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