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瑜昉】【贺兰静霆x谭嘉木】《一只狐狸的突然出现及消失》(1)

*贺兰静霆x谭嘉木,傻里傻气的现代AU

*有私设,OOC和不还原全是我的锅


----


《一只狐狸的突然出现及消失》


1.


谭嘉木就算脑浆炸裂都想不到自己提到新车的第一天就能撞到人,并且还能把人撞到除了名字以外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的失忆状态。

他看着病床上好不容易忍着疼睡着了的人,猫起身子走到病房外面给荆浩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柳禾,说荆浩刚从警队下班,这个时候正在健身房举铁,手机没拿。“出什么事了?你语气听上去不太对啊。”柳禾问他。

谭嘉木哦了一声,想了想还是开了口:“我……我今天开车撞了个人。”

“啊?!要不要紧啊,严重吗?”

“腿骨折了,现在在医院住着呢。”谭嘉木隔着病房门上的玻璃往里看了一眼。“……而且这人有点脑震荡,除了自己叫什么以外其他啥都不记得了。”

“这么严重啊!”柳禾想了想,问他:“他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去找荆浩,让他在系统里帮你查一查。”

谭嘉木说:“贺兰静霆。复姓贺兰,静是安静的静,霆是雷霆万钧的那个霆。”

柳禾沉默了一下,说:“……这人名字还挺别致的。”

“是啊,可能他妈喜欢看言情小说吧。”谭嘉木揉了揉眉心。“他刚醒着的时候说这个伤不需要我负责,可是我哪能就这么放着他不管啊……”

柳禾安慰他:“嘉木,别着急,你先在医院等一下,我和荆浩马上过来。”

谭嘉木道了声谢,挂了电话。

重新坐回病床前面的时候贺兰静霆还没醒,谭嘉木总算是有了机会仔细打量一下这个被自己撞倒的倒霉蛋。

老实说谭嘉木还没想通自己是怎么就把贺兰静霆撞倒了,他不过是正常的在开车,刚刚遵照红绿灯的指示左转之后,自己车前盖上就出现了这么一个高大的男人。

如果不是谭嘉木看见贺兰静霆手里的盲杖、听到他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呻吟,他都快要认定这是一场精心谋划好的碰瓷。

贺兰静霆右腿骨折,打了石膏之后痛感依旧明显,好在医生给他挂的药水里有起镇静作用的药剂,这时候他舒展了眉头,睡得很平稳。

这个人长得挺好看的,个子高高大大,五官又英俊。刚清醒的时候讲话也语调温和十分有礼貌,应该是个教养很好的人。只可惜他现在眼睛看不见,又被自己撞成了骨折加失忆,短期之内的日子可能都不怎么好过了。

谭嘉木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次真是罪孽深重。

荆浩和柳禾赶来医院的时候贺兰静霆还没醒。看了还躺着的伤病员一眼,荆浩冲谭嘉木使了个眼色:“嘉木,出来说。”

谭嘉木带上门跟了出去。

“查到什么了吗?”谭嘉木问他。“你刚进公安系统,我就拜托你这么不太好的事,会不会影响到你啊?”

“不影响,我就只查了查他的个人信息,没往深处走。”荆浩冲病房里的人勾了勾下巴。“你厉害啊,马路上撞个人都能撞到不得了的人。这个贺兰静霆,知名收藏家。背景是挺干净的,但是有点干净到不正常了。你……要不要紧啊?”

谭嘉木吓了一跳,冲着荆浩苦笑了一下:“我能有什么要紧?要不要紧还不是得等他的一句话拍板决定啊。”

荆浩拍拍他的肩膀:“嘉木,你放心,要是真有什么事,还有我们几个兄弟给你撑腰呢。”

谭嘉木笑了:“你别闹,怎么你这么一说,反而弄得我像是受害者了。”

荆浩点头:“我这不是说万一么……”

两个人靠在门框上叹了口气,柳禾突然打开了门。

“他醒了,在找嘉木。”她冲着谭嘉木摇头,调小了音量说:“我觉得他有点不太对劲,你悠着点。”

谭嘉木应了一声,走到了病床边叫了一声贺兰静霆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目不能视,贺兰静霆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安全感。听见谭嘉木的声音,他明显是松了口气,伸出手去摸摸索索的想要抓住什么。

谭嘉木回头看了荆浩和柳禾一眼,又转过头,握住了贺兰静霆的手。

“谭嘉木。”贺兰静霆开了口。“我睡之前说不要你负责是骗你的,你得对我负责才行。”

谭嘉木一愣,手上不自觉地用力。“……好,贺兰先生您说,需要我怎么负责。”

贺兰静霆皱着眉头,眼睛灰暗一片,更衬得整个人萎靡不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想不起来我是谁,也不记得自己住在什么地方。我的腿伤得厉害,眼睛也看不见。我能不能……在想起来自己是谁之前,都投靠你啊?”

谭嘉木看着他,仔细思考他这段话的意思。

谭嘉木的脑子一向很好,在读高中的时候,甚至是他们那一帮小兄弟里的“军师”。可现在被贺兰静霆拉着手哭唧唧地卖惨,他却觉得自己脑子里绷着的弦一下子断开了。

贺兰静霆的骨折是他造成的,贺兰静霆的失忆也是他造成的,他当然要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可这事儿细想起来,却又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让他觉得怪怪的。

一旁站着的荆浩突然开了口:“贺兰先生,我是谭嘉木的朋友,也是一名警察。您放心,我可以帮您查到您的家庭住址,并且安全送您回家。至于嘉木需要承担的责任也请您不必担心,他会依法依规全部承担的。”

贺兰静霆意识到病房里还有其他人,眉头皱得更紧了。握着谭嘉木的手没有松开,反而前后晃悠了两下。他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可是我脑震荡没有好,很多事情记不起来。警察同志,我是不是可以要求和谭嘉木随时保持联系,以便针对伤情进行沟通交流啊?”

谭嘉木看了看荆浩,抢在他开口前说道:“我不会跑路的,在你完全恢复以前,我肯定会对你负责。”他顿了顿,补了一句。“负全责。”

谭嘉木的语气非常认真,让贺兰静霆稍稍踏实了一些。

“那就好。”他的拇指在谭嘉木的手背上轻轻划了划,又重复了一遍。“你愿意对我负责,那就好。”



TBC





PS,又名《狐族祭司碰瓷技巧大全》。

再PS,长短未定,可能是缘更。

评论(11)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