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记一次无伤大雅的告别》(一发完)

*甜的,傻的

*全员存活,您的皮皮懂已上线

*92年的懂子,真嫩啊!

----


《记一次无伤大雅的告别》



在蛟龙一队快要结束第四次护航任务的时候,李懂受伤了。

海盗的子弹从右手臂穿过,冲击力极大,创口看得有些令人心惊胆战。他直愣愣地倒在顾顺的面前,可脸上的表情倒是显得挺淡定。

一队的通讯频道里短暂沉默了一秒,接着便传出了顾顺的声音:“队员受伤。”

杨锐问:“谁啊?谁受伤了?”

顾顺说:“李懂。”

几乎和当年罗星受伤时的场景如出一辙,同样的直升机,同样的追击战,只不过这次被击中的人是李懂。

李懂觉得自己的意识还算清醒,靠在直升机上紧急处理伤口的时候还能分点神看着继续完成狙击的顾顺。他想,这一波比上次的状况好了不少,起码受伤的不是主狙,损失不算太大。


实际上通讯频道后来也传出了另一个人负伤的消息,只不过李懂那个时候失血有点多了,精神恍惚没听清楚。

所以等到他在临沂号的医疗室里跟队长打了个照面的时候,他愣住了。

杨锐小腿被射穿,被徐宏扶着躺在另一边的病床上。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个队长,一个观察员,一边吊着胳膊,一边吊着腿。

杨锐问他:“李懂,疼吗?”

李懂想说疼,可忍了忍,最后摇头:“还行,打了麻药,不是特别疼。”

杨锐叹气:“唉,为啥我这么疼啊,难道真是年龄大了?”

陪床的顾顺和徐宏一起看了他一眼。

杨锐又叹了口气:“唉……年轻真好啊!”

徐宏准备反驳两句,被过来的小护士叫了出去,说是舰长找他。

没了徐宏给杨锐当安慰剂,顾顺不假思索地嘴欠地补刀:“队长,我觉得你说得对。”

杨锐被击穿的腿更疼了,上了麻药都挡不住的那种疼。


舰长传达下来的意思是杨锐和李懂的伤说严重吧,也不是特别严重,但也算不得轻伤,安排直升机兜着两个人丢去吉布提先好好养着,等到三个月后返航的时候再把人接回来。

徐宏回医疗室传达完舰长的命令,坐在床边给李懂削苹果的顾顺先开了口:“队长和李懂都去吉布提了,万一这期间又有什么任务了怎么办?咱们队没主心骨了啊?”

李懂胳膊受伤,但腿是好的,于是他踹了顾顺一脚:“天塌下来有副队顶着。”

徐宏一脸“受伤的人总是我”的表情:“顾顺你是怕没了李懂你打不了枪了吧?要不我申请一下,把二队观察员调来借给你?”

顾顺挺直腰杆:“老哥你瞎说什么呢,我一个人就行了。”

他把苹果切了一小块,塞进李懂嘴里。李懂啃了两下,冲他笑:“没人给你测风了,你自己兜着点。”

“哥知道,你好好养伤就是了,早点回来。”顾顺点头,继续切苹果。

在一旁一直盯着他们看的杨锐琢磨出了点味道,开口问道:“顾顺,你对着我跟徐宏就敢没大没小,怎么对着李懂就表现得这么像小媳妇啊?”

顾顺的刀一滑,差点切到指头,李懂眼疾手快地按住他的手腕,让他小心。

徐宏扭头冲着杨锐叹了口气。

杨锐读懂了徐宏的眼神,是嫌弃他话多。


根据徐宏的要求,为了促进队内团结,舰长命令下来的第二天就安排了直升机赶紧把队长和观察员送到吉布提去。

一队的队员来给杨锐和李懂送行。庄羽年纪小,之前也没遇到过这种场面,拉着杨锐的手从“谢谢队长指导”说到“你是我最喜欢的队长”,最后都快哭了。队长被他的拳拳真心锤得快要受不住,抚着徐宏的胳膊先李懂一步上了直升机。

李懂被几个个子高的队员们挨个呼噜了一把头毛,最后转过头去跟顾顺告别。

“我去享受阳光沙滩海浪了,你就继续在海上晃荡吧。”李懂一笑,两颗兔牙露了出来。

顾顺刚刚被佟莉和石头抢了道,没呼噜到李懂的头毛,这时候也不好再伸手了,别别扭扭地应了一声:“哥不需要你担心。”

李懂点头:“嗯,我没担心你,你想多了。”

顾顺一愣。

直升机的螺旋桨已经开转了,李懂转身走了过去。

顾顺喊了他一声:“不是啊李懂,这就完啦?三个月不见面了,这两句话就完啦?”

他的声音有点急了,听起来倒也挺有意思。李懂回过头,冲他笑:“没完呢,我都没跟你说过我喜欢你,哪能就这么完了啊?”

李懂没等顾顺听明白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跟练了轻功一样光速钻进了直升机。

要么说海上风浪大,晃得人脑子都不清醒了呢,一直到直升机都开始离地了,站在甲板上的顾顺才有了反应。

他扯着嗓子冲直升机喊:“李懂!你再说一遍!!”

李懂隔着窗户看他,脑袋往回缩了缩,一撇嘴。呸,谁再说一遍谁是小狗。

他想着顾顺这人嗓门真大,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都能给他盖下去,真是天赋异禀。


直升机起飞,离甲板的距离越来越远。李懂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又看了看受伤的手。

心里慌吗?当然还是有点慌的。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这期间万一有个什么任务,没了他这个观察员,顾顺一个人能不能行啊……

李懂这么想着,低头看向了甲板。

一队的父老乡亲们还没走,依旧目送着他们的直升机。李懂心头一热,感受到了队内沉甸甸的爱,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让他下定决心好好接受治疗,争取尽早康复早日归队。

然后他看见人群中的顾顺伸出手臂,对着他的直升飞机比了个动作。

李懂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这动作是什么意思,再接着就看到陆琛和庄羽一左一右摁着顾顺扭打成一团,半秒钟之后副队长徐宏也加入了战局——这是一队互相嫌弃时的标准模式。

李懂反应过来了,庄羽陆琛和徐宏这是在嫌弃顾顺,那顾顺刚刚的动作,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就肯定是冲着直升机比了个心。

李懂嘿嘿笑了两声。

杨锐正准备闭目养神,被他突然的笑声吓了一跳,坐直了问他:“你笑什么呢?”

李懂说:“我笑顾顺肢体不协调,他肯定不会跳舞。”

“啊?怎么就突然跳舞了?”杨锐眯了眼,一脸困惑。

现在小年轻的思维跨度怎么都这么大啊?看不懂看不懂,真的是看不懂了。




评论(17)
热度(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