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战后无大事》(一发完)

*接电影设定,一队已经不是过去的一队了

*但至少顺懂还是甜的


----


《战后无大事》



1.


演习推进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十六个小时。而从后半程开始算起,这片演练场里的雨就一直没停。

半边身子浸泡在泥浆中的感觉让人心烦,林地里复杂潮湿的环境更是让视线都变得模糊,李懂想,自己战靴里的双脚恐怕快要开始发胀蜕皮了。

匍匐的动作加上长时间不更换姿势,李懂的后腿有些僵硬发麻。他以极小的幅度动了动右脚,却很快被人按住了脚踝。

“忍住。”顾顺的声音压得很低。“对方也要憋不住了,找到他们。”

顾顺手掌的温度像是能穿透被打湿的裤子,源源不断的热顺着小腿蔓延至全身,让人心安。

李懂稳住身体,调整了手中望远镜的焦距。雨水顺着他的睫毛滴在脸上,然后滑过脸颊落在了地上。

顾顺说的没有错,已经憋了十六个小时,再钢铁意志的人也到了需要活动筋骨的时候。

“两点钟方向,最高的芭蕉树后面。”十秒钟后,李懂说。

几乎同时,在他的指令发出的瞬间,身边的顾顺扣动了扳机。耳机里电台的电流音闪了几下,传出了“蓝军狙击手已击毙”的消息,而两百米外的芭蕉树下也飘起一阵代表“阵亡”的白烟。

顾顺又拍了两下李懂的大腿:“配合默契,不愧是被哥看上的观察员。”

李懂回过头瞪他:“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是星哥的观察员了。”

“可你现在是我的观察员,你被我看上了。”顾顺拽着李懂的胳膊,把他扶了起来。

伏地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的时间太久,猛地站起来之后,腿麻手麻,还觉得有些晕晕乎乎的。

李懂没精力再和顾顺打嘴仗,按了对讲机的队伍频道跟杨锐汇报任务:“狙击组已清除目标。”


2.


最终蛟龙一队所在的红军在这次演习中被判定为胜利的一方。

红军总指挥官很兴奋,总结大会结束之后还拉着杨锐和徐宏竖着大拇指连说了几遍“你们蛟龙,真不错。”

返回临沂号前,徐宏趁着徐宏不在身边,跟队员们学指挥官夸人的样子,逗得一帮收拾行李的人笑得都快直不起腰。

顾顺笑着戳了戳李懂的胳膊:“老蛟龙,开心吗?”

李懂推了他一把,也跟着笑起来。

一屋子的人正在乐呵,杨锐走了进来。

“在笑什么?”他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了徐宏身上。“又在闹了?”

“没有没有,在跟他们说总指挥夸咱们来着。”徐宏连忙摆手。“这不是新加入的小年轻第一次遇到这种大场面吗,总得夸一夸才行吧!”

徐宏说的小年轻指的是前段时间经过选拔后加入蛟龙一队的新的机枪手、通讯兵以及随队军医。

李懂的眼神沉了沉,目光扫过几名新队员的脸。

三个人的年纪都比他还要小,作战技巧不错,也是值得信任的靠谱的队员。可也就到了这个时候,李懂突然间才有了那么一点关于不久前红海行动彻底结束了的实感。

李懂想,他们还在,可有的人已经回不来了。

打包行李的动作有些微微停顿,李懂眨了两下眼睛,试图把脑子里快要泛滥起来的情绪压下去。

顾顺凑近他的身边,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杨锐说:“新队员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这次演习表现的也非常好,回去之后咱们拍个合照吧。新蛟龙一队,挺好的。”


3.


拍合影的地方还是和以前一样,临沂号的甲板,靠近训练室的位置。镜头扫过去的时候,还能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哑铃。

第一张照片还算挺规矩的,舰长政委和正副队长坐在前面,队员在后面站了一排,身姿挺拔眼神坚毅。

而到了第二张,舰长政委刚走,一帮子人就使劲凑成了一团,闹哄哄的把队长杨锐挤在中间,就差怼着他叠罗汉了。

一共拍了两张合影,一张正经,一张不太正经。李懂拿到洗出的照片之后,想了一会儿,把正经的那张贴在了衣柜门的内侧,不正经的那张压在了枕头底下。

顾顺在旁边围观了全程,最后靠在床边,冲李懂勾了勾手指。“咱们怼队长的那张再给我看看呗。”

“你自己不是也有一张吗?”李懂虽然这么说着,可也还是掀起枕头取出照片递了过去。

“我的寄回去给我妈了,给她看看我在部队上过得挺乐呵的,让她放心。”顾顺把照片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然后点了两下照片上李懂的脸。“你看这张照得多好,咱俩靠得那么近,你的脸都歪了哈哈哈。”

“我那是被你挤得!”李懂瞪他。“你也不想想你有多重啊,到底是想怼着队长叠罗汉还是怼我啊?”

顾顺说:“你猜是哪个就是哪个呗。”

李懂从他手里抢回了照片,重新放在枕头底下,仔细压好。“顾顺,我觉得你的心理年龄恐怕还没雪丽大。”

“雪丽是谁?”

“星哥领养的马尔济斯犬,说是只有两岁多一点。”


4.


顾顺不高兴了。他平日里跟李懂呆着的时间最久,写作朝夕相处,读作严防死守,怎么就让罗星钻了空子,在他毫不知情的状态下跟李懂汇报自己养狗了这件事。

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闷闷不乐的样子其实看上去挺明显的,李懂虽然不点破,可多少也是能猜得出自己这个搭档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心情不好。

临沂号再次靠港的时候,李懂拍了拍顾顺的肩膀:“星哥的复健也做了一段时间了。”

“哦,恢复的怎么样了?”顾顺有些心不在焉。

“挺好的,能自己坐起来了。”李懂笑着说。“我想去看看他,你要不要一起?”

顾顺点了点头。

李懂给罗星准备的礼物在顾顺看来有些匪夷所思,一份看望病号常备的果篮尚算得上正常,可又新洗了一份之前新蛟龙一队的合照就让人看不太明白了。

可是李懂看起来一副心里有数的样子,整理好东西之后冲着顾顺招招手,说了声“走吧”。

从港口到疗养院的距离算不得近,两个人来回倒了好几种交通工具之后总算是到了大门口。李懂把手里的果篮递给顾顺让他抱着,自己则是低头重新检查了一下公文包里的照片有没有被挤坏。

顾顺终于是憋不住,开了口:“懂啊,你给罗星带照片,不是刺激他吗?”

“不会,星哥自己要求的。”李懂抬起头,冲他笑。“那天拍完照片,我给星哥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新蛟龙的事,他……挺开心的。”

“啊?你怎么突然给他打电话啊?”

“说不上来,就觉得身边熟悉的人好多都不在了,想跟他说会话。”李懂收好照片,扣住了公文包的扣子。“好在和他聊了一会之后,我觉得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挺好的。”

顾顺有点急了:“怎么和他聊一聊就想明白了啊?你想明白什么了?”

李懂笑了两声,握住了顾顺捏着果篮的手:“我想明白了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就像一队有了新队员,而我有了你。”

顾顺有些微微发愣,李懂却推着他的后背走进了疗养院的大门。


5.


没什么大事,因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还在继续着。

每个人都不回头地向前走,无论是旧的我,还是新的你。



评论(5)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