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过年啊!
© 茶三查
Powered by LOFTER

【顺懂】《宠物这件小事》(一发完)

*意识流,OOC在我

----


《宠物这件小事》



在正式调入蛟龙一队两个月之后,李懂养了只猫。

不是真猫,没有毛茸茸的皮毛,也没有听上去软绵绵的叫声,是被他家里八岁的侄女塞到手里的一个彩屏宠物游戏机。

手掌大小的一颗蛋,屏幕是一片花花绿绿,手指头摁下去还能发出轻快的音乐声。

罗星看着他坐在床边上把初始宠物角色设置成了一只勉强能看得出是猫的动物,只说了两句话。

一句是“你怎么还抢小朋友的游戏机?”

另一句是“唉,不过你这宠物不用铲屎,挺方便的啊!”

李懂差点把手里的电动玩具砸在罗星脑袋上,忍了半天还是忍住了,回答道:“铲屎也还是要铲的,只不过是在游戏里铲。”

罗主狙哦了一声,问他:“你给你这猫取名字没?”

李懂说:“取了,就叫‘李大懂’。”

罗星扶着床架子笑得都能看到后牙槽,李懂踹了他一脚。


可惜李大懂同志具体的阵亡时间,就连李懂自己也不知道。

他跟着护航舰队在印度洋上走了一圈,为了不分心,他没把李大懂带在身边,等到回了基地宿舍拿起玩具一看,电没了,李大懂也挂了。

费劲巴拉地换电池重新开机,屏幕上写了一排小字,说是李大懂又饿又不郁闷,挂得非常不甘心。

李懂觉得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控诉,握着游戏机发呆。

罗星拍他的肩膀劝他:“再养一个呗,李大懂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李懂摇头,翻出来包装盒,把游戏机关机后收好塞进柜子里。

“还是不了,不管养的是真宠物还是假宠物,都是要负起责任的。”李懂说。“我觉得我现在连我自己都照顾不好就随便养宠物,是不对的。”

罗星本来想说“你这是养宠物又不是养儿子”,可看着李懂一副不容反驳的表情,最后还是揉了一把他的脑顶当做安慰。


李懂后来也没继续动过想要养宠物的心思。

那天收起电子玩具的时候,他就像是把自己的部分情绪跟着包装纸一同折叠放好,再也没拿出来过。

蛟龙的日常训练以及执行的任务要求都非常严苛,高强度的体力和脑力劳动带来的好处之一就是没有空闲时间再去让人想些有的没的。

李懂觉得自己的生活算是步上了一个平稳的轨道,自己的思想以及处事方法也都找到了适合的步调。

直到他身边的罗星变成了顾顺。

顾顺这个名字李懂还是多少听过一点的,罗星在的时候时不时会跟他提一句,说“顾顺就是你星哥我唯一的竞争对手,可厉害了”。

再问细一点,罗星就会极其不要脸地补一句“不管哪方面都是哥唯一的竞争对手啊,不信你去问问卫生队的小护士,那些小姑娘不是喜欢我就是喜欢他!”

在见到本人以前,李懂给他贴着的标签就只有三个,技术好、为人高调、讨女孩子喜欢。等到真见到本人,一路从伊维亚跌跌撞撞返回临沂号,李懂觉得自己那些被收起来的小情绪好像有点慢慢往上冒。

所以在顾顺伤着胳膊躺在宿舍休息的时候,李懂没忍住凑到他床边上问他:“顾顺,有人说你像一种小动物吗?”

顾顺吊着个胳膊,看着他:“像什么?”

“刺猬。”李懂比划了两下。“背上摸着扎手,可是肚子特别软。”

顾顺笑着想要伸手捏李懂的脸,可是腰也受了伤,动起来不太方便,最后只做了个挥拳的动作。“你见过一米八七的刺猬啊?那不是刺猬,那是哥斯拉。”

李懂翻了个白眼:“我这是夸你看着是个刺头实际上是个很温柔的人,你怎么还杠上了。”

顾顺还在笑:“哥温不温柔你还不知道啊,哥对你都快温柔死了!”

李懂的白眼翻得更明显了。


李懂是真没想过要和顾顺一直绑定下去。

顾顺本来军衔就比李懂高一级,他以为顾顺只是借调,再加上之前都已经定好了要去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往后再怎么说都不会继续在蛟龙一队久留。

可顾顺还是出人意料地留下了。

高云宣读顾顺正式调令的时候海面上飘了雨,临沂号在浪里起起伏伏,李懂觉得自己像是被晃晕了,不太敢确定自己所在的到底是不是现实世界。等到顾顺凑过来仗着身高优势压住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来。

李懂说:“我的主狙课程也已经修完了,蛟龙一队这下要有双主狙了。”

顾顺一撇嘴:“我留在一队,你就只发表这么个感慨啊?”

李懂不明白:“那我应该说什么?”

顾顺松开手,表情夸张像是备受打击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会感动到哭出来呢!”

李懂说:“对着你我哭个屁。”

顾顺又凑过来想要勾住他的肩膀:“那你不哭我,换我对着你哭也行啊!”

李懂压低声音吼他:“滚蛋,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

顾顺一语成谶的能力在李懂看来简直就是跟言灵一样神奇。

李懂确实没有对着顾顺哭,因为换成顾顺对着李懂哭了。

蛟龙一队在随临沂号第九次参与护航行动的时候,李懂中弹受伤,被送去了当年罗星待过的吉布提。


失血过多让李懂在接受手术治疗后依旧接连昏迷了两天。等到他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顾顺垂着脑袋坐在病床边上,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心情低落,眼角还泛着红。

李懂动了动左手,发现没什么知觉,可也就是这么个小动作,让坐在一旁的顾顺注意到他已经醒了。

顾顺连忙站起身子:“我去叫医生。”他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就带了两三个医生一起进来。

李懂脑子里还有点糊,旁观者一样看着医生在自己身上摸摸捏捏,还拨拉开自己的眼皮看瞳孔反应。等到医生都走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脑子不是糊,而是空荡荡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因为李懂感觉得到,自己的左手怕是再也没法举起枪了。

顾顺跟着坐在了他旁边,犹豫了一下,握住了他放在被子下面的手。

顾顺说:“也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

李懂不吭声,可是手还是控制不住地有些微微发抖。

顾顺又说:“李懂,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陪着你呢。”

李懂闭上了眼睛。

大概过了两秒,也可能是过了一个世纪,李懂开了口。

他说:“我以前养过宠物,一只猫。不是真的,就是个电子宠物。可是我连电子宠物都照顾不好,它最后还是死了。我想过好多原因,还把责任推给队里出任务没精力养它。可最后想清楚了,就是我那个时候没有做好准备,在没有时间没有精力的状态下就随便对一个不管是不是生命体的东西揽下责任。”

顾顺看着他,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李懂笑了,露出有些可爱的兔牙:“可是现在情况变了,现在的我应该是能有无限多的时间和精力,可以去养宠物了。”他想了想,补充道:“我是说,真正的,看得见摸得到的宠物。”

顾顺喉头有些痛,他深吸一口气,问道:“那你想养什么?”

李懂想了想,说:“猫吧……”

“别养猫了。”顾顺摇头,捏着李懂的手上下轻轻晃了晃。“养刺猬吧,就养那种……背上摸着扎手,可是肚子特别软的、一米八七的刺猬。”

李懂不说话。

顾顺便又接着说:“刺猬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顾顺,你要不要养着试试看?”


李懂想,可能眼角泛红也是种传染病,他看着顾顺发红的眼角,觉得自己也有了一点鼻酸想哭的冲动。

实际上他现在浑身上下哪哪儿都不舒服,受伤的那只手臂不光疼痛感明显,甚至连微微挪动一下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可他被顾顺捏着手,想着这只刺猬的生命力那么顽强,就像是太阳一样发着光和热。

于是李懂点点头,说:“好,我养。”



评论(23)
热度(452)